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六百九十七章 新征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日的清晨阳光灿烂。

    苏糖披着薄薄的睡衣趴在酒店卧室的大圆床上,左手拿着一个苹果,右手在笔记本上滑动,微微歪着脖子,晨浴后乌黑亮的眸子盯着屏幕,脸上带着似嗔似喜的微笑,一双健美白皙的小腿,在空气中来回摆动,翘挺的臀丘勾,犹如画龙点睛般,在这一片方圆中,勾勒出了人世间最美妙的曲线。两墙之隔外的卫生间里,秦风正在洗澡。何葳蕤刚才已经打来了电话,催促苏糖和秦风抓紧起床。苏糖咬了一口昨晚平安夜买来的2o块一个的苹果,很淡定地在微博上偷着郑洋洋的菜,刷了一会儿,又切回到秦风的微博页面,看了眼,现2o分钟前秦风的那条微博底下,又多了不少it大佬的留言。那条微博的内容是这样的:“昨天忽然现沪城街头有不少小贩在卖苹果,打听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苹果已经成了平安夜的刚需。不过就是不知道昨天的平安夜,有多少女孩子被人用吃苹果的借口叫出来,最后却吃了香蕉……”

    清晨短短半个小时,“昨晚吃香蕉”的话题迅抢占了微博版面,成功取代了“秦总行不行”这个话题。苏糖又按了一下f5,最新一条留言是东瓯市市委宣传部的张开张大爷来的,友情提示道:“小秦,公众人物在公众平言,更要注意公众影响啊。”

    苏糖笑了笑,大声喊道:“老公!张部长说你早上的微博有伤风化!”

    “啊?什么?”秦风根本听不清楚。

    苏糖从床上爬起来,小跑到卫生间门前,把门一开,里面跑出一团热气,对着光溜溜的秦风道:“张开说你刚才的那条微博有问题,让你注意公众影响。”

    “别理他,微博又不归东瓯市管,中宣部来喊我还差不多。”秦风嚣张得很,又问苏糖道,“宝宝,要不要再洗一次?”

    “洗个屁!你还洗得动吗?”苏糖把卫生间的房门一关,咯咯笑着跑了。

    “诶我去,昨晚到底是哪个人在我怀里哭着喊哥哥的?”秦风大声喊着,却心虚地摸了摸腰。

    靠着昨天那顿大补宴,他昨晚猛是猛,不过等早上起来,这腰酸腿软的后遗症也就出来了……

    片刻之后,秦风从卫生间里出来,精神头好了不少。

    苏糖还趴在床头,扭过头看了秦风一眼,马上又转了过去。

    秦风跟个鼻涕虫似的,走上前顺势一趴,整个人重重压在丫头身后,胯部抵在苏糖的屁股上,贴着她的脸,小声道:“回去要买六味地黄丸了……”

    苏糖明显感觉到秦风的第三条腿又有起来的迹象,脸红红的,笑着说道:“你这个大yin魔。”

    秦风意犹未尽但又力有不逮,趴在苏糖身上没乱动,伸出右手,搭在苏糖拨弄光标的手背上,拖动网页,看了看张开的留言,然后小声嘀咕:“唉,还是民不与官斗,张部长说注意,咱们就注意点吧。”说着话,把那条吃香蕉的微博一删。

