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五章 长长久久才能红红火火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一条人工河,将小区分成一大一小两片空间。

    周正领着秦风和苏糖跨过河上的小桥,就在桥对面不远处,五间无论造型还是大小都一模一样的二层小别墅一字排开,甚至连各家门前草地上的青草,都被修剪得长短一致,犹如阅兵仪式中的队列般,透出不寻常的肃穆感。

    周正径直朝着位于正中间的那间别墅走去,一边告诉秦风和苏糖,陈荣左边那间别墅原本是给市长朱明远留的,但朱明远出于某些路人皆知的原因,并不愿意跟陈荣做邻居,这间别墅就一直空着。另外陈荣家右边那间,使用权归市人大主任李佳昌,不过是李主任这两年来长期在度假区修养,人大的日常工作现在实际上是由陈荣在代班,或许再过些日子,李主任就会从人大的位置上退下来,正式退休,然后由陈荣兼任人大主任的职务。

    所以右边这间别墅,现在也同样空着没人住。

    说话间,三人已经走到陈荣家的小别墅的门前。

    大门前延伸出一个小玄关,秦风走到屋檐下,收起伞来,朝更远处的屋子看了眼,大雨磅礴上,隐隐能见到左侧最边上的那间屋子似乎亮着灯光,便随口问了周正一句那边住的是哪位领导,周正笑着回答说是市政协主席的宅邸,同时按响了门铃。

    秦风点点头,没再打听市里的“五把手”是谁。

    毕竟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只听说过有四套领导班子,所以老五是哪位,似乎也没什么要紧的。

    “来了啊?快进来,快进来。”过了片刻,一位年纪明显不小,却保养得十分到位的中年女性打开门,十分热情地招呼秦风和苏糖进去。

    周正忙跟秦风和苏糖介绍,说这位就是陈书记的爱人王老师。

    苏糖有点心虚地盯着王老师看了两眼,没能跟自己遇上过的老师对上号,微微松了口气。

    出于家庭教育的关系,这丫头从小到大就对老师有一种敬畏心,哪怕上了大学,每次请假出来,心里还是免不了要忐忑一下,生怕钟初惠或者其他任课老师对自己有意见。

    屋子进门就是客厅。

    客厅面积不小,大概有五六十个平方,但偌大的空间里却只摆了一长一短两张沙发,以及一个茶几。茶几正对面的墙上,贴着一台在05年一般市民家里并不多见的液晶电视。除此之外,便别无他物。客厅天花板上的灯,此时全都打开了,照得满地的木地板亮亮堂堂的,以一种奢侈的空间利用方式,最大可能地换来了一种大气的感觉。

    “来,拖鞋在这里。”王老师随手打开了门边的墙柜,然后笑着对秦风道,“小秦,小苏,你们俩先坐,我们家老陈还在楼上跟张部长开会,我去叫他们两个下来。”

    秦风和苏糖换上拖鞋,走到沙发前坐下。

    不等陈荣和张开露面,家里的保姆先把茶端了上来,客客气气地对秦风道:“饭马上就好。”

    秦风轻声道谢,保姆走开没一会儿,陈荣和张开就从楼上下来了。

    “小秦,来了啊?昨晚睡得好不好?”陈荣大声问道,走到秦风跟前。

    秦风起身笑道:“还行,反正不觉得累。”

    “不累就好,我怕就怕你昨天晚上没休息好,今天找你过来,可是请你给我支招的。”陈荣笑眯眯说着,又打趣苏糖道,“小姑娘,你怎么也来了,我可没让小秦带你过来啊。”

    苏糖被陈荣一逗,立马紧张得凌乱了,还真以为自己不该来,脸上一阵发烫,支吾得说不出话来。秦风见状,赶忙用力握住苏糖的手,安抚道:“陈书记跟你开玩笑呢!”

    苏糖闻言,傻傻地看了看陈荣。

    陈荣哈哈一笑,指着苏糖,对秦风道:“这小姑娘单纯,你以后可不能辜负人家。”

    秦风正正经经回答道:“那当然。”

    苏糖松了口气,忍不住嘴角上扬,眼神甜蜜蜜地看着秦风。

    这时张开笑着来了句:“陈书记,你这话可是说反了。人家小姑娘现在可比咱们秦总要出名多了,小苏现在人称微博女神,微博粉丝数量十几万,连我都关注她了。每天随便发张照片,转发量都比我们市委宣传部那个官方微博,一个月所有微博加起来的转发量还多。我看以后危险的是咱们秦总,一个不留神,搞不好就要被小苏嫌弃了。”

    话刚说完,苏糖便紧紧挽住秦风的手,脱口而出道:“才不会!”

    娇憨的模样,惹得陈荣和张开哈哈大笑。

    苏糖耳根红红的,觉得丢人死了。

    秦风更加用力地握了握她的手,转头看着她,柔声道:“老男人最喜欢调|戏小姑娘,越漂亮越要调|戏。遇到像你这样的,他们能一口气调|戏24个小时,中途尿急了都舍不得停下。”

    苏糖扑哧一笑,尴尬感减轻不少。

    “这孩子,牙尖嘴利还护短,你们俩领证了吗?人家小姑娘还不是你老婆呢!”陈荣笑道。

    张开也跟着道:“陈书记,金农主任下午开完会出来还在跟我说,张开同志啊,你还年轻,好好干,有前途。这才过去不到2个钟头呢,小秦一来,我就成老男人了。小秦,我可跟你说,老男人这要想尿,他根本就憋不住!”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我哪儿敢说您和陈书记是老男人啊,我就是跟我家阿蜜普及一下生活常识。”秦风伸出手,跟张开重重一握。

    “坐下来说吧。”陈荣坐到单座的小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笑容淡去了一些,道,“张开部长,你刚才说的那个微博转发量,咱们今天螺山镇那件事,你们市委宣传部的微博发了澄清声明了没?”

