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二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原本以为自己被微博网的新任高层们架空之后,生活为清闲很多,但事实证明,所谓的“架空”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即便微博网的事情他暂时c不上手了,但身为一个已然成名的杰出青年,他每天需要应付的麻烦事儿仍然不少。

    元旦刚过完,周珏就给他发来了2006年第一个月份的工作日程安排。除了参加螺山镇光学材料研究基地奠基仪式之外,秦风这个月还需要出席几个较为重要的会议,比方说新一届东瓯市青年联合会委员改选会,再比方说新一届东瓯市工商联委员改选会,又比方说新一届中心区政协大会,还比方说瓯投董事局例会——好吧,貌似除了最后一个,前面那些玩意儿其实去不去也无所谓。秦风对这种快速节奏的生活已然感到忙碌,同时觉得关朝辉每个月给他税后8万块的工资貌似也挺理所当然。

    而说起工资这件事,元旦节这天,秦风还真收到了一件意料之外的礼物,瓯投居然给他发了30万的年终奖金,秦风很不争气地感慨,这笔钱竟是他两辈子以来最大额的单笔收入。

    周四早上,秦风抽了一小时的空,去螺山镇光学材料研究基地那边挥了挥铲子。

    但这显然只是谦虚的说法。

    事实上是,周四早上9点左右,包括市|委|书|记陈荣,东瓯医学院院长徐永佳,还有曲江省科技厅厅长王某某悉数到场。秦风作为瓯投代表,跟这几位大佬一起,开启了这项市重点科技项目的开工仪式。排场如此之外,现场气氛自不用说。东瓯市的官方媒体全体出动,《曲江日报》的安靖也piapia赶来,甚至酷浏网也大老远从京城跑来凑热闹,坚持让自家的秦总再在网上抬抬*格,以彰显我大酷浏网跟网上别的那些只知道传播小电影的妖艳贱货不是一回事。

    当天消息一出,秦风又招来黑粉无数。

    茫茫多的红眼病患者在微博网和酷浏网的评论区上留言,不Y不阳地说着些诸如“中国完了,居然把一个骗子捧得这么高”这样的话,然后结果就是秦风的微博粉丝又一次数量暴增,一天之内涨了将近七八万,粉丝破百万近在咫尺。

    秦风却没有功夫搭理这群乌合之众,八风不动地抓紧时间拿着从教研室要来的题库背答案,一边还得经常性抽空去参加个什么会议。

    从元旦第二天开始到一月份中旬将将结束,连着18天时间里,秦风呕心沥血考完5门功课的同时,还顺便去市政府走了两趟,去区政府走了一趟,收获就是,秦风同志顺利加入了东瓯市青联、东瓯市工商联,以及破天荒地成为了中心区历史上最年轻的区政协委员,头顶的光环之耀眼,简直要把身边的人全都给亮瞎。

    秦风无论如何没料到这些官方头衔来得这么汹涌而暴力,以至于从1月10日之后,他每天还得应付没完没了的各种采访——其实你要说《曲江日报》和《中华青年报》来采访也就算了,可尼玛瓯医和瓯大的校报也跑来凑热闹算怎么回事?

    这种扮家家酒的校内机构不要来烦朕啊!朕特么日理万机很忙的啊!

    秦风对各路记者能推就推,还有那些没事找事通过秦建国来“关心”他的亲戚,更是直接无视掉。如是这般连睡觉都要挤时间地忙碌到了一月份下旬,秦风在无限的疲惫感中,迎来了媳妇儿的“出道日”。

    苏糖她们已经全部考完了。

    所以接下来,就该去京城拍戏了。

    1月24日这天早上,秦风一大清早就从大学城出发,载着苏糖和她的小闺蜜们,以及多到必须再把关彦平的车叫上才能装下的行李,浩浩荡荡前往东瓯市机场。

    黄芳菲提前几天就赶到了东瓯市,帮着苏糖她们几个丫头忙前忙后,算是苏糖她们的临时经纪人。而京城那边,酷浏网的第一副总裁徐小宁已经在帮苏糖接洽职业经纪人,听说是个娱乐圈内了不得的人物,人送外号“花姐”,今年才不过三十多岁,却已经捧出了好几个耳熟能详的大明星。秦风觉得这个选择挺靠谱,让徐小宁务必把花姐拿下。

    到了机场,离登机还有大半个小时。

    苏糖这几天大姨妈刚过,|卵|巢|异动,对秦风异常热情,大庭广众之下的,也不怕别人笑话,抱着秦风腻歪个不停。

    “等下了飞机,马上给我打电话知道吗?”秦风轻拥着苏糖,内心无比感谢她今天没穿高跟鞋,这么抱着,“队列”勉强还算整齐。

    “嗯。”苏糖乖乖地应了一声,她把头靠在秦风的肩上,小声道,“芳菲姐说最快大概2个星期就能拍完,我们要在京城过年了。”

    “那还不好啊?省得到处拜年了。”秦风笑道,“我跟爸妈说了,再过几天,就让他们一起去京城陪你。”

    “那你来不来啊……”苏糖明知故问,满脸依依不舍。

    秦风道:“我要去多伦多啊。”

    苏糖抱怨道:“侯老板好烦人啊,都放假了还不让你休息。”

    秦风跟媳妇儿一起谴责道:“就是,万恶的资本家,就知道剥削员工的劳动力。”

    苏糖直起身子,看着秦风,幽怨地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2月底吧。”秦风道,“怎么说也是去学英语的,肯定不可能太早回来。”

    “那我不是一个多月都见不到你了?”苏糖嘟起了嘴。

    秦风笑道:“你就当让我修养一个月,等我回来,你会对我的身体状态感到很惊喜的。”

    苏糖微红着脸,轻捶了秦风一下。

    秦风看着媳妇儿眼里滴水的模样,心头微微一荡,探过头去,轻轻吻了苏糖一下。

    “啊!我受不了啦!!”站在一旁的慧慧,拉住思思猛摇了几下。

    思思却很淡定地说道:“不就是打个啵儿吗?这俩货平时腻歪得还少吗?你看人家记者都懒得拍了。”

    她伸手一指,郑洋洋和慧慧抬眼望去,就见几个娱乐八卦狗仔站在一旁,一边打哈欠,一边吊儿郎当地按了下快门,工作态度极其敷衍——

    没办法,见惯了秦风和苏糖平时的大尺度微博合影,这种机场吻别的戏码,实在让从事偷拍事业的娱乐新闻工作者提不起劲头来,更别提这俩货根本不在乎让别人拍。遇上这么正大光明秀恩爱的名人,身为狗仔队的工作乐趣都被弄没了好不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