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十七章 我服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中午随便吃个饭都差点吃出踩踏事故,这让秦风猛然间意识到,苏糖的影响力或许已经超出他的想象了。眼下“微博女神”这个标签,可以说基本已经和苏糖的形象牢牢绑定,只要维护得当,相信将来甚至很有可能进化成为类似“春哥”那样的无形资产。

    要知道在嫩模大量出道之前的“前网红时代”,能拥有专属外号的人物,那可是真没几个。

    除了“春哥”李宇春,貌似也就只剩下“歌神”张雪友了。

    微博网和苏糖,现在明显处在一条互相成就的轨道上。毫不夸张地讲,微博网今年上线至今才不过将将三个月,市场拓展效果能达到目前的高度,苏糖哪怕占不到一半的功劳,但至少10%的功劳还是有的。最起码来说,这丫头坚持发了三个月的自拍,已然让自拍这项活动在微博上蔚然成风,不少女明星甚至已经有了自己的每日摆拍固定时间。而明星又有自己的粉丝,这一环带一环,苏糖间接为微博网创造的用户,怕是已经有数百万之巨。

    晚上7点多,当秦风坐在车里,把这些有关媳妇儿的事情从前往后全都捋了一遍后,忽然间有了两个想法:第一,是不是该给苏糖找个专业经纪人了。第二,是不是该向瓯投董事局申请,给苏糖发点产品代言费,哪怕给个一百万,意思一下也行啊!

    秦风把这个想法跟平哥说了说,关彦平却叹了口气,特别深沉地回了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风哥,你想做就去做吧,人生在世,想顺着自己的意思活着,实在不容易啊……”

    秦风见关彦平如此意志消沉,也跟着神情沉重地问道:“难道周珏不同意跟你睡?”

    “那倒不是,我想睡她还是比较容易的。”关彦平道。

    秦风追问:“这么说来,是她想睡你,但是你却不想被她睡?”

    “这跟睡没关系,和小玉玉也没关系。”关彦平道,“只是我自己的事情。”

    秦风点了点头。

    车里寂静无声了三秒。

    关彦平道:“妈逼,你就不能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秦风叹息道:“但是我今晚只想听八卦啊……”

    关彦平不管了,开始自己发挥:“我姑妈昨天打电话跟我说,她已经在多伦多给我联系了一家社区大学,让我过完年就去读书。先读8个月的预科,把语言关过了,等明年9月份正式开学……”

    秦风忽然好奇地打断道:“北美也是九月份开学吗?”

    “应该全世界都差不多吧……”关彦平也显得不清不楚,含糊其辞地回答。

    秦风点头道:“你继续。”

    关彦平想了想,骂道:“妈|逼|的,被你一问,老子思都路断了,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秦风而言以后很可能就难再坐到的这辆百万级别的大奔,在喧闹的城中心绕了一个小圈,很快就在位于新城和机场大道之间的路口停下。宽阔的十字路口西侧,是占地不大但楼层却足够高的王朝酒店。秦风和苏糖上个星期从沪城回来,晚上就是住在这里。关彦平稳稳地把车开进酒店的地库,停下车来,也不嫌大晚上的环境不匹配,居然戴上一副墨镜,跟在秦风身后大摇大摆进了酒店的门。顾大飞安排的会面,就定在这里。不吃饭,就聊天,所以秦风干脆就不带苏糖过来,省得妮子听到一半就犯困,还不如让她在家里陪陪爸妈和果儿。

    按照顾大飞给的房间号,秦风和关彦平上了楼,敲开房门,开门的是顾大飞。

    顾大飞热络地把秦风和关彦平请进屋里,可今晚的正主郑跃虎和他媳妇儿王妙安,却端着个莫名其妙的架子,看秦风的眼神里透着股“约你是给你面子”的意思,见秦风进来,居然坐在沙发上连屁股都没动一下,郑跃虎很随意地指了一下自己对面的沙发,微笑道:“秦总,请坐。”

    秦风闹不懂这两位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一种心理状态,才做出这种仿佛“接受基层市民朝见”的举动,心里暗暗嘀咕,要么他们是纯脑残,要么就是在虚张声势,理论上,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秦风不动声色,从从容容地跟关彦平一起坐了下来,就是可怜了顾大飞这位即便放在纽约那种国际大都会都能被归入精英群体的哥们儿,因为一时冲动沦落至此,今天还得充当保姆的角色,给秦风端茶倒水。

    只是一杯热茶上来,秦风却淡淡地说了句:“我不喝酒店里烧开的水,一般客人都拿水壶煮内裤和袜子。”

    正喝得很嗨皮的郑跃虎和王妙安两口子,一瞬间脸色都青了。

    郑跃虎把嘴里的一口茶咽了下去,万分惊恐地问道:“你们东瓯市都是这么干的吗?”

    秦风呵呵笑道:“肯定不光是东瓯市,全国酒店应该都差不多吧?郑总见多识广,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郑跃虎脸上肌肉在抽动,表情求死不能,道:“可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听说过有这种事情……”

    王妙安也笑得很勉强,说道:“秦总,你不要一来就开这种玩笑啊。”

    关彦平挺身而出,现身说法:“没开玩笑,我平时就是这么干的!”

    郑跃虎和王妙安双双放下了手里的杯子。

    王妙安不言不语地站起来,快步朝着卫生间走去,然后很快就传来了她在里面干呕的声音。

    关彦平不以为意,小声对秦风道:“是个大美女啊……”

    秦风轻轻点头,以示同意。

    关彦平又道:“不过跟我老板娘比,还是差了点。”

    秦风淡淡地看了关彦平一眼,用眼神传递了一个“这特么不是废话?”的意思。

    郑跃虎没王妙安那么反应过度,他心里自我安慰地想已经喝进肚子里的东西,再不济也是高温消毒过的,肯定不至于影响健康,听见关彦平的话,却笑得比哭还难看,问秦风道:“秦总,苏小姐今晚怎么没和你一起来?”

    秦风十分坦然地回答:“你也不请吃饭,我带她来,总不能让她一晚上就喝水吧?”

    郑跃虎瞬间宕机。

    这风格,太尼玛耿直了吧?

    煞笔片刻,郑跃虎摇头苦笑:“秦总,我现在觉得我的公司死在你手上,真不冤……就冲你这做人的态度,我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