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一章 有狼自远方来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顾大飞觉得自己是越混越回去了。 ?·

    大学刚毕业的前五年,他一直在华尔街工作,平均每年收入超过七位数,还特么是美元。但是从那之后,他似乎是脑子进了水银。先是被某位发小哄骗回了祖国大陆,在香江某公司担任高级幕僚,收入比美国少了一半都不止,不过发小向他承诺,2年之内保证公司上市,到时候大家排排坐、分果果,身家分分钟过亿,这辈子从此吃喝不愁,每天晚上都能睡小明星。顾大飞信了对方的邪,不想短短三个月之后,发小的公司就资金锻炼,顾大飞只能一边骂娘一边收拾行李,打算回美国继续过他的逍遥日子,然而万万没想到,大洋彼岸的鬼畜们并不答应他去吃回头草,顾大飞就此失业。好在万幸的是,他脑袋上光辉熠熠的“华尔街精算师”的头衔,终归不是摆设,很快就有一家内地的猎头公司联系到了他,顾大飞再一次北上,前往沪城落脚,只是这一回,他的收入又对折了一次。顾大飞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在沪城干了半年后,沪城那家私募公司,在他的操作下开始冒头。而也就是在这时,顾大飞的脑袋,进了第二次水银。

    而导致这次进水银的原因,同样是源自发小。

    没办法,像他们这种在京城部队大院里长大的红三代,发小简直不要太多,而且各个都特么神通盖世,不是搞风就是搞雨,仿佛每年不搞出点事情就对不起自家贵族血统似的。

    这位发小的名字叫作郑跃虎,原本前些年一直靠着亲爹的关系,在国家部委里老老实实领工资混日子,可自打娶了老婆之后,思想觉悟就日益走低,每天净想着买房买车买尿布,彻底失去了要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终生的信仰,和他顾大飞一样,堕落成了资本主义的走狗。  ·

    在郑跃虎的哄骗下,顾大飞含泪告别了沪城的***回到了自己出生的地方。

    多年没有回来,顾大飞刚下飞机,就有了一种命不久矣的感觉。

    祖国首都空气质量,实在没办法和纽约相提并论

    人家白人鬼畜好歹在纽约市的地理中心搞了个超大型城市公园,走在街上还能苟延残喘一下不至于被汽车尾气呛死,京城倒好,尼玛身上没个总装备部出品的防毒面具你敢出门?

    顾大飞强忍着身体上的折磨,上了郑跃虎那艘名为9527的贼船。

    刚开始,每天戴防毒面具上班的顾大飞觉得情况还好,因为郑跃虎那厮居然从百度拉来了资金,在国内市场中,此大腿之粗壮,已然超过了大象腿的级别,而是恐龙腿。

    顾大飞一度以为,抱上这条恐龙巨腿,自己事业的第二春就要到来。

    然而后来的事情证明,他依然还处在流年不利的阶段中。

    不管是背后耍阴招还是正面硬刚,9527都不是微博网的对手。

    百度的资金很快就撤走了,郑跃虎不服气,想走其他渠道弄死微博网,结果找人一打听,好家伙,微博网的老板原来不是那个卖烤串出身的小白脸,而是90年代在边境走私飞机坦克出身的东瓯王侯聚义,可光是侯聚义还没什么,问题是东瓯王他老婆关朝辉,那可是正儿八经的红二代,光论辈分,就能碾压他们这群纨绔。郑跃虎终于死了心,解散了公司,然后提出了一个无耻至极的方案去东瓯市,投奔侯聚义!

    就这样,在美国东北风云一时的杰出青年顾大飞,于公元2005年12月,流离失所到了东瓯市。

    史称“京城9527科技文化公司抱团要饭惨案”。

    涉案人员包括:主犯郑跃虎,以及郑跃虎他媳妇儿王妙安。从犯顾大飞。

    主要联系人,顾大飞的麻省理工校友,周珏。

    ……

    这天早上9点半,顾大飞磨磨蹭蹭地从东瓯市的新家出来,开着一辆落魄到让人落泪的小奥拓,慢慢悠悠地前往江滨路藏烟阁小区。他顾大飞活了三十多年,见过无数场面,但把办公室安置在居民小区,还是破天荒头一回。这甚至比开奥拓更让他抬不起头来。

    房子是周珏给介绍的,就在秦朝科技东瓯市总部的对面,但顾大飞想起这件事就想哭麻辣隔壁的,他们这么一大群精英加起来,居然干不过一家公司总部设在居民小区里的微博网,简直是老天瞎了眼。

    顾大飞这回只身南下打头阵,因为没有人手,租房的事情是他亲自经手。

    房屋的主人是个精明市侩的中年妇女,明明也是新兴中产阶级大军中的一员,可讨价还价的时候居然能把价钱往十位数上压,小气程度突破了顾大飞的想象,让顾大飞对东瓯市的生意人,又有了新印象。顺带,也记住了房东的名字,叶晓琴。

    9点40分,顾大飞从家里到了藏烟阁小区。

    新建的小区居然没车位,车子只能随便停在小区外的路边。

    顾大飞精神萎靡地进了楼,上了电梯,按下19层,脑子里一片混乱的,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上个星期,他刚把这个皮包公司开起来,招了一个行政文员、两个程序员,还有一个前台,但其实都是吃白饭的,纯粹当个门面养着。价钱也不贵,试用期月薪1800块,试用时间3个月。等3个月一到,如果到时候还没打入瓯投内部的话,可以再换一批……

    叮一声响,电梯门打开。

    顾大飞走出来,楼道里居然很安静。

    大飞心想果然便宜没好货,自己几天不过来,这群家伙居然都敢迟到了。

    可等他拐个弯走到公司门口,却发现公司里的几个临时工都在。

    前台小姑娘见到顾大飞,赶忙说道:“老板,对面那个秦风回来了!”

    “回来了?”顾大飞转过身来,一看对面房门紧闭,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台小姑娘道:“上个星期五我就看他回来了。”

    顾大飞点了点头,心说周珏这小娘们儿做事不地道,回来了也跟哥打声招呼。

    他迈开腿,就朝秦朝科技的门前走去。

    前台小姐却急忙叫住他:“老板!刚才对面有个人跟我们说了,让我们不要去敲门,他们说今天要开会,不见客。”

    “不见客?”顾大飞呵呵一笑,很不讲据规矩地直接按响了对面的门铃,嘴里嘀咕着,“老子要是客人倒还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