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喷子的末路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喂,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你身后那面墙里藏着十几条黄金,你帮我把墙凿开,黄金我们四六分,我四你六。等我出去,马上就拉队伍跟张作霖干,老子看他不爽好多年了。老方,我知道你是个博士,以后我就保你做我的教育部长,漂亮的女大学生,你想睡几个就睡几个,嘿嘿嘿嘿……”康宁医院某病房内,身穿病号服的某位五旬老汉满脸猥琐地说到这儿,忽然咧大了嘴,一挂口水就跟瀑布似的挂了下来,在刚擦过不久的地上,形成了一片恶心的水洼。

    他的一只手被铐在床柱上,手腕上满是磨破皮后,结了痂但又被反复撕开的伤痕,看样子就知道,为了摆脱这个手铐,他曾付出过多大的努力。

    方思敏眉头一蹙,实在不想跟对方搭话。

    身为一个留美归来的博士,他当然是不会把一个精神病人放在眼里的。要不是这些天实在太无聊,他根本就不可能把自己“闽江省高考文科状元”、“留美生物化学博士”以及“美国某知名医药公司科学顾问”这些高级的头衔告诉对方,跟一个没文化的疯子讲这么多有什么用的?到最后他也不只记住了“博士”这两个字而已。这个垃圾。

    “喂!”似乎是看出方思敏眼神中的不屑和傲慢,五旬老汉突然暴躁起来,转眼间变得表情狰狞,怒目圆睁地喝道,“你看不起老子是不是?!”

    方思敏被这疯子吓得一哆嗦,下意识往后缩了半个身位。

    但做完这动作,马上就后悔了。

    心说我堂堂留美博士,怎么能被一个精神病吓住,又壮着胆坐直了身子,昂首鄙视道:“我为什么要看不起你?你有什么值得我看不起的?你配吗?”

    然而方思敏的鄙视落空了,老汉完全没听出他话里的鄙视,只是激动地挥舞着双手,手铐和床柱碰撞摩擦着,发出哐哐的响声,一根筋地大喊大叫道:“你就是看不起我!你就是看不起我!老子就是知道你看不起我!”

    遇上这种无法沟通的室友,方思敏犹如狗咬刺猬,不过仗着对方被铐在床上,他倒是难得敢当着别人的面直接喷,毫无顾忌地冷嘲热讽道:“呵,像你这种弱智,我有什么理由要看不起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只不过是个精神病加老年痴呆的垃圾而已。也就是幸好这世上还有精神病院,要不然你早就被人打死了你信不信?”

    方思敏话音落下,方才还疯癫得不要不要的老汉,忽然安静了下来。

    他盯着方思敏看了几秒,没来由地嘴角一咧,发出了呵呵呵的笑声。

    那笑声诡异而绵长,笑了足有五六分钟,方思敏终于沉不住气,问道:“你笑什么?”

    此问一出,笑声戛然而止。

    方思敏的病友直勾勾盯着他,满脸认真道:“你知道吗,只有精神病,才会和精神病关在一起。”

    方思敏愣了愣,旋即勃然大怒,猛拍床板道:“你放屁!老子才不是精神病!”

    “你怎么不是了!你个睁眼说瞎话的弱智!”老汉别的不行,两个字两个字的新词汇,倒是学得很快,马上就把从方思敏身上学来的形容词,用在了方思敏声音,嗓门更是比方思敏大了一倍都不止,高声道,“每天被杨主任拉出去电两回,电完回来就跟娘们儿似的哭个不停的人是谁?每天被护士喂药,吃药的时候乖得跟我孙子似的人又是谁?每天跟我说自己是博士,结果连句英文都说不利索的又是谁?你个弱智,你才有病!你这是典型的精神分裂症!老子好歹还有清醒的时候,知道自己不是蒋介石!你呢!你麻痹你全天24小时,就没一秒钟是清醒的!不管疯没疯,就知道跟老子说你是博士!博士你妈个蛋!你要是博士,老子就是博导了!”