    “发了,不过没什么用。”张开道,“我还特地让《东瓯日报》的官微帮我们转发了一下,不过到刚才我从单位出来的时候,转发量也没到100次,政府机构的微博,基本上没什么人关注。”

    “那这么说……我们开这个微博,好像意义也不大?”陈荣明明问的是张开,视线却往秦风身上瞟。

    秦风不动声色,等了两秒,见张开也贱贱地看着他笑而不语,这才开口道:“陈书记,工具都是一样的工具,好不好用,关键还得看手艺。”

    张开咧嘴了,笑得很奸诈道:“秦总,原来你是跟我藏了一手啊,工具给我了,使用说明却不给我,这是奸商的行为啊!”

    “张叔叔,你又冤枉我不是。”秦风这几个月胆子越来越肥,跟市里的领导讲话,也不怎么拘谨了,笑着说道,“手艺这东西,本来就是师傅带进门、修行在个人,微博一共就那几个键,师傅已经带进门了,修行不够,那是使用的人自己没开窍啊,跟我有什么关系?”

    “那你说说,凭什么你家阿蜜的微博转发量就这么大,我们的官微就没人看啊?堂堂的市委宣传部,发了红头文件还盖了印,这么辟谣都不管用,我还要你这个微博干什么使?”张开终于把话说开了。

    “哎哟我的张叔,你说辟谣要是那么简单,人言还有什么可畏的啊?”秦风点破了张开的话,很上道地敞开了说,“螺山镇这件事,我下午的时候也看到了。当时原本有想过通知我小叔一声,可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必要不大。如果真出了人命,你怎么辟谣都没用,事实就是事实,就算被夸大了,螺山镇办事不利的后果也扭转不过来,被人骂也是活该。可要是没出人命,网上这点事情,来的快、去的也快,只要咱们占着理,我们不用去管那些谣言,过上个把月,这些乱七八糟的谣言自己就烟消云散了。”

    “个把月?”陈荣不高兴道,“这种谣言要是能吵上个把月,我看我这书记也不用当了,哪儿等得起啊?”

    “小秦,我看你们那个热搜好像是有个榜单的,螺山镇那个谣言都被顶上去了,要不你看看,能不能把我们市委宣传部的那个澄清声明,也放到同样的那个位置上去?”张开收起了笑容,认真问道,“放到那个比较显眼的地方,宣传效果应该就挺明显了吧。”

    “这个……技术上肯定是没问题的。”秦风吊了一下张开和陈荣的胃口,紧接着就道,“不过张叔叔,这件事我要在商言商,微博顶置其实是我们公司现在的一项主要业务,所以后台人工顶置微博的话,公司是要收取一定费用的。这事情我必须先跟您说清楚。”

    陈荣眉头一皱。

    张开沉声问道:“多少钱?”

    秦风微微一笑:“每小时5万。”

    张开以为自己听错了,惊呼道:“每小时多少钱?”

    “每小时5万,人民币。”秦风很镇定地回答道,并继续从容不迫地解释给张开听,“微博现在的用户接近2000万,接下来还会越来越多。所以我们的微博热搜,在信息的推广效果上,其实已经明显强于传统的平面媒体和电视媒体。本质上来说,微博顶置就是打广告,央视广告论秒来算,一般一个月加起来也就十分钟,人家都要收企业几十万,我们一小时才收5万,效果比央视还好,其实很划算了。”

    张开越听越想骂娘,心说特地找你小子来帮忙,你居然还跟我们谈起生意了。

    “国难财”都敢捞,你小子还要不要命了?

    可就在这时,秦风忽然又微微一笑,来了个转折:“不过张叔叔,这次就算了,我怎么说也是东瓯市的一份子,现在情况紧急,而且咱们又是第一次合作,这次我就为咱们东瓯市提供一次免费服务。我现在就给京城打电话,让他们顶置市委宣传部的微博,从现在开始到明天晚上12点整,安排30个小时。”

    “这样我们东瓯市委市政府,就欠你一份150万的人情了是不是?”陈荣脸上又露出了微笑,指着秦风道,“大奸商,比你们侯老板还奸!”

    “哎哟哟,哪有你这么说人家孩子的。”王老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笑着招呼道,“先吃饭,先吃饭,有什么事吃完再慢慢说。”

    “好,先吃饭。”陈荣站起身来,然后特地等秦风走到自己身边,才轻声说道,“小秦啊,你要知道咱们市里对瓯投的支持,绝对是百分之百的。接下来你们集团在东瓯市的新项目,那个东瓯广场,很快也要动工了。你回去跟你们候总和关总带句话,家乡政府不会亏待家乡人,既然都回来了,总要把根扎下来。生意长长久久,才能红红火火。”

    秦风看了看陈荣,见他一脸认真,郑重地点了点头:“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