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三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秦风的ted演讲稿,连修改带翻译,起码要24个小时。秦风浮生偷得半日闲,第二天早上,被关朝辉带出了门,说要去附近的华人街看看热闹。前天在大门口接秦风的白人小伙安德鲁,这次又客串起了司机兼保镖,身上居然还带了把枪,相当刷新秦风的人生观。

    低调的商务奔驰车,从多伦多的乡间小道缓缓驶出,秦风来了两天,这会儿才看清楚,原来庄园外的一大片土地,全都是农场。

    “这边的地比较便宜,等我和你叔叔以后年纪大了,还可以搬来这里养老。”关朝辉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似乎还挺向往退休后的田园生活,“这里的空气可比国内好多了,这么大一片地方,随便养点什么都能打发时间,地产税和房产税又低,离市区也不远,生活很方便。”

    秦风不怎么能接得上这个话题,呵呵一笑,随口道:“就是冬天冷了点。”

    “是啊……”关朝辉轻叹道,“我们本来是想在佛罗里达的海边买套房,等冬天的时候就过去那边住,可惜美国人不太愿意我们过去。”

    秦风听得一愣,问道:“连房子都不让你们买,那face波ok你们是怎么收购的?”

    “谁跟你说我们收购了?”关朝辉笑着反问。

    秦风疑惑道:“没收购吗?”

    “只是互相交换了一点股权。”关朝辉道,“face波ok这个公司,去年就被一些投资公司盯上了,现在这个公司内部的股权结构比较复杂。我们去年年底去谈的时候,事实上已经慢了半步,face波ok已经拿到了两轮的天使投资。不过幸好微博网在国内的发展速度比较快,我们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找了4家华尔街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和精算机构给微博网做了市场价值评估,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微博网的全球潜在用户可能达到5亿,face波ok的全球潜在用户可能有15亿,总的潜在市值,face波ok大概是微博网的6到8倍。所以我们就提出,拿微博网80%的股份,加上2亿美元的现金,交换face波ok50%的股权。这样操作的话,一方面能加快face波ok上市,另一方面微博网和face波ok完成股权交换后,下一步也更容易获得美国方面的融资,对双方来说,都算是比较公平的。”

    秦风点点头,问道:“现在谈成了吗?”

    “基本上,快了。”关朝辉道,“我们跟face波ok的那个小老板,年纪跟你差不多大的那个小孩立了一个对赌协议,只要微博网的用户能在今年中国的春节之前突破3000万,face波ok就同意启动这个股权交换计划。前几天那个微博娱乐盛典一搞,当天晚上微博的注册用户就突破了3100万。上线运营4个月,用户就突破3000万,这个发展速度把那几个美国人都看傻了。现在只剩下一个问题,就是关于以后双方该怎么回购各自的股权。你侯叔叔今天已经飞去硅谷了,估计晚上之前就能谈下来。”

    秦风想了想,又问:“阿姨,你和叔叔手里,好像没有80%这么多的股份吧?”

    “这是小事情,从瓯投的股东手里买回来就行了。”关朝辉笑道,“微博网现在的估值是2000万美元,按每1%的股份20万美元来算,我和你叔叔手里现在拿着40%,剩下来的40%,800万美元就能买回来。”

    秦风弱弱地问道:“我能不卖吗?”

    关朝辉转头看了秦风一眼,道:“你想干嘛?”

    秦风道:“坐等升值。”

    关朝辉却轻声一叹,摇头道:“还是卖了吧,等微博网一上市,我们马上就会撤资,股价会掉得很厉害的。”

    “撤资?”秦风猛地抬高了嗓门。

    侯开卷鄙视道:“干嘛呀?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真是没见过世面!”

    “不懂就不要乱说,装什么大人呢?”关朝辉伸手捏住侯开卷的脸颊,轻轻地拧了一下,满眼都是溺爱,然后转头问秦风道,“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吗?”

    秦风情绪略微激动地说道:“微博网的发展潜力还很足,长期控股的话,等以后上市了,我预测市值起码能达到几十亿美元。”

    关朝辉眼里闪着光,反问道:“那你认为,这要等多久?”

