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八十九章 架空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好不容易回了一趟学校,结果却已经是星期五。 .早上没课,下午体育课,感觉就像是老天爷故意不给他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机会。然而秦风并不认命,趁着白天的一天时间,拿着潘建伟给他列的书单,又去市区跑了一趟。书单上列的书并不算多,满打满算总共也就7本,写在第一位的,是人人耳熟能详、但却未必真去翻看过的《资本论》。大部头厚厚一本,精读一遍,起码也是一两个月的事情。

    不过秦风倒没真的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原本他参加高考,主要也就是为了能就近照顾媳妇儿,以防头顶长出一片草原,所以抱着这种莫须有的求学态度,他连本科学位都可以不要,硕士这玩意儿更是完全不再“第二世”的人生规划之中。因此对潘建伟的硕士,秦风的态度就是随缘,能上就上,上不了就拉倒。而潘建伟给他推荐的这些书,当然也就是抱着有空就随便看看的心思。

    如果没空就算了,这些书放在家里,当作提升逼格的背景也不错。

    没有苏糖在身边,秦风这顶多是班草级别的颜值完全吸引不到什么回头率。

    安安静静从书店里出来,秦风让关彦平先送他去江滨街道的秦朝科技“总部”看了看。

    早上10点左右,秦风来到公司所在的小区,坐电梯上到19层,门一打开,便听到很是响亮的说笑声。秦风还以为是自己公司里又招了新员工,拐过楼道,却发现声音是从自己公司对面的那间屋子里传出来的。

    屋子的大门开着,几个年轻人正在里面聊着天。

    秦风忍不住走上前,朝屋子里面多看了眼。

    这间原本应该属于秦建业的房子,已经被改装成了办公室,显然是被租出去了。

    秦风不由摇摇头,暗叹秦建业和叶晓琴这两口办事效率太高。

    这边的房子出租了,那么秦建业家肯定就是要去别的地方买新房。而环顾目前中心区的楼市,对他们家最有利的地段,自然莫过于螺山镇。

    一来秦建业手里肯定少不了“内部价”的螺山镇新居住房配额,二来把房子买在螺山镇,也方便秦建业日常工作。至于秦淼那小子,他今年已经上到初二,接下来完全可以继续在他家那间破别墅读到初三毕业。然后等上了高中,就能住校了。到时候那间破别墅就能腾出来,是租是卖,对一向精打细算的叶晓琴来说,都是不错的选择。而如果秦建业的工作岗位再有什么调动,螺山镇的房子也完全不愁卖,并且很有可能是以购入价格的十来倍脱手。

    “请问找谁?”对门一个女孩子,见秦风站在公司门口发呆,大声问了句。

    “哦,没什么,就是随便看一下。”秦风笑着回答,转头便进了自己公司。

    对门屋里几个人安静下来,互相看了看,小声嘀咕起来。

    “刚才那个是不是秦风啊?”

    “好像是吧……”

    “要不要跟老板说一下?他想抱秦风大腿想了大半个月了,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等着人家过来呢……”

    “那你去打电话啊!”

    “我才不打,关我什么事,跟他说了又不给我加工资。”

    “就是!不过苏糖怎么没跟秦风一起来啊,真奇怪。”

    “奇怪个屁,她干嘛一定要跟来,又不是连体婴……”

    ……

    这些人说话的声音不小,秦风全当没听见,快步走过公司入口的前台。

    前台后的墙壁上,仍然贴着秦朝科技的logo,秦风走过两步,忽然又退了回来,盯着墙壁看了半天,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想了好久,终于反应过来

    “妈的,前台人呢?”秦风喊了一声。

    屋里头罗进匆匆跑出来,见到秦风,兴奋地鬼叫鬼叫的,高喊道:“秦总,你终于出现了,我和佳佳快被周珏逼疯了啊!”

    “秦总回来了?”王佳佳也从里面冒出来。

    秦风指了指空空如也的前台,问两个人道:“前台人呢?”

    “周珏让她回去休息了。”罗进道,“她说公司现在用不着前台。”

    “所以她就自作主张把人家给开了?”秦风语气不善。

    罗进苦笑道:“秦总,这事儿你别冲我发火啊,周珏那人那么霸道,公司的事情我又做不了主……”

    “我草,那你就不会打个电话跟我说一声啊?”秦风继续愤愤难平。

    王佳佳道:“秦总,没开除,就是让她暂时停工了,工资只发一半。周珏说开不开,等你回来拍板。”

    “这个周珏……”秦风摇了摇头,又问,“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这个星期,星期一的时候。”王佳佳道,“她刚从杭城回来,就让人家小姑娘下岗了。”

    秦风皱眉问道:“周珏现在人呢?”

    “不知道。”王佳佳用十分不满的口吻道,“她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我们又管不住她。”

    秦风听王佳佳语气这么硬,忍不住问道:“她最近到底对你们两个做什么了?这么苦大仇深的?”

    “还说呢!”王佳佳受了大半个月的委屈,秦风这一问,她立马就抱怨起来,“秦总,这个周珏到底是干嘛来的啊?上个星期,说让我和罗进把中心区的每一条巷子都走一遍,还让我们写了8万多字的调查报告。哪有这么搞调查的啊,完全连一点侧重点都没有,也不给具体的调查方向。这星期我都不知道走了多少路,前天鞋跟都走掉了,脚上的皮也磨破了,晚上熬夜把调查报告赶出来,你猜她什么态度?居然随便翻了两下就说不行,让我重新写。我为了这个破报告,昨晚又熬到2点多快3点才睡,今天早上起床,我都难受得想吐了,好不容易撑到公司里,结果等到现在她人都没出现。秦总,我说真的,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就跟她闹翻了!”

