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郁闷的秦建业(下)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体制是个很复杂的东西,级别、待遇、职务,都有许多值得说道的地方。外行人傻傻搞不清,有时甚至连个别行内人,都会被一不小心绕晕。秦建业虽然被停了职,但级别却是不变的,所以理论上待遇也不该有所变化。只是配司机这件事,又并非常规待遇,并不完全和级别相呼应。在地方基层,更主要还是服务于岗位职务。通常来讲,在乡镇一级,只有一把手和二把手才有资格配司机,而且这个司机还并非组织安排,需要地方上自掏腰包聘请,属于潜规则。

    秦建业眼下的情况很微妙,停职了,但岗位上并没人过来补充,他在名义上依然是螺山镇的党委书记,吃着党委书记的饭,却干不了党委书记的活。

    早上7点40分,秦建业来到螺山镇政府大院。

    这个点正是吃早饭的高峰期,秦建业在家里吃过,也没什么胃口,就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推门进去,屋里显得比平时空旷了不少。

    原本摆在桌上的很多文件都不见了,文件柜里空了一小片。

    秦建业皱了皱眉头,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来,发呆了片刻,才打开电脑,却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

    他觉得自己仿佛被困在了一座刀山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

    正犯愁间,严晓海推门进来,脸色显得颇为凝重。他走到秦建业跟前,轻声道:“建业,昨天我们班子一群人去医院看陆博,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怎么都没接啊?昨天区里和市里的领导都过去了,苏书记还问我,说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重要的场合都不出面。”

    秦建业都听呆了,忙道:“你们什么时候给我打的电话,我根本没接到电话啊!”

    说着话,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自证。

    严晓海一看,哎了一声,摆手道:“不是你这部手机,是镇里发的那部工作手机!我们现在全都用工作手机了,打电话不用钱啊!”

    “工作手机……工作手机我放在小张那边啊!”秦建业满脸抓狂地说道。

    小张就是秦建业花高薪聘请的那位硕士毕业的临时工助理。

    严晓海却嘀咕:“不会啊……我昨天明明都打通了,可就是没人接……”

    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秦建业的号码。

    等了一会儿,信号接通,严晓海把手机放到秦建业耳边道:“你听,是通了吧?”

    秦建业点点头,那边却忽然有人接通了电话,沉声道:“喂,晓海,什么事情?”

    却是董希伯的声音。

    秦建业有点想吐血了,一把抓过严晓海的手机,大声道:“老董,我的手机怎么在你那边!?”

    “哦,老秦,来了啊?那刚好,我去你那边说。”董希伯态度平淡,不等秦建业回话,就直接挂了电话。

    秦建业觉得肺都要气炸了,把严晓海的手机往桌上一扔,骂了一句道:“马拉个币。”

    刚骂完,就听走廊的那一头传来关门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董希伯走进秦建业的房间,笑眯眯地说道:“老秦啊,这事情我正想跟你说,这个小张上星期跟办公室请了三天假,说要去别的地方面试一下,可能要换工作,就暂时把你的手机交给办公室保管了,办公室那个李成峰说秦书记的事情不敢管,又把你这部工作手机交给了我,我周五回去的时候,一不小心就给落在办公室里了。”

    秦建业直接拍桌:“那昨天你怎么不打我另外一个手机?”

    “昨天不是忙晕了嘛,那么多领导去医院。”董希伯依然呵呵笑着,情绪完全不受影响,心情异常愉快地说道,“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昨天也不是工作日,不去也没关系。”

    “屁的没关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秦建业装了大半辈子的笑面虎,这会儿终于装不下去了,正面跟董希伯撕破脸道,“老董,我还没走呢!我现在还是螺山镇的一把手!我警告你,你不要给我搞东搞西的,要把我逼急了,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严晓海一瞧这两位干上了,劝都不劝,直接闪人,顺手带上了房门——然后躲在门外偷听。

    房间里头,秦建业发了疯,董希伯却不能跟他一起撕破脸。

    哪怕董希伯早就看秦建业不爽,但出于对将来的考虑,他依然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表面上心平气和地跟秦建业讲道理:“老秦,真不是我说你,你本来上到这个位置,程序上就是违规的。你当副科才半年不到,根本就没资格提正科。还有你的文凭也不过关,你只是个函授的大专文凭,连本科都没有。别说你今天出事了,就算你没出事情,组织上真要认真查起来,发现你一没资格、二没资历,把你降级了你也真没什么话好说,这个道理你懂不懂?”

    秦建业却无视文凭这个硬伤,自顾自撒泼道:“我怎么资历不够了?我26年工龄!”

    “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说。”董希伯觉得无语,摆了摆手,“反正我过来就是通知你一句,你那个助理小张,还有你的司机,这个月过完就可以回家了。”

    “你说让他们回去就回去?我说不许回去!”秦建业把桌子拍得啪啪作响,粗着脖子高喊。

    董希伯冷冷地针锋相对:“老秦,我请你要认清一下现在的形势啊,区委已经正式做出决定,由我来全面负责主持螺山镇的党政工作,你已经不是螺山镇的党委书记了,红头文件最晚今天下午之前就要下来。”

    秦建业听到这句话,不由狠狠地怔了一下。

    他盯着董希伯看了足足有四五秒,才问道:“谁跟你说的?”

    董希伯摇了摇头,轻声道:“你这个年轻人,好好和你说话,你还跟我发脾气。这种事情我还能骗你吗?你这个事情,本来就不好处理,幸好昨天我们去医院看陆博,区里领导和市里领导都在,就商量了一下。市委组织部打算把你调去市直机关,领导职务估计是没了,不过组织部说级别上可以予以保留。”

    “级别上保留……”秦建业失神喃喃道,“职务都没了,级别还怎么保留?”

    “这个简单嘛!”董希伯露出了微笑,“随便找个单位,给你安排个主任科员,这事情不就解决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