    方思敏明明被五旬老汉骂得哑口无言,但死不认输的个性,还是让他死硬着脖子,强行继续开嘲讽,满脸欠抽的表情道:“你懂个屁,你知道什么叫博导吗?”

    “老子知道!”五旬老汉一挺胸,并反问方思敏,“那你知道什么叫博士吗?”

    方思敏骄傲了,伸直脖子道:“我当然知道!我就是博士!”

    五旬老汉大声道:“那你证明给我看!”

    “我有博士学位证书!”

    “拿出来给我看!”

    “放在家里!”

    “呵,我还是国家主席呢,证也放在家里。”

    “你爱信不信。”

    “你果然是精神分裂晚期,一天24小时,就没有半秒钟是清醒的。”

    方思敏生气了,哼了一声,转头背对五旬老汉,心里默念不要和一个精神病人一般见识。

    但他的病友仿佛是抓住了方思敏的把柄,一直不住地念叨:“精神分裂症,连英语都不会说,还敢说自己是博士。精神分裂症,连英语都不会说,还敢说自己是博士。精神分裂症,连英语都不会说,还敢说自己是博士……”

    连续念叨了十几分钟,方思敏终于忍不住了,跳起来张口就喊:“my-name-is-fangsimin……”

    不料半句话没说完,房门忽然被人推开。

    杨主任穿着白大褂走进来,一瞧方思敏正站在床上飚英语,不由微微一怔。

    方思敏也愣住了。

    两个人对视两天,杨主任笑道:“你继续。”

    “我……”方思敏张了张嘴,却坐下了。

    杨主任笑道:“你继续啊,我也想听听你英文说得怎么样。”

    “算了,没什么好说的,反正说了你们也听不懂。”方思敏生命不止,死撑不息。

    床对面他的病友却是高兴了,大笑道:“你个弱智,顶多就是初中一年级的英语水平!”

    方思敏怒道:“你懂个屁!”

    “诶,你还真别人。人家进来之前,可是在学校里教高三英语的,老三届的大学毕业生,可比你这个破留美文凭值钱多了。”杨主任指着方思敏的病友,用相当不客气地口吻对方思敏道,“要不然我干嘛安排你们两个住一个房间,还不是考虑你们两个可能多点共同话题,有助于早日康复啊。”

    正说着话,后头又跟进来两个白大褂。

    领头的问杨主任道:“是哪个啊?”

    “这个。”杨主任跟指认牲口似的,指着方思敏道,“中度精神分裂,还有严重的认知障碍和偏执人格倾向,目前没发现有暴力倾向,不过最好还是捆起来,以防万一。”

    “行,那我们就领回去了。”白大褂走上前,用冷冰冰的口吻对方思敏道,“起来吧,跟我们走。”

    方思敏还当自己又要被弄去什么不见天日的地方,吓得都忘了反驳杨主任说他自己没有病,大声喊道:“你们是谁?我告诉你们,你们不管带我去哪里都是违法的,是非法拘禁!精神病杀人不犯法你们知道吧?你们要是还把我当精神病,信不信我弄死你们?!”

    “这还叫没暴力倾向?”领头的白大褂眉头一皱,“赶紧的,约束衣给我穿起来!”

    ……

    康宁医院外,方思敏的大姐和大哥已经翘首期盼了大半个小时。为了能把这个不成器的弟弟从东瓯市运回去,这回他们全家可谓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甚至连某位已经退休的市领导都麻烦上了。周三徐毅光让他们回去办手续,他们马不停蹄找人从居委会开始跑,一路跑遍了街道办事处、街道卫生院还有区里和市里的所有相关机构,短短36个小时,就把能用到的材料全都凑齐。不过就是后遗症大了点儿现在不但东瓯市这边认定方思敏有精神病,连闽江那边,方思敏生活区的方圆十里之内,有关方思敏患了精神分裂症的这件事,也已经一传十、十传百,传得路人皆知了。不过这事情也没办法,毕竟拿不到这个证明,方思敏就回不了家。

    “诶,诶,出来了!出来了!”方思敏的大姐眼见着被捆成粽子似的弟弟被人按在轮椅上推出来,激动得热泪盈眶。

    他大哥却是眉头紧锁,沉声道:“怎么搞成这样啊,不会是真疯了吧?”

