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三十五章修改说明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侯聚义给秦风布置了一篇大作文,条件很苛刻,要有风,要有月,要有美女要有驴,要有家国情怀,要有悲悯天下,要有囊括四海,要吞吐宇内,要纵横八荒。简而言之,牛逼不仅要吹得响亮,还要吹得清新脱俗。字数不限,但一周之内必须交稿。因为等他写完之后,还得把吹牛稿翻译成英文,然后秦风得一字不落地背下来。

    关于新时代的网络社交与网络社交产业,以微博网和FaceBooK为题,这就是秦风上teD演讲的内容。秦风倒没有太大压力,反正身为一个逐渐靠嘴皮子过活的人,吹牛逼对他而言已经不存在多少技术上的难度。相比之下,秦风反而更关心这件事背后的原因。但是侯聚义不说,秦风也不好主动去问,只能先老老实实把这件活接下来,争取早日离开这片冰天雪地。

    一顿早饭,吃了半个多小时。

    多伦多时间早上7点多,秦风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电脑。

    身为一个曾经研究晨昏线和国际日起变更线差点到吐出来的文科生,秦风很清楚地记得,此时此刻,中国那边应该正在直播春晚。顺便,秦风也想知道一下,昨天微博盛典的一些情况。

    开机音乐响起,秦风登上QQ,顺手再点开网页。

    没等他把关键词百度出来,QQ就嘀嘀嘀地一阵乱响。

    秦风对QQ消息早已有所设置,一般人根本呼不到他。

    低头一看右下角,见是苏糖的头像在闪,秦风微微一笑,点开谈话框,就见媳妇儿留言道:“我们剧组的导演刚刚给了我一个剧本,说让我把剧本交给你看看。我把你的QQ给他了。”

    剧本?

    秦风露出一脸黑人问号,想了一想,回复道:“什么剧本?”

    过了两秒,苏糖很惊喜地回道:“老公!你还没睡啊?”

    秦风无语道:“睡个屁……我刚起床好不好……”

    苏糖:“你那边现在是白天吗?”

    秦风:“嗯……”

    苏糖:“白天几点啊?”

    秦风:“现在7点。”

    苏糖:“好神奇啊……”

    秦风:“……”

    苏糖:“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的戏都快拍完了……我好想你……”

    秦风:“继续想吧……我短时间内估计是回不来了……”

    苏糖:“等我拍完戏,我去加拿大找你好不好?”

    秦风:“你有护照吗?”

    苏糖:“没有……真讨厌啊,为什么地球要这么四分五裂,让相爱的人不能相见,加拿大和中国无冤无仇的,为什么不干脆合并掉算了啊……”

    秦风:“……”

    两小口没边没界地扯着跨国的蛋,闲聊瞎扯了足足有十来分钟,说得都离题百万里了,秦风才忽然想起来一开始的正题,随口问了句:“你说的那是什么剧本啊?”

    “电影剧本。”苏糖回道,“名字叫。”

    秦风盯着屏幕,沉默了许久。

    “亲爱的,那个导演的名字,是不是叫宁皓?”

    屏幕另一头的苏糖看到“亲爱的”这三个字,开心地嘻嘻一笑,回道:“不晓得,我就知道他姓宁,我们在片场都是宁导宁导地叫,名字我就不知道了。”

    一听是姓宁,秦风不用再多问,也能确定答案了。

    他上辈子看的电影不算很多,国产电影就更少,而这部片子,无疑是那其中极少数的能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电影之一。

    秦风呵呵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这蝴蝶的翅膀,总算是扇得有点意思了,忙活了这么两三年,终于让他瞧见点重生者的福利。

    “导演他怎么跟你说的?”秦风问道。

    苏糖回答:“没怎么说啊,反正就是让你看看剧本,我就把你的QQ号码给他了。”

    秦风暂停下了和苏糖的谈话,点开右下角的QQ消息提示,在茫茫多的加好友的提示中,找到了宁皓的好友申请。二话不说,就把对方加为好友。

    香格里拉酒店内,宁皓盯着电脑听着春晚喝着酒,忽见QQ有了动静,发现好友申请通过了,顿时喜出望外,他赶紧把电视机给关了,顺手把酒瓶往边上一搁,飞快敲字道:“秦总你好,我是苏小姐她们剧组的导演,我叫宁皓。”

    “你好。”秦风在短暂的惊喜过后,此时已然冷静了下来,从容镇定道,“苏糖已经把事情跟我说过了,你现在是在找投资吗?”

    宁皓几乎是秒回道:“对,是的,秦总有兴趣吗?”

    秦风笑了笑,回了一个字:“有。”

    ……

    半小时后,秦风下了楼。

    庄园里奢侈的一大片空地上,此时已经扫出了不少积雪。灰蒙蒙的天地之间,侯聚义正拉着儿子,在枯黄的草地上挥杆打球。秦风对高尔夫的认识,基本上还只停留在“装逼运动”的层面上,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感叹侯聚义钱多烧手,居然在自己家里弄了个迷你球场。踩着湿淋淋的草甸,秦风脚底下吱呀作响地走到侯聚义身边。

    侯聚义还当秦风是文曲星转世,瞪着眼珠子问道:“你弄好了?”

    “哪有这么快……”秦风无语地摇了摇头,然后问道,“叔叔,你能不能借我500万。”

    侯聚义这下觉得稀奇了,笑道:“突然借这么多钱干嘛?”

    秦风很坦白道:“有个电影导演,刚才给我看了个剧本,我觉得本子很好,拍出来肯定能赚钱。”

    “小伙子,心思不要这么散啊,一部电影能赚几个钱啊?国内的导演我还不知道,就会特么地拍农民,要不是政府买单,早特么整片整片地饿死了。”侯聚义很有成见地说道,“这些破事你就不要瞎掺和了,我借你500万倒是没什么,怕就怕你血本无归。孩子啊,这个做人呢,还是得脚踏实地一点,不要想着一夜暴富。这世道,一夜暴富的钱都不是好赚的,以你现在的情况,去冒这个险,一点都不值得,你懂不懂?”

    秦风耐心地听侯聚义说完,十分淡定地坚持道:“叔叔,要不我把剧本给你看一下。”

    侯聚义半点没商量:“我不看。”

    秦风安静了两秒,扔出一个条件:“如果亏本,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找你借钱,亏掉的钱,我免费给你打工20年,你管我吃饱就行。”

    侯聚义听完,盯着秦风看了半天,微微皱起眉头,沉声说道:“500万,我可以给你。里头的300万,算我借你的,另外200万,当我给你投资。赚了按比例分,赔了我以后从你年终奖金里扣,可以吗?”

    秦风点点头。

    “上去做事吧,待会儿我让人把钱打你卡里。”侯聚义明显有点不高兴,把秦风赶回了楼里。

    :。: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