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三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本以为出国前的最后一天半时间能稍微休息一下,但事实证明作为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产业、有名气的新时代四有青年,休息这件事真不是你自己说了就能算。回到市区后的短短36个小时内,秦风连轴转地赶了四个饭局和一场会议。见面的对象分别是郑跃虎、南乐清、张开、秦建业和周珏。郑跃虎和周珏的事情,倒是本就在计划之内,前者是事先约好的,后者则是出国之前必须要交代嘱咐一下,免得周珏在过年期间大刀阔斧步子迈得太大,会牵连到秦风的蛋。但对于南乐清和张开的邀约,秦风在去之前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

    鉴于时间紧迫,秦风次日早上把郑跃虎改约在了一家咖啡馆,双方谈话时间不超过半个小时,但成果却异常丰厚。郑跃虎同意向酷浏网注资2000万,以换取40%的公司股份,秦风当然拍不了板,不过等后天见到关朝辉,这件事他可以当面跟关朝辉说,直接绕过瓯投董事局会议,程序上能节约不少时间。郑跃虎和秦风合作愉快,立下口头契约后,让顾大飞继续坐镇东瓯市给秦风养狗,自己在饿带着媳妇儿,立马赶回京城过年。

    搞定郑跃虎后,秦风出了咖啡馆,开了三条街,15分钟后便在一家小茶馆里,见到了形容枯槁、异常憔悴的秦建业。秦建业的状态很糟糕,开口要死要活、声泪俱下,说邹雅丽那小娘们儿已经知道他丢了官儿,昨天居然威胁说如果不把她的编制问题搞定,就要鱼死网破把两个人的地下关系公开。秦建业哭兮兮地哀求秦风再帮他联系几个市领导,秦风其实也没办法,就让秦建业去找章钊平问问,好不容易才把秦建业稳下来,赶紧抽身闪人。

    到了中午,就是南乐清的饭局。地点约在中心区内消费最贵的某家五星级酒店。南乐清这货烧包得要死,让秦风别自己开车,然后派了一辆加长的林肯礼宾车来接。秦风两辈子加起来一共也就只在市区见过两回这辆车,到今天才晓得除了租车公司有这玩意儿,原来南乐清手底下也有一辆,坐上去后很没出息地四下打量了半天。到了酒店,南乐清亲自在大堂里迎接,把酒店的老板都给惊动了,跑出来跟南乐清一起等。

    秦风进门就被酒店里搞出的阵仗吓了一跳,还当今天又来了什么省部级的领导,搞了半天弄清楚这排场居然是为他一个人安排的,不由很是受宠若惊,心里却暗暗嘀咕南乐清这老小子到底搞什么花样,昨天市里开会的时候口风就不对,这会儿又跟摆龙门阵似的搞得大张旗鼓,俨然是要拉秦风入坑。秦风对南乐清的殷勤款款很是提防,上桌之后,不痛不痒地闲聊了半个多小时,南乐清四五两茅台下肚,终于跟秦风袒露了目的。

    这老小子相当诚挚地邀请秦风从瓯投跳槽出来给他干,信誓旦旦地说要做曲江省it领头羊,先期预算1个亿,资金保证两个月内到位,而且给秦风的待遇条件开得贼高,年薪百万、送房送车,给的股份是侯聚义开出的n倍之多,足足20%,要不是知道这小老子和侯聚义的合作关系,秦风估计当场就投诚了。不过幸好昨天狄晓迪才给他打过预防针,秦风天人交战了没几分钟就稳稳抵住了诱惑,敷衍南乐清说再考虑考虑。

    南乐清估计是急着要和侯聚义分家,当场就怒了,拍着桌子说小秦你要是20%还太少,你自己报个数!秦风呵呵着要去尿尿,结果就是一去不回,直接下楼打了辆车闪人。

    躲了南乐清一下午,到了晚上,秦建业去张开家里走了一趟。晚饭是普通的家常便饭,张开一家三口都在。张开的女儿今年二十五六岁,青春动人,长相也十分可爱,秦风可以非常负责地给她打8分。小张姑娘眼下正在东瓯市法院工作,说话十分得体,张开的老婆更是端庄大气,整顿饭下来,谈话相当舒心。

    等晚餐结束,张开拉着秦风下了盘象棋,一边下棋一边旁敲侧击地问秦风这次出去是要干嘛,秦风笑着说自己也不晓得是要去干嘛,反正老板召唤不得不去,张开沉默了半天,然后语重心长地告诉秦风,说像你这样的杰出青年人才,国家向来是很重视的,千万别一时脑热投向美帝的怀抱,秦风这才搞明白,感情是东瓯市的领导们担心他会移民。

    这种被党和国家惦记的待遇,让秦风内心深处很是享受。其实细究起来,人性就是这么贱,当年他年轻的时候,总觉得当朝廷鹰犬是很low逼的行为,可是一旦收到来自公家的召唤,却又自豪、傲娇得不要不要的,心态之矫情,简直欠抽。秦风跟张开打了包票,一定忠于国家、忠于人民,绝对不会做出伤害人民感情、造成人民眼红的移民举动。

    晚上从张开家里出来,已经是9点40多。回到十里亭路的家,秦建国也已经回来。

    老秦同志告诉秦风说,店里已经关门了,等大年初二去吃过王安的喜酒,就马上去京城跟苏糖汇合,今年全家外出,旅游过年。

    王艳梅抱着果儿,看着秦风收拾行李,跟秦风杂七杂八地闲聊着,然后听秦风说起秦建业被邹雅丽威胁的事情,不由眼睛瞪得老大,惊呼着问你婶婶知道吗?秦风无奈地摇着头说要是叶晓琴知道了,秦建业早就被剥皮拆骨了,现在哪还有命,一旁的秦建国目瞪口呆,嘴里小声喃喃这社会到底是怎么了,年年都是春风绿透江南岸,不是你绿我就是我绿你,夫妻之间最基本的道德底线都去哪儿了?听得王艳梅直翻白眼。

    忙活了一整天,秦风把明天的行李箱打包好,洗了个澡,便躺下了。睡前打开电脑刷了下微博,苏糖这妮子自打四天前去了京城,现在每天晚上都要发一条内容类似的微博,今天也不例外。

    “第四天。老公,我好想你。”配了一张酒店房间的空床照片。

    底下队列很整齐的一群人留言:“内涵深刻,暗示到位,女神请自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