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二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做生意能做到受市政府邀请的高度,今天在座的所有老总,没有一个人不明白组建公私合营银行的意义。因此尽管市里的领导不断地表示“细节可以放在以后慢慢谈”,但精得跟猴儿似的东瓯市老总们,却仍然不依不饶,各种刁钻又关键的问题,层出不穷地问个没完没了。几个市领导水平虽然都挺高,但碰上这种仿佛研究生毕业论文答辩的场合,脑子一下还是转不过来,而且肚子里的墨水也确实不够用,不过索性今天现场也来了为数不少的经济方面的专家,每当领导卡壳,总会有个年纪不小满头白发的老教授或者学者型官员及时举手,然后滔滔不绝地一口气说上十来分钟。如是再三,这场会议足足开了2个多小时,到了将近12点,才总算散了会。然而散会归散会,可几位市领导并没有就这样轻易地逃出老总们的魔爪,彭定芳和莫念家几个人,同为殴商和瓯投的代表人物,即便下了会,照样贴着负责“东瓯招投商行”项目的两位大佬,朱明远和蒋鹏飞,没完没了说个不停。

    秦风倒是对这个历史上本不该存在的银行没什么兴趣。

    说起来他现在在瓯投的股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所以这笔关乎瓯投未来发展方向的生意,不管将来是砸了还是赚了,对他的影响都大不到哪里去。至于说以后要有什么贷款的需要,凭他现在的社会知名度和资产状况,找其他银行贷款也没完全没问题,不一定非要吊死在这棵树上。

    出了会议室,秦风和苏糖故意跟在人群的最后面,慢吞吞地往前走。

    接下来的这顿中午“工作餐”是市委请客,两个人就算心里再不想去,可还是不得不继续打起精神应付,现在抽身逃离,那简直太不给市领导和其他大佬面子。

    百来号人鱼贯出了人民礼堂,走出大楼,秦风和苏糖已经和其他人拉开不短的距离。

    秦风边走边掏出手机,先给秦建业打了个电话。

    片刻后秦建业接通,语气消沉地告诉秦风说他已经先回家了。

    秦风没问别的,哦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中午吃饭的地方,就在市行政中心内。

    在这片占地不小的大院内,有一间专门的招待大楼。虽然中央一再三令五申要刹住吃喝风,但政令从京城出来,奔袭千里再落到地方上,力道显然耗损了不少。沿着一条蜿蜒雅致、林荫密布的小道前行,走了大概七八分钟的人,秦风和苏糖才到了地方。走进装修水平丝毫不输四星级酒店的招待大楼,小两口在工作人员充满殷勤的指引下,终于又回到了大部队中。

    由于人多,午餐的地方被安排在了招待大楼二楼的中央大厅。只是今天毕竟是周末,市里头也没多少人,所以即便老总们说话音量不小,但总体上感觉,整个建筑还是挺清静。

    秦风和苏糖的座位早就留好,就在最中央主桌的边上,桌上摆着秦风和苏糖的名牌,不过苏糖这个牌子,字体明显和别人的有点不一样,显然也是临时打出来的。

    两个人走上前坐下来,边上全都是瓯投的股东,几个老货虽然已经尽力了,但见到苏糖依然不自觉地笑得色眯眯的。这种事秦风也没法子,老婆漂亮的男人总免不了有类似的烦恼。

    他很淡定地跟桌上的几位老总打着招呼,没过一会儿,厨房就上了菜。

    同时每桌端上了两瓶茅台。

    “哎哟,市政府工作餐有茅台喝,小秦,这是市里的领导在冒着违纪的风险招待大家,你和苏小姐今天不喝就是对不起市领导的一片苦心啊!”坐在秦风边上的一个老货拧开酒瓶就往秦风杯子里倒酒,苏糖身边那位也不示弱,拧开另外一瓶,夺过苏糖的杯子就灌。

    秦风反正也拦不住这些家伙,转头小声对苏糖道:“要是不想喝,等下随便倒地上就好了。”

    苏糖弱弱地点了点头,然后等边上那老货把她的杯子放下,苏糖立马就拿过酒杯,当着人家的面,直接就倒在了地上,笑盈盈道:“我不会喝酒,我喝饮料。”

    给苏糖倒酒的那个老总瞬间就懵逼了,盯着苏糖看了半天,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来:“秦总,你家苏小姐,做人真是直爽。”

    秦风镇定地微微一笑,拉上了几亿人背书:“八零后,都这么直爽。”

