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零五章 预备党员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

    午后惠风和畅,秦风和黄秋静就近找了家咖啡店,坐下来聊了些私人话题。喜欢就上.。至于秦记面馆接下来该怎么具体操作,那些零散细碎的活,干脆全都扔给了周珏。反正这姑娘精力旺盛、控制欲又强,会上真有什么意见冲突,最后还是得依着她,秦风索性就她从头到底一路做主。以后真要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慢慢调整就好了。毕竟计划中这么大的摊子,也不是一下就要完全铺开。秦风他们凑的这1000来万,可干不了那么大的工程。

    新店开张,先弄个两家或者三家,权当试验品,不怕亏损,就怕想不出可以改进的地方。

    身上没了具体的担子,秦风精神上轻松了很多。

    他跟黄秋静谈了谈以后的一些想法,大概意思就是趁年轻抓紧把一辈子的钱都赚够,然后趁早退休,最好能40岁前就过上颐养天年的幸福生活。

    黄秋静听完笑着说道:“你想得倒美,到时候场面弄大了,你想退都找不到人接班。”

    秦风摆手道:“接班不接班的,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能先把钱赚到手。等到生意做大了,实在找不到人接手,我就把摊子扔给政府。民营转国有,为社会主义事业做贡献。秋静叔,你说万一我要真能弄出一家10万员工的大企业,转国有了,至少能给我安排一个副厅级待遇吧?”

    黄秋静眼皮一抬,问道:“怎么了,想去吃公家饭了?”

    “那倒没有,就是随便一想,随便一说。”秦风淡淡一笑,然后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个方形的红色礼盒,推到黄秋静面前,道,“给小朋友买的。”

    “下个月才生呢,你这礼物送得是不是早了点。”黄秋静笑着说道,把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对很袖珍的黄金手环。

    秦风道:“昨天在沪城走了一天,顺道在十六铺买的。小朋友的满月酒我就不去了,我寒假要去一趟加拿大。”

    黄秋静点点头,接着沉默片刻,低声问道:“微博网现在是不是用不着你了?”

    秦风很平静地微笑道:“技术层面上,肯定是用不着我了。”

    黄秋静叹道:“老侯还是老样子,总是急着要赚快钱。”

    秦风道:“让他们自己操作,能早点上市也不是坏事情,我们也能早点套现。”

    黄秋静忽然问道:“我听说常有性的那份归你了?”

    “嗯。”秦风点点头,笑道,“我现在手里有4.25%的微博网股份。”

    黄秋静问:“如果接下来再融资,咱们手里这点东西,你觉得还能值多少?”

    “看怎么操作咯。”秦风道,“微博网现在已经不是我说了算了,关朝辉现在都是跳过我,和刘慧普那边单线联系。以后的市场行情到底是走高还是走低,我也不好说。不过微博网如果明年可以上市的话,最最不济,市值总不会低于十个亿,就算我们的股份被稀释得只剩下1%,到时候至少也能拿个1000万。花一年时间,动动嘴皮子就白拿了1000万,不错了。”

    “你这心态倒是不错,不贪。”黄秋静笑道,“侯聚义赚的可是你的100倍都不止。”

    “话也不能这么说,至少没有侯总,也就没有现在的我。钱是他投的,风险也是他担的,选择让我来做,也是他的眼光。我们拿钱办事,其实谁也不欠谁,相反我觉得我还得多多感谢他。”秦风淡淡笑道,“而且我也不是不贪财,我肯定也贪财,不过我知道什么是我的,什么不是我的。什么命就过什么日子,钱也好、权也好、名气也好,都是命里有时终须有,有些东西只要命里是你的,早晚顺其自然、水到渠成,不是你的,就算你花了很大的力气弄到手了,付出的代价可能比最后得到的还多。

    秋静叔,你说这钱啊,到底挣到多少才算多?

