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十六章 从不吹牛逼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王春跟秦风回忆了一下过去,在他嘴里,情况和秦风所知的,似乎又有些不同。 .

    04年3月份,徐国庆、徐国贺、徐国亮、徐国文四兄弟,把多年辛苦打下的江山,包括阿庆楼、东阿庆楼、新阿庆楼和南阿庆楼全部这四家酒店在内的其中三家,一口气全都外包了出去,只留下一家南阿庆楼。同年4月份,徐国庆和徐国亮北上搞it,而后徐国贺另辟蹊径跟人炒房,徐国文则留守东瓯市,继续经营南阿庆楼,守护着家族最后一块自留地。这些事情,王春并非一开始就知道,而是一点点听从酒店里出来的老同事提起,才渐渐摸清了情况。

    王春告诉秦风,其实他离开酒店的时间,并不比秦风晚多少。04年4月中旬,阿庆楼被一个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接手后,王春当天就收到了要被裁员的消息,因为那个接盘的年轻人是带着一大群自己的班底来的,其中自然包括重中之重的酒店经理,所以不等4月份过完,王春就拿了遣散费离开了,那笔钱并不多,大概就是他20天左右的工资。

    “其实我当时走了也挺好,春晓那时候的事情,你还记得吧?”王春问秦风道。

    秦风点了点头。

    春晓就是王春的女朋友,当时在酒店里当副领班,对秦风很不错,还经常让秦风管她叫姐姐,后来某一天,不知是酒店里丢了东西,还是客人在酒店里丢了东西,徐国庆亲自调查,结果查出是春晓手脚不干净,就直接把春晓给开除了。想来身为春晓的男朋友,那段时间里,王春在酒店里应该也挺抬不起头的。难堪自不用说,最主要是工作上的威信也打了折扣。

    “春晓姐……后来还好吧?”秦风问道。

    “还行。”王春微笑道,“回老家待了一年,去年年底的时候,又回东瓯市来了。我帮她重新找了工作。”

    秦风没继续问春晓做贼的事情。

    王春又接着回忆道:“其实那件事情不是春晓一个人做的,后来我才听厨房的郭师傅说,是好几个服务员在包厢里看到一个客人落下的黑色塑料袋,袋子里面放了好几捆钱,大概有五六万那么多。有个服务员当时已经不想做了,就撺掇大家一起把那些钱给分了。春晓也是鬼迷了心窍,稀里糊涂就答应了,拿了1万,剩下的钱,全都给另外几个服务员分了。拿钱最多的那个服务员,一个人拿了2万块,第二天就辞了职。后来过了两天,春晓她脑子终于清楚了,又把钱从那几个服务员手里要了回来,全都交给了徐总,不过逃掉的那个服务员,那两万块就拿不回来了。我听春晓说,当时丢了钱的那个客人找过来时,徐总气得脸都青了,本来是想把那几个服务员全都开除掉的,后来春晓跪着给他们求情,徐总才只开了春晓一个人。不过当时谁也没想到,那件事过完没半年,大家就全都失业了……”

    王春笑着,轻轻摇了摇头。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王春唏嘘了片刻,接着往下说:“我当时失业之后,本来是想去春晓老家把她接回东瓯市。不过那阵子搞餐饮的人挺多的,我们这群人一从阿庆楼出来,别的地方就抢着要。我出来不到十天就换了新东家,暂时也就没时间去接春晓。不过厨房里那几个师傅,唐师傅和郭师傅都是名气比较大的师傅,新老板也舍不得放人,不过后来他们嫌那个新老板太小气,给的工资没以前高,结果还是走了。还有董师傅,我听人说,他后来投奔你去了,当时我听了还不敢相信,有一次我在路上碰到小赵,听他说起来,才知道你居然自己开店了,那时候你从酒店里出来,差不多也就一年时间吧,真是佩服死我了……”

    秦风笑道:“现在更佩服了吧?”

    王春道:“何止是佩服啊,我都不敢跟我那些同事讲,说你在酒店里刷过碗,说了他们也不信。”

    秦风呵呵两声,又问:“后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王春道:“后来不是想给春晓找工作嘛,我工作的那家酒店,人家老板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的,居然知道春晓的事情,就不要她。我就偷偷地趁周末去别的地方面试,一试两试的,谁知道这里就要我了,工资是稍微低了点,不过我把春晓接过来了,她今天是晚班,晚上才过来。”

    秦风表示恍然地点了点头。

    “我打算再过个两三年,等攒够首付的钱了,就在东瓯市买间小房子,争取后年或者大后年就跟春晓结婚。现在年纪也不小了,这事情总不能拖着……”王春道。

    秦风马上提醒道:“王哥,你买房要趁早。东瓯市房价这几年一直在涨,再要等几年,你可能连首付都付不起了。”

    “唉……”王春叹了口气,满脸无奈道,“东瓯市的房子在涨价,现在瞎子也能看得出来,可我是真没办法啊。”

    秦风问道:“那当时徐总把酒店盘出去,你干嘛不直接接手呢?”

