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二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2005年,东瓯市Gdp突破1500亿,较去年同期上涨13.6%,排名全国第24位,创历史新高;市区年人均收入21000元,排名全省第一,比排在第二位的省会杭城,还要高出将近10%,藏富于民,成效显著。近年来,我市的经济发展能取得如此长足的进步,离不开党的领导,离不开政府的政策,更离不开全市大大小小数以十万计的个体经营者,以及数以万计的个大中小企业的共同努力。在此,我谨代表东瓯市市政府,向今天来到会场的各位东瓯市的优秀企业家代表,表示真诚的感谢,感谢你们为东瓯市的经济发展和东瓯市的城市建设,所做出不可替代的巨大贡献!”

    “啪啪啪啪啪啪啪……”

    秦风轻轻地拍着巴掌,转头看了眼昏昏欲睡的媳妇儿。

    按照常理,原本像这种放在元旦的经济座谈会,会议时间应该会非常短。因为通常情况下,市里的领导只会聊三件事。

    第一,吹嘘咱们市里去年又赚了多少钱,变相地给土豪们打打气、洗洗脑。第二,跟土豪们通个气,大概说一下明年市里的主要项目和政策,具体一点,还会解释一下这些政策可以用在哪些方面,这样土豪们就能从中知道,自己如果和政府合作,明年能多赚多少钱。最后一点,就是隐晦地提醒土豪们,明年不要忘了缴税。一般这三点内容,加起来一个小时出头就能说完,尤其是最后一点关于“纳税光荣、偷税漏税可耻”的宣传,市里领导基本不会说得太直白,顶多也就是10句话300个以内――真正要确定税额,还得会后等上了酒桌再谈。

    不过今天,情况显然和以往不太一样――

    林丙俨的内部小道消息不假,今天来的领导,数量要比以往多一些。

    按说这次会议的顶级配置,本该到市长朱明远就封顶。因为具体的经济工作,主要还是交给市政府来办的,市委照理说不会干预得这么具体。然而有鉴于市委已经充分意识到东瓯市繁荣经济下所存在的巨大隐患,陈荣决定自己亲自出马。而且不但是他,市里头除了已经退居二线养老的人大李主任,其余的主要班子领导今天全体到场。

    如此一来,陈荣、朱明远、蒋鹏飞还有秦风从未见过的市政协主席伊江源,四个大佬依次念稿,这场会议便开得冗长无比。但偏偏你不听还不行,因为今天的现场不仅来了茫茫多的领导,还来了东瓯市电视台,虽不是现场直播,但你总不能在镜头底下打瞌睡。尤其那摄影还是个明显的有着娱乐追求的家伙,镜头时不时就往秦风和苏糖身上扫,弄得小两口还不得不提起精神,全程装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貌似毫无实权可言的伊江源开口,会场的气氛才出现了一丝变化。

    “根据政协有关科室最近一年以来的调研,我们从中发现了一些问题。问题主要有两点。一是东瓯市民间借贷存在较大的金融安全隐患,而且从法律层面上来讲,这种大规模的吸纳存款、私人集资的行为,已经构成违法,现在不追究,是出于东瓯市一贯以来的特殊情况,但现在不追究,并不代表以后也不追究,所以希望各位优秀的企业家代表,从今天开始,能为全市的工商从业者,起到良好的带头作用,做到最基本的遵纪守法,所有商业活动都要牢记四个字,严守底线。”伊江源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把会议室里的一群土豪吓得脸色有点发白。

    南乐清用看王八蛋的目光看着陈荣,觉得这老小子真是巨阴险。

    伊江源这一开口,即不代表市委也不代表市政府,说出的话不具备强行政效力,但偏偏人家又能直管市工商联,搞得南乐清完全搞不清这些话到底能信几分。

    南乐清心里正骂娘,

    伊江源忽然又话锋一转:“我知道,在座的各位企业家中间,就有涉足此类金融活动的,而且不止一个两个,根据我们的调研,应该来说,是大多数。”

    现场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从人手一份编订好的领导讲话稿上,转移到伊江源脸上。

    伊江源面不改色,继续说道:“东瓯市向来有敢为天下先的优秀传统,在工商业领域,尤其如此。所以鉴于我市的民间金融活动频繁,而且存在实际的经济发展需求,我们政协有关部门根据调研结果,并经由市政研室和东瓯大学政经教研室的反复论证后,向市委提交了一份建议报告。经过市委的商议,我们已经决定向中央申请,请求中央在一定程度上,允许我们东瓯市的民间金融借贷,逐步实现合法化和规范化。主要的一个办法,就是成立专门服务于中小企业以及个体经营者的信贷银行,银行的性质是公私合营,遵从党委领导、政府监督、企业负责、管理自主的原则……”

    话音一落,会场瞬间就炸了。

    “这个公私合营的股份怎么算啊?”

    “怎么叫企业负责,是不是亏了算我们的,赚了大家分,伊主席,是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能不能入一股吗?”

    “信贷额度怎么个说法?”

    现场群情涌动,伊江源大声道:“大家先静一静,各位先静一静!慢慢听我说!”

    土豪们还算理智,慢慢安静下来。

    伊江源接着道:“关于筹建这个信贷银行的材料,市委才刚刚提交到中央,还需要等待央行、发改委和银监会等等等等机构的意见,不是一蹴而就的,我们要一步一步来。不过在这之前,接下来这件事具体该怎么操作,咱们市工商联内部,我觉得可以先讨论一下。咱们哪些企业愿意投资,出资的比例如何,利润该怎么分配,这些比较主要的点,大家可以先给我们一个大概的意见和意向。这样等中央的意见下来之后,我们也可以节省一点再讨论的时间。”

    “我们的意见不重要。”南乐清忽然开口,“伊主席,我觉得关键是……市里各位领导,你们是怎么想的?我觉得我们企业,主要还是应该配合市里的政策来办事。”

    伊江源呵呵一笑。

    紧接着,会场北侧正中间的座位上,响起了陈荣的声音:“市里的想法很简单,也很明确。这个项目虽然是由市委和市政府领导以及牵头,但主要工作,还是要交给市场来做,市里最希望看到的是,能有一家有社会声望的、有市场影响的、有操作能力的东瓯市企业,能主动地、积极地、及时地站出来,担起这个重任。相应的,市里也会给予企业足够的帮助,满足企业的个别要求,给予一定程度的政策倾斜和扶持。”

    陈荣从容不迫,不紧不慢地打了一套官腔。

    南乐清越听越觉得自己似乎是上了人家的套,但现在跑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陈荣说完这一段,停顿两秒,微微一笑,“南总,你们瓯投作为东瓯市首屈一指的企业,愿意再为东瓯市的经济发展,多做一点贡献吗?”

    南乐清煞笔了三秒,呵呵笑着回答:“为东瓯市的经济发展做贡献,是我们这些东瓯市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不过陈书记,瓯投也不是我一个人的瓯投,我得回去跟我们关总商量一下,我只是个打工仔啊……”

    “你是打工仔?”陈荣乐了,“那行,我也是打工仔。你为瓯投打工,我为党和人民打工!”

    苏糖在底下瘪了瘪嘴,拿出手机给秦风发了条短信:“这些人真能睁眼说瞎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