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三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春节越来越近,学校里的人越来越少。晚间时分,瓯医的4号教学楼里,只剩下寥寥两三个教室还亮着灯。最后一门考试之前,秦风突然没了吃晚饭的胃口,因为关朝辉给他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不需要出席后天晚上在沪城举办的微博娱乐盛典,瓯投会另外派人过去。这种单方面的安排,让秦风很是有些不愉快——这和他是否被架空没多大关系,主要是他觉得没受到足够的尊重,这件事,哪怕早半个月告诉他呢!要知道为了吹好这个牛逼,他可是连到时候登台讲话的腹稿都打好了,现在却突然打来电话,说不让去就不让去了。

    秦风满腹抱怨,考试的时候也有点心浮气躁。

    只写了40多分钟,秦风把整张卷子填满后,半分钟都不想多待,直接交卷走人。

    然后他一离开,教室里就响起了一阵嘀咕。

    “秦总无敌啊,这么块就写完了。”

    “人家本来就是来混文凭的,考好考坏又无所谓。”

    “我听说秦风考了96分……”

    “废话,老师都把答案送给他了。”

    监考老师拍拍桌子,没好气道:“不要交头接耳!名人也是人,有什么好议论的?”

    底下众人终于闭上了嘴。

    ……

    “老板,来碗牛肉面!”

    “好!你先坐一下,马上就来!”

    过了晚上7点半,秦建国面馆的生意稍微消停下来一些,但相比附近的其他点心店,还是热闹了不少。秦建国穿了件白色围兜,在厨房和客人的座位之间来回忙活着。随着十大片旧房改造完成,沉寂了许多年的十里亭路,终于又焕发出了新的生机。那些新搬进去的拆迁户手里都有钱,整宿整宿打麻将,每天晚上出来吃宵夜,给秦建国带来不少生意。

    秦建国听秦风说十里亭路一年之内肯定要彻底推翻重建,到时候拆迁征地,门面的话,一个平方起码能补三万块钱。秦建国原本还将信将疑,不过上个星期十八中搬走之后,秦建国就不由得动心了。他回家跟王艳梅一商量,两个人咬了咬牙,便拿自家的房子当地呀,向银行贷了一百多万,将这边的门面买了下来——不过也算秦建国运气好,这间门面房的房东,早些年就出国去了,不然换了本地人,还真不见得会愿意卖给他。毕竟拆迁补助的小道消息也并非什么机密,十里亭路前前后后、里里外外的住户们,早已收到风声。

    过了片刻,秦建国端着餐盘,把热气腾腾的牛肉面放到了客人面前。

    那个约莫二十出头的小青年,笑着问秦建国道:“老板,听说你是秦风的爸爸啊?是不是真的?”

    秦建国做了几个月的生意,说话也学会绕弯了,他既不否认也不承认,微笑着反问道:“你说呢?”

    年轻人见秦建国一脸油光,怎么看都不像是名人的亲爹,呵呵一笑,没再追问。

    关于秦建国和秦风的父子关系,十里亭路这边的商户们基本都知道。所以秦建国面馆刚开张的时候,还有不少人闻讯赶来,就想“偶遇”一下秦风或者苏糖,但几个月过去,由于秦风和苏糖迟迟没有露脸,特地跑来追星的半大孩子也就渐渐变少了。而与之相伴的,则是秦建国面馆的口碑越来越好。有董建山这个大厨坐镇,秦建国的面馆,算是已经在十里亭路这一圈站稳了脚跟,只要来店里吃过的客人,基本上都没说不好的。

    秦建国给客人上了面条,顺带又收拾了一下另外一张客人已经离开的桌子,端着三个空碗回到后厨,秦建国把碗放进油腻腻的水槽里,转头对刚摘下围兜的董建山道:“老董,你是明天早上的火车吧?要不你今晚早点走吧,这边我一个人看着也行。”