    “心里没底嘛!”王春摇头道,“我现在也后悔,当时就是太胆小了,其实你说一家酒店放在那儿,无非也就是那么点事情。平时徐总不在酒店里,我照样也能管得妥妥当当的……唉!不说了,这就是性格决定命运,撑死胆大饿死胆小,像我这种胆小的,也就只能等着饿死……”

    秦风却来了句:“世界这么大,人生这么漫长,机会总是有的。”

    王春盯着秦风看了看。

    秦风微微一笑,问道:“王哥,你现在一个月赚多少?”

    王春道:“工资4500,年底看情况,去年拿了三万块奖金。”

    “挺不错了……”秦风点了点头,又问,“春晓姐呢?”

    王春笑道:“她一个月就2500,服务员嘛,工资反正也就这样,在这里上班,主要就是图个稳定。”

    “那……王哥,我跟你打个商量,如果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我给你一家店,规模肯定没阿庆楼那么大,但招牌绝对不比阿庆楼弱,不收你任何房租,所有酒店需要的硬件一切齐全。但是要你自己招人,自己承担这家店的运营资金,反正人事、财务、营销,所有的事情,统统你一个人说了算,我全都不管,但是我会为你提供所有你需要的外部支持,比方说帮你应付政府部门临检,帮你向政府要优惠政策,等等,诸如此类。到了年底,收益我们二八开,我给你两成利,这情你干不干?”

    “两成利?”王春显得很是迟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小秦,你说的这是什么店啊?”

    “糖风。”秦风微笑道,“你不知道吗?平时不用微博吗?”

    “不用。”王春摇了摇头,“我家里连电脑都没有。”

    “该用了,再不用以后就落伍了。”秦风笑着,随口做了个产品推销,又解释道,“糖风我是自己搞的一家餐饮公司,去年已经完成商标注册了,应该在网上名气还是比较大的。现在就一家店,开在东门街,一个小院子,上上下下加起来,大概200平方出头,我保守估计,只要正常点经营,一年下来纯利润绝对超过100万,你帮我干,一年拿20万,收入比这里至少高一倍。”

    王春听秦风忽悠着,明显有点意动了,问道:“那还有什么别的条件吗?比方说如果万一赔了……”

    “赔了不用你赔偿。”秦风道,“我每半年过去检查一次账目。”

    王春问道:“那税呢?各种税费,怎么摊?”

    秦风很清楚地回答道:“就摊在营收里,我们分账,就分最后的净利润,所有一切开支全都除去之后,你拿两成利。”

    王春又问:“你那边能摆几桌?”

    秦风笑道:“看你安排咯。”

    王春陷入了深深地思考。

    秦风也不催。

    过了半天,王春还是显得有点下不了决心,说道:“小秦,要不这样,我回去再考虑一下,和春晓商量商量。”

    “行,是该慎重考虑,毕竟不是小事情。”秦风笑着站起来,给了王春一张名片,又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了句,“其实要不是我自己实在没时间,我也不会想到要外包那家店的,我自己做的话,一年净利润做到两百万我都有信心。”

    王春听得心头一颤。

    秦风转头没走两步,王春就快步跑上前来,满脸认真对秦风道:“小秦……啊不,秦总!我做,不过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秦风停住脚步,微笑道:“你说说看。”

    王春道:“第一,我要求长期跟你合作,在我跟你合作期间,你不能一脚把我踢了,找别人替了我的位置。”

    秦风想了想,道:“4年,4年一签。”

    王春考虑了一下,点头道:“行,4年一签。还有第二点,你先期要至少给我提供5万的启动资金,既是启动资金,也是保证金,约满之后,我再把钱还给你。但是如果亏本了,这笔钱我最多还你2万。”

    秦风锱铢必较:“还我3万。”

    王春却一口答应:“好,三万就三万,我就拿三万赌一把。”

    秦风笑道:“王哥,那你这把赌局的性价比够高的啊,赚了就是一年四五十万,亏了顶多就三万。”

    王春苦笑道:“秦总啊,我又不是你,这三万也是我的血汗钱啊……”

    “都是血汗钱,你的是血汗钱,我的还是血泪钱呢!”秦风道,“这年头,谁赚钱容易啊?”

    王春不跟秦风扯这个蛋,说正题道:“那咱们什么时候签合同?我什么时候开始?”

    “这事情倒是还早。”秦风道,“东门街那边的房子,接下来又要来个大装修,我先把房子弄好你再过去也不迟,要不然等装修开始,你就在现场跟装修公司说自己想要什么样的,你说了算也行。”

    “店面怎么装修,也让我说了算?”王春有点小激动了。

    秦风笑道:“你是内行嘛!我干嘛不让你说了算?”

    王春急忙问道:“装修什么时候开始?”

    秦风估摸着回答:“最晚下星期吧,争取赶在过完年之前把东西弄好,每拖一天都是钱啊……”

    王春盯着地板,安靖了五六秒,忽然眼神一变,似乎是下了天大的决心一般,说道:“那我今天就找老板辞职,做完这个月,我就不做了。秦总,你现在这么出名,这种小事情,可别骗我啊。”

    “王哥,你就放180个心吧!”秦风呵呵笑着,拍了拍王春的胳膊,斩钉截铁地表示,“我做人别的优点没有,最大的优点就是从来不吹牛逼!”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