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一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建业是被叶晓琴接回去的。叶晓琴在电话里得知秦建业居然和秦建国喝得烂醉,显然吃惊不小,甚至等到了秦风这边,见到满身酒气的秦建业,仍然显得十分不敢相信。

    不过她整天东奔西跑,自己也累得够呛,这会儿根本也没多少心思追究这件事的原因,只当秦建业这是忽然念起了兄弟之情,又或者根本不是来和秦建国喝酒的,而是想到些什么事情,来找秦风谈谈的。

    在叶晓琴看来,自己老公的这位大哥,这辈子是不可能再指望他能在秦建业往上走的道路上提供什么助力了。而秦风呢,虽然现在看起来风光,可叶晓琴自己也是做生意的,她心里很明白表面上风光根本没什么用,许多号称身家几十亿的大老板,可能生活质量还不如一个掌控全区菜市场命脉的科级干部。

    所以即便秦风现在再有名,也没什么必要太把他当回事,反正也用不着他。

    而且退一步讲,一个人再红,又能红几年呢?

    叶晓琴心里各种自相矛盾地羡慕嫉妒恨着,拖着秦建国往楼下走,临走前还不忘嘴上站点便宜,用开玩笑的口吻,大声对秦建业道:“喝这么多干嘛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建国的酒量,你们俩有什么好喝的?他怎么跟你喝啊……”

    但是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王艳梅的声音。

    王艳梅也微微笑着,一语双关地反唇相讥:“就是说,以后还是少来这里喝,喝少了不痛快,喝多了还要找人帮忙。”

    王艳梅终归不是卢丽萍。

    卢丽萍做人一般不哔哔,通常是想到就做,做完后依然不哔哔。所以许多年前,哪怕叶晓琴说话再尖酸刻薄,卢丽萍也不会跟她争执半句。但王艳梅就不一样了。孤儿寡母靠着在菜市场摆摊过日子,明面上、暗地里各种被人骚扰、被人找麻烦,王艳梅要是没点反抗能力,要是没点软刀子切肉的功夫,早就被人吃得连骨头都不剩了。

    “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不能来喝了啊?”秦建业浑身发麻,但还是能动弹的,一把推开正扶着自己的叶晓琴,没好气地呵斥道。

    叶晓琴气得差点想给秦建业一脚,但当着王艳梅的面,却生生把火气咽了下去。

    她转头回望了一眼。

    楼道里橘黄柔和的淡淡亮光下,王艳梅站在家门口,表情似笑非笑,四十出头依然保养如少女班的肌肤上,似乎笼罩着莹莹一层微光。可从那眼神、那身段、那气质里,却又透出迷人的成熟风韵。

    这个骚狐狸精!

    叶晓琴羡慕嫉妒恨×2,心里暗暗咬牙切齿到想手撕王艳梅,脸上偏偏又挤出了一抹干笑。

    交锋一回合,耗时仅半秒。

    完胜的王艳梅朝叶晓琴挥挥手道别,转身便关上了房门。

    秦风和苏糖目睹了这一幕,秦风朝王艳梅竖了个指头,笑道:“妈,你是这个。”

    王艳梅笑了笑,又教育苏糖道:“阿蜜,以后在外面,要是有人欺负小风,你该骂就要骂,该说就要说,知道吧?别觉得脸上过不去,帮自己老公说话,没人会说你不对。”

    “这还你用你教啊?我都拿酒泼过别人的脸了!”苏糖很得意地汇报战绩,转头给秦风抛了个小媚眼,表情十分邀功。

    秦风微微一笑,在苏糖嘴边轻轻一吻。

    王艳梅赶人了:“去去去,谈恋爱去房间里谈,真受不了……”

    苏糖嘻嘻笑道:“不用我帮你洗碗啊?”

    “不用,不用,你们两个该干嘛干嘛去。”王艳梅说着,走进卫生间,拧了把热毛巾,又快步走进了卧室,紧接着忽然又喊道,“你们两个,过来抱一抱妹妹!房间里都是酒气!”

    ……

    “啪!啪!”

    过了9点半,家里慢慢安静下来了。

    秦风和苏糖洗过澡,便回到临时的卧室里,窝进了铺了厚厚一层褥子的沙发床上。

    秦风一只手不安分地在苏糖的屁股上有节奏地拍打着。

    苏糖微眯着眼睛,口齿含含糊糊地问道:“你说你婶婶要是知道了你小叔的事情,会不会跟他离婚啊?”

    “应该会吧。”秦风继续啪啪啪地拍着。

    苏糖又自言自语似的嘀咕:“你小叔现在肯定郁闷死了,工作丢了不敢和家里人说,外面养小三又被我们看到了,如果你婶婶哪天发现了,搞不好要闹出人命啊……”

    秦风淡淡道:“没那么严重,顶多就是净身出户。”

    苏糖忽然翻了个身,盯着秦风问道:“你说,你以后会不会找小三?”

    秦风笑道:“我又不是煞笔。”

    苏糖不依不饶地追问:“那你到底会不会找?”

    秦风好无语地把丫头抱进怀里,哄她道:“你就是我的小三嘛,小四小五小六也是你,反正在我的世界里,除了你还是你,只要有你就够了,我连自己都不想要了……”

    苏糖被秦风哄开心了,拿起秦风的手,放回到屁股上。

    秦风问道:“干嘛?”

    苏糖道:“继续拍啊,挺舒服的。”

    “别拍了,浪费时间。”秦风说着,那只手很"se qin"地撩开苏糖的底裤,摸了进去。

    苏糖嘤咛一声,抓住秦风的手,小声道:“我自己来。”

    被窝里一阵窸窸窣窣,十几秒后,苏糖一丝不挂地骑跨在秦风腰间,俏脸微红、目光如丝,技术动作十分娴熟地找对了位置,缓缓落座,两人同时发出一声轻吟。

    苏糖纤腰轻摆,一头秀发垂挂在秦风脸上,表情既羞涩又兴奋。

    秦风伸手拨开她的头发,慢慢坐起来,捧着她的脸,闻着她的呼吸,吻得深情又温柔。

    “砰!砰!”

    正恋奸情热的关头,房门忽然被敲响。

    王艳梅在外面喊道:“你们要不要再吃点啊?”

    苏糖吓了一跳,跟考拉似的紧紧抱住秦风,一双分量十足的玉峰紧紧抵在秦风胸口,全身肌肉的瞬间紧缩,让秦风差点直接缴械。

    “妈!我们……睡了!”秦风高喊道。

    门外的王艳梅安静了两秒,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行,你们继续睡吧,晚上早点睡啊!”

    秦风听得好佩服,对苏糖道:“妈的语文学得不错啊,说话这么有内涵。”

    苏糖娇媚地瞥了秦风一眼,小声在他耳边嘀咕:“你好色啊,妈在外面一叫,你那里更……更那个了……”

    秦风笑问“更什么了?”

    苏糖红着脸,声若细蚊地吐出一个字:“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