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骆冰终究是位资深的官太太,先行离开走了不到50米,却忽然又掉过头来,拉着郑洋洋,小跑着追上了秦风和苏糖,说是放心不下。随行的一位老民警觉得骆冰面熟,随口问了句,听到卫生局郑国华三个字,立马恍然大悟。秦风几个人挤进车里,几分钟后,就到了到了中心区公安分局的大门口,秦风的老熟人,现任分局副局长的张钊平,正亲自在大门口等候。

    今天是星期六,张钊平正好是值班领导。几分钟前这死胖子接到徐毅光的电话,一听说秦风和苏糖在五龙街道被人轮大米了,差点没被吓得当场脑梗。这会儿眼见秦风和苏糖这两位东瓯市的头面人物完好无损地从车里出来,章钊平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然后定睛一看,发现骆冰这位“上级领导夫人”也在,上前一问,一听说当时骆冰和郑洋洋娘儿俩就跟苏糖一起,被困在华琏商厦三楼,章钊平不禁又出了一身虚汗,很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试想一下,如果今天苏糖、骆冰还有郑洋洋真出了什么幺蛾子,那么他这个副局长,估计也要做到头了。要知道那五龙街的华琏商厦,和他们分局最多也就是10分钟的走路路程,根本就是眼皮子底下啊!章钊平心有余悸地连忙把这四位请进楼里,特地找了间小会议室,赶紧让人端茶倒水招呼着。紧接着过了没一会儿,正在隔壁区政府里加班的区政法委书记何元科就跑来了,跟秦风和苏糖好一阵嘘寒问暖后,又满脸恳切地请小两口嘴下留情,千万别把今天的事情搞大,就算真觉得委屈,也请暂时忍耐忍耐,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之前,千万不要乱发微博。

    苏糖毕竟没出事,秦风自然也就没那么小心眼,微笑着让何书记放心。

    骆冰身为体制内家属,自然更好说话。

    维稳的轻重,她骆冰还是掂量得很清楚的。

    何元科一看几个人都“情绪稳定”,终于眉开眼笑,拍着胸膛说,一定会尽快找到那个造谣的煞笔,将其绳之以法。

    几个人扯了十几分钟,苏糖的肚子开始咕咕乱叫。

    秦风便开口告辞道:“何书记,要是没什么别的事情,我们就先走了。”

    “好,好,我送送你。”何元科连忙道。

    说是做笔录,结果却连最起码的问询记录本都没有拿出来。

    何元科和章钊平一起把秦风几个人礼送出门,走出大楼,章钊平忽然小声问了秦风一句:“小秦,你小叔的事情,你知道了没?”

    秦风微微点头。

    章钊平道:“我们这边还有个副职的缺,你可以问一下徐局的意思,你小叔这事情啊,我看还有回旋的余地。等陈书记气消了,这种小事情,他隔两个星期就忘在脑后了。”

    “好,谢谢您,我知道了。”秦风微笑着,跟章钊平握了握手。

    自古官官相护,今天你帮我,明天我帮你,多个朋友多条路。

    从区公安分局出来,秦风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又掉头往回走。中午的饭才吃了一半,虽然饭菜全都被弄撒了,但做人嘛,就应该哪里被轮就从哪里爬起来,所以骆冰和苏糖都打算回华琏商厦,把没吃完的那顿午饭吃完——毕竟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顿理应要免单的。

    几分钟后,在那些正在沿街排查的警察们的注视下,秦风一行人又堂而皇之地回到了事故的发生地。三楼餐饮部的工作人员见这几位大老爷和大奶奶回来了,内心多少是崩溃的。但没有办法,总不能赶秦风和苏糖走,就这两位,平时谁想请还请不到呢。王春被带去附近派出所做笔录未归,这时只能由今天的副领班出面招呼。

    秦风从早上出门饿到现在,早就饥肠辘辘的,既没心情也没体力更没理由跟人家摆谱,麻利地把刚才苏糖他们点的菜重新点了一遍,又加了一道烤鳗鱼,餐饮部的服务员就干部跑厨房催命去了。短短不到15分钟,几个菜就全都上齐。

    秦风和苏糖两个人的肚子之前一直在咕咕叫,此起彼伏叫得跟鸽子似的。

    饭一上来,这俩货哪还顾什么形象,端起碗来就跟东瓯市刚闹了饥荒似的,抢着下筷子。

    骆冰笑着道:“你们两个连吃饭的样子都这么像。”

    郑洋洋当着亲妈的面,说话不过脑子地幽幽叹道:“原来那啥多了之后,干什么都能变默契……”

    秦风和苏糖动作一停。

    场面瞬间尴尬。

    郑洋洋双手捂住了脸,有点想死。

    骆冰忍不住笑道:“幸好今天你爸不在这里,不然看他怎么骂你。”

    然后又问苏糖:“阿蜜,你们平时在学校里,聊天的内容都这么开放啊?”

    苏糖从尴尬中稍微摆脱出来一点,细声道:“偶尔,有的时候……”

    骆冰看样子还是不饿,喝着饮料,继续追问:“那是你说的多,还是我家洋洋说的多?”

    苏糖甩锅道:“我们对面寝室的思思说的比较多……”

    “阿姨,你别逗她们了。”秦风开了口。

    骆冰呵呵笑了笑,收了手,却转而问秦风道:“小秦,你们寒假拍那个电视剧,还缺演员吗?”

    “现在是剧本没有,导演暂无,演员待定,反正这个剧组,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有。”秦风说着,夹了块烤鳗鱼到苏糖碗里。

    骆冰听着新鲜,笑道:“什么都没有,你们就敢投钱了?”

    “这个项目本身不是关键,关键是我们做这个项目背后的用意。”秦风道,“反正早晚都得花这笔钱,我们现在追求的是不效益,而是占领和开拓市场的效率。”

    骆冰问道:“什么意思?”

    秦风微笑道:“商业机密。”

    秦风和骆冰边吃边聊,吃饭的效率依然很高。

    20分钟连吃了2碗米饭,几个人总算填报了肚子。

    秦风摸着吃两碗依然平整的肚子,心里得瑟哥们儿这身材其实也不错,除了腹肌一直九九归一,几乎没什么弱点。

    吃完午饭,秦风却没急着买单走人。

    四个人就这么干坐着休息,等了大概又有20分钟,王春终于回来了。

    秦风这才跟苏糖道:“阿蜜,你先跟阿姨和洋洋去别的地方走走,我和王经理还有点话要说。”

    苏糖乖乖地哦了一声,跟着骆冰走了。

    秦风让王春坐下来,隔着一桌残羹剩饭,微笑道:“王经理,你怎么到这里来上班了?”

    王春怅然叹了口气,摇头道:“别提了,阿庆楼被徐总外包出去,结果人家自己带了团队过来,把我们这些人全都给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