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二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没我的事情了吧?”送走姑娘们,秦风和关彦平回到停车场,关彦平问秦风道。

    关朝辉这位圣母皇太后的懿旨已经下来了,让关彦平三天之内就去加拿大报道,关彦平对此无可奈何,想跑都跑不掉。

    秦风微笑着点点头,抬起手来,重重搭在关彦平肩头,说道:“太子爷,辛苦你了。”

    “太子你个蛋,你见过混得这么穷困潦倒的太子吗?”关彦平笑着打开大奔的车门钻进去,嘴里嘟嘟囔囔,“妈的,临走了还要把车子给南乐清那老小子开会去,开到月城又要3个多小时,午饭都吃不上!”

    “那就明天再去嘛。”秦风随口建议道。

    “明日复明日,哪有那么多时间。”关彦平发动车子,朝秦风挥了挥手,大声道,“风哥,我明天去渥太华,咱们短时间内估计是见不到了,等过两年我回国给你打工,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秦风道:“你尽管来,别的我不敢保证,包吃包住还是能解决的。”

    “滚!最起码给我个ceo干干!”关彦平调转车头,高喊一声保重,便在秦风眼前飞驰而去。

    秦风目送关彦平离开,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谁能想到像关彦平这种红二代兼富二代,居然给他当了半年的司机。

    也不知道侯聚义和关朝辉心里是怎么想的。

    秦风慢慢走回到自己的车里,坐在驾驶座上发了一会儿呆,才慢慢开出了地库。

    回学校的路上一路慢行,虽然没有驾照,但秦风内心却比往常淡定了许多。

    口袋里多了好几个小本本,虽说区政协委员的身份算不得什么,但遇上交警,掏出来亮个相,多少还是能起到一点特权效果。

    1个多小时之后,车子驶进了螺山镇。

    此时的螺山镇,沿街的面貌已经和秦风记忆中的样子截然不同。

    前山村上到处都是开建的工地,几十上百辆工程车在路上来来回回,只留下很狭窄的一条通道,供外来车辆进出。而原本已经开到瓯医门口的公交车,已经暂时改变了路线,只能在距离学校还有将近三站路的地方就停下。所幸的是,眼下大学城里的九成九以上的学生都已经放假了,只剩下极少数的几个专业,还有最后的一两门考试。

    秦风小心翼翼在施工工地上腾挪着,不多时,就看到了爱情公寓的地块。

    周珏办事很利索,爱情公寓的工地,十天前便已经开工,眼下地基都挖得差不多了,抓紧一点干活,最快开学后一个月内就能完工。

    然后接下来的装修,就是施克朗的事情。

    秦风希望今年4月份就能开门营业,同样的,市里也希望“螺山高科技工业园区项目”也能尽快搞定。

    说起这个“高科技工业园区项目”,实际上是有点挂羊头卖狗肉的。

    一来这个所谓的高科技工业园区,在规划上就没有给“工业园区”留出多少空间,整个前山村的大部分土地,都被用来建设园区的配套项目,比方说,商品房、商品房,以及商品房。东瓯市第一建设集团,这回花了足足12个亿来征地建房,根据内部消息,等瓯建集团把这些房子全都卖掉,净利润大概在3亿左右,算起来瓯建在编员工3000多人,相当于光靠这一个项目,平均每个瓯建的职工今年就能分到10万块奖金,差不多和银行都有得一拼了。

    另外一点,就是虽然东瓯市市政府已经广发英雄帖邀请全国各科技单位入驻螺山镇,但结果却回应着寥寥,目前一共就只有8家单位有意向来东瓯市,其中只有2家是规模较大的单位,而且还不确定一定会过来。至于其余6家,全都是小型的民营企业,而且搞不还就是打着“科技创业”的幌子来炒房的,市里现在正在对其科研水平进行考察。所以说到底,这个“螺山科技工业园区”,目前也就只有一个光学材料研究中心在撑着。

    瓯投这回算是下了血本,秦风代表瓯投和东瓯市市政府以及东瓯医学院在合同书上签字的时候,被瓯投的投资金额惊得手都在抖。

    一期投资1亿2000万人民币,用于土地开发及主体建筑修建。

    二期投资1亿8000万人民币,用于各相关实验室建设以及购置各类科研仪器。

    三期投资5000万人民币,用于招募技术人才。

    研究中心落成之后,业务项目主要交给瓯医管理,瓯投则会指派财务和行政专员。

    至于到时候秦风的工作,估计就是当一个安静的美男子,然后默默地提一些关键性的建议,比方“为了保证自拍体验,请尽快搞个超高像素前置摄像头出来”,诸如此类。

    车子开出工地,进了大学城,路途便一片平坦。

    大学城俨然已经和鬼城没什么区别,秦风于是很嚣张地直接把车子开进了学校的住宿区,停在了自家1号宿舍楼的门口。

    宿管阿姨见到秦风回来,脸上笑盈盈的。

    楼里出了个“国家级名人”,阿姨也是与有荣焉。

    上到楼里,楼里居然还挺热闹。林手谈他们眼视光专业,昨天才刚上完最后一节课,剩下还有两门考试,分别在今天晚上和后天早上,考完马上就要赶火车回家过年。从这么操蛋的考试时间安排来看,眼视光专业不愧是东瓯市科技界的台柱子——试想如果是秦风他们这些学经管的渣渣,要是上完课之后的第二天就马上考试,半点考前突击的机会都不给,一个班30人,最起码也要挂掉28个,剩下两个幸存的,也不是因为水平高,而是摸鱼技术好,选择题对的比较多。

    由此可见,一个专业是否靠谱,基本上从其放假时间的早晚就能看出来。

    林手谈和汪大冲七八个人挤在楼道最里面的阅览室里,秦风刚推门进去,就见到林手谈正拿着习题册向汪大冲讨教问题——

    林手谈:“冲哥,这题的思路我有点搞不清啊。”

    汪大冲:“冲你个蛋蛋,你又不是任盈盈,恶不恶心啊?你怎么不叫我爸爸?”

    林手谈:“爸爸。”

    汪大冲:“……”

    秦风:“……”

    秦风默默地退了出来,心里暗想以后一定要对林手谈好一些。

    像林手谈这种智商高还不要脸的人,将来肯定会飞黄腾达的。

    回到寝室,秦风继续背自己的题库。

    他明晚6点半考最后一门,考完后最多再在国内待两天,然后就要马不停蹄地出国。

    坐下来没看几题,手机忽然响起。

    是顾大飞打来的电话。

    秦风等手机响了足有五六秒,才慢吞吞地按下了通话键。

    顾大飞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讨好的感觉,笑呵呵道:“秦总,郑总想约你吃顿饭,您今晚有时间吗?”

    “没有。”秦风淡淡回答。

    顾大飞心里骂了句娘。

    秦风紧接着又道:“我明天考试,后天吧,后天有空。”

    顾大飞被秦风牵着鼻子走,急忙回答:“好!行!那就后天!咱们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顾大飞摸了摸桌底下串串的狗头,没好气地小声嘀咕:“妈的,还跟老子摆谱,信不信我吃了你的狗!”

    话音刚落,桌底下的串串突然叫了一声,喉中发出了威胁的低吼声。

    顾大飞低头一瞧,只见串串弓着背、呲着牙,眼神凶狠、表情不善地盯着他的两腿之间。

    顾大飞瞬间魂都吓掉了,惊呼着飞窜上了办公桌,双手不自觉地交叉在胸前,语无伦次地大喊道:“我草!秦风!算你狠!这条狗居然是个卧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