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零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现在到哪儿都能形成新闻效应,哪怕没有记者采访,照样会有一群喜欢凑热闹的人前来围观。 .星期二早上,秦风总算能踏踏实实上一节课了,结果课上到一半,教室外头就乌乌泱泱地围了一大票闲极无聊的家伙前来围观,各个探头探脑的,看得讲课的年轻教师都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关了教室的门,再把窗帘都拉上,打开了所有的灯。然后苦笑着跟秦风吐苦水,说给名人讲课真不容易。秦风喊冤说我也很无奈啊,心里却越发能理解好多名人出门动辄带一大群随从开路并且鼻孔朝天的德性。这实在不是人家想装逼啊,而是你一个100级的大号走在新手村里,不搞点安保措施,这特么简直连走路都困难。不怪名人太嚣张,只怪小市民不争气,随便见到个有名气的,甭管平时是否关注,等人家真到了跟前,眼见别人跪舔,自己也就非要跟风跪舔。想想连瓯医这种尚还过得去的大学都这样,其他地方就更不用说了。

    新的一周,秦风什么事情都没干,只管埋头苦读。

    落下的课程,直接跑到学校的教研室,逮住系主任开门见山就问人家考试重点是哪些。

    学院下面的那些系主任自然不会跟秦风藏私,负责任一点的,甚至会一招一式、从头到尾把整本书的脉络给秦风梳理一遍,不负责任一点的,就干脆把考试题库扔给秦风,并告诉秦风说只要把题库里的题目全都背下来,这门课的东西基本也就精通了,考试上90分不成问题,运气好些,拿到5.0的满额绩点也不成问题。

    秦风被这些老师感动得不行,为了表示心意,周四晚上还特地带上媳妇儿作陪,请这几位友情提供考试答案的系主任出去搓了一顿。

    而后苏糖这妮子有样学样,跑去自己学校,把各科老师的办公室跑了个遍,最后成果丰硕,捧回来一堆历年必考的重点资料,跟洋洋、思思和慧慧三个人做小圈子内部的心得分享与交流。

    郑洋洋这个学期偷菜丧志,原本正为期末考试的事情烦恼不已,突然遇上苏糖这个救星,乐得都语无伦次了,泪眼汪汪地捧着题库复印件,无限激动道:“阿蜜,你真是太好了,就算你现在让我给你们家秦总当小老婆我都乐意!”

    苏糖被这傻乎乎的室友说得无语凝咽。

    思思趴在床边,托着腮道:“小咩咩,你就不要瞎想了,现在想给秦总当小老婆的女的多得能从我们学校一直排队到秦风他们寝室门口,哪儿轮得到你啊?”

    “就是。”慧慧欢天喜地地翻着考题,翻了两下就爽得呜呜叫唤,双手抱胸道,“阿蜜,我不就不争小三的位置了,秦总大恩大德,我给他当小四也行!”

    苏糖翻着白眼道:“小四……你怎么不说你是郭晓明呢?”

    慧慧抬头惊呼:“啊?你的意思是秦总现在男女通吃了?”

    苏糖吐槽道:“郭晓明算什么男人?”

    思思特别猥琐地笑道:“对对对,就你家秦总是男人,一晚上3次,每次2小时,你满意了吧?”

    “胡说什么呀!”苏糖嗔怪地看了思思一眼,可紧接着就来了句,“一晚上6小时,我早被他干死了……”

    全寝室满头黑线。

    苏糖这种少妇车技太高,还没出阁的小姑娘,根本飚不过……

    ……

    苏糖正在寝室里飚车的时候,秦风还在教室里上课。

    他刚回来的头两天,因为跟马老板之流的上层人物接触后的气场未消,周边几个位置全都没人敢坐,前后左右基本都是空的。不过这几天,经管一班的渣渣们重新跟他混熟之后,上课时间就开始死命往秦风身边挤。

    此时此刻,秦风左边坐着赖佳佳,左边坐着谢尚书。

    这两个家伙,赖佳佳的性格和周珏有点像,表面上虽然没周珏那么强势,但骨子里也是爱争强好胜的个性,谢尚书呢,情况差不多了,很多时候嘴上说无所谓,不过但凡有那么点可以搞事情的机会,基本都不会错过。也正因为这样,他们两个才能一个当上班里的团支书,一个当上班长。但也正因如此,这俩货互相也都看对方不顺眼。上课时间能坐得这么近,纯粹就是拿秦风当可争夺资源。

    然而,秦风并不鸟他们。

    赖佳佳和谢尚书费尽心思想跟秦风搭话,但秦风的反应一直不冷不热,对话基本都是这样展开的

    赖佳佳:“秦风,你那个论文是怎么发的啊?能教教我吗?”

    秦风:“去问老师啊。”

    一句话聊死。

    谢尚书:“秦总,你们公司现在招人有什么硬性条件吗?”

    秦风:“肯定不招在校生。”

    一句话聊死。

    如是反复,到了早上最后一节课,秦风干脆换了个座位,赖佳佳和谢尚书也不好意思再跟过去,两个人中间空着一个座位,大眼瞪小眼,看得上课的老师偷笑不已。

    这年头大腿哪有那么好抱啊,自己要是没点用处,就算倒贴送上门,人家也不会要的。

    秦风安安静静地听完最后一节课,铃声一响,就收拾好书包出门。

    午饭一如既往要去瓯大食堂解决,不过蹬着自行车骑到半路,手机忽然又响。

    秦风半道上停下来,本以为可能是周珏打来的,可拿出手机一看,却见到了一个陌生但又稍微有点印象的名字。

    “秦总,又打扰你了。我是区工商联的张德佳。”那头说话的语气特别恭敬。

    秦风总算回想起来,笑着问道:“哦……张秘,你好你好,有什么事情吗?”

    张德佳道:“是这样,市工商联让我联系你一下,想请你出席元旦的全市经济工作座谈会,市里好多领导也会过去。”

    秦风微微一犹豫,就一口答应道:“好的,我知道了。”

    张德佳忙道:“那我马上让人把邀请函给你送过去,秦总,麻烦你把地址给我说一下。”

    秦风道:“东瓯市医学院学生宿舍,1号楼616房。”

    张德佳满口“好好好”地说着,停顿了一下,又仿佛是打听什么消息似的,小声问道:“秦总,你小叔,秦书记他……是不是要调去别的地方了?”

    秦风微微一皱眉,奇怪地反问道:“你听谁说的?”

    “哦……没,我也就是听别人瞎说。”张德佳打了个哈哈,“那秦总你先忙,我先挂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秦风也没往深处去想,摇了摇头,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不远处,一个瓯职的学生远远地看着秦风,想上前打声招呼,却实在没那个脸。

    那是许建阳,苏糖的十八中校友,秦风烤串摊曾经的大主顾。

    往前一年半,他是苏糖的追求者之一,但现在,他已经没脸跟别人提这件事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