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十八章 背景大得吓死人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总,我们这次专程过来,就是想邀请您加入我们公司。”

    王妙安在卫生间里呕了大半天,出来后脸色还是有点难看,显然秦风和关彦平刚才说的对口相声,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许是清楚了秦风的厉害,王妙安也不兜圈子了,压制于继续呕吐的生理反应,干脆直接和秦风开门见山。

    秦风含笑不语。

    王妙安沉着脸继续道:“秦总,我听说你在瓯投做得并不顺心,侯聚义只给了你微博网3.5%的期权股份。”

    “谁说我不顺心?”秦风打断道,“3.5%,我很满意。”

    “秦总,你跟我们干,我们可以给你35%!再多点也没问题,只要你开口!”郑跃虎立马抬价。

    “郑总,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秦风微笑着反问,“还有,我想请问你们两位,这数据是谁给你们提供的?你们确定是3.5%吗?”

    “不是3.5%吗?”王妙安露出一丝意外的神情。

    秦风叹道:“唉……王总,你们的商业间谍不够专业啊,3.5%那是3个月前的数据,现在我的股份是4.25%,我身价已经涨了。”

    王妙安笑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啊。”秦风慢条斯理地扯着淡,“这说明我在瓯投还有上升空间。”

    “秦总,不是我说……我觉得你对侯聚义这个人,可能还不太了解。”郑跃虎又插话道,“我们这次输给你之后,专门研究过侯聚义办事的风格,他其实根本就不算是一个生意人!”

    秦风脑袋微微一歪,不予置评,用愿闻其详的眼神看郑跃虎。

    郑跃虎很认真说道:“秦总,侯聚义他早年做过什么,我是没有查到。但是我们查到过几笔他最近一两年在境外的资本交易,那真是只看眼前不看长远啊,只要利润翻一番,马上拆台子走人!秦总,你说你这辛辛苦苦搞的微博网,现在发展形势一片大好,只要接下来运作得周到,将来绝对是了不得的企业啊。可现在呢,它偏偏却捏在侯聚义手里——你信我,只要公司一上市,只要微博网的股价一翻番,我敢拿我这颗项上人头跟你赌,他侯聚义绝对马上撤资!到时候你要么跟他一起跳船,那么就陪着微博网一起死。侯聚义这人,他压根儿就不是冲着搞企业去的,他就是冲着钱去的,他现在就是利用你给他捞快钱,等他捞够了,他才不会管你死活!”

    秦风耐心地听郑跃虎说完,却微微一笑,转头问关彦平道:“平哥,你姨父是这么干的吗?”

    “我知道个蛋啊!”关彦平大咧咧道,“我这几年不是给领导开车就是给你开车,我能知道个鬼啊?”

    王妙安脸色一变,“秦总,您还没介绍,这位是……”

    “哦,这位猛男是我关阿姨的侄子,我们侯总是他姨父。”秦风淡淡然回答。

    “秦总!”郑跃虎差点就跳起来了,“你这么办事不厚道啊!你怎么……”

    “怎么了?”秦风微笑道,“明人不做暗事,我们现在做的是什么非法勾当吗?不能让别人听见吗?”

    “不干了,老子不玩儿,你们东瓯人全都脑子有病……”郑跃虎完全理解不了秦风的办事逻辑,气呼呼地要送客。

    顾大飞倒是能屈能伸,急忙道:“虎子,你别冲动,万事好商量。”

    “我商量个鬼啊!”郑跃虎指着秦风吼道,“我好心好意请他来,他倒好,还利用我给他老板表忠心了!”

    “郑总,既然您这么说,那咱们也就没什么好谈了。”秦风心里有点失望地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要走。

    王妙安却突然喊了声:“秦总,你到底想要什么?”

    秦风安静了两秒,反问道:“你指哪方面?”

    “所有方面,我就想知道,你到底想要什么。”王妙安语速飞快道,“侯聚义和关朝辉有的背景,我们全都有,侯聚义和关朝辉能拿得出手的资源,我们也全都能联系得到。论国内的人脉,我们有大半个华北和一整个西北的关系网,远的不说,你们曲江省现在的一把手,他的父亲和我们家老爷子就是相交多年的好朋友,你现在随便上网查一下,就知道我有没有说谎。秦总,你跟着侯聚义干,最大的依靠无非就是东瓯市的老关家,但你要是跟我们干,我不敢妄言说我们能调动多大的力量来帮你,但绝对会比你想象中的要强大得多!秦总,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你开口,我们会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

    秦风这下真是被震到了,什么要求都先放在一边,神情万分惊诧道:“你说刁书记他父亲,和你们老爷子……”

    顾大飞一看有戏,赶紧安抚着秦风坐回去,说道:“秦总,老一辈政治家的事情,咱们今天就先别聊了,反正也扯不到那么远,别搞得跟我们官商勾结似的。咱们就还是聊聊现在,你看我们郑总其实也是一番好意,2500万啊,现金啊!你说投什么,我们就投什么,我们都这么有诚意了,您是不是也稍微给点儿面子?”

    秦风脑子有点短路,微皱眉头,闷声不响。

    今晚上的谈话,其内涵逼格之高,明显已经不是他这点小分量能hold的住的了。

    让侯聚义和关朝辉他们俩,自己过来谈还差不多。

    愣了半晌,秦风才叹出一口气来,幽幽道:“郑总,你的诚意,我感受到了。但是我做人也是讲原则的,侯总对我有知遇之恩,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我。钱是好东西,大家都想多赚,但我是个小人物,钱太多了,也会怕烫手。多大能耐办多大的事,多好的命就享多大的福,我这人不喜欢强求,喜欢顺其自然。跟你们干,不是不可以,但肯定不是现在,你们要是真有心,咱们也可以明着合作。你们可以先派人去联系瓯投,说破天,我现在也是瓯投集团的董事局成员,还是理事会的副理事长,我不能背着老板干吃里扒外的事情。实话实说,我很期待跟你的合作,也相信我们一定能合作得很好。不过今晚……咱们还是先聊到这里吧,你们要是有意,也可以再给我打电话,我可以帮你们跟侯总牵线。”

    说着,打开包,从里面取出一个精致的名片盒。

    盒子里放了10张镀金的名片。

    秦风一直没舍得用这玩意儿,这时却一次就给了2张。

    郑跃虎接过名片,目光复杂。

    秦风和这对夫妻还有顾大飞道了声再见,便带着关彦平走出了房间。

    下到酒店地库,关彦平和秦风一路无话。

    十几分钟后,秦风回到自家小区。

    关彦平跟秦风挥挥手,掉头就走。

    然而车子没开出100米,关彦平就停了下来,匆匆拿出手机,给关朝辉打了个电话:“姑妈,我草!那几个人的来头简直牛逼上天啊!背景大得吓死人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