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零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爸!妈!开一下门!”晚上1o点出头,秦风和苏糖小两口,手里大包小包地拎满了东西,站在市区家门外的楼道里,大声喊起了门。

    王艳梅在屋里“来了、来了”大声应着,声音里透着惊喜,连忙开门将女儿和女婿迎进来。

    屋里暖洋洋的,舟车劳顿的秦风,刚一进屋,整个人就完全放松了下来。

    秦建国跟着从卧室里走出来,接过苏糖手里的纸袋,随便打开一个看了眼。

    苏糖嘴很甜地说道:“爸,秦风给你买了个皮带扣,纯金的。”

    “爸,爸,就知道爸,嫁了人就不要妈了是吧?”王艳梅笑着轻戳一下苏糖的头,每次都忘不了要揶揄一下。

    “哪有!”苏糖忙道,“我给你买了身旗袍呢!1万多块!”

    “你疯啦?”王艳梅惊呼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嫌贵,可王艳梅紧跟着说出的话却是,“你知道我什么尺寸吗?”

    “不知道啊。”苏糖一脸淡定,“不能穿就拿去改改好了。”

    “改你个头,我看是你的脑子应该改改了,越来越笨。一万多快的衣服,哪个笨蛋会拿去改啊?放着不穿都比乱改要强。”王艳梅教训了苏糖一句,又问,“衣服呢?拿来我看看。”

    “着什么急。”苏糖不紧不慢地换好鞋子,然后翻了翻袋子,把王艳梅的那件衣服找了出来。

    王艳梅拿起衣服就转身进房。

    苏糖又找出给公公买的那个带扣,交到老秦同志手里。

    秦建国打开盒子看了眼,笑得合不拢嘴。

    秦风左右看了看,小声问道:“果儿呢?睡了吗?”

    “早睡了。”秦建国指了指他和王艳梅的卧室,“等你妈换好衣服出来,你进去看看。”

    秦风笑着点点头。

    秦建国又道:“串串也接回来了,在阳台里。”

    苏糖关心救命恩狗胜过关心妹妹,马上屁颠屁颠跑去阳台。

    秦风跟着苏糖一起走过去,来开阳台的门,串串立马从狗窝里探出头来,一瞧是秦风和苏糖回来了,高兴地摇着尾巴,在两个人脚边蹭了蹭去。苏糖蹲下来,温柔地摸着狗头,说道:“串串,你又胖了啊。”

    “医生说它得脂肪肝了。”王艳梅从太阳的另一边走出来,已经换上了旗袍。产后两个月,秦风丈母娘的小肚子已经神奇地不见,比之前稍微胖了一圈,但依然皮肤白皙,风韵犹存。穿上这身旗袍,俨然透出三十岁少妇的风采。

    秦建国跟着来到阳台,见到王艳梅这打扮,不由眼睛一亮。

    秦风转过头,向老秦同志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然而老秦同志并不接招,板着脸道:“串串现在越来越懒了,每天自己下楼拉屎拉尿,拉完就马上回来,多一步路都不肯走。”

    “汪!”串串喊了一声。

    “你还有脸汪,都脂肪肝了你知不知道?”苏糖继续摸狗头。

    王艳梅道:“它现在就知道鸡肝、鸭肝,你跟它说脂肪肝,它听得懂吗?”

    苏糖冲着王艳梅做了个鬼脸,起身就要进王艳梅的卧室,道:“我看果儿去。”

    “摸了狗,先去洗手!”王艳梅喊了一声。

    苏糖不耐烦道:“真受不了你,一回来就这么多话。”

    “我话多?”王艳梅没好气道,“你待会儿看看你妹妹脸上怎么了,你就知道我的话多不多了。”

    秦风奇怪道:“果儿脸上怎么了?”

    “别说了……”王艳梅一脸不愉快道,“你们家乡下那些亲戚,最近老过来串门,每个人都要在果儿脸上动动,你摸一下,他捏一下,也不知道是谁的手不干净,把果儿的脸都摸出疹子了。医生说幸好小孩子的恢复能力强,脸上应该不会留下什么痕迹,不然真要出什么问题,你说果儿是不是就毁容了?”

