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郁闷的秦建业(上)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胖子!胖子!起床了!”叶晓琴笑着踢了秦建业一脚。

    清晨6点,叶晓琴早早起来给家里的两位大爷做了早饭。她今天心情很好。上个星期螺山镇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之后,东瓯市的建设局未免夜长梦多,赶紧就宣布工程启动。昨天晚上,螺山镇前山村的最后一家钉子户已经被铲平,凌晨时分她就收到消息,说东瓯市建设集团的机器已经全都开进去了,工程即刻全面启动。半个月前,秦建业已经帮她和东瓯建设集团的建材管理处牵好了线,合同都签了,接下来这半年,叶晓琴的建材生意都不愁做,只要每天盯着工人们运运货,钞票自然源源不断地滚进她的腰包。

    说起来最近这一年,叶晓琴觉得生活简直是格外的顺利。

    先是秦建业成功提干,转眼没几个月,又被提拔成了正科级。虽说程序上多少有点违规,但这体制内的用人之道嘛,大家都清楚的……

    领导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领导说你不行,那就不行,行也不行。

    叶晓琴本身就是从副科级的岗位上退下来的,对这套路自然心知肚明,所以她半点不心虚,更不怕秦建业会被人暗算,丢了官帽。要知道体制内的干部,可从来都是只升不降,根本不可能有谁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头去打破这个潜规则。

    除了老公终于出人头地,另外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自然就是家庭经济收入的暴增。抛开螺山镇的外包项目不谈,叶晓琴今年来在其他方面的投资商,也颇为得心应手。先是买股票破天荒地赚了两百来万,把这些年秦建业打牌输给领导们的钱全都赚回来不说,甚至还有不少富余。然后就是跟着刘瑞阳炒房,十里亭路那一大片,叶晓琴狠心向银行贷款,一口气购入了三套15o平米的新房,然后等了一个月,那边的房价就跟坐火箭似的涨了5o%,叶晓琴上星期果断手起刀落,把那三套房全都出手,顺带还机关算尽地把相关债务也甩了出去,手段老辣得很。

    去年一年,叶晓琴就帮这个家挣了足足6oo万,而且是净利润。

    比起表面看似很风光,实则兜里根本没几个铜板的秦风,不知道要生猛到哪里去。

    这也让叶晓琴好攀比的心理,好过了不少。

    说实话,叶晓琴是不希望看到秦风取得太大的成功的。

    出于秦建业的关系,她或许想过,希望秦建国和秦风这爷俩能过上好日子——这个“好”指的是,秦建国能踏踏实实在单位上班,每个月拿到手的钱,刚好能吃好喝好,足够自保;而秦风呢,最好就是能顺顺利利高中毕业,然后考上一所专科院校或者比较垃圾的本科,本本分分读完大学,毕业之后找个普普通通的工作单位,最好像他爸一样,能有个正式编制,等将来年纪大了,一个月能拿个四五千块,再娶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普普通通地过完一辈子,既不麻烦秦建业,也不比秦淼优秀。这样就完美了。

    只可惜,现在的情况并非如此。

    秦风莫名其妙就名动全国了,短短半年,就火得连在路边捡垃圾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名字。还有秦建业,居然娶了个妖艳贱货回家,现在连孩子都有了。一家人搬进了新房,开了店,有了钱,穷困潦倒了大半辈子的秦大郎,这简直是要造反啊!再这么下去,自己的宝贝儿子秦淼,岂不是还没到成年就要被秦风踩在脚下了?

    对于向来心高气傲的叶晓琴而言,这种事情简直不能忍。她情绪复杂地过了大半年,直到最近这两个月,见惯了秦风在外面搞风搞雨,才终于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

    “你烦不烦啊……”秦建业把头埋进被窝里,转身接着装睡。

    叶晓琴又踢了他一脚,大声道:“你早上不去上班啦?今天是星期一诶!”