    苏糖转过头,不用理解地在秦风脸上蹭了蹭。

    两口子正腻歪得火热,门铃忽然响起。

    “唉,下回我们就两个人出来,打死都不带这些电灯泡。”秦风说着,从苏糖身上爬起来,不紧不慢地穿上衣服裤子,走出去开了门。

    ……

    秦风的圣诞节逛街小队很快组建集合完毕。

    神通广大的关彦平不知从哪里又搞来一辆7座的宝马suv。他和周珏一对坐前面,罗进和王佳佳一对坐中间,秦风和苏糖一对坐在最后面,刚好再外加一个何葳蕤。何葳蕤心直口快,上车就问你们都是情侣吗?然后得到了三个截然不同的反应。秦风和苏糖很坦然地说是啊。罗进和王佳佳半天没憋出一个屁来。关彦平则笑得跟个煞笔似的,并且收获了周珏爱的摸摸,她摸关彦平的头,动作就跟摸狗头似的。何葳蕤看得好欢乐,说原来秦朝科技公司的氛围这么好,秦风解释说这拨人不是秦朝科技公司的,而是东瓯市糖风餐饮公司的人员。何葳蕤追问那是什么东东,秦风言简意赅地解释说,所谓的糖风餐饮公司,其本质就是一家烤串店,听得何葳蕤悠然神往,表示很期待以后有机会去东瓯市看一看秦风和苏糖开的烤串店长什么样子。

    一路上说说笑笑,很快到了土鳖强烈要求的东方明珠塔。

    观光门票昨天就已经预订好,不过想上去,还是不得不排队。秦风的运气算是不错,相比很多排了2个多小时才上去的悲催游客,他们今天只花了1小时5o分钟就上了电梯。263米的上球观景层转眼就到,出门右拐。黑遮面的苏糖拿着数码相机一路拍,秦风却拿着低像素的手机拍欢脱的苏糖,等以后有了孩子,一定要教育他们,不能像妈妈这样土鳖,出门在外,就算没见过世面,也一定要装出淡定的样子,尤其是在沪城这种地方,你越是解放天性,人家负责打扫卫生的本地大妈就越是会鄙视你,并在内心深处给你贴上乡下人的标签——东瓯市来的乡下人,羊城来的乡下人,京城来的乡下人,香江来的乡下人,东京来的乡下人,纽约来的乡下人,诸如此类。

    在塔上待了一个小时,风景不错,但看多了也就那么回事。

    等到午餐时间,午饭就直接在旋转餐厅解决,苏糖边吃边拍,拍了一堆今天的微博佐料。

    秦风继续拍苏糖,为孩子收集妈妈的土鳖黑历史。

    周珏和关彦平早就习惯了这种狗粮套餐,罗进和王佳佳却有点吃不消,但偏偏还不能说,一顿饭吃得消化不良。

    唯有何葳蕤身在局外,玩得十分尽兴。

    午饭之后,下去又等了将近1个小时。

    秦风他们订了晚上7点回去的机票,时间宝贵,何葳蕤只能领着大家走马观花,把十六铺、南京路几处知名地段给逛了一遍。在紧张的路途中,秦风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抓紧功夫买买买,给王艳梅买了一件尺寸未知的旗袍,给秦建国买了一个他注定用不上几次的纯金皮带扣,给果儿买了一大箱号称德国进口杀菌保湿的纸尿裤,但被周珏及时拦下,说这玩意儿京东商城上要多少有多少,秦风总算没干出比苏糖更土鳖的事情来。

    挥舞着人民币东走西逛到了天黑,已经在血拼中和何葳蕤建立起深厚姐妹情谊的苏糖不舍地拉着人家的手,叮嘱何葳蕤今后一定要到东瓯市来看她。何葳蕤点着头说没问题,等姐姐专业技术大成,顺道还能给你看看妇科病,你和秦总这么恩爱有加,早晚要摩擦出生理问题。被苏糖笑骂着赶走。

    来不及吃晚饭,一行人回酒店拿了行李,赶到机场马上就登上了飞机。

    周珏上了飞机就吐槽,说自己环游全球五大洲,就没遇上过像今天这样旅游跟投胎似的。

    吐槽完毕,自己却跟催命似的,催着秦风道:“你明天要不再请一天假?”

    “干嘛?”秦风问道。

    周珏道:“明天我们开个会,商量一下秦记面馆的事情。磨蹭了这么久,也该开工了。”

    罗进和王佳佳闻言,双双坐直了身子。

    秦风想了想,笑着点头道:“也行,我等下回去给吴打个电话。”

    “还有舅舅。”苏糖补充了一声。

    “舅舅?”周珏奇怪地望向秦风,满脸不解地问道,“什么舅舅?”

    秦风挠挠头,颇有点无奈地支吾:“这件事……说来话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