    前年,03年,我退学第一个月,去徐国庆的酒店里打工,第一个月当学徒工,工资一千块。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呢,我当时就想,如果这辈子能自己开一两家小店,每个月赚个三五万,趁着房价还没涨,多买几套房子,以后就安安稳稳当个包租公,衣食不愁混一生,我觉得那样就很美满了。可谁能想到啊,我现在莫名其妙就是瓯投集团的副理事长了,一个月光工资就8万块钱,还有这个公司一点股份,那个公司一点股份,接下来还要开那么多店。说真的,我现在都不知道这些钱赚到手之后自己该干嘛。”

    黄秋静听完笑而不语,觉得秦风这是在说孩子话。

    两个人有的没的聊了大概个把钟头,黄秋静接了个电话,便先告辞回去。

    秦风又在咖啡厅里坐了一会儿,等了关彦平20来分钟,车子一到,没回公司,直接去了学校。

    ……

    在外面转了一大圈,处理完杂七杂八的事情,秦风总算又回到了大学城。

    不过还是闲不下来。

    秦风回到寝室,放下行李后,就拿着入党申请书去了学校的社科部。

    申请书是这两天抽空弄的,网上抄了一份了,3000多字,誊写在四百格上,足有8页,厚厚一叠,分量和诚意全都十足。

    入党的事情,秦风没去找自己的辅导员叶剑,而是直接找上了社科部的主任洛少夫。

    走到四楼办公室,秦风敲了敲门。

    里头洛少夫非常拿腔作调地问道:“谁啊?”

    秦风大声道:“老师,我是秦风!”

    洛少夫立马不装了,匆匆起身,给秦风开了门。

    秦风笑着走进去,手里除了入党申请书,还有上次从杭城回来剩下的一点礼物,给洛少夫打了个包,睁眼说瞎话道:“洛老师,我给你带了点龙井茶。”

    洛少夫哈哈笑道:“我在瓯医工作这么多年,本科生给我送礼,你算是头一个。坐!”

    秦风随手把礼物放在茶几上,拉出洛少夫办公桌前的皮椅,从从容容地往上面一坐。

    洛少夫笑道:“我听人说,潘建伟又跟你弄了个小文章?”

    “对。”秦风如实道,“题目是《信息产业时代下的市场新抓手:风投与流量》。”

    一边说着,随手拿过洛少夫桌上的纸笔,写下来给他看了看。

    洛少夫一看就觉得有趣,问道:“这个流量……具体是怎么回事啊?”

    秦风就从头到尾跟洛少夫解释了一遍。

    洛少夫越听越点头,不住夸赞道:“不错,不错,这个观点好,很有指导意义……”

    秦风谦虚道:“潘教授指导得好。”

    “他有什么好指导的啊!”洛少夫表示不屑道,“观点是你的,文章的内在逻辑也是你的,他就是帮你抓抓漏洞,小修小补而已。小儿科,没意思。”

    秦风不做评价。

    洛少夫又神秘兮兮地问道:“老潘有没有让你去考他的研究生。”

    “有。”秦风点点头,笑道,“他还给我列了一个书单。”

    “别听他骗,那老头现在行政、科研、教学一把抓,哪有时间好好教你啊。他就是想借你的名气,多弄几个项目!”洛少夫小声道,“你要真想考研,来我这边就行,反正学到的东西都差不多。还有你平时那么忙,我看你也没那么多时间复习,你来我这里,我可以让你免试通过,我手里头有保送名额的……”

    秦风哭笑不得。

    两个人又谈了好久,一直聊到日落西山,外面都下课了,秦风才拿出自己的入党申请书,跟洛少夫提了一下。

    洛少夫自然很好说话,当然秦风的面,马上给经管系的系主任打了个电话。

    “喂,老张啊,你们这学期转预备党员的名额用完了没?用完啦?能不能先给我腾一个出来,你们系里有个学生,就是小秦,秦风!对,你把秦风的名字放上去,他的入党申请书已经在我这边了,你明天叫个人过来拿一下。什么积极分子……人家都把申请书送我这里来了,这还不够积极吗?对,对,你们明天党支部再开个会,把这个事情落实一下。”

    秦风前世上大学的时候,千辛万苦差点吐血也没能入党。

    眼见着洛少夫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把问题解决了,不由得目瞪口呆。

    可洛少夫居然还觉得这事情办得不够完美,一脸歉然地跟秦风解释道:“小秦,这入党啊,还是要讲究一个程序的。预备党员至少要考察一年才能转正,你还要再耐心等一等,不要着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