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媳妇儿的崇拜就是最好的net药,秦风龙精虎猛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依然精力旺盛。

    不过在爸妈家里,小两口就不好意思再来一次晨运了。

    早上7点出头,两个人就早早地起了床。

    而宿醉的老秦同志起得更早,6点半就出了门,到店里忙活早上的生意去了。

    王艳梅给秦风和苏糖做好了早饭,稀粥配油条,再加上两小碟泡菜,健康管饱。

    吃过早饭,休息了一小会儿,秦风和苏糖便一起出了门,不过并不同路。

    秦风是要去公司开会,那是昨天和周珏说好的;苏糖的目的地则是郑洋洋家,难得碰上个三天小长假,即便是在考试前夕,瓯大音乐学院的姑娘们似乎也没多大考试压力,结伴外出游玩仍然是生活中的第一选择。

    秦风没麻烦关彦平这个集团太子爷大周末地过来给他开车,再一次无证驾驶,开着自家的suv,送苏糖去了位于五龙街道附近的一个老式小区。

    小区外面的大门挂着一块斑驳的牌子,上头写着很唬人的四个大字——市府宿舍。

    郑洋洋她爸是市卫生局局长,房子应该是当年单位里头分的,因为离原市政府比较近,所以至今没换。哪怕现在市政府搬去新城了,但市卫生局一直有自己的大楼,所以郑洋洋她爸依然不需要跟着市政府一起搬。只是苦了郑洋洋在东瓯高中当老师的妈,每天早上都要开好久的车去上班。

    把媳妇儿送到郑洋洋家小区外。

    苏糖解开安全带,叮嘱秦风道:“你办完事情给我打个电话,要是时间早,我们中午就等你一起来吃饭。”

    秦风微笑着点点头,“好。”

    苏糖嘻嘻一笑,探过头去,在秦风脸颊上亲了一下,说了句路上小心,才开门下了车。

    ……

    送完媳妇儿,秦风再绕道开到藏烟阁小区,已经接近9点半。

    上了楼,电梯门一开,外头的动静简直堪称群魔乱舞。

    顾大飞公司的门没关,里头也不知是哪个煞笔把音乐的音量开到了令人指的程度,其间还夹杂着欢乐无比的说笑声,以及串串兴奋的狗叫。秦风拐过弯,一眼就见到王安这货正靠在人家公司的前台前,眉飞色舞地跟那前台小姑娘说着些什么。

    秦风快步走上前,大声道:“王总!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王安一见秦风来了,气势立马收了大半,秦风又小声对人家的前台小姑娘道:“你们把音量关小一点,我们里面有事情。”

    前台小姑娘见到秦风就跟见到领导人似的,慌慌张张地答应着,直接把音乐给关了。

    这下世界终于清静,串串也摇着尾巴走过来,在秦风脚边蹭了蹭。

    秦风弯下腰,摸了摸串串的狗头,觉得这货又胖了一圈,问前台小姑娘道:“这狗这几天一直都放在你们这里养啊?”

    “嗯。”前台小姑娘道,“我们顾总亲自养,三天被咬了两次,狂犬疫苗都打了4针。”

    秦风听得嘴角抽抽,这特么不就是为了钱吗,至于这么玩儿命吗?

    “你们顾总呢?”秦风问道。

    前台小姑娘回答道:“在你们那边……”

    秦风沉默了。

    转身返回对门自己的公司,秦风一进门,罗进和王佳佳就赶紧问好,秦风点点头算回答了,然后快步走到周珏办公室前,推开门,顾大飞果然在里头,正翘着个二郎腿坐在沙上,翻着一本过期的杂志。周珏则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眼神中成分复杂。秦风急忙上前,张口就喊:“顾总!对不住!对不住!还害你受伤了!”

    “秦总!”顾大飞见秦风进来,欣喜地把杂志一扔,笑着起身道,“等你可真不容易啊,我本来想去你们学校找你,想想又觉得不合适。”

    “顾总,你这伤重不重?”秦风关切地问道。

    “小伤,我以前还被罗纳威咬过,你这条土狗的攻击性差远了。而且也不是真咬,它就是跟我玩,没控制好力道。”顾大飞说着,掀起袖子,给秦风看了看。他的手臂上有两个口子,一个伤口大点,包了纱布,另一个口子上,只贴了个创可贴。

    秦风赶紧掏钱包道:“顾总,医药费多少钱,狗是我的,这钱我得出。”

    顾大飞连忙按住秦风的手,很认真地阻拦道:“不用,不用,这伤是我自找的。”

    “顾大飞,你差不多就行了啊。”周珏冷冷地看着两个人跟演戏似的你一句我一句,终于忍不住打断道,“顾大飞,你之前是怎么跟我说的?不是说要来瓯投上班的吗?现在怎么又变卦了?在我们对面开个皮包公司,我就没见你们那两个程序员写过半条代码,连主营业务都没有,你在我们对面租房子,是想打我们公司的主意,还是想打我们秦总的主意啊?”

    “打我什么主意?”秦风露出一脸无辜,对周珏道,“不是你让他给你养狗的吗?跟我有半毛钱关系吗?”

    顾大飞也跟着大声喊冤:“就是说!我能打你们公司什么主意啊?我这星期就特么养狗了,狂犬疫苗打了4针了,一星期有三天在医院里待着,我对人生都要绝望了,还能打个特么的鬼的主意啊!!”

    周珏神神叨叨地看了看秦风和顾大飞,哼了一声,道:“反正你们两个别乱来就是。”

    “周总,你看你这话说的,我就是只小虫子,怎么敢跟你们瓯投乱来啊?”顾大飞说得那叫一个低三下四,转头又问秦风道,“秦总,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号码吗?我跟你们公司里的人都问遍了,你们周总小气巴拉的,就是不让别人告诉我你现在用的手机号码。”

    “周总,你干嘛呀?这有什么好瞒的?”秦风笑着对周珏道,掏出手机,翻起了电话簿。

    周珏心知顾大飞这货满肚子坏水,忍不住磨牙道:“顾大飞,别怪我没警告你啊,你要是敢挖人挖到我们头上来,我保证有你好看的。”

    顾大飞盯着秦风的手机,头也不抬道:“周总,你放心好了,我们庙小,哪请得动你们这些大佛。”

    “你们庙小?”周珏眯起眼来,淡淡一句,就戳穿了顾大飞的底细:“前段时间那个9527微博,是谁搞出来的啊?”

    “9527?”秦风一怔,刚拿出来的手机又塞回了口袋里,疑惑地看着顾大飞。

    顾大飞和秦风对视两秒,表情一换,满面唏嘘道:“秦总,这事情说来话长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