    “一个月8000块工资加三险,入职2个月顶多就工作了20天,这么好的事情,你哪来这么大的怨气啊?”周珏的声音,忽然在秦风身后响起,秦风转过头来,就见周珏提着两大瓶酸奶走进来,一边说道,“还有,麻烦你说话声音小些,门都开着呢,让对面的人听到,我分分钟能从他们嘴里把你背后说过我的坏话全都问出来你信不信?”

    王佳佳没料到周珏出现得这么突然,自己背后嚼舌根的行为竟被抓了个现行,当场尴尬得要死。

    周珏却没把她当回事,两大瓶酸奶往罗进手上一放,说道:“放冰箱,给你们两个买的,这几天辛苦了。”

    罗进装着孙子笑道:“不辛苦,不辛苦,周总你也辛苦了。”

    然后一溜烟闪人。

    王佳佳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罗进远遁的背影,嘴里默默念叨着“狗腿子”三个字。

    秦风对周珏地作风徒呼奈何,对王佳佳道:“佳佳,你先进去忙吧。”

    王佳佳看了周珏一眼,嗯了一声,转身就走。秦风回身先把公司的大门关上,然后走到空无一人的公共办公区坐下来,指了指自己跟前的位置,示意周珏也坐。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秦风张口就问:“前台什么情况?”

    周珏很坦然道:“秦朝科技的总部,不适合再放在东瓯市了,前台早晚要拆掉重新做,而且我们这边平时也根本没有什么接待业务,所以这个前台岗位纯属多余。我让那个小姑娘先回去等安排,这个月能帮你节约1000多块钱的成本。”

    秦风微微一皱眉,警觉地问道:“秦朝科技的总部不适合放在东瓯市,这话是谁告诉你的?”

    “没谁。”周珏保持着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不过我知道阿姨接下来肯定会有大动作,微博网这个月的用户数量增加得很快,搞不好接下来1月份,就能突破2千万用户。这么大的公司,门面还是很重要的,阿姨搞不好会在杭城重新设立秦朝科技总公司的办公楼,这样离集团总部比较近,有什么大事情,直接处理起来也比较方便。”

    “哦……这样……”秦风心头隐隐感到一冷。他虽然知道侯聚义和关朝辉早晚会把公司的发展决策权收回去,但却完完没料到这夫妻俩的动作会这么快,微博网才刚有了点要起飞的样子,居然立马就下手摘桃子了。

    “这事情,你怎么又不跟我商量了,你昨天就该跟我说的嘛。”秦风忍着没把话题往微博网上面扯,而是讲起了鸡毛蒜皮的小事。

    周珏笑道:“怎么没跟你商量了,我这不是等你回来拍板了吗?”

    “唉……”秦风又叹了口气,无奈地笑道,“你管得也太细了。”

    “不细不行啊。”周珏像是没听懂一样,“决策靠眼光,执行靠细节,我本来就是帮你解决细节问题的,不管得细一点,我在你这里就起不到作用了。”

    秦风反问道:“你不是说来给我当参谋的吗?怎么什么时候又变成负责执行了?”

    “我不帮你执行,你一个人忙得过来吗?”周珏道,“要不要我帮你数数你现在手头上有多少事情?微博的市场运营和内容开发你要管,酷浏网的项目决策和品牌推广你要管,两个网站的项目洽谈最后全都要你拍板,远的不说,就说明的,你明天去沪城,早上要参加一个签字会,晚上又是一场签约仪式,还有你到了那边,娱乐盛典的场地肯定也得看一下吧?你自己想想,你最近一个星期,有几天是在外地?这些就不说了,我们就说说东瓯市这边,你手里还拿着糖风瓯味、秦记连锁、爱情公寓三个自己的项目,再加上平时还得抽空去学校装个样子,跟你家阿蜜谈个恋爱,我说你一天才几个小时啊?这么多事情,你一个人管得过来吗?你当自己是朱棣还是雍正呢?办公精力正无穷啊?还是真打算给我家侯老板鞠躬尽瘁、死在办公桌前?”

    秦风静静地听周珏说完,然后盯着她半天不语,直到周珏被秦风盯得不自在了,秦风才微微一笑,说道:“一口气说这么多话,你是不是心里有什么鬼?”

    “好心当成驴肝肺,我心里能有什么鬼啊?”周珏翻白眼道。

    “行,就当你是为我好。”秦风笑了笑。

    周珏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秦风忽然问道:“秦朝科技要是再做人事改组,你觉得大概会怎么改?”

    周珏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道:“阿姨应该会自己出任董事长,你出任公司总裁,下面再设一个负责具体执行的eo。”

    秦风又问:“意义何在?”

    周珏反问道:“知道三省六部吗?”

    秦风点点头。

    周珏道:“阿姨就是中书省,行不行她说了算。你就是中间的门下省,上传下达,既负责决策的审核,也具备首席建议权。最后具体执行的工作和公司的日常运转,就交给eo。这样安排,既能保留你的作用,也能最大程度的减轻你的工作压力。毕竟都是纸面上的东西,对你而言,处理起来应该很容易。”

    秦风点点头,又缓缓道:“还有一点,就是减弱了我对公司的直接影响力。”

    周珏小声道:“你不高兴吗?”

    “没有。”秦风忽然一笑,很真诚道,“我觉得挺好的,真的。”(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