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二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女孩子早上起床,各种工序必然是繁琐的。秦风从卫生间里出来时,苏糖还在镜子前往脸上涂各种护肤品,仿佛生怕那张已经天下无敌的小脸蛋,有朝一日真要和仙女一比高低。

    王艳梅给秦建业泡了杯茶,就给秦风和苏糖做早饭去了。至于秦建国,他一大早6点半就出了门,没能和秦建业碰上。秦风走到厨房,跟王艳梅嘀咕了几句,王艳梅表情挺无奈地摇了摇头,秦风面露遗憾,但也没接着再劝,转身回到客厅,就在秦建业身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秦建业闲着没事,无聊地跟秦风打听道:“跟你丈母娘说什么呢?”

    秦风道:“想给我妈安排个事情,她怕果儿没人照顾,就不勉强了。”

    秦建业又问:“什么工作?单位临时工吗?”

    “不是。”秦风淡淡回答。

    秦建业见秦风不想说,便很识趣地不问了。

    关于王艳梅的事情,自然就是给苏糖当经纪人。昨天秦风联系了一下京城那边,得知现在想找苏糖当形象代言人的厂商确实不少,而且还有三家卫视也已经向苏糖发出上通告的邀请。只是京城那边,却很诡异地一直没有主动告诉秦风。

    秦风没刨根问底,具体原因他当然心里清楚。

    苏糖这个“微博女神”,眼下相当于是自封的,可一旦上了通告,接了广告,那身价可就是实实在在的了。到时候微博网再怎么着也得多少给苏糖一点代言费意思意思,这么一来,公司的预算又要往高了走。瞒着秦风和苏糖,不让苏糖太早上镜,想来应该是瓯投董事局的主意,或许更确切的说,就是关朝辉授意的。

    现在瓯投四处烧钱,棋局关键时刻,满盘焦灼,当然能省一点是一点。

    秦风把有关苏糖的接下来可能发生的行程安排跟王艳梅一说,王艳梅一听那些厂家和电视台的名号,就立马惶恐得举手投了降。秦风对此并不意外,也谈不上失望,毕竟想让一个从来也接触过演艺圈的40岁少妇,一开局就直接面对那些行业大佬,想来也不现实。苏糖如果真的需要一个经纪人,接下来还得托人牵线联系。

    秦风和秦建业一声不吭地坐着,等王艳梅做好早饭,苏糖也总算拾掇完毕了。

    “小叔,吃点吧。”秦风对秦建业说了声,起身走去了厨房。

    苏糖明摆着还拿秦建业当陌生人,完全收起了私底下跟秦风独处时的逗逼状态,特别礼貌地跟秦建业点点头,然后举止无比贤淑地跟着秦风走进厨房,帮秦风把早饭盛好,鸡蛋、泡菜,一碟一碟装盘,摆上了餐桌上。

    秦建业早上确实没吃,闻着白米粥的清香,馋虫受不住诱惑,老老实实地坐到了秦风对面。

    卧室里头,果儿醒得很准时,发出了嘹亮的啼哭声。王艳梅匆匆忙忙把牛奶冲好,试了下温度,便跑进了房间——高龄产下二胎的王艳梅,奶水明显不足,果儿才喝了一个月出头的母乳,便开始喝配方乳。而秦风害怕果儿被鹿鹿鹿谋害,就专程拜托关朝辉,让她从国外代购一些。

    关朝辉手笔巨大,走商业途径一次性进口了几个集装箱的奶粉。除了秦风拿走一些,多出的全都摆到了京东的货柜上,然后听从秦风的意见,让瓯投控股的东瓯市“人家连锁超市”还有京东商城,下架了一大堆了国内的奶粉,短期内也不再进货。

    秦建业虽然精神上被摧残得不要不要的,但胃口依然很好。

    等王艳梅喂饱果儿出来,秦建业已经吃下了两碗白米粥,填饱了肚子,秦建业的精神头好了许多,脸上也出现了些微的笑容。他剥着鸡蛋壳,跟秦风聊起了八卦:“阿蜜最近越来越红啊,昨天我看电视上都放她的新闻了,把她从小到大的照片放出来给别人看,说阿蜜没有整容。”

    王艳梅觉得好笑,说:“要是有那整容的钱,我还用起早贪黑那么多年干嘛?”

    “这跟钱有什么关系啊?”苏糖不满道,“有钱我也不会去整好不好!我脑子又没病……”

    “对对对,就你最漂亮,用不着整。”王艳梅的语气那叫一个敷衍。

    苏糖嘟嘴道:“我本来就漂亮……”

    王艳梅又问秦建业:“哪个电视台放的新闻啊?我怎么没看到?”

    秦建业道:“湘南台,娱乐新闻。”

    “哦……”王艳梅点了点头,“我家电视没调到这个频道,怪不得没看见……”

    秦风微微一笑。

    这年头,人只要出名,哪怕你不找别人,人家也要找你。瓯投跟千手观音似的前后提防,结果秦风和苏糖几乎什么都没做,苏糖照样还是上了电视。

    吃过早饭,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到了7点50分,秦风给章钊平打了个电话。

    已经过了2005年,年底的考核时间已经到时,吴超也该被放出来了。

    章钊平起得还挺早,接到秦风的电话时,已经在节日的短途旅游大巴上。

    听秦风把情况一说,章局立马表示会给底下拘留所打招呼。

    挂了电话,秦建业问秦风道:“章钊平啊?”

    秦风点点头。

    秦建业也不知哪里来的消息,满腹惆怅道:“老章听说也要提正科了,他们局里那个政委,今年年纪到了,老章是第一副局长,刚好接上去。等明年何元科退休,他搞不好就要升局长。公安分局局长,区委常委,一下就副县级了,比我升得还快……”

    秦风听秦建业这么一说,这才知道昨天章钊平跟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空缺出来的副局长的位置,感情是这么来的。秦风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把这件事告诉秦建业,省得秦建业这个官迷会跑去徐毅光那边磕头认爹。

    抠着时间,在家里干坐到8点半,秦风见差不多了,便喊上苏糖,一起下了楼。

    秦建业下楼后,精神状态又变得蔫蔫的。

    他走到一辆车旁,按了下遥控锁,结果发出声音的却是另外一辆。

    秦风看这情形,估计今天要是坐秦建业的车,自己这条命八成要折在路上。

    可秦风又不想关彦平看到秦建业这怂样,干脆说道:“小叔,坐我的车吧。”

    秦建业抬头问道:“你有驾驶证吗?”

    “要什么驾驶证啊,有这个邀请函就够了。”秦风拿着信封,在秦建业眼前挥了挥。

    秦建业基本已经失去了思考能力,听秦风这么一说,便傻乎乎地上了贼车。

    三个人坐进车里,秦风稳稳地把车开出小区。

    等上了马路,秦风沉默了一会儿,忍不住问秦建业道:“小叔,你待会儿要是见到市里领导,你打算怎么说?”

    “唉……”秦建业长叹一声,竟然全无计划,情绪低落地回答,“先见到领导再说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