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零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2005年的最后一个午后,天色阴沉得有点过分。%

    秦建业站在办公室窗边,听着不远处工地上的切割声和打桩声,心头发紧,不知怎么的,就有一种想跳下去的感觉。组织部的任免文件已经下来了,董希伯一语成谶,秦建业被调去了市招商局,当了个无关紧要的主任科员。工资待遇虽然没变,但却一下从官变成了民,相比两个月前刚上任时的风光无限,这巨大的心理落差,让秦建业当真想死。更别提,如果邹雅丽知道她的编制黄了,以后会不会来找他闹。秦建业觉得自己就像身上被绑了颗定时炸弹,这种想死没勇气,怕死又真存在可能性的恐惧感,仅仅围缠绕在秦建业身上,缠得他几乎就要窒息。

    抽着闷烟,秦建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他转头看了眼时钟,现在是5点40分,距离下班时间,只剩20分钟。

    秦建业走回到办公桌后面,轻轻地坐在老板椅上。

    螺山镇的这张头把交椅,他最多也就只能再坐20分钟。

    等过了元旦,终于如愿被扶正的董希伯,就要正式取代他的位置。

    而他,在东瓯市混了这么多年,甚至都还不清楚市招商局的大楼在哪里。

    秦建业露出一抹苦笑。

    他以前就知道当官不容易,但怎么也没料到,居然会不容易到这种程度。

    不过就是瞒报了一次小事故而已,而且认真研究起来,这件事的责任也不该完全推到他的身上。

    要说犯错误的程度,区长金定国肯定比他更严重啊!

    凭什么被降级只有他秦建业?

    秦建业越想越来气,狠狠地把烟头拧在桌面上,烫出了一个小烧痕。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惶惶不可终日了将近一个星期,此时尘埃落定,秦建业的智商终于上线,开始复盘。

    秦风一动不动,犹如一块石头那样坐着,从半年前自己还是一个副主任科员开始回忆,仔仔细细地捋了一遍,慢慢地,终于品出一点味道来。

    首先是从规划局调到区工商局当副局长,靠的是利用刘瑞阳的地产公司做文章,还把《东瓯日报》也拉进了这趟浑水,靠着和秦风联手做局,这才在那次舆论事件中立功,然后提了干。

    按道理,这次提干是完全符合流程的,除了学历不够这一点外,几乎没有任何瑕疵。

    但问题是,像他这样的学历不够却先提干后补票的,中心区里也不是没有他,他现在随随便便就能报出好几个名字,难道区委组织部还能把这些人全都给撤了?

    秦建业想到这里,眼里忽然就冒光了。

    正科级不要就不要了,但副科级的领导职务,总得特么地还安排他一个吧!?

    哪怕是去股级单位当个高配的小领导呢!

    哪怕让他去当个街道工商所的所长呢!

    秦建业拿出一张纸,龙飞凤舞地在上面写了股级单位、副科高配几个字,然后在上面戳啊戳半天,狠狠地画了两个圈。

    复盘到这里,秦建业慢慢有点稳住了。

    他又开始回忆,自己从副科到正科,是怎么上去的。

    秦建业身子往后一仰,厚厚的背,贴在了椅子软绵绵的靠背上。

    他仰着头,盯着天花板,迁往螺山镇的一幕幕过程,开始在脑海中浮现。

    在工商局当副局长的那半年里,他似乎一直在外面溜达,因为业务插不上手,局里头的那些科室中层干部全都不鸟他,加上他嘴皮子又不利索,跟企业老板也聊不起来,所以只能没完没了地经常去各个街道搞调研,蹭蹭饭。然后就是到了9月份,市里忽然把螺山镇的光学材料研究基地,列入了2006年的市重点项目,然后莫名其妙地,中心区上上下下就开始疯传,他秦建业马上就要调去螺山镇当镇党委书记——直接跳过镇党委副书记和镇长两个坎。

    但是——凭什么呢?

    凭什么就能跳过去了?

    如果不跳过去,而是先一步一步来,先当个党委副书记,先稳一下,这次出了事情,是不是就用不着他来负责了?

    应该是的。

    可是……为什么就跳过去了呢?

    市里和区里为什么那么着急,忽然就把他安排到了螺山镇党委书记的位置上?

    这不科学啊!

    除非……

    秦建业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他忽然意识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但凡升官,身后不可能没有靠山。

    以前他职务低,就算想找靠山,人家也不让他靠,打了好几年的牌,他结识的那些朋友里,最大的也就是一个正科级干部,而且还是清水衙门的官儿,根本没办法在升官这件事上帮他说话,其他朋友,就更不用提。

    所以他第一次提副科,其实靠的完全是运气。

    不过第二次,就绝对不可能是运气了。

    秦建业喘着粗气,神情略显疯癫地拿出手机,想给秦风打个电话。

    眼看着秦风这个侄子,在半年之内混得风起云涌,可出于某种因为眼红而抵触的心理,他却从未认真地去了解过,秦风到底是凭什么混出这么大的名堂的。

    现在,他想了解了。

    秦风身后的人到底是谁,背景如何,能量有多大,他全都想知道。

    秦建业紧紧握着手机,翻出秦风的号码。

    他盯着那号码,看了几秒,却又放弃了。

    这种事情,一个电话根本说不清,他必须当面和秦风谈谈。

    秦建业又在手机上按了按,翻到一个被标注为“皮革佬”的名字,微微吸了口气,按下了拨号键。等了大概七八秒,对方接通了电话。

    秦建国很热情地问道:“建业啊?什么事情?”

    秦建业张了张嘴,努力克服着心理上的障碍,轻声道:“哥,小风周末回家住吗?”

    那头正在给客人煮面的秦建国闻言一怔,犯傻道:“你叫我什么?”

    秦建业道:“呵呵,我还能叫你什么?我当然叫你哥啊,你不是我哥吗?”

    秦建国这一下眼泪都快下来了。

    这么多年,秦建业给他打电话,从来都是“喂”、“诶”这么叫着,秦建国知道,自己这个弟弟,一直看不起他。

    秦建国深吸了一口气,忍着激动,热泪盈眶,好不容易才把情绪控制住,回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回不回来,我等下打个电话问问。”

    秦建业克服了一下,马上就顺口了,说道:“哥,我晚上想去你那边坐一下,想跟小风谈点事情。”

    “行,行!”秦建国忙不迭道,“我打电话跟他说,他要是没什么事情,我就让他回家!”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