    “我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董建山一米九出头的大块头,在狭窄的厨房里走动着,显得格外拥挤。他走到冰箱前,从里面拿出一盘猪肚和一盘酱肉,然后又走回到灶台前,煸炒了半分钟,两道下酒菜便出锅了。

    董建山端着酒菜,走到外面坐下来,又招呼秦建国道:“建国,陪我一起喝点吧。”

    秦建国心想这个点应该没客人了,便擦了擦手,笑着坐到了董建山对面。

    “又过年了,一年又一年,不知不觉,都要奔着五十岁去了,你说人这辈子啊,说长也长,说短也短,其实也没什么太大意思。”董建山给秦建国倒着酒,满腹感慨。

    “看日子怎么过吧,日子要是好过,那就有意思,不好过,当然就没意思。”秦建国说了句大白话。

    董建山羡慕地说道:“还是你好啊,老婆又漂亮,儿子又有出息,现在有房有车又有钱,女儿一来就是两个,我昨天看报纸,说小风当上区政协委员了,这算不算当官了啊?”

    “不算的,这个政协委员就是……反正不是官。”秦建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地解释着。

    边上刚来的那个年轻客人,却是竖起耳朵认真地听着。

    从秦建国和董建山的只言片语中,他已经能确认,秦建国确实是秦风的爸爸。

    这个重大发现,让他内心相当激动。

    秦建国和董建山边喝边聊,才聊了没几分钟,一辆大众suV便停在了门口。

    秦风下了车,走进店里,见到秦建国,喊了一声:“爸。”

    董建山转过头来,哈哈笑道:“小风,我们正说你呢你就来了!”

    “董师傅。”秦风微笑着跟董建山问了声好。

    秦建国站起来问道:“你晚饭吃了没?”

    “没有。”秦风坐下来道,“给我煮碗面吧。”

    “行。”秦建国转身就要往厨房去。

    董建山却急忙拉住他,连声道:“我来,我来,你们爷儿俩先喝点。”

    秦建国争不过董建山,只好又坐了回去,然后心情挺不错的笑着问秦风道:“你什么时候出国啊?”

    “原本是打算除夕早上走的,不过公司里把我的行程改了,改成后天早上的机票了。”秦风肚子咕咕作响,夹了块酱肉,又倒了杯啤酒,赶紧先填填肚子。

    秦建国叹道:“你这工作也太忙了,过年都没得休息。”

    秦风笑道:“忙点才好,趁年轻多赚点钱,争取40岁之前就退休。”

    秦建国呵呵笑了笑,又问:“阿蜜呢?去京城了吗?”

    “嗯。”秦风道,“昨天走的,我送她去的机场。”

    “和她那几个同学一起去的?”

    “对,四个女孩子,还有公司里的一个副总。”

    “哦……那还好,有几个人陪着,路上也安全点。”秦建国点了点头。

    秦风接着说道:“你和妈也早点过去吧,就当去旅游了。”

    “我们要等初三才能走。”秦建国道,“阿蜜她舅舅,初二结婚。”

    秦风听秦建国这么一讲,才想起来王安和谢依涵的婚礼也要办了。

    “舅舅他婚房弄好了没?”秦风问道。

    “当然弄好了,不然人家谢老师的爸妈怎么肯把女儿嫁给他。”秦建国笑道,“上个星期刚买的房,20平方,半新的。我去看过,套型还不错。”

    “唉,他们生米都要煮成稀饭了,我看谢老师的肚子都快藏不住了,还有什么肯嫁不肯嫁的。”秦风笑着说道,又问,“他们这房子,花了多少钱啊?”

    秦建国不太确定道:“起码00多万吧……”

    秦风道:“现在房价涨这么快,等再过几年,他这套房起码值两百万。”

    秦建国神情略显凝重,沉声道:“只要有人接手,多少万都没关系,怕就怕有价无市,房子会烂在手里……”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