当前位置:

第六百八十二章 新股东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大学城与螺山镇交界处小楼依然伫立着,早前开进工地的工程车,此时都已经停止了施工,四周安安静静的,没有人讨要公平的人群,没有写着口号的横幅,甚至连围观的人影都没有。网上明明已经炸开了锅,螺山镇却平静得甚至连一点响动都没有。秦风坐在车里,开着车窗,默默体会着这一方诡异的万籁俱静。如果网上的传言是真的,如果这百里无鸡鸣的景象真是秦建业的手笔,那么秦风觉得,他或许就真该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看人的眼光。至少在看秦建业的时候,必须得换一种心态。

    车子驶出螺山镇后,天色慢慢阴沉了下来。

    路上车子不多,40分钟后,秦风在东门街巷子口下车。

    周珏就在路口等着,一身职业的ol装扮,怀里抱着一份文件,样子比平时庄重了许多。

    秦风让关彦平先去别处溜溜,然后走到周珏跟前,还没进巷子,就先闻到了一阵浓得化不开的油漆味,与之相伴的,则是从巷子深处传来的,不绝于耳的切割杂音。

    “这里有多少家店在装修啊?”秦风被那呛人的气味搞得忍不住微微皱眉。

    周珏从口袋里拿出两个口罩,自己戴上一个,另一个递给秦风,一边往里走,一边说道:“昨天有6家在装修,今天8家。”

    秦风问道:“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们两个呗!”周珏指了一下贴在巷子外头,那个大大糖风瓯味的招牌,隔着口罩,声音并不清楚地说道,“上星期两个两个上了直播,这边的街道就趁势搞了个经济刺激计划,借你们两个人的招牌,突击弄了一轮招商引资。3天时间,这里的房子就卖出去了大半,你猜这里都卖到多少钱一平方了?”

    “多少?”

    “三万二!”

    秦风倒吸一口气,吸到一半,身体感觉不对,赶紧又吐了出来,小口呼吸着表示惊讶道:“住这里的人都发财了吧。”

    “当然了,简直是飞来横财啊,人家买彩票还得花2块钱,他们躺着就赚了几百万!”周珏说着,又微微叹了口气,“要是能早料到这里的行情这么好,我早就把猴子这几年存的零花钱和压岁钱拿来这里买房了。可惜啊,人算不如天算,居然晚了一步。”

    两个人说话间,便走到了小店的院门口。

    周珏掏出钥匙,开门进去,院子里的气味,完全也不输外面。

    秦风继续皱眉,周珏解释道:“你看,这样子确实没办法营业了吧?我不是不想事先告诉你一声,实在是这种事情,真用不着跟你说啊……打你电话,还怕吵到你。”

    秦风道:“发短信也可以的,下次注意点。”

    周珏笑了笑,道:“行,下次注意。”

    秦风点点头,这事情就算揭过。

    周珏继续道:“除了环境问题呢,还有另一个就是上个星期天你们做完直播之后,在店门口瞎晃悠的小青年一下子就多了起来。我跟你说,幸好这几天整条巷子都在装修,还有咱们店也关门了,不然你刚才从车里出来,根本你就别想进巷子,那么多人,挤都把你挤死。”

    秦风道:“有那么夸张吗?”

    周珏坦白道:“说法是夸张了点,但是绝对不是瞎掰啊。尤其是你家小姑娘,我告诉你,让她以后出门千万要小心。现在社会上的变|态多了去了,要是在路上看到你家小姑娘,真保不准会对她做出什么变|态的事情。”

    “那照你这想法,阿蜜以后就都不用出门了?”秦风抬了个杠。

    “你觉得呢?”周珏还好气地跟秦风翻了个小白眼,懒得回答这么幼稚的问题。

    秦风笑了笑,推开前厅的门,屋子里的油漆味稍微淡一点,但也不是没有。

    他打开灯,又关了门,摘掉口罩,抬手在鼻子前扇了扇。

    周珏的口罩依然戴着,指指厨房的方向,说道:“厨房里也能闻到,就现在这环境,不管是工商局还是卫生局来查,保证你一查一个死。”

    “还有消防呢!”秦风道,“外面多了那么多易燃物,消防肯定也要让我们暂停营业。唉……这小本买卖不容易啊,本钱都不知道回来没,这就又要追加投资。”

    周珏道:“没办法的事,你自己也说是小本买卖,这天底下最难做的就是小本买卖。”

    秦风走到吧台后面坐下,问周珏道:“你上次说打算走高端路线,怎么个高端法?”

