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周珏把顾大飞赶出了公司,但顾大飞死扒着门不放,最终靠着非一般的死皮赖脸,还是要到了秦风的手机号码。这让向来强势到底的周大小姐很不高兴。

    “他要是找你,你不要理他。”周珏不快地提醒秦风道,活像个守着老公不让出门的醋坛子,看得罗进和王佳佳还以为秦风是脑子进水劈腿周珏了。

    两个人不怕死地拿了两盘瓜子出来,边嗑边等着看下一集。

    结果不出意外受到了周珏恶毒的语言攻击,被提溜进了会议室。

    今天开会的内容事关真金白银,照理说应该管理层全到。但黄秋静把自己的责任撇得很清,分明除了分赃之外别的事情都不打算干,秦风索性就没叫上他。

    吴超则是出了点小意外。

    这哥们儿昨晚外出潇洒太嗨,兴致勃发叫了个特殊服务。然而超哥似乎流年不利点子背,好死不死刚好碰上公安局年底业绩考核收尾。刚要提枪上马,就被一群警察破门而入,从宾馆房间里被铐了出来,2005年倒数第二天被抓进了局子。这点顶多算有伤风化的小问题,坐牢肯定不至于,但为了警察叔叔们的年终奖金,这娃过年之前肯定别想出来了。

    吴超的事情说来丢脸,好歹也是秦风公司的董事。

    周珏守口如瓶,就没告诉罗进和王佳佳。

    王安却不知道从什么途径知晓,秦风过来的时候,他就正在和顾大飞公司的前台小姑娘聊这件事,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里逻辑,居然幸灾乐祸得欢天喜地的,浑然忘了自己也有倒霉的时候。

    大清早遇上两件烦心事,会议室的气氛被处于暴走状态的周珏搞得很压抑。

    罗进和王佳佳被怼了一通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整个房间里几乎只剩下周珏说话的声音。

    “行政岗位、技术岗位、勤杂岗位,具体什么样的工作划归哪个岗位,以后可以具体再做讨论,这边我重点要说的是,如果将来我们真的能在较短的时间里,做到计划中的规模,公司的员工数量真的能达到数万,那么岗位和岗位之间的流通,将会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到时候我们维持企业运转的关键不仅在于资金,同时能为有效地保证各条线人员稳定,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因此我们现在就要考虑到如何留住员工的这个问题。

    想要让员工对企业保持忠诚度,经济上的待遇是一大关键,但让员工能看到上升空间,我认为是更为有效的措施。所以我们不仅需要为员工提供纵向的上升渠道,还要制定规范的岗位之间的横向流通规则,要让员工对公司有信心,有未来有盼头。

    具体来讲,以服务员这个最基本的岗位为例。假设我们刚刚招收了一个刚刚18岁高中毕业的孩子,从事最简单的勤杂工作,也就是普通服务员,试用期一年,起薪每个月1500元,包吃,另外一周一休,此外就没有别的待遇。一年之后,根据双向选择、自由选择的标准,如果这孩子吃得了苦,留下来了,那么就转为正式工,同时定岗定级,定为1级勤杂岗位员工,起薪增加到每个月2000元,外加最低档的三险,其他待遇不变。

    这样的待遇,和现在中心区很多街道的临时工待遇已经不相上下了,但是我们需要做的还有更多。比方说在适当的时候,为这个孩子提供再教育机会,比如公司公费的夜校,培训时间不用太久,正规化的程度也不必要跟国家机关做比较,重点是要为员工树立信心,并且给出明确的成果。比如成教、夜校、函授都可以。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告诉员工,一旦他能取得高等教育同等学历,就有可能从勤杂岗位升迁到行政岗位;或者一些基础差一点的孩子,只有初中学历的,我们也可以因材施教,让他们去接受成教的中专教育,那么毕业之后,就可以从勤杂岗位调到技术岗位。还有一些人,如果实在对学习没兴趣,继续留在勤杂岗位也可以,但是想要晋升,同样必须参加我们公司的内部考试。

