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二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国内的机关单位但凡开会,会场布置向来都很有讲究。光是座椅该怎么摆,就能粗略地分为“大家级别都差不多所以不用区别谁大谁小以免现场气氛不和谐的‘回字形’”、“少数个别人特别牛逼所以必须坐在前面以显示领导地位以及指导作用的‘主席台形’”,以及“今天来的都是客就算我们再牛逼也要哄客人高兴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围成一圈中间还要摆张茶几上面放点谁都不吃的瓜果‘座谈形’”。

    所以按照这个原则,秦风他们今天开会的地方,会场的布置就是按照“座谈形”来的。不过由于今天来的人比较多,因此往常只摆一圈的实木靠椅,这回却足足摆了两圈。上百号在东瓯市有头有脸的政商人物挤在偌大的会议室里,嗡嗡作响就跟菜市场似的。

    秦风和林丙俨这两个反动文人在角落里嘀咕了没一会儿,市里的几位领导便翩然而至。以南乐清为首的一群土豪纷纷上前打招呼,秦风和林丙俨对视一眼,默契地分头而行,去找自己的位置坐下。会议室里的每张桌子旁边,都摆着应邀嘉宾的名牌,秦风左手牵着媳妇儿的手,身后跟着秦建业,绕着会议室走了半圈,终于在朝东的第二排找到了自己的座。每张座椅的左右都隔着茶几,秦风的左手边是许久不见的狄晓迪,右手边是被侯聚义亲切地称为“癞头”的东瓯市第一零售商彭定芳,全算是熟人。

    见到这样一坑一萝卜的安排,秦风只能无奈地转头对秦建业道:“小叔,要不你先出去等我?”

    秦建业也没觉得难堪,像这样的场合,就算他现在还是螺山镇的党委书记也根本没资格进来,更别说他现在已经连个屁都不是了。秦建业点点头,但又不放心地拉住秦风,小声叮嘱道:“我就在楼下等你,等散会了,你马上给我打电话。”

    “看情况吧。”秦风淡淡回答。

    苏糖却显得挺紧张地拽了下秦风的衣袖,局促地问道:“我要不要也下去等你啊?”

    “你不用。”秦风很利落地帮媳妇儿压住惊,左右看了看,在门口附近瞅见一个面嫩的小年轻,几步走上前去,微笑着对人家道,“你好,我今天把家属带来了,能再帮我安排个座位吗?”

    年轻科员一瞧弱弱地跟在秦风身边的苏糖,表情陡然一喜,兴奋道:“啊……是你们啊?秦总和苏小姐是吗?”

    “对。”秦风继续保持着微笑,“能安排一下吗?”

    “能……啊,我还是先问一下领导吧,秦总,苏小姐,你们稍等一下。”年轻科员看了眼手表,这会儿离会议开始,还有大概20分钟,时间还来得及。

    年轻科员脚步匆匆地朝着会议室外跑,秦建业趁着这个空档,也跟着向外走去。

    只是出门的瞬间,陈荣正好顺着南乐清他们所指的方向,望向秦风这边。秦建业和陈荣一对眼,瞬间吓得脸色苍白,别说上去跟陈荣说两句,甚至连张口的勇气都没有,他急忙低头暴走,从陈荣几个市领导跟前闪过,方才在车上打的一点腹稿,这会儿全都喂了狗。

    陈荣没太把秦建业当回事,但却对秦风今天把秦建业带来这里托关系、走后门有点不高兴。

    毕竟说破天去,秦风也只是一个“社会名流”而已,政府的人事安排,还轮不到他来指东道西,更别说,让秦建业滚蛋的决定,还是他陈荣“御口亲题”。

    想跟他陈荣平等对话——就算侯聚义不来,至少也该来个关朝辉,剩下的瓯投高管,就算是南乐清这个名义上的东瓯市首富,陈荣骨子里头也未必真拿他当回事。所以就算要当个掮客,在陈荣眼里,秦风也还远远不够格。

    秦风见陈荣发现了秦建业,多少有点尴尬。他远远地跟陈荣笑着点点头,陈荣微微一颔首,算是回应,却没了亲自上前和秦风说两句话的兴致。

    过了片刻,事必躬亲的市委秘书长刘可安走到秦风和苏糖身边,吩咐跟在他身边的方才的那个年轻科员道:“把狄主任的位置顺位往下挪一挪,让苏女士坐狄主任的这个位置。”

    “好。”年轻科员一点头,赶紧跑去安排。

    等小科员一走,刘可安又露出轻责的神情,小声对秦风道:“小秦,你怎么把你小叔带了啊?”

    “你也看到了?”秦风奇道。

    “刚才在走廊上看见的。”刘可安道,“我让他去我办公室了,待会儿开完会,我们中午还有个工作餐,你和小苏也一起去吧,你小叔我让他先回去。”

    “行。”秦风微笑着答应。

    刘可安又语重心长地教育:“小秦,以后可别犯这么笨的错误了。”

    秦风苦笑道:“就怕我小叔不依不饶。”

    “唉……”刘可安无奈地叹了口气。他这个市委的大管家,每天的工作就是处理各种麻烦事儿,协调各种麻烦人,对于秦风的苦衷,他当然懂。毕竟是亲叔叔,这点人情,总不能不给。

    “你小叔的事情,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我们总不能在陈书记眼皮子底下拆他的台。”刘可安拍拍秦风的肩膀,给了个不算承诺的承诺,“你让你小叔忍忍吧,他现在也还年轻,总有办法回去的。”

    秦风嗯了一声,“谢谢刘秘。”

    刘可安的事情很多,没工夫在秦风这边耽搁,说完这几句话,便又急匆匆地走了。

    过了几分钟,会议室里的人又多了许多。

    出门办事的小科员,很快就拿来了苏糖的名牌,摆在秦风旁边,然后从狄晓迪的位置起,把每个人的名牌又往下顺延了一个位置。

    等到把另外一张实木椅子和茶几搬进来,屋里的座位差不多也快坐满了。

    几个市领导见时间差不多了,便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陈荣拿过无线话筒,打开开关,拍了两下,呵呵笑道:“椅子不够了是吧?慢慢来,不要紧张。”

    忙得满头大汗的年轻科员,听陈荣这么一说,心里果然稳了不少。

    陈荣又接着道:“秦风同学,今天要不是看在咱们东瓯市的名片,微博女神的面子上,我就要追究你的责任了。说好的9点半开始开会,你看现在,9点32分了,因为你不打招呼就带亲属过来,搞得我们工作都被动了。”

    全场的目光齐刷刷望向秦风和苏糖。

    秦风哭笑不得,双手合掌,朝陈荣拜了拜,“陈书记,您大人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我们街道去年还邀请我去参加儿童节活动呢,我还小啊!”

    这装嫩装得够无耻,一屋子的人笑点低,会场内顿时响起一阵大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