    “放你个屁!”大姐怒道,“我们家阿敏这么灵光的人,怎么可能会疯?就是东瓯市这群吃屎的警察栽赃陷害的!”

    “你也别说人家栽赃了,要不是阿敏自己在网上乱说话,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人家东瓯市的警察干嘛大老远跑去闽江抓他。我早就说过,阿敏这个人,就是硬一张嘴。”大哥很不客气道。

    说话间,方思敏已经被推到了从闽江开来的救护车前。

    “我不跟你说了。”方思敏大姐没好气道,匆匆跑到救护车跟前,满脸愁容地问领头的医生道,“包医生啊,我们家阿敏什么时候能回家?你们真要送他去精神病院啊?”

    “回去再说吧,具体还要看情况。”领头医生戴着口罩,面无表情道。

    “有什么情况好看的啊,我们家阿敏他就没病……”方思敏大姐说着,赶紧把医生拉到车子的另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动作隐蔽地塞到医生手里。

    包医生掂了掂分量,马上展颜一笑,改口道:“等出了曲江省再说。”

    方思敏的大姐,总算松了口气。

    ……

    接到了该接的人,两辆车赶紧逃离东瓯市。

    方思敏的大姐忧心忡忡地在车里等待了3个多小时后,待车开到高速下车前的最后一个服务站,闽江精神病院的医生终于把貌似奄奄一息方思敏从车里推出来,神色郑重地对方思敏的大姐道:“我们可说好了,这是你们家属自己强烈要求的,出了事情,我们医院可不担责任。”

    “自愿!自愿!绝对自愿!”方思敏的大姐连声说道。

    包医生点点头,先给医院的领导打了个电话。

    沟通完毕后,又拿来一张单子,让方思敏的大姐在上头签了字。

    办完交接手续,这才把绑在方思敏身上的约束衣解开。

    方思敏体弱,被绑了几个小时,血压骤然一上来,眼前一黑,竟直接晕了过去。

    过了不知多久,等他缓缓醒来时,已经躺在了自己家里。

    时间是晚上,屋里亮着灯。

    十几天没回来,家里却和离开前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积灰的地方照样积灰,凌乱的角落照样凌乱。

    唯一的区别,就是他的电脑不见了。

    “姐……”方思敏虚弱地喊了声。

    他大姐泪盈盈地握着他的手,不住地安慰道:“阿敏,你放心,回家了啊,坏人不会来抓你了。”

    方思敏却道:“我的电脑……”

    他大姐忙道:“电脑已经拿回来了,放在客厅。”

    方思敏松了口气。

    他大姐问道:“要不要我给你做点吃的?”

    “不饿。”方思敏摇了摇头。这句话倒不是假的。在东瓯市的这几天,恐怕是他最近5年以来,作息最好的5天。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有的时候甚至能偶尔锻炼一下。而且医院里的伙食也不算差,晕素搭配均匀,吃得比在家里的时候还好。

    他大姐还是不放心他,说道:“随便吃点吧,你要是不喜欢我做的,我出去给你买点回来。”

    方思敏想了想,觉得反正也不是花他的钱,便点头道:“好。”

    等大姐一出了门,方思敏马上就掀开被子,跑到外屋把自己的宝贝电脑拿回了卧室。

    飞快地把线接好,打开电源,等了几分钟,随着开机音乐响起,方思敏彻底安心了。

    他现在口袋里差不多一分钱都不剩了,这电脑要是再出问题,那真是要断粮。

    急急忙忙把硬盘里的东西看了一遍,见所有的文件都还在,方思敏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他安下心来,习惯性地打开ie,登上了论坛。