    纵向来看,1级岗位就类似于实习岗位,2级相当于初级职称,3级就是中级,4级副高,5级高级。每升一级,都需要员工付出相应的时间和精力,以及一些充分必要的晋升条件。横向来看,行政岗位肯定要比勤杂岗位更加有优势。既不让员工简简单单晋升,也不封死任何一个人的上升空间,通过时间和精力的付出,能最大程度地让员工对公司产生依赖感和归属感,在公司的体制内待的时间越久,员工和公司之间的人身依附关系就越紧密……”

    周珏一口气说了大半个钟头。

    说到口干舌燥的时候,王安适当地抛出了一个事关切身利益的问题:“周总,那我们这些股东,现在算几级员工啊?我们的工资该怎么算?”

    周珏喝了口水,看着王安,慢慢说道:“股东不参与员工评级,公司高层不需要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而且对以后招收高级人才也不太有利,高层人事,我认为需要更自由一些。工资的话,秦总说了算。”

    秦风见周珏把皮球踢给自己了,笑着问王安道:“你想拿多少?”

    王安看了看罗进和王佳佳,扭捏道:“总不能比他们两个少吧?”

    秦风却道:“但是他们两个人没有年底分红。”

    “这不一样啊!”王安大喊道,“我总不能一年只拿一次薪水吧?而且如果公司效益不好呢?要是到最后还亏损了,我不是就一整年白干了?”

    秦风想了想,又把皮球踢回给了周珏:“周总,你怎么看?”

    周珏道:“不如这样,高层员工的工资待遇,就按照年资来算,第一年拿1级行政岗位的工资,每2年向上调整一档,10年之后调整到最高5级行政岗位的工资,其他待遇另外看情况来安排。”

    王安马上问道:“5级行政岗位一个月工资多少?”

    周珏解释道:“行政岗位,1级员工起薪每月2500元,2级3000元,往后每一级增加1000元,5级就是5000元月薪,另外再加三险。”说着,她转头对罗进和王佳佳道:“所以你们两个人,现在的待遇就相当于是5级行政或者技术岗位的员工,以后我们会直接从你们的工资里扣除社保和医保,应发8000,实发5000。”

    王佳佳和罗进双双一愣,这8000块高薪的生活还没过上几个月呢,这怎么就说削减待遇就削减待遇了?这不是骗人吗?

    “周总,这个工资的话,我在京城也能赚到。”王佳佳笑着说道,潜台词很明显是信不信老娘现在就走人。

    周珏却半点不在乎,淡淡道:“京城和东瓯市,两地的生活成本你考虑过了吗?同样的工资,你觉得在哪里工作比较合算呢?而且你现在一进来就相当于进入了决策层,这种机会,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

    王佳佳似乎还有点不乐意。

    秦风忽然来了句:“我从京城带你们两个人过来,就不会让你们吃亏。”

    王佳佳和罗进望向秦风。

    秦风接着说道:“我现在手里还握着公司65%的股份,这些股份的一大部分,我会逐步逐步以奖励的形式,授予公司的员工,但前提是,要确实对公司有巨大贡献。王总,也包括你。”

    王安欣喜道:“我的股份还能往上加?”

    秦风微笑道:“看工作表现。”

    罗进和王佳佳对视一眼。

    秦风又转头对周珏道:“周总,我和黄总的工资,就不需要了,我们用不着领这边的工资。吴总那边,你再问一下他的意见。”

    “好。”周珏很干脆地点点头。

    ……

    早上的会开了3个多小时,一直说到12点出头才完事。

    后面又讨论了一些比较关键的数据,人员晋升的时间,从2年延长到了3年,相当于一个普通员工至少要做满15年,才能升到5级员工,而且是一路顺风顺水的前提下。还有“厨师长”、“门店经理”等介于行政和非行政岗位之间的职务,也另外做了“职务工资补贴”的补充,每个月根据业绩考核,酌情多加500—1000元,算是激励手段的一部分。还有就是“年资补贴”,员工每在公司多待一年,无论是否升职,每个月多加50元工资。

