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零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周早上出门很早,他先打了个电话把关彦平叫过来,让关彦平送苏糖去大学城,自己则牵着串串,沿着因为旧城拆迁而渐渐认不出的马路,路朝藏烟阁小区慢跑前进。乐-文-

    不到2公里的路,秦风跑跑停停,磨蹭了将近2o分钟,点出头,才到了公司门口。

    对门新搬来的那家公司的门还关着,显然个人都还没来。

    掏出钥匙,开门进屋。

    屋里的空气闷了两天三夜,即便是在寒冷的冬天,闻着也让人觉得不舒服。秦风带上门,然后随手把狗绳松开。串串摇着尾巴,立马就在屋里乱窜起来。秦风决定今后就让串串住在办公室里,新做的狗屋,下午再让人运过来,以后日常遛狗的工作,就交给公司里的员工。

    开窗通风,趁着人还没来,秦风走进卫生间,拿了抹布,先把需要除尘的地方挨个擦了遍,擦完桌椅板凳,又拿出拖把,挨个把每个房间都拖了遍。

    这么番收拾下来,周珏就到了。

    大小姐推门进来,身后还跟着罗进和王佳佳两个跟班,见屋里这窗明几净的样子,还当是前台小姑娘回来了。罗进欣喜地喊了声,不想里面竟跑出了条土狗。

    王佳佳吓了跳,惊呼道:“妈呀!这狗哪里来的?”

    罗进其实是认识串串的,但这瞬间脑子忽然抽了,跟着喊道:“这狗居然会拖地!”

    周珏边用鄙视的眼神看这俩货,边后退步以防被狗咬,朝里面喊道:“秦风,这狗是你带过来的吗?”

    “你们来了啊?早上吃了吗?”秦风微笑着从里面的办公室走出来。

    “你先别问了。”周珏刻意躲开正在罗进身边闻来闻去的串串,着急道,“快过来把狗牵开!”

    秦风看出周珏害怕,连忙说道:“别怕别怕,这狗已经没什么攻击性了,你看它都快胖成猪了。”

    话虽这么说着,可还是快步走到周珏跟前,牵起串串,往后退了几步。

    串串奇怪地转身看了看秦风。

    秦风笑了笑,指着周珏道:“串串,叫阿姨。”

    串串吐着舌头,抬眼望周珏。

    周珏脸黑线,没好气道:“你少来!鬼才是他阿姨!你当它阿姨好了!”

    秦风道:“我顶多只能是他哥哥。”

    罗进多了句嘴,说:“京城那边有些狗主人都管狗叫儿子。”

    “也行,以后你就是串串的干爹了。”秦风把狗绳往罗进跟前递。

    罗进不解道:“干嘛?”

    秦风道:“以后串串就住公司里,你平时要有空,就带串串出去遛个弯。”

    “喂,秦总,这是办公室啊,办公的地方啊!”周珏完全不给秦风面子,劈头盖脸就骂,“你说养狗就养狗,还要每个月开千块,雇个硕士专门帮你遛狗?你脑子给驴踢了吧?”

    秦风摸了摸鼻子,无奈地笑道:“这不是没办法吗,放家里怕咬到我妹妹,放宠物医院太久又心疼,我想来想去,好像也就只有办公室能养了。”

    周珏听得直翻白眼,指着串串嚷嚷道:“秦风!我警告你!有狗没我,有我没狗啊!”

    “那猫呢?”

    “猫也不行!”

    “兔子?”

    “兔子……现在是考虑养宠物的时候吗?!”周珏抓狂了。

    秦风见周珏要死的样子,赶紧安抚:“好好好,听你的,我待会儿就把狗牵回去。”

    周珏狠狠地瞪了秦风眼,气呼呼道:“就不该牵过来!”