    苏糖这么一搞,满桌子的老板就没有再不识趣地拿微博女神当气氛调节器了。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秦风和苏糖客客气气、本本分分地吃着这顿手艺一流却不好吃的饭,等到菜过五味,秦风也差不多二两酒下肚,蒋鹏飞忽然端着杯子走到秦风这桌,站在秦风正对面,笑着说道:“各位中心区的老总,去年工作辛苦了,我代表东瓯市和中心区政府,向各位老总表示感谢。去年中心区的财政收入位列全市第三,能取得这么好的成绩主要就是靠工商业精英的开拓创新、积极进取,所以我诚挚地希望,今年中心区的各位老总生意能越做越大,保持住去年的良好势头,咱们保三冲一,争取做出中心区的首位高度!”

    “好!借蒋市长吉言,我们一定加油努力!”刚才给苏糖倒酒的那位身价起码也是三五亿起步的老总,红光满面、满嘴酒气地起身跟蒋鹏飞敬酒。

    蒋鹏飞跟他一碰杯,却只抿了一小口酒,然后呵呵笑着,围着桌子走了半圈,走到秦风身边,很江湖气地搭住秦风的肩膀,说道:“秦总,市里最近在研究搞个高新创业园区,等建好了,你们微博网可以搬过来,朱市长说了,只要你们肯过来,头三年免税都行!”

    秦风笑道:“蒋市长,微博网现在可不是我说了算。”

    “不算更好啊!”蒋鹏飞大笑道,“我是很支持你自己出来二次创业的,你要是有什么好的想法,我们市里一定大力支持啊!银行、政策、场地,市里都能帮你解决,你要是还不放心,市里可以出资跟你一起弄!”

    秦风听得哭笑不得,说:“蒋市长,咱们东瓯市的经济政策也太活了吧……”

    “那是,敢为天下先嘛!”蒋鹏飞半醉不醉地说道,“现在时代不一样了,现在是高新技术产业时期,我们要是还不打破枷锁,解放思想,那这机会一错过,将来可就没得后悔了。像你这样年轻能干,又懂得把握市场潮流的青年优秀企业家,我们就该重点扶持!”

    蒋鹏飞死命把秦风往高了捧,秦风实在吃不住,只能不停地说着谢谢。

    扯了大概有五六分钟,蒋鹏飞没再和这桌上的其他老总碰杯,便去了边上的另一桌。

    但秦风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隔壁桌的南乐清又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先跟这一桌的所有人打包敬了一杯,然后就走到秦风身边,笑眯眯地问道:“小秦,我听黄律师说,你最近跟他一起开面馆啦?”

    秦风笑道:“南总真是消息灵通。”

    “什么灵通不灵通的,我侄子给黄律师当秘书,你们有什么事情,我还能不知道啊?”南乐清倒是坦白。秦风忽然想起来,黄秋静的秘书名叫南风,合着竟是南乐清的亲侄子。难怪老说这社会上升渠道封闭,要是重要岗位都这么内部消化,穷人家的孩子确实不容易出头。

    南乐清继续道:“小秦,你怎么忽然想起来做连锁餐饮了啊?”

    “什么连锁,一家都还没开呢,先看情况吧。”秦风道,“做得好就做,做不好就换别的想法。”

    “别看情况了,做餐饮有什么意思啊?”南乐清随手从墙边拉了张椅子,居然还坐下了,一本正经地跟秦风扯起来,“东瓯市这么多年,唯一做成功的连锁餐饮,也就只有一家肯德基,还是外来的,那些什么面馆,你做死了,一家店一年给你挣50万,你开个100家,一年利润最多也就5000万,你还要缴税,还要给股份分红,还要这个那个,最后到自己手里,最多也就剩个1000万,而且随便一家店,随便有个客人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我跟你说,烦都把你烦死!这事情风险大,利润又一般,就算你做一辈子,顶多给你攒个几栋酒楼出来,跟那个徐国庆一样,四栋楼、五栋楼,有什么意思?”

    南乐清很真挚地看着秦风,秦风却呵呵一笑,来了句:“南总,我觉得人这辈子,不贪心才能安心,做人还是要知足啊。徐国庆这四五家酒楼,将来东瓯市楼市、地皮炒起来,至少也值个好几亿,每年租给别人,自己不用干,一年收租金也能拿个两千万,你说这世上有多少人能一辈子赚到1000万啊?我将来要是能做到人家徐总的高度,也就心满意足了。”

    “喔唷!你才几岁啊?都还没起步就想退休了?”南乐清道,“小秦,你知不知道瓯投现在好几个项目在准备上市,关总每天张口闭口几十亿、几百亿地跟我报数,报得我心脏都在颤。小秦,知不知道这几十亿、几百亿里头,你这个功劳有多大?老侯前年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手里的钱该怎么花,就是你来了,听了你的话,他才下了决心要联合我们创办瓯投。你说你现在,跟个老牛似的,只求付出、不求回报,思想境界这么高,还跟我说一辈子赚个1000万就知足了。我要是早知道你思想境界这么高,我还跟老侯干个屁啊,咱们俩合伙不就好了!”