    这么零零总总算下来,将来秦记面馆如果真能搞出3万员工,一年下来光工资成本,最少也要十几二十个亿。

    不过现在倒还不用担心这个。

    眼下全公司总共就小猫三两只,加上原本在东门街干活,接下来马上就要被调去秦记面馆重新做人的小赵、王炼、惠琴她们,秦记面馆连高层带下面,满打满算也就20多个人。

    至于惠琴她们的待遇,按照周珏的办法,就是直接以薪资对应职级。

    比方惠琴现在的工资是每个月3000元加三险,进入秦记连锁面馆后,就评定为勤杂岗位3级员工;汪晓婷和楚娟娟现在是每个月2500元,就是勤杂岗位2级员工。王炼每个月4000元,技术岗位3级员工。小赵的工资,秦风临时又给他多加了500元,现在每个月拿到手是5000元工资,技术岗位4级员工,算是目前下面员工中职级最高的。后来第三批加入秦风烤串店的阎五豪,因为表现优异,上上个月已经被秦风提拔为了副店长,秦风觉得这娃不错,挺会来事,这次就安排他进了行政岗位,一个月3000元,行政岗位2级员工。最后剩下来一个静静,秦风再三考虑,把她留在了勤杂岗位,但在评定职级的时候,依据却是她没被扣工资之前的数据,一个月4000元,勤杂岗位4级员工,地位上和小赵平起平坐。

    说起来,静静这夜校也读了快半年了,也不知道她和她那个在夜校里认识的男朋友相处得怎么样了。如果已经发生了所有可能发生的关系,秦风还真想劝劝袁帅,放弃静静得了——这倒不是出于什么处|女情结,关键是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圈子本来就不一样,再加上静静忽然放飞自我了,以后可能就更难被袁帅的家人接受。

    讲道理,袁帅同学现在还是个没被人处理过的纯洁的孩子啊!

    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秦风和周珏两个商量着,就把之前店里的历史遗留问题全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搞到后面,秦风不由自主地又想起王浩那么逗逼。

    这家伙如果能再吃吃苦,将来其实进入秦记连锁面馆的董事会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说这人啊,成不成功,能力、水平什么的先放在一边,吃苦耐劳才是真正的第一硬条件。

    ……

    12点半,一群人饥肠辘辘地走出会议室。

    秦风下了楼,刚坐进车里,还没把车发动起来呢,手机忽然就响了起来。

    原以为是苏糖打来的,拿出来一瞧,却是顾大飞的号码。

    秦风想了想,接通道:“顾总。”

    顾大飞开门见山道:“秦总,你今天晚上有时间吗?我们郑总已经从京城起飞了,晚上6点半就到,他希望能当面和你谈一谈。”

    “郑总又是哪位?”

    “您见到就知道了。”

    秦风沉默不语。

    顾大飞直接放了大招:“秦总,我们筹了2500万现金,你想做什么事情,我们都能支持。”

    “2500万现金?”秦风眼睛亮了。

    侯聚义对他的支持看似风风火火,其实搞了这么久,一共也就拨了8000万左右,这笔钱还是包括娱乐盛典的预算在内的。

    顾大飞张嘴就是2500万,这笔资金,已经足以搭起另一个和微博网不相上下的台子。

    “郑总既然这么有心,那我就却之不恭。”秦风笑着答应下来,人家带了这么大一笔钱过来,就算搞不清对方是什么目的,但先接触一下,总不是什么坏事。

    顾大飞很高兴道:“我那我就先替郑总谢您赏光!我马上安排地方,咱们今晚不见不散!”

    “好,不见不散。”

    秦风有点小期待地挂了电话,紧接着,又马上拨通了苏糖的号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