    “怎么搞得这么严重……”秦风都听傻了。

    这时苏糖洗完手回来,从客厅的门走进王艳梅卧室。

    凑到果儿的小床边一看,现妹妹嫩嫩的脸颊上布满了淡淡的红斑,顿时出一声惊呼。

    ……

    “妈,要不我看就搬家好了,搬得再远一点,省得那些人三天两头往这边跑。”苏糖在性格上跟王艳梅一样护短,见不得家里人受委屈,回到客厅坐下,就跟王艳梅商量起来,“不如就搬到螺山镇去住好了,离我们学校近,我和秦风平时也能回去住,而且现在螺山镇的房子有内部价,我们去问秦风的小叔要两个内部价的配额来,听说能比市场价便宜至少三分之二呢!”

    “你听谁说的?”王艳梅一听就来劲。

    秦风开口道:“妈,是有这么回事情,不过按照政策,配额是分给政府机关单位的员工的。有编制的人才能分到。”

    “他们机关单位的人,哪有这么守规矩的?”王艳梅好歹也是人民警察的遗孀,对这些事情门儿清,笑着说道,“要是真有这名额,我们多出点钱,加个十万二十万,肯定有人愿意把配额卖给我们!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你小叔。”

    “现在打什么电话啊,都1o点半了,别人都睡觉了。”秦建国显得不是特别情愿,小声道,“我看我们也用不着搬家,乡下那些人这两天不都没过来嘛,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故意不故意我不管,反正现在果儿脸上的东西,就是他们弄出来的。”王艳梅没好气道。

    秦建国内心深感里外不是人,默默闭上了嘴。

    王艳梅走到电话旁,拿起通讯录,翻到秦建业的号码,拨了过去。

    那头嘟嘟嘟响了大半天,却没有人接。

    王艳梅还以为秦建业真是睡了,只能挂了电话,嘀咕道:“我明天再打。”

    秦建国忍不住道:“别打了,麻烦人家不好。”

    “我怎么麻烦他了啊?不就是问一下嘛!”王艳梅显得有点不满。

    秦建国苦口婆心道:“建业他现在是镇党委书记了,每天那么多事情,哪有时间管你这些小事情。等过年什么时候碰上,我再帮你问问好了。”

    “等过年?等过年黄花菜都凉了好吧!”王艳梅好笑道,“你等人家,人家可不等你。”

    秦风见两个人这是要吵架的节奏,赶紧开口:“妈,要不我明天找人帮你问问吧,我认识的市领导比我小叔还多点。”

    “你看看,你儿子比你靠得住多了。”王艳梅朝秦建国扬了扬眉毛。

    老秦同志立马吃醋,保持沉默不吭声。

    一家人就这样聊了一会儿,秦风也没跟秦建国说明天要开会的事情。

    到了11点多,秦风和苏糖洗了澡,便抱了一床被子,去了被改装成小客厅的房间。

    小两口在沙床上躺下来,秦风还在一条一条地短信。

    吴、王安、黄秋静……

    苏糖穿着件薄薄的睡衣,趴在秦风身边,乌黑的眸子扑闪扑闪地盯着一脸认真的老公,歪着头叹道:“赚点钱真不容易啊,我以前跟我妈在菜市场摆摊起早贪黑,你现在生意做这么大了,还是起早贪黑……”

    “再等几年。”秦风把手机往枕头边一放,翻身抱住苏糖,贴着她的脸,声音很温柔地说道,“我争取三十岁前就赚够一辈子的钱,然后我们就去环游世界,一边旅游一边生孩子,生个联合国出来。”

    “我才不要生那么多,我就在国内玩。”苏糖甜甜一笑,又跟秦风贴近了一些,互相抵着鼻尖,腻乎乎道,“反正只要跟你在一起,去哪里都一样……”

    秦风心头一动,把手伸回被窝,轻轻从苏糖的睡衣下摆摸了进去。

    年轻就是本钱,这一夜,继续少儿不宜。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