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八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一通电话打回京城,不到2分钟,技术部的工作人员就把东瓯市的负面新闻从热搜页面上拿了下来。金定国这边见微博热搜上的新闻没了,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急忙打电话回去跟陈荣邀功,汇报说事情已经圆满妥善解决。陈荣一边听金定国言之凿凿地说着,一边手动刷着网页,然后越刷越火大,阴沉着脸,质问道:“金区长,是你眼神不好还是我眼神不好,我怎么就看到现在网上到处都还是这些消息呢?你到底给我解决什么问题了?”

    “啊……那不是……”金定国听得冷汗又下来了,慌张地辩解道,“微博上的那条已经删了啊,我这边都亲眼见到了,已经没了。螺山镇的建业同志也看到了!”

    陈荣脸色越发黑得滴水,声音低沉道:“别解释了,跟我解释没用。你们两个,现在马上到我这里来汇报情况。从早上瞒到现在,简直不像话!”

    “陈书记,我不是想瞒……啊喂?”金定国喊了一声,但陈荣的电话已经挂了。

    金定国怔怔地站住,脑门上冷汗都下来了,脸色白得跟早上陆博断臂的时候有的一拼。

    秦建业一瞧金定国这模样,就知道出了大事。

    可他很聪明地没有去问发生了什么,继续装聋作哑。

    金定国站在人群中,怔怔出神了足有3秒钟,忽然一个激灵,拉住秦建业就往自己车里拖,慌慌张张道:“建业,我们马上去一下市里。”

    ……

    附二医离市行政中心不算近,正常车速下,大概得半个小时才能到。

    但金定国和秦建业这会儿显然火烧屁股,他们俩加上不幸躺枪的何元科,一路飙车,只花了不到25分钟,就到了市委1号楼的门口。

    金定国打了个电话上去,陈荣秘书接的电话,让他们俩直接去3楼的2号会议室。

    秦建业今年国庆节那回听秦风吹牛逼,刚好就是在这个2号会议室隔壁,当时金定国也在——但是他现在根本没功夫感慨这个。秦建业提着裤子擦着汗,跟在两个区领导身后,连电梯都不坐,一路小跑着从安全出口的楼梯上了楼。到了会议室门外,几个人稍稍喘了喘气,金定国微微颤抖着推开门,里面只有三个人。

    书记陈荣,市委宣传部李金农,以及中心区的区委书记苏友芳。

    金定国见到苏友芳不由一愣——

    你丫不是说自己在外面搞调研吗?居然骗我?

    陈荣见金定国还有空发呆,不禁皱起眉头,没好气道:“站着干嘛,来了就坐。”

    金定国急急忙忙走到会议桌前,本还想耍个小聪明坐到苏友芳对面,却听陈荣来了句:“坐我对面,现在主要听你汇报。”

    金定国的脸色开始由白转青,看着就跟中毒了似的。

    秦建业和何元科都不敢吭声,一左一右跟着金定国一起坐下来。

    三人刚一坐定,陈荣就开口道:“金区长,还有你,秦书记,你们两个知不知道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给我们东瓯市的形象,带来了多大的负面影响?”

    秦建业一听陈荣居然管他叫“书记”,顿时差点没被吓得失禁,他竟然不等金定国先开口,便脱口而出道:“陈书记,早上出了事情之后,我第一时间就向区里领导做了汇报!”

    此话一出,不仅是金定国和何元科,连坐在对面的苏友芳,都忍不住看了秦建业一眼。

    居然敢这么理直气壮地,当着市领导的面,把锅扔给区领导。

    你丫是脑壳被驴踢出一个洞之后,又被人往里面灌了水银吧?

    秦建业自然是说完就后悔了。

    但陈荣完全没有给他圆回来的机会,紧跟着就指着秦建业的鼻子问道:“那这么说,你们是早上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了?那既然知道了,你中心区为什么不报上来?”

    陈荣手里握着钢笔,哐哐作响地在桌面上敲打着。

    秦建业被陈荣问得说不出话来。

    而不幸现场遭到猪队友出卖的金区长,这下可是腿都软了,连忙磕巴着解释道:“陈书记,这事情其实是这样的,我们也没有瞒报,不是已经在应急平台上报告了嘛。而且当时情况那么紧急,我们也是一时半会儿地不知该怎么汇报,毕竟具体的伤亡情况也不清楚,另一方面,也是怕把事情闹大。再者说,当时伤到的是我们自己的同志,同志倒在工作岗位上,从性质上来讲,应该说属于意外工伤……”

    “放屁!”陈荣忽然吼了一声,打断了金定国的解释,连带着把苏友芳都吓得眼皮一跳。

    唯有李金农见惯了场面,见怪不怪地继续保持着淡定的姿态,静静听陈荣咆哮道:“你们上报了?你们上报了有收到市里的回复吗?你怎么不干脆去市府门口跟传达室的警卫报告啊?连个回复都没有,连个接收人都不存在,你们这叫什么汇报了?要不是市委宣传部的同志看到,我到现在还被你们蒙在鼓里!网上现在都闹成什么样了你们知道吗?就在刚才,省委宣传部的人打电话来问了!微博转发数量破3万啊!3万啊!别的论坛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全国上下,至少有10万人在说,我们东瓯市搞拆迁,把人家全家给活埋了!还有的说什么开挖掘机把人给碾死了!你倒是不想闹大,现在好了,省里都知道了!全国都知道了!人家省委宣传部刚才问起来,我还差点一问三不知!你说,这是谁的责任?是你失职还是我失职?”

    “我失职,我失职。”金定国满头都是汗道,“不过陈书记,网上说的那都是谣言,我们陆主任还活着呢,他没死……”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谣言!”陈荣拍桌子道,“这要是真的,你现在还能在这里听我说话?”

    金定国不敢吭声了。

    陈荣喘了喘气,拿起杯子喝了口水。

    苏友芳趁着陈荣喝水消气的功夫,轻声说道:“陈书记,现在追究金区长和秦书记的责任,意义也不大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该想办法,怎么把网上的舆论给平息下来。”

    “我们宣传部已经在紧急处理了。”李金农开了口。

    秦建业忽然想起秦风之前提醒过他的话,扭头看了眼金定国,不该说话的时候,又说话了:“陈书记,我侄……秦朝科技的总裁刚刚电话里跟我说,这事情光靠删帖解决不掉,要不我看,专业的事情还是找专业的人来处理吧,网上的舆论危机公关,他们搞网站的比我们肯定要熟……”

    陈荣放下杯子,看了秦建业一眼。

    沉默了几秒钟,没有回应秦建业这个建议,而是沉声说道:“你暂时先停职一段时间,等待组织下一步安排。螺山镇的党委工作,先由镇长代管。”

    秦建业如遭雷劈,脑子里轰的一声。

    陈荣又站了起来,转头吩咐李金农道:“金农部长,还有友芳同志,螺山镇的这件事,你再让他们两个人好好跟你们讲一讲,把细节全都掌握清楚后,抓紧让宣传部给省里回个话。接下来这件事具体该怎么处理,咱们明天早上,再开个紧急的常委会,会上再作进一步的具体讨论。”

    “好。”李金农很平静地回答道。

    陈荣出了会议室,守在走廊上的秘书周正马上跟了上来。

    陈荣捧着水杯,吩咐道:“小周,你马上联系一下秦朝科技的总裁秦风,问他晚饭吃了没。如果还没吃,请他今晚去我家吃饭。”

    周正点点头。

    陈荣接着道:“还有,把市委宣传部的张开同志也一起叫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