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九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一直搞错了一件事情。

    从东瓯市到杭城,其实是有直达班次的。只是并非国有航空的班机而已。事实上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东瓯市某位牛逼到上天的王老板,便已经承包下了全国第一条私人运营的航空路线,并由此成立了全国首家民营航空公司。后来这家公司渐渐做大,公司变集团,产业涉足地产、饮食、酒店、交通等多个行业,集团产值在2000年前后一度直逼三五十亿。要不是这位王老板死的早,搞不好就没有后来另一位王老板的事情了。

    04年,东瓯市的这位王老板,因为劳累过度而鞠躬尽瘁在了工作岗位上的时候,享年还不到50岁。刚去世的那段时间,东瓯市乃至曲江省上下大大小小的媒体都在报道。那会儿秦风刚好又要忙烤串又要忙高考,对这件事就没怎么关注。直到今天坐上了人家公司的航班,才突然回过神来,心想王老板要是现在还没挂,再加上侯聚义这条过江龙,东瓯市的经济兴许还真能再继续走高好几年。只可惜啊,东瓯市的炒房狂潮,现在怕是真拦不住了。

    晚上前往机场的路长,罗进和王佳佳一直在聊东瓯市的房价。

    王佳佳不住抱怨东瓯市这弹丸小地要资源没资源、要环境没环境、要政策没政策,可这几个月的房价却居然一日一涨,虽说均价和国内一线城市相比还有点距离,但看这个趋势,逼死正打算买房娶妻或买房养老的小老百姓,肯定是没问题的。

    往日里话多到让人想拔他舌头的关彦平,今天莫名失声,听王佳佳说着这么值得叨一叨的话题,居然死都不插嘴。周珏则很生硬地为房价洗了洗地,说炒高了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能让一部分已经富起来的人再继续富下去,有力贯彻了国家方针。王佳佳破口大骂说呸呸呸,老娘今年27岁了,东瓯市这房价要再这么涨,以后还怎么嫁人。然后罗进弱弱地表示,要不咱们贷个款,把首付交了先?等以后房价再涨,还能转手卖掉,死活都不亏。

    苏糖听得眼睛一亮,激动地喊道:“哦~你们两个原来有奸情!”

    王佳佳害羞说老板娘你别听他瞎说,现在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

    秦风听到这里,忍不住开口道:“买房要趁早啊,东瓯市接下来的房价,绝对不是贵到让你们想哭这么简单,这房价会高到让你们想死的。”

    周珏转头看了秦风一眼,默然不语。

    东瓯市的房价,从根源上来说,其实就是现在的瓯投集团炒起来的。

    眼下侯聚义全球布局,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但他原先的海外产业已经因为国内政治原因抛售了大半,所以最近半年来,新成立的瓯投集团严重给养不足。秦风虽然给侯聚义制订了“产业型地产”的长远发展路线,侯聚义和关朝辉也认为这条路是正确的,然而为了应付眼下的资金荒,侯聚义和瓯投集团最终还是动起了炒房的脑筋。只是侯聚义和关朝辉都没料想到,东瓯市上上下下的中小企业老板们居然这么配合,一个两个听到消息,甚至连自家的生意都不顾了,竟敢抽出货款往这趟浑水里砸,浑然不怕企业的资金链断了又或者说,在这种赌徒心理的支配下,已经不在乎办企业赚的那点小钱了。

    侯聚义在惊讶过后,马上变成了惊喜,非但没有手下留情,反而祭出了场外配资的手段,暗地里继续怂恿乃至诱导这些小老板继续往坑里跳,真真的吃人不吐骨头。

    秦风对瓯投的操作过程并不知情,场外配资的事,更是完全没收到任何风声。

    与此同时,陈荣方面虽然已经收到了风声,也让全市的各银行警惕了,但市里的政令对银行却没有实时性的控制力。面对潮水般涌来的大额贷款申请,东瓯市本地的银行完全抵不住利益的诱惑,贷款一笔笔如流水般划拨出去,银行的业务经理们每天看着贷款业务的增长情况,全都乐得合不拢嘴。

    东瓯市的金融危机,此时已然埋下了祸根。

    ……

    秦风已经完全没心思去考虑家国天下了。

    反正他就算把牛逼吹爆了,也不可能再扭转东瓯市的经济局势。

    所以有这功夫,还不如催催王安那个慢性子,趁着这个月月底之前,赶紧把婚房买了,省得他到时候买不起房又要后悔现在他手里那100来万,在东瓯市可真算不上什么大钱了。

    说了一路的房价,一行人到机场后,马上走别特通道上了飞机。

    秦风坐下来后,忽然又想起入党的事情,旁敲侧击问周珏道:“姐,阿姨她年轻的时候,应该是党员吧?”

    “你问这个干嘛?”周珏奇怪道。

    秦风笑了笑,道:“刚刚出来的时候,看到学校公告栏上贴了入党的公示,我就想起来老爷子不是当将军的嘛,阿姨怎么说也是根正苗红,感觉嫁给侯叔叔有点……你懂的,对吧?”

    “我懂什么了啊……”周珏好笑地看着秦风道,“谁规定党员就不准嫁流氓了?再说了,我叔叔就算是流氓,放当年也是去苏联倒卖飞机、坦克的大流氓,娶个将军女儿不过分吧?”

    “真的假的啊?”秦风听呆了。

    “不然你以为呢?没点本事还想娶将军的女儿?”周珏显得很得意道。

    “牛逼……”秦风只觉叹无可叹,唯有这两个字才能表达此时的心情,叹息完后,又接着追问道,“那阿姨她是不是党员?”

    “当然是啊。”周珏只当秦风纯是好奇,说道,“我听说阿姨好像是上大学的时候就入党了,算起来……都是几十年的老党员了。”

    秦风奇怪了,道:“移民了还能保留党籍?”

    “谁告诉你阿姨移民了?”周珏笑道,“她一直都是中国国籍好不好?她跟叔叔结婚之后,每年都要回来两趟搞点慈善活动,组织关系一直都在。”

    秦风点头道:“阿姨这退路留得很足嘛。”

    “什么退路不退路的,我们又没有公职又不犯法,需要什么退路?”周珏不满地看着秦风。

    秦风尴尬地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我最近也打算入个党,我们学校来动员我了。”

    “你去入啊,又没人拦着你。”周珏无所谓地说道,然后又停顿一下,觉得自己刚才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太友好,便多扯了几句,“政治身份在国内还是比较重要的。叔叔前些年回来之前,就先加入了致公党,还有南乐清是民盟成员,姜文是九三学社的,瓯投集团大部分董事,基本上全都有那么个民主党派人士的身份。你入个党也好,以后阿平进了公司,你和阿姨还有阿平三个人还能组个党支部,市里和省里对我们也能省点心。”(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