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十九章 点叉就行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回到家里,时间还不到8点半,老秦同志甚至都还没下班。

    王艳梅正坐在客厅看电视,抱着果儿,气氛相当温馨。见秦风回来,王艳梅微微一笑,没说什么,转回头去接着看。秦风走过去坐到王艳梅身边,伸手把果儿要过来,抱在自己怀里,只是动作稍微有点硬,调整了半天,才笨手笨脚地找到了最佳姿势。果儿居然很配合地没闹,安安静静地让秦风练习怎么抱娃,秦风盯着这个历史上本不该存在的小家伙看了半天,小声对边上的丈母娘道:“她脸上干净多了。”

    “再不干净就完蛋了。”王艳梅作凶狠状道,“我女儿要是毁了容,看我不把你们家那些乡下亲戚的脸全抓花了!”

    秦风表情淡淡的,当然知道王艳梅这是在开玩笑——哪怕果儿真毁了容,他们顶多也就是让人家赔钱了事,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种曾经天经地义的道理,这年头早就行不通了。

    “妈,我跟你商量个事情。”秦风逗了逗果儿,抬头对王艳梅说道。

    王艳梅问:“什么事?”

    秦风慢慢说道:“妈,是这样,我接下来打算让阿蜜接点广告代言什么的,但是找别人照顾她又不放心,我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干脆让你当她的经纪人。”

    “经纪人?”王艳梅显得有点意外,她朝边上的小客厅看了眼,小声道,“经纪人是不是要跟人谈判的啊?你觉得我能干得来吗?”

    “妈,这事情就跟做买卖一样。”秦风简单地解释道,“你主要就是两个任务,第一是安排好阿蜜平时的生活,还有外出的时候,吃什么、住哪里、车票机票订好,就像你小时候带她出去旅游那样。另外就是帮她接活动,接项目,哪些项目能接,哪些活动不能接,你给把个关,把阿蜜的工作日程安排好,跟人家把报酬谈好。你要是觉得事情太多,我还可以另外再帮你雇一两个助理,杂活可以全都交给助理来做,你只要发号施令就行。”

    “这样啊……”王艳梅听得来了劲头,略显兴奋地问,“现在有人请阿蜜做广告了吗?”

    “应该有不少了。”秦风微笑道,“我明天早上就打个电话问一下京城那边,如果有消息,咱们明天就开始演练,你直接跟人家接洽。”

    “那我该说些什么啊……”王艳梅有点紧张起来,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还有点怕了……”

    秦风道:“妈,别紧张,你平时怎么卖豆腐的,你就怎么卖阿蜜。反正都是做买卖,实在不行,咱们可以不卖嘛!”

    王艳梅笑着点了点头。

    秦风跟王艳梅闲聊了一会儿,就把果儿还给了她妈。

    ……

    推开小客厅的门,秦风探头一看,苏糖这个准网瘾少女,居然没有在刷微博,而是正拿着相机在拍照片——真的是拍照片,拍照的对象,就是放在茶几上的几本相册。

    秦风走到苏糖身边,弯下腰来看了看,见苏糖正在拍她小时候的证件照,很不解地问媳妇儿道:“干嘛呢?”

    苏糖气呼呼道:“我要让那些脑子有病的人闭嘴。”

    秦风好笑道:“你发这个有屁的用啊,发上去照样有人说Ps。”

    “那我不管,他们能睁眼说瞎话,还不许我还手了?”苏糖看样子是气坏了,状态有些歇斯底里,咬牙切齿着把一张小学三年级的照片挪到镜头中央,咔嚓一声拍下来,拍完之后,又立马去翻找四年级的照片。

    秦风由着媳妇儿继续发脾气,随手拿过一本厚厚的相册,饶有兴趣地翻了起来。

    话说他和苏糖在一起这么久,还真就没想过要看一看她小时候的样子。

    秦风拿到手里的那本相册,时间貌似已经比较接近现在。

    照片上苏糖的五官,和现在的差别不是十分大,只是脸型稍有不同,婴儿肥还没完全退掉,不过身材却已经初现端倪。初二、初三的小姑娘,隐隐已经有了“一代波神”的风范。

    “美女,你初中的时候,班上暗恋你的男孩子挺多的吧?”秦风随意地问了句。

    苏糖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臭臭的表情一收,抬起头来笑着问秦风道:“我说有很多,你会吃醋吗?”

    秦风淡定道:“小屁孩懂什么,不值得吃醋。”

    “喂,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小屁孩啊?”苏糖贴到秦风身旁,看了眼相册里的自己,大声喊道,“这是我初三的时候拍的好不好!最多也就比你现在小两三岁而已啊!”

    “互联网时代,三岁一代沟,小三岁相当于小一个辈分。所以你那时候这些同学,在我眼里基本上和我儿子没什么区别。”秦风一本正经地诡辩。

    苏糖听完却嫌弃得很,表示严重抗议,“你恶心不恶心啊,我才不要这些人当我儿子!”

    说着,忽然又嘻嘻一笑,摸了摸秦风的头,用哄小孩的口吻道,“小风风,你真想要儿子,就要快快长大啊。姐姐等着带你去领证呢……”

    “哎哟,你妹!”秦风搂过苏糖的腰,咸湿的手顺势搭在她的"qiao tun"上,“信不信我让你先当妈再领证啊?”

    “信个屁。”苏糖揶揄道,“都给你好几次机会了,也没见你成功过。”

    两个人笑闹了一会儿,苏糖总算一张一张地把从小到大的单寸证件照全都拍齐了。

    毫无疑问,美女就是美女,底子是天生的,谁也改变不了。

    就算中间有几年的照片不存在,也完全不影响她的自证。

    苏糖把照片从数码相机转到电脑上,按照时间顺序,依次发上了微博。

    不过还没等她把照片尽数发完,微博上就先刮起了18级大风。先是郑洋洋几个闺蜜转发,然后紧接着就是李雨春那几个和苏糖比较要好的超女,等苏糖发完最后一张照片,连东强哥他们这些人都跳出来了,纷纷为苏糖站台,说些“此女只应天上见,落到凡间便宜了秦风”之类的话。

    苏糖的微博是点了“只准互相关注的人留言”这个设置的,所以只能看到好友的反应。

    但这丫头心情愉悦地被人很夸了一通后,又想不开点开虎扑找了一下刺激。

    果不其然,这才不过短短五六分钟,苏糖的这套照片就已经被转载到了别的论坛上。

    可苏糖只看一眼,便瞬间气炸。

    只见那帖子下面的二楼煞笔,用一种极其欠抽的口吻,十分笃定地留言道:“何必呢?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整容的,发几张P过的照片有用吗?”

    苏糖转头问秦风道:“老公,你想办法帮我弄死这个人好不好?”

    秦风搭着苏糖的肩,语重心长地教育道:“阿蜜,煞笔这种生物,就像是路边的野草,无处不在、生命力强,倒下去一个,站起来一群。你一定要学会习惯,一个人只有习惯了煞笔的存在,无视了煞笔的存在,才是真正的成熟了。”

    苏糖磨着牙道:“怎么可能无视嘛……”

    秦风微微一笑,直接关掉了网页,“点叉就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