    刚一登陆上去,方思敏便发现私信的信箱里居然有99+的留言。

    从未有过这种待遇的他,一下子便欣喜起来,心想原来朕有这么大的号召力,消失十几天就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怀着无比自恋的心情,方思敏兴冲冲点开信件。打开最上面一封,才扫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就迅速垮了下来。

    “老方?东瓯市发布的声明是真的吗?你的博士学位真的被收回了?还有……你不会真的有精神病吧?”信件下面,还附了一个链接。

    方思敏没敢去点,又点开另一封,却是“敌对势力”的人发来的:“我草,我也是脑子进水了,居然跟你这种精神病扯那么久。煞笔,你的博士学历被美国那边撤销了,还特么有脸说别人抄袭,你麻痹你自己屁股不干净怎么不说啊?”

    方思敏看得火大,回道:“像你这样的弱智,懂什么学历撤销的事情,你知道美国的学位认证程序是什么样的吗?你懂个屁!”

    回完这条,方思敏咬着牙,直接关掉了论坛。

    但是脸色却已经不对了。

    在医院里的时候,方思敏完全不知道他文凭被撤销的事情,但是连续两个人向他提出这个问题,已经足以让他不安到了极点。

    方思敏喘着气,又习惯性地点开了他那其实万年没人搭理的qq。

    不想刚一上去,qq就嘀嘀嘀叫了起来。

    方思敏一瞧,发现是杂志社的责编在喊他,急忙点开。只见那留言是三天前的,上面写道:“方老师,听说您最近出了一些事情。出于对您身体健康状况的考虑,我社决定暂时不接受您的投稿。希望您能理解。”

    方思敏的眼睛瞪圆了。

    他可是就指着这碗饭活着呢,这家杂志社要是不接受他的投稿,那他以后吃什么?

    方思敏百感交集,忙回道:“王哥,到底怎么回事啊?”

    但等了好几分钟,对方却一直没回。

    方思敏焦躁了,他抓着不剩几根毛的头皮,一咬牙,又重新登上论坛,颤抖着,点开了那个链接。

    界面跳转,跳出了东瓯市公安局的一个问政答复。上面用方某某模糊了他的真实姓名,却清楚地点出了他【诺亚方舟】的马甲,并且写明了拘捕理由以及相关事实,而其中最令方思敏感到天旋地转的,就是那句“另经群众匿名举报,方某某的博士论文系伪造,我局已将该情况上报相关部门。后续处理结果,请咨询教育部。”

    “不可能的……都这么多年了,怎么可能还会被人查出来……”方思敏仿佛脑门受到了重锤,整个人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就在这时,方思敏的大姐拎着一碗馄饨从外面回来。

    方思敏一见到她,立马扑了上去,眼神中透着明显的癫狂,问道:“姐,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啊……”方思敏他姐被吓坏了。

    方思敏双手挥舞着,跟几个小时前,他那位病友的动作简直一模一样,“有没有文件,有没有什么文件给我……”

    方思敏他姐一愣,终于想起来,临走之前,东瓯市那边还交了一个信封给她。

    她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是一份复印件,全英文的,内容看不懂,但上面确实写着方思敏的名字。

    “有,有。我拿给你……”方思敏他姐赶紧从自己包里把那个信封拿出来。

    方思敏一把抢过,拆开已经被拆过的信封,掏出里面的声明,飞快了扫了一遍

    虽然他基本上看不懂上面写的是什么,但密州大学的章,他自己的名字,以及最后一句话里头,类似“博士”、“撤回”这几个关键的词汇,还是让他产生了强烈的眩晕感。

    方思敏觉得耳朵里有个声明在鸣叫,犹如火车的汽笛一般,呜呜呜渐渐变响。

    他拿着信件,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茫然又呆滞。

    他抬起头,看着他姐,仿佛自言自语似的嘀咕道:“我是博士,我是博士,我是博士……”

    “阿敏,阿敏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方思敏他姐慌了,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他哥的电话,带着哭腔道,“喂,你快来!阿敏脑子出问题了,真的疯了啊……”(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