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小夫妻早起日常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时间如流水,滴水穿石。秦风元旦早上醒来的时候,拿过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是2006年1月1日,心头滋味百转千回。怀里抱着软绵绵的媳妇儿,秦风盯着苏糖的脸,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一场美梦做了三年,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脸颊,苏糖犹如梦呓一般,呢喃着把腿一翻,架在秦风腰上,然后胳膊搂住秦风的脖子,身子往上一挪,反把秦风的头按进她的胸口,就跟抱枕头似的,紧紧抱住了老公。秦风哭笑不得,脑袋被活埋在了那对是男人就想亲密接触的玉峰之间,过了半分钟,终于忍耐不了,轻轻推开苏糖,说了句:“憋死我了……”

    “嗯……”苏糖迷糊着不肯睁眼,却也不让秦风脱身,又把秦风往怀里拉,手脚跟八爪鱼似的,将秦风缠着更紧了些。

    秦风打了个呵欠,也不想起床。

    大冬天的,还有什么比跟媳妇儿一起赖床更惬意的事情?

    只是他刚闭上眼,屋外忽然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建业,你怎么来这么早啊?这才7点……”

    “小风起床了吗?”

    “还没呢,两个都在里面睡。要不要去叫一下?”

    “不用,不用,我等他们!”

    这下秦风没睡着,苏糖倒是醒了。

    “谁啊?这么早……几点了?”苏糖睁开眼,依然抱着秦风不撒手。

    “7点10分。”秦风道,“小叔来了。”

    苏糖迷糊道:“他来干嘛?”

    “早上开会啊。”秦风道,“市里的经济工作座谈会。”

    “啊……好烦啊……放假也不让人休息,好不容易有个元旦节……”苏糖抱怨着,却从床上爬了起来。屋里暖气很足,小丫头即便只穿了一身丝质睡衣也不觉得冷。她掀开被子下床,站在床边,正对着秦风,一脸迷蒙地从上往下解开睡衣的扣子,露出里面寸缕不挂的白雪肌肤。秦风喉头一动。苏糖随手把衣服往床上一扔,又迷迷糊糊地四处寻摸:“我的内|衣呢……”

    秦风左右看了看,一翻枕头,找到了那两个价格不便宜的钢圈,递给苏糖道:“快穿上,别冻着。”

    苏糖半睡半醒地接过来,往床沿上一坐,背对着秦风,动作慢条斯理,束缚起她那双人间胸器。

    穿好bra,苏糖又一件接一件地穿上昨天晚上被秦风一件接一件脱掉的其他衣服和裤子。

    秦风大清早相当于倒放着看了部**。

    等苏糖穿好衣服,脑子已然彻底清醒。

    苏糖把头发从衣服里掏出来。

    秦风光着膀子走到她身后,拿起床边的梳子,帮她打理起的头发。

    苏糖笑眯眯地踢着腿,可惜床太矮,她的腿又太长,脚底板老是和地毯摩擦摩擦,根本踢不出想象中那样的画面。

    秦风帮苏糖梳了个简单的马尾。

    苏糖转过头来,仰着头,一脸甜腻道:“亲一个。”

    秦风道:“还没刷牙呢。”

    可这妮子跟秦风独处的时候,节操基本已经是负数了,很生猛地回答:“刷个屁啊,你身上味道更难闻的地方我昨晚都亲过!”

    秦风不矫情,直接跟媳妇儿来了个法式的早安吻。

    等俩人唇齿分开,苏糖微红着脸低头看着秦风大清早昂然挺立的裤裆,小声笑道:“秦风的小|弟|弟,又臭又硬。”

    秦风刮了一下苏糖的鼻子,调笑说:“你上语文课的时候脑子转这么快就好了。”

    “讨厌!”苏糖给了他一记粉拳。

    光是穿个衣服,小两口就磨蹭了将近15分钟。

    客厅里的温度低了不少,秦建业坐在沙发上抖着腿,见秦风和苏糖出来,立马精神紧绷地起身,可还没等他说话,秦风就连忙先道:“小叔,你先坐一下,我们还要刷牙洗脸上个厕所。”

    秦建业估计是昨晚上没睡好,表情傻傻的,哦了一声,又坐了回去。

    秦风和苏糖一起,快步进了卫生间,顺手把门一锁。

    新装修的卫生间是干湿分离的,厕所、浴室和盥洗室全都分开。

    苏糖喊着我先来我先来,匆匆奔进卫生间,把门一拉,将秦风挡在外面。

    秦风只能先去刷牙,顺手帮丫头把卫生间里的排风机打开。

    丫头憋了一晚上,放水的势能十足,动静不小。她把胳膊支在腿上,弯着腰捧着脸,不情不愿地说:“我本来还想早上洗个澡呢,昨天晚上弄完都没洗……”

    “那你待会儿再洗洗,现在时间还早。”秦风刷着牙,口齿不清地说道。

    苏糖排完小的,又继续放大:“嗯……你今天几点开会?”

    秦风道:“9点半。”

    “嗯……为什么我也要去啊?”

    “你不想去吗?”

    “嗯……随便吧,反正在家里没事情……”

    “你便秘吗?”

    “便秘个屁,昨天吃多了,量比较大不行啊?”

    秦风漱了漱口,放下牙刷,无奈道:“阿蜜,大清早的,能不能不要形容得这么具体?”

    “不行。”苏糖还越说越来劲了,“我跟你说,我以前还遇上过更恶心的事情。我初三的时候有天早上起来,忽然大姨妈提前了,而且还来得特别凶。但是你知道更倒霉的是什么吗?最倒霉的是,那天我还腹泻了。前面和后面一起漏,那叫一个汹涌不止啊,搞得我那次半天都不敢站起来,怕万一把裤子弄得又是屎又是血,洗都不知道该怎么洗……”

    秦风嘴角抽抽。

    卫生间里轰隆一声冲水声,苏糖终于解决了存货,打开隔门走了出来,还带出一股不怎么好闻的气味。秦风擦干净脸,放下毛巾,嫌弃地在鼻子前挥了挥手。

    苏糖不乐意道:“哪里臭了?”

    秦风据理力争地回答:“大姐,就算你是天使下凡,拉屎照样是会臭的,做人一定要认清现实好不好?”

    “就不认!”苏糖无视秦风的据理力争,嘴上还嘟囔,“有本事你别亲我屁股。”

    秦风继续表示反对:“姑娘,屁股和***是两个概念好不好?”

    “有区别吗?”苏糖幽幽一句,“你不是都亲过吗?”

    秦风沉默了两秒,转移话题:“你早上想吃什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