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二十三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东瓯市市政府的元旦节全市经济工作座谈会属于例行节目,从上世纪90年代起,基本上每年都必须举行一次。被邀请的对象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全市身家排名前五十左右的重要民营公司的老板,另外一部分则是依附于体制的专家学者以及市国资委和发改委的主要部门领导。

    所以今天来参加会议的人其实并不少,越走近举办会议礼堂,人群就越显密集。

    秦风和苏糖这对“东瓯市第一情侣”和南乐清这个东瓯市首富的组合,自然相当吸引旁人的目光。一路上凡是和其他老板碰上,对方必定立马加入进来,于是从地下停车库出来,这支队伍便不断壮大,等走到市人民礼堂前的时候,已然有了两个排的规模。

    秦风差不多能叫出其中一大半人的名字,

    有的是他前世经常在新闻报纸上看到的企业大佬,剩下来的――基本都是瓯投董事局的董事。

    “小秦!”走进会议礼堂大门,早到一步的林丙俨喊住了秦风。

    众人扭头望去,南乐清一看是林丙俨,笑得那叫一个夸张,抢先一步走上前,对林丙俨道:“林教授,你这是胡汉三又杀回来啦?”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林丙俨被市政府开除公职后又火速加入了瓯投的事情,表情全都相当喜感,毕竟体制外的人能这么直观地看到政府吃瘪,确实是件挺痛快的事情。

    林丙俨还是斯文如旧,微笑着轻轻摇头,细声细气地说:“南总,玩笑不能乱开,影响不好。”

    南乐清呵呵一笑。

    秦风领着苏糖走上前,跟林丙俨问了声好。

    林丙俨笑着点点头,又把秦风拉到一旁,显得挺严肃地小声提醒道:“小秦,一会儿市领导说完话,如果要请你发言,你随便敷衍几句就好。今天情况有点不对,市里的四套班子领导全都来了,你最好就不要说话。”

    秦风奇怪道:“不是说只来了蒋市长吗?”

    林丙俨沉声解释道:“瓯南县出事情了,有三家企业炒房炒到资金断链,老板跑了两个,欠了东瓯银行六千万的贷款。瓯行瓯南分行的一个副行长,昨天已经被撤职了。”

    秦风瞪大眼睛,内心震惊得无以复加。他只记得东瓯市的金融危机,是从06年开始的,却万万没想到企业贷款炒房的事情,竟发生得这么早。

    林丙俨继续道:“市里重新研究了我们写的那几篇文章,最近正在打算向中央申报,组建公私合营的地方性投资银行,我估计是要让瓯投来顶缸。”

    秦风皱了皱眉头,边想边说道:“您的意思是,市里是想拿瓯投一家的钱,来炒全市的楼盘?”

    “对。”林丙俨道,“给我们一点政策上的甜头,但是想让我们承担多数的风险。”

    秦风道:“不可能啊,

    瓯投现在根本没那么多资金,再说侯总也不会同意吧?”

    “侯总肯定会答应的。”林丙俨道,“侯总已经把根扎在这里了,现在东瓯市政府手里还捏着我们三个大项目,东瓯广场、京东物流基站还有螺山的光学材料研究基地,前期的工程款都已经打出去了一半,现在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了东瓯市市政府的手里,我们是不想做也得做。市里要政绩,又不想冒风险,这炸药包就只能让出头鸟来背。”

    秦风无语道:“这么明目张胆地转嫁风险,市里太不要脸了吧?”

    林丙俨笑道:“不把风险因素全都剔除掉,市里怎么能安心解放生产力?”

    秦风继续无语:“炒房也算解放生产力?”

    林丙俨提了一下眼镜,一句话就说得秦风哑口无言:“现在这局面,不炒房哪来的Gdp?”

    秦风倒吸一口冷气。都说资本家不要脸,但再不要脸,也扛不住政府这个规则制定者变幻莫测的套路啊。听林丙俨这番话,眼下东瓯市的发展思路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炒房可以,政府支持。但是,东瓯政府绝对不会冒险让国有银行和地方财政,来为炒房所造成的金融风险擦屁股。所以政府的办法就是,让瓯投出资组建公私合营的投资银行,为东瓯市的房地产业提供绝大部分的周转资金。如果瓯投能撑住,那么很好,东瓯市经济继续欣欣向荣;如果瓯投倒了,那么问题也不算太大,反正死了你一家,幸福千万人。在这种条件下,东瓯市的Gdp和城市建设任务全都能得到保障。而对瓯投来说,组建银行相当于获得了一个金融外挂,机遇难得,但同时瓯投也必须为此承担应有的风险。

    所以说到底,现在关键就是看侯聚义本人能下多大的决心。毕竟,这样一场押上整个瓯投的赌博,牵扯到的可是侯聚义现在和未来的全副身家。论战略高度,甚至要高于瓯投收购facebook和京东商城这两次操作。至于微博网这种规模的项目投资,和这件事一比,那根本就是过家家。

    秦风花了将近一分钟时间才把思路理顺,然后问了一句废话:“市里这么干,有政策和法律依据吗?”

    林丙俨道:“我听市政研室的同事说,相关材料已经上报中|央了,过年之前,上面应该就会有回复。”

    秦风摸着下巴道:“我怎么有种瓯投要被政府逼上梁山的感觉?”

    “差不多吧。”林丙俨道,“薅羊毛就逮着瓯投一只羊来薅。”

    秦风笑道:“搞不好侯总一生气,直接扔掉这边的项目就跑了。”

    “唉……问题就在这里啊。”林丙俨叹道,“今天瓯投的董事局成员来了一半,不就是打着座谈会的旗号,来跟我们商量这件事吗?”

    秦风反问:“这种事还有商量的余地?”

    “怎么没有?”林丙俨道,“瓯投自己本身就在炒房,今天来这里的,除了你之外,其他每个人都在炒。更别说现在市里还给了共组银行这么大的政策,合法吸储啊,你当这种事情,谁都能碰上?”

    秦风转头看了眼正在谈笑风生的南乐清他们,心里暗暗嘀咕:“妈的这些人全都不怕死啊……要不我也进场炒一炒好了,反正天塌下来有侯总顶着,不炒白不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