    周珏把怀里的文件夹往秦风跟前一递,很有气势地指了这房子一圈,说道:“很简单,全部拆掉,推倒重建。”

    秦风脑门上挂下三道黑线,无语道:“大姐,你真当我有这钱啊?”

    周珏挺起不存在的胸,昂首道:“没关系,我有,你让我入个股就行。200万现金投资,换你50%的股份,不算趁火打劫吧?”

    “你这还不叫趁火打劫?”秦风笑道,“你以为微博女神这块招牌,现在值多少钱?”

    “行!”周珏很利索道,“200万,换你45%的股份!”

    秦风用呵呵的眼神看她。

    周珏很淡定地改口道:“40%,不能再少了。”

    然后秦风来了句:“不卖,这店我要留给儿子和女儿的,半股我都不卖。”

    “你开什么玩笑啊!”周珏忍不住摘掉口罩,大声喊道,“你今年才几岁啊,居然跟我说儿子、女儿,还有你哪来的信心,一定能生出一儿一女啊?你信不信我敲死你!”

    秦风微笑道:“你要对我有信心。我和阿蜜都还年轻,以后3年生2个,在生满一只足球队之前,一定能生出一儿一女来。区区50%的概率,怎么可能难倒我?”

    周珏一听秦风这说话的语气,就知道他是在扯蛋。

    而且别的不说,真要让苏糖小姑娘三年两崽,人家苏糖肯定也不同意啊!

    那么好的身材还要不要了?

    “你不卖,可就没钱装修了。”周珏软的不行,马上变花样来硬的。

    秦风却坚定得很,重新把口罩戴起来,起身关了灯,直接朝院子外走去,一边说道:“那就不装了,什么高端、低端的,反正就是卖个烤串,我装个哪门子的逼啊……”

    “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粗俗……”周珏急急跟在秦风身后,边走边讨价还价,“算你们两个厉害,20%也行啊!”

    “不卖。”

    “15%。”

    “姐,你做人有没有原则啊?自己从50%砍到15%,不觉得丢脸吗?”

    “丢脸算什么,关键是能拿下项目。”

    秦风把院子的门一带,加快脚步往巷子外走去。

    在这里停留了不到10分钟,他已经觉得有点头晕了。也不知道那些正在干活的装修师傅,到底是怎么撑下来的。

    “你干嘛非要入这家烤串店的股啊?有什么意义吗?”秦风问道。

    “当然有意义啊,我个人看好你嘛!”周珏道。

    秦风改用更真诚的口吻道:“姐啊,真不是我不想让你入股,不过我和阿蜜可是一开始就说好了,这家店是要家传的。传里不传外。而且现在我也不缺钱,莫名其妙拿你200万,这不是搞笑吗?”

    周珏跟着秦风走出巷子,两个人又特地走远了几步,一直走到江边,周珏摘下口罩,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这店真不装修啊?”

    秦风道:“不装。”

    “不装修赚不了大钱的,你这家店的档次太低了。你又给工人开那么高的工资,一个月能落进你口袋里的,最多一两万,这和打工有什么区别?”周珏不解地问道。

    秦风笑了笑,说:“你就当我为建设社会主义贡献力量了。”

    周珏又冲秦风翻了翻白眼:“做人真没追求。”

    秦风道:“太有追求,叔叔就该担心了。”

    周珏道:“叔叔哪有那么小气。”

    秦风笑了笑。

    周珏倚着江边的粗铁链,看着脚底下的滚滚黄泥水,站在秦风身边,矮他半个头,远远看着,就像他女朋友似的。她沉默了半天,忽然道:“还是装修一下吧,糖风的股份我不要了,爱情公寓和秦记面馆两个项目,你给我20%的股份。”

    秦风道:“200万就想要我家两个大项目20%的股份?你不如去抢银行多好?”