    秦风听得目瞪口呆,实在没料到南乐清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这种话来。

    他看着南乐清那张油腻腻的老黑脸,心里默默嘀咕说大佬你真特么勇敢,连侯聚义的墙角都敢明着挖——而且还是吃里扒外地从里往外挖。

    然而南乐清还没完没了,表情特别认真地继续对秦风道:“小秦,我说真的,你要是还有什么高科技的项目,你只管找我做,我现在口袋里是没几个钱,不过一个亿,勉勉强强还是凑得出来的,而且我保证,只要你跟我一起做,我觉得保证不插手任何企业的管理,企业怎么发展,全都你说了算!”

    秦风盯着南乐清,两个人对视了半天,秦风忽然一笑,道:“南总,将来要是有机会,我会认真考虑的。”

    “别说什么将来了,时间不等人,做生意只争朝夕啊。”南乐清拍拍秦风的肩膀,起身离开。

    秦风摇了摇头,这才知道原来瓯投内部其实也不安稳,难怪第一次开董事会的时候,侯聚义对南乐清就不怎么客气。这位东瓯市首富,怕是早就有分家的心思了。

    午饭吃到下午1点左右,市里的几个领导把今年的大户纳税工作也做得差不多了。

    一群人喝得晃晃悠悠出了招待大楼。

    秦风和苏糖还是混在人群后面,慢慢朝地库走去。

    没了秦建业,回程的路恐怕是要无证+酒驾。

    秦风正琢磨着是不是应该给关彦平打个电话,身后忽然有人叫住了他:“秦总。”

    转过头,见是狄晓迪,秦风上前跟他一握手,道:“狄主任。”

    狄晓迪看了苏糖一眼,问秦风道:“你们今天就两个人过来吗?”

    “对。”秦风道,“正打算打电话给司机呢。”

    狄晓迪却道:“要不先去我办公室坐一下吧,我有些事想和你聊一聊。”

    秦风有点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也好,顺便醒醒酒,也不用麻烦别人过来接了。”

    ……

    秦风跟着狄晓迪,从林荫小径的一条岔道出来,没一会儿就到了市委5号楼。

    5号楼主要是一些市委的直属部门,狄晓迪所在的市发改委就位于5号楼的5楼和6楼。

    上了楼,进了发改委政策处的办公室——狄晓迪虽说是副科级,但是在市政府里也没有独享一间房的待遇,屋里一共四张桌,除了他的,还有科室主任以及2个科员的位置。

    没了烦人的老头子,屋里只有狄晓迪这个比王安还帅的帅比,苏糖精神上松弛了许多,大咧咧往沙发上一靠,叹道:“吃个饭比打仗还累。”

    “机关单位都是这样的。”狄晓迪拿出茶叶给两个人泡茶,一边说道,“我前两年在下面县里给领导当秘书,底下更讲官场规矩。同个单位吃饭,领导班子十来个人一桌,中层干部十来个人一桌,我头一天去报道,中午吃饭的时候人家告诉我领导那桌别坐,我不清不楚地就坐了中层干部那桌,结果那十来个科室主任和副主任,脸色那叫一个臭,等级分明得很啊。今天这场面,还算够进步了,至少领导都肯屈尊降贵给那些老总敬酒了。”

    两杯中等档次的绿茶,摆在了茶几上。

    狄晓迪搬过椅子,把门一关,坐到秦风跟前,紧接着就开门见山道:“秦总,你的那几篇论文,我最近又认真研究了一下,我觉得你这几篇文章,分开看吧,其实都挺好,观点鲜明,论证也充分,不过放在一起,就有观点上的冲突了。一会儿说支持房地产业快速发展,一会儿又说要防止房地产业发展过于激进,我想问问,你对房地产业的发展,到底是什么态度?”

