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九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很平静,内心深处坚如磐石。 .

    微博网和瓯投孰轻孰重,这个问题的答案,秦风比谁都要肯定。

    他不是那些目光短浅的毛头小子,只考虑一城一池、一朝一夕的得失。人生这么漫长,以他今年18岁的年纪,纵使关朝辉半点微博网的股份都不留给他,但在这场即将到来的世界产业变革的大局中,相比他的同龄人,乃至眼下已经成为行业中坚力量的众多精英级别的70后,秦风很确信自己依然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抓住瓯投的资源,才是他这辈子安身立命的第一步。

    至于第一桶金,那只是早晚的事情。

    没了微博,还有其他太多太多的机会,甚至很多机会,或许是他从来未曾想过的。

    两世为人,如果只把目光定格在重生前的那一瞬间,做人的格局未免也小得太过可笑。

    2015年bta屹立时代之巅。

    那么2025年呢?2035年呢?2045呢?

    微博做得再大,也不过只是漫长生活中的一个小片段。

    但人这一辈子,只要还没闭眼,谁又晓得明天又会有什么新的可能。

    所以既然又不是活到30岁就要马上去死,那么现在又有什么好着急的?

    再说了,如果时候未到,有些事情急得来吗?

    秦风连问都没问秦朝科技下一次人事改组会议是在什么时候,一笑而过地打住了这个话题。

    接下来的一整个上午,他都在和周珏聊有关秦记连锁面馆的张开事宜和发展规划。

    两个人互相把观点梳理汇总了一遍后,周珏表示下周开始,就要正式启动项目。

    第一步是先去重新注册一家公司,产权上和秦风名下的其他产业完全区分开来。

    至于老秦同志现在正在经营的那间面馆,就暂时先不去动了,反正也不缺那点门面资源。周珏打算自己选址,先开两家,探一探市场的风向。启动资金的话,她自己手头就有300万,加上吴超这位吴国庆的亲外甥必须也得出点血,搞定两家面馆应该轻松。再不济,她还能拿着爱情公寓的项目招标书去银行贷个三五百万回来。总而言之,资金只多不少,多出的钱,便是糖风瓯味东门街店的改装费。至于爱情公寓的造楼工程款如果自己承担包工头这个角色的话,那么欠农民工的钱,当然可以适当地往后拖一拖再给,还有建筑材料的钱,也可以赊账先,反正眼下东瓯市旧城改造、新城拓宽搞得如火如荼,建筑材料公司一抓一大把,以秦风现在的名声,先赊个百来万的货款,东瓯市这个地界上,愿意卖这个面子的小老板肯定不在少数。别的不说,叶晓琴这位婶婶,她自己就是搞建材生意的,还能眼睁睁看秦风死了不成?

    秦风和周珏坐了一上午,动动嘴皮子,就几乎把三个项目的实施蓝图也画了出来。而且相比周珏真金白银的投入,秦风那可真是空手套白狼,从头到尾压根儿半分钱没花就把事情给办了,把一直在隔壁偷听的罗进和王佳佳,佩服得那叫一个五体投地。

    为什么人家18岁就能当老总?

    这资本运作的手段,可真不是吹出来的。

    “行,那今天就先到这儿。”秦风把杯子里的酸奶喝光,一看时间也到了11点,是时候回瓯大陪媳妇儿吃饭了,拍拍屁股站起来,又冲罗进和和王佳佳的房间喊道,“罗进,佳佳!你们两个,下午回家准备一下,我们今晚一起去沪城!”

    “我们也一起去?”王佳佳满脸惊喜地从隔壁办公室跑了出来。

    秦风笑道:“这几天辛苦了,犒劳犒劳你们,公费旅游。”

    周珏拍桌道:“喂,喂,公司账上可没多少钱了啊!”

    “钱是王八蛋,花完我再赚,花!”秦风大手一挥,把王佳佳感动得飞扑上来要抱。

    周珏看得翻白眼道:“你们现在就抓紧造吧,等分了股,财务我来管。”

    秦风笑道:“行行行,市场和人事也全归你了,我就坐着数钱。”

    ……

    日出日落,冬日短暂的白天很快就过去了。

    昨天才刚把行李箱收拾起来的秦风,又拖着箱子出了宿舍。

    林手谈和汪大冲这俩逗逼非要十八相送,集结了瓯医05级眼视光专业的一大群牲口,沿路跟讨饭似的叮嘱秦风明后天回来,一定要继续发扬带礼物回来的好传统,实在觉得麻烦的话,回来之后直接折现也可以。反正每人发100块不嫌多,哪怕只给10块钱也不嫌少。他们20来号人把这笔钱凑一凑,等期末考完还能去小吃街的大排档撮一顿。

    “妈的做人不要得寸进尺啊,我出去一趟买礼物就得搭个万把块,你当是散财童子还是圣诞老人?赶紧的给我滚蛋。”秦风笑骂着,走到停在宿舍区正门外的大奔前。

    “就是,你们这群蹬鼻子上脸的贱人赶紧给我滚蛋!”汪大冲站出来,义正言辞地指责以林手谈为首的要饭群体,然后转过头,就不要脸地对秦风道:“秦总,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要不你们公司今年搞那个寒假带薪实习,你也带上我一个吧。我觉得上次抽奖那么多外校的人参加,严重影响了抽奖结果的公平性。本来我爷爷都托梦给我,说我一定能中奖的,都是被校外那群占便宜的煞笔给搅和的,你看以咱俩的交情……”

    “这事情回来再说吧,我争取给你联系一下,不过带薪你基本就别想了,没这笔预算。”秦风一句话按住了汪大冲,把行李往后备箱一放,转身就坐进了车里。

    站在瓯医学霸之巅的二十来人,目送秦风的大奔在傍晚人来人往的马路上渐渐远去。

    身材矮小却气势过人的彪哥喟然叹道:“我这辈子一共就佩服过100多个人,秦总是我所有佩服的人当中,唯一见过的活人,妈的真是感觉好荣幸啊……”

    汪大冲挖了挖鼻孔,然后百无禁忌地直接擦在裤腿上,问道:“彪哥,你上回给秦朝科技发的那个煞笔家的住址,不说有奖金可以的拿的吗?钱打给你了没?”

    彪哥神色淡然,沉声回答:“没有。”

    汪大冲道:“听说吃独食的人,生女儿会长两个丁丁,生儿子不仅不长丁丁,还会有两个菊花。”

    彪哥想了想,转头对林手谈他们道:“你们只要把大葱这煞笔打死,今晚我就请客吃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