    “300万?”

    “再加点?”

    “我只有300万!”周珏跺着脚,跟着居然反咬秦风道,“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抠啊,你好歹现在也是一家市值将近一个亿的公司的老总,你胸怀稍微大一点好不好?就不能稍微视金钱如粪土一下啊?”

    秦风不假思索地回答:“我视金钱如粪土没问题,问题是我手底下还养了十几座化粪池啊,那么多人要吃饭,这股份我能贱卖吗?”

    周珏张大了嘴,被秦风这个化粪池的比喻惊呆了。

    停顿了几秒,秦风主动道:“要不你就选个项目入股,我给你10%,你也知道,螺山镇现在那一亩地可不便宜,以后光卖房子都起码值几个亿,你现在200万入股,到时候退股拿至少2000万,10倍的利润,相当于白送给你,我够有胸怀了吧?”

    周珏道:“屁!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螺山镇那房子你舍得卖吗?再说了,你那连锁面馆要是真能办起来,一家面馆一年净利润起码三五十万,开个100家,一年纯利润就是三五千万,我入股10%,年年坐在家里就能中一次福彩头奖,我干嘛要去入你宾馆的股?”

    “哦,所以你是打算入我家面馆的股份是吧?”秦风稳稳地捏住了谈话的主动权。

    周珏一怔,盯着秦风看了三秒,露出一抹笑道:“你个小屁孩,怎么跟个老油条似的?连我都给你绕进去了?”

    秦风才不和她扯闲篇,按着自己的谈话节奏道:“要入股我家的面馆,最多给你8%。”

    周珏气道:“你这2%的东西都要和我算?”

    秦风道:“我没跟你算小数点后两位就算很有诚意了好不好!”

    周珏想了想,站直道:“行!8%就8%,200万!”

    “什么200万?”秦风视脸皮为无物道,“刚才不说是300万吗?”

    周珏怒视秦风。

    秦风八风不动。

    两个人站在江边深情凝望了足有两分钟,周珏终于服软道:“你个王八蛋,一点良心都没有,我和猴子存了十几年的钱,一下就全都让你给搜刮走了。”

    秦风微笑道:“你们不至于这么穷吧?”

    “什么呀,我们俩能有几个钱。”周珏道,“我在外面上大学的时候不想打工,毕业之前,连生活费都是叔叔和阿姨给的。”

    秦风有点小好奇道:“你什么学校毕业的?”

    周珏道:“理工。”

    “什么理工?”

    “省理工。”

    “哪个省?”

    “麻省。”

    “……”

    “唉……”周珏叹了口气,“我就是去混日子的,回了国还搞不过你一个破医学院的本科呢……”

    秦风望着瓯江喃喃道:“其实我本来还能考个更破的……”

    周珏嘴角一弯,侧过头看看秦风,忽然觉得这小子挺帅的。

    只可惜大了他8岁,想下手挖苏糖的墙角,多少还需要点勇气。

    过了片刻,秦风打破了沉默,问道:“东门街这边,你打算怎么装修?”

    “先请个好点的设计师帮忙看看吧。”周珏道,“尽量朝高级餐厅的方向去走,尽量显得奢华一些,让人坐下来就觉得——呀,今晚这顿饭没个千八百下不来。”

    秦风笑道:“一顿烤串卖到千八百,还是抢劫啊。”

    “谁说一定要卖烤串啊?而且谁又说烤串买不到千八百的?咱们空运阿拉斯加大雪蟹过来烤行不行?”周珏道,“想卖得贵点还不容易,一瓶稍微好点的红酒,就能轻轻松松卖到几千块。”

    “也对。”秦风点了点头。

    周珏接着又道:“过几天,咱们有空先坐下来开个股东大会。我听说你把徐国庆的外甥还是侄子也挖过来了是吧?”