    “就是字面意思。”秦风捧起茶杯暖暖手,缓缓道,“支持房地产业快速发展,和防止房地产业发展过于激进,其实一点都不矛盾。现在全国经济过热,钢筋、水泥、煤炭等等行业全都产能过剩,地方政府又都是唯GDP论,既有政策惯性,又有经济惯性,还有一部分的市场驱动,在这种情况下,其实不单只是东瓯市,其实全国都差不多,区别无非是有的城市惯性大,有的地方惯性小,但只要一只手在后面推——不管是政府的手还是市场的手,中国的房地产业发展,都只能往前走,绝不可能往后退,这叫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所以咱们小老百姓也好,政府也罢,这是不想支持也得支持。至于你说的防止发展过于激进,那就是个别地方的问题了,比方说,就像东瓯市,存在房地产过热害死制造业的风险,还有别的地方,可能就会有别的问题,比方拆迁来的移民问题、环境问题。”

    狄晓迪微皱着眉头问:“所以你的理解是,房地产还是要大力去搞?”

    “对。”秦风笑着点点头,又问,“狄主任,你怎么忽然想起来要问我这些?”

    狄晓迪笑道:“我过完年要调去外地挂职,闽江省闽州事闽江区,当发改委副主任。”

    秦风微微点头,他对官场上的事情了解有限,并不知道狄晓迪这一去,回来之后应该有就升官,不然肯定立马就要恭喜狄晓迪了。

    狄晓迪又问了秦风几个关于房地产业和信息产业该怎么结合的问题。

    秦风也不藏私,有一说一,不见得有多对,但是大方向应该没错。

    狄晓迪听秦风说着,居然还很认真地拿出笔记本记了记。

    说了大概有大半个钟头,秦风杯子里的茶都冷了,狄晓迪才把本子合起来,对秦风道:“秦总,刚才吃饭的时候,我听说南总找你商量合作了。”

    秦风点点头。

    狄晓迪道:“我觉得你最好不要,开卷家里的能量,要比你想象中还大。而且侯总和关总做事,还是讲公道的,你要耐心一些。”

    秦风没表态,而是反问道:“狄主任,南总和开卷他们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南总以前是做家电生意的,后来有高人指点他,改做了光缆。”狄晓迪慢慢回忆着道,“当时国内用宽带上网的人还很少,顶多就几百万用户,东瓯市这边,全市估计也就只有一两千户,南乐清野心不小,想把电信的生意全都揽过来,但是却没成功。在他差点快死的时候,是侯总救了他,给他提供了海外渠道,南乐清一下就把光缆生意做成了出口生意,只用6年时间,就成了全市首富。到现在也是,侯总利用海外关系,一直为南乐清提供销售渠道,近的到东南亚、印度,远的到南美、非洲……”

    秦风听得眼睛都亮了:“侯总这海外关系够硬的啊,怎么什么地方都进得去?你是听谁说的?”

    “关总亲口告诉我的。”狄晓迪笑道,“我当时和你一样,听完后觉得……眼界都不一样了。”

    秦风微微点头。诚如狄晓迪所说,如果侯聚义的海外关系真的强大到能渗透到那么多地方,瓯投的能量之大,确实要超出他的想象。难怪那时候是中|央|委|员出面,才把侯聚义叫了回来。级别稍低的,还真没那能耐。

    狄晓迪接着道:“南乐清这几年在东瓯市的地位高了,想法也不一样了,应该是不想再跟侯总合伙,其实侯总挺公道,南乐清的光缆出口生意,侯总只要了他35%的干股。”

    苏糖插嘴道:“但是没有侯总,南乐清也做不到这么大吧,你都说他差点都要死了。”

    “是啊。”狄晓迪冲苏糖微微一笑,“所以我也挺想不通的,这人呐,为什么就这么不知足。”

    秦风道:“可能是觉得寄人篱下,心里不痛快吧。”

    狄晓迪沉默了片刻,淡淡道:“是不是寄人篱下,我觉得还是看心态。全国13亿人,说破天,都是给共|产|党打工,你移民去了美国,又是给美联储打工。所以广义上讲,你随便去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你没达到某个高度,都摆脱不了寄人篱下。但是你又能怎么样呢?你想往上爬,但人生这么短暂,路途这么艰辛,谁又能说自己只用一辈子时间,就能完成别人几代人换来的一切,而且即便你做到了,那又能怎么样?到时候你肯定会发现还有其他因素束缚着你。真要不想寄人篱下,简单啊,放弃现在的一切,不就自由了?以南乐清现在的资产,他大可以什么都不干,每天吃完睡、睡晚吃了,可他舍得吗?他舍不得啊!没了侯老板,还有马老板、牛老板,能让他不自在的人,这世上多了去了。”

    秦风点点头。

    关于马老板这个说话,秦风同志表示完全同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