    秦风抱歉地笑了笑,然后让罗进把串串关进了空间相对较大的会议室。

    又过了没会儿,黄秋静和吴就前后脚到了。

    黄秋静跟了侯聚义多年,跟周珏有过几面之缘,见到侯家的大小姐来了,竟显得有些拘谨起来,说话小心翼翼,寒暄两句,就喝着茶,装起了哑巴。

    相比之下,吴就激动得多。

    先是很兴奋地表示,秦风最近到处吹牛逼事迹他直都有关注,紧接着又埋怨秦风把他个人扔在东瓯市将近个月,话语中透出的幽怨,看得王佳佳这个中国第批腐女的灵魂都在颤抖。

    吴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对门的公司也慢慢热闹起来。

    就在这时,公司的门忽然又被人推开。

    王安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全身上下身价值不菲的名牌,故作豪情地迈进了门。

    不得不承认,这个死小白脸自打有了钱,做人腰杆直,整个人气质都好了不少。

    屋里头两位女士见状,双双眼睛亮。

    “人都到了吗?”王安开口就问,仿佛他才是这里主事的。

    秦风也不跟这货计较,脾气很好地点了点头,回道:“都到了,开始开会吧。”

    “等下。”王安转身又出了门,径直走到对门公司屋里,走到前台,盯着人家的前台小姑娘道,“小姐,请你们说话小声点,我们这边要开会。”

    这种让人说话小声点的要求,其实挺过分的,毕竟进了自己的屋,只要不拆房子,人家本来就是想干嘛就可以干嘛。然而那小姑娘看在王安长得帅的份上,居然脸羞涩地答应了。

    王安绅士笑,说了声谢谢,很潇洒地扭头就走。

    心情愉快地装了个逼,王安回到对门屋里,秦风已经把白板从会议室里拉了出来。

    几位团队骨干随便找了几张椅子坐下来,周珏手里拿着罗进和王佳佳走断腿才弄出来的调研文件,走到白板前,满脸严肃道:“我先来说下中心区现在的早点餐饮行业的主要情况。根本我们的实地调查,目前中心区闹市12个街道内,共有小型餐饮店34o家,其中主营早餐的占到半以上,有2264家,这里面,面馆以及以米面点心为主要业务的店铺又占了135家。每个街道可用以日常营业的马路、小街、小巷,平均数量大概为5o条,总数量在6oo条以上,也就是说,现在随便条可以用来营业的马路上,至少就有2.5家面馆,并且每家面馆的日营业额,平均至少不低于1ooo元,也就是每天至少能卖出12o份米面点心,其中6o%的交易生在早上6点到1o点之间……”

    周珏说着,从文件里拿出张东瓯市中心区的行政区划图,贴在了白板上。

    图上密密麻麻地分布着颜色不同的红点和蓝点,全都是手绘出来的。

    秦风忍不住拍了拍手,道:“牛逼。”

    王佳佳立马叫苦:“秦总,为了弄这个,我鞋子都走破了双。”

    秦风:“哦。”

    王佳佳抓狂了。

    你妹啊!周珏这个周扒皮不给活路就算了,没想到秦风这个老板也是这德性!

    哦声就完了?

    王佳佳正想死,门铃忽然响起。

    众人停顿下来,互相看了看。

    王安转身看门,问道:“还有别的谁要来吗?”

    “没有。”秦风很肯定道。

    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并有人喊道:“秦总在吗?我是对面‘飞虎科技’的,方便让我进去见个面吗?”

    周珏听就知道是顾大飞——

    她之前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麻省校友,这回顾大飞也是七拐拐地才托人找到了她。

    出于某些不方面说的关系,周珏在问过关朝辉后,才让顾大飞搬到了秦风公司对面。

    不过她没想到,顾大飞这货居然不按套路出牌,求包养这么不要脸的事情,居然自己找上门来了,要饭都这么理直气壮,妈的在美国住久了的人,全都这么不要脸吗?

    周珏走上前去,把门打开。

    顾大飞见到周珏,微微笑,想进屋,却被周珏堵在了外面,“干嘛?”

    “我想见秦总。”顾大飞道。

    “现在不方便。”周珏冷着脸道,“我们有正事要谈。”

    顾大飞没脸没皮地问道:“商业机密吗?我能听听吗?”

    “这种话你也问得出口?”周珏翻白眼道,“当然不能!”

    然而顾大飞并不放弃,继续道:“那有什么别的事情,是我能代劳的吗?”

    “没有。”周珏口否定,不过话刚说完,马上又改口道,“不对,还真有件事情……”

    顾大飞面露喜色,忙问:“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周珏微微笑,转身对屋里道:“罗进,你去把秦总的狗牵出来,对面说可以领养。”

    半分钟后,顾大飞脸懵|逼地牵着串串,站在秦风公司的门前,深深地陷入了对人生的思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