    “嗯,他外甥。”秦风笑道,“扯一扯徐老板的虎皮。”

    周珏道:“这虎皮扯得挺好的,徐国庆在东瓯市餐饮这块面子大、路子也多,给他外甥一点股份,我们前期发展能加快不少。”

    秦风重申道:“不是我们,只是秦记面馆,糖风是我和阿蜜的。”

    “行行行,你家阿蜜的……”周珏狗粮吃个没完,一脸烦躁道。

    站在江边聊了半天,眼见天色越来越阴沉,秦风就打电话让关彦平回来了。

    几分钟后,秦风和周珏刚坐进车里,果然就来了一阵阵雨。

    关彦平放了一首九十年代的老歌,在车里嚎得相当带劲。

    就在周珏听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秦风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风拍拍关彦平的肩,让他把音乐关掉。

    周珏撑着半条命缓过来,就听手机里传出秦建业的声音:“喂,阿风啊,你……那个现在人在东瓯市吧?”

    秦风淡淡道:“在。”

    “哦~在就好。”秦建业道,“这样呐,我这边现在有件事情,要你帮个忙。”

    秦风问道:“微博上那条新闻吗?”

    “诶?你看到啦?”秦建业惊喜道,“那好,也省得我跟你多说了,就是这条新闻,你有没有办法帮我删掉。”

    秦风道:“技术上是没问题的,不过小叔,我说实话,这条微博,现在删已经太晚了,而且删了也没用。除了微博,国内几个大论坛上已经到处都是这件事情了。”

    “喂!”那头的电话突然被人抢了过去,一个很嚣张的声音道,“喂,你好啊,我是金定国,中心区金定国。”

    秦风满头黑人问号,差点脱口而出问您是哪位。

    好在他反应够快,话到嘴边就变成了:“哦,领导好!”

    金定国露齿一笑,道:“秦总,是这样,这次这件事情,闹得比较大。你作为本地人吧,怎么也该支持一下我们的工作对不对?更不用说,事情还是出在螺山镇,你小叔现在压力很大啊。”

    “你们的工作,当然是要支持的。”秦风微笑道,“那不如这样,那条微博,我叫人先帮你们删掉。但是别的论坛里的东西,这我们公司可就没办法了。”

    “好好,你们微博现在的影响力最大,你们这边删掉,那事情就解决大半了!”金定国很难天真地以为网络世界就是这么简单,三言两语搞定了秦风,就把手机还给了秦建业。

    秦建业接过电话,喂了一声。

    就听秦风在那头接着没说完的话道:“小叔,这事情我看短时间内稳不下来,我这边贴了微博,人家还能再重生发一篇。”

    秦建业却是忙着要了事,嗯嗯嗯地应着,急匆匆道:“先删了再说吧,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他要是再发,你就帮我盯一下,他发一条你删一条,微博都是你开的,你还能斗不过人家?”

    秦风对秦建业这个年龄段的人也是没辙了。

    现在跟他们说网络舆论的复杂性,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挂了电话,周珏问道:“螺山镇死人的事情啊?”

    秦风问道:“你也知道了?”

    “这么热闹,不知道才奇怪呢。”周珏笑道,“不过事情闹大了,对你也没好处吧。”

    秦风道:“是没好处,我小叔的地盘出事情,这火搞不好什么时候就烧到我身上来。现在网上有些人,想找你麻烦真是完全不需要理由,脑回路的构造都和正常人不一样。”

    周珏问道:“看你这样子,常在网上和人吵架吧?”

    秦风一本正经地回答:“以前,年轻冲动的时候。”

    周珏乜着秦风道:“你今年80岁了是吧?”

    秦风道:“那还没这么老。”

    周珏不跟他扯了,道:“这事你想怎么解决啊?”

    “慢慢来吧。”秦风半点不着急,很镇定道,“待会儿肯定还会有别的领导再打电话过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