    “你别吵我好不好!”秦建业忽然掀开被子,满脸怒气地吼道。

    叶晓琴吓了一跳,握在手里的木勺差点掉下来,她愣了愣,转头回过神来,却不由呵呵一笑,道:“哟,当了官胆子就大了啊?敢吼我了?”

    “去去去,大清早的吵死了……”秦建业不耐烦地摆摆手,皱着眉头从被窝里爬出来穿衣服。

    叶晓琴见秦建业行为上已经服软,也不跟他纠缠,转身出了卧室,一边说道:“蛋炒饭给你做好了,你吃了再过去,蜂王浆也泡好了,你抓紧过来喝掉。”

    秦建业没吭声,飞快把衣服套上,匆匆往卫生间走去。

    卧室外面,已经住了十几年但又没怎么仔细养护的房子,已经显得很久很久了,老式的石英地砖显得暗黑暗黑的,怎么都擦不干净。厨房也是一塌糊涂,油烟堆在墙上,熏黄了整个空间。要不是为了秦淼上学方便,他们家早就该从这间外人眼里的“别墅”中搬出来。

    秦建业走进卫生间,锁上门,往马桶上一坐,心里就开始觉得烦躁。

    停职的事情,他还没跟叶晓琴说过,组织上到底会怎么安排他,秦建业一直在打鼓。

    这个周末他一直没出门,在家里把通讯录翻了一遍,却现根本没人能帮得上他的忙。

    以前他拼命讨好的那些领导,有些人的级别甚至还没他现在高,另外一部分,秦建业甚至他们只是一群蛀虫,找他们搞点利益输送是没问题的,但要搞定区委组织部,那就想都不用想。

    工作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就是邹雅丽那个定时炸弹。

    秦建业这两天已经开始后悔了。

    邹雅丽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秦建业只接了一个。

    听邹雅丽说元旦要过来,他自然是百般阻止,告诉她现在螺山镇的事情很忙,实在抽不出时间陪她。费尽口水,秦建业好不容易才说服了邹雅丽,但是邹雅丽最后一个问题,却又让秦建业冷汗不止。那就是之前答应过邹雅丽的事业编制。眼下秦建业自己都自身难保,再想给邹雅丽搞个编制,简直没什么可能。除非组织上对他网开一面,再安排他去别的地方当一把手。但是秦建业自己想想,都觉得这是白日做梦。

    要知道那可是陈荣亲口下令停了他的职务,接下来他能保住饭碗就算不错了。

    秦建业满腹惆怅地想着,憋了一晚上的存货,不知不觉间就释放干净。

    只是蹲的时间稍微有点久,秦建业双腿有点麻,不得不伸手搭在面前的洗手台上,才好不容易站起来。

    可就在他起立的那一瞬间,洗手台的排水孔里,竟毫无征兆地冒出一只长长的蜈蚣。

    满身鲜红的蜈蚣飞快向上蜿蜒爬行,不等秦建业反应过来,就到了秦建业的手边。

    “啊——!”秦建业吓得脸色都白了,惨叫着把手甩开,连屁股都还没擦,就先摔倒了在湿漉漉的地板上。那蜈蚣被秦建业甩飞到了空中,又笔直地落下,好巧不巧,正掉在他的内裤上。

    秦建业肝儿都颤了,一边鬼哭狼嚎,一边手忙脚乱地赶紧脱裤子。

    叶晓琴听到厕所里的动静,慌慌张张跑到门边问道:“怎么了?”

    “虫!虫子!”秦建业在里面嘶吼道,“有只蜈蚣!”

    叶晓琴却是不知厕所里的具体情况,站着说话不腰疼,在门外呵呵嘲笑道:“蜈蚣而已嘛,叫得跟见了鬼似的,你胆子怎么这么小啊……”

    秦建业本来就不开心,一听这话瞬间恼羞成怒,破口大骂道:“去|你|妈|个老娘客!你知道个屁!”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