    秦风不确定地回答道:“十年左右吧,最多十年……”

    “十年,周期太长了,我们从来不做这么长周期的生意,而且变数也太多,每时每刻都存在不可控风险。”关朝辉轻声道,“我和你侯叔叔的钱,都是拿命堆出来的,亏不起啊,还是见好就收吧。你要是不想卖掉你的微博网股份,那就留着吧,反正我们也不缺这点。不过等新一轮注资进去,你手里的那点股份,应该就被稀释得连0.1%都不到了,拿在手里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再看情况吧……”秦风有点惆怅,“所以你们接下来,就不打算回购微博网的股份了?”

    “嗯。”关朝辉道,“接下来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去年2年,集团的摊子铺得太大,再这么搞下去,资金很危险。现在东瓯市政府又逼我们牵头搞地方性金融改革,一着不慎,我们这几十年的血汗都要打水漂。”

    “不容易啊……”秦风叹道。

    关朝辉道:“这世上哪有容易的事情,每一个赚大钱的人,哪个不是踩在刀刃上过日子。”

    秦风安静了片刻,问道:“等微博网收了网,接下来瓯投要做什么?”

    关朝辉慢慢回答道:“这个问题,我和你叔叔也是想了很久,还找了不少像姜文那样的大学者当参谋。我们商量了好多次,每一次都觉得,还是你的眼光最对。信息化发展已经是全球趋势,将来要的产业,必须要和智能化、数字化挂钩。不过有些教授觉得,纯粹的平台型、渠道型的服务产业,还是存在根基不稳的潜在危险,所以你叔叔希望能做一些把传统制造业和智能化产业相结合的项目。上个月,我们在硅谷见到了一个人,他建议我们把钱投给他们公司,做智能手机。我当时一听他说话,马上就想起了你。”

    秦风忍不住道:“智能手机的方向肯定是对的,说不定再过两三年就能流行起来。”

    “你也这么想吗?”关朝辉笑眯眯地看着秦风道,“那个人也是这么跟我们说的,他说现在做智能手机的技术条件已经成熟了,缺的只是一种产品概念和生活方式,只要设计方向正确,智能手机就可能在极短时间内风靡全球,甚至把传统手机全都挤出市场。”

    牛逼居然吹得这么响?

    秦风一愣,弱弱地问道:“阿姨,那人叫什么名字?”

    关朝辉道:“他叫史蒂夫。”

    秦风点点头,心说原本不是乔布斯。

    关朝辉紧接着又道:“那个公司的名字也很有意思,英文名叫苹果。”

    “啥?”秦风眼珠子一圆,满脸惊恐。

    关朝辉不由笑道:“干嘛呀?你和这公司打过交道啊?”

    “没……”秦风赶紧把表情收起来,打着哈哈道,“就是觉得美国人真没文化……”

    关朝辉哈哈一笑。

    秦风憋了十来秒,小声问道:“阿姨,我能……入一股吗?”

    “入什么股?”关朝辉问道。

    秦风心里头打着鼓:“就是那个苹果手机……”

    关朝辉好笑道:“你还有钱入股吗?”

    秦风厚着脸皮道:“把我以后的工资预支一下……”

    “又来这套?”关朝辉道,“你昨天不是还想预支工资拍电影吗?”

    “你还要拍电影?”侯开卷大叫起来,“说!你是不是想睡女明星!”

    关朝辉直接一掌把侯开卷拍了回去。

    秦风颇为尴尬道:“昨天是一时脑子发热……”

    “我看你是想法太多啊。”关朝辉在秦风的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俨然是把他当成子侄看待了,“这也想做,那也想做,你幸好是手里没钱,你要是有钱,我就怕你哪天资金断了,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你。周珏现在帮你在东瓯市铺那么大的摊子,你还觉得不够吗?”

    秦风有点无言以对。

    关朝辉却忽然一笑,说道:“让你参一股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

    秦风问道:“什么事?”

    关朝辉嘴角一弯,“你40岁之前,不许跳槽。”

    秦风哭笑不得道:“阿姨,你干嘛非要纠结这个呢?”

    “我能不纠结吗?”关朝辉道,“你看看我们集团,现在的市场布局都按你的论文来的,集团的发展方向,你比我们这些当老板的还清楚啊!”

    秦风却是知道自己斤两的,忙道:“阿姨,我这点眼光,顶多也就只能看到十年之后,再远就不顶用了。我现在就想30岁退休,然后吃喝玩乐到死。所以我的人生规划就是,30岁之前,把这辈子能赚到的钱全部赚到手,接下来,就是……就是带着阿蜜去全球旅行,然后一路走、一路生,玩个10年,就回国过退休日子。”

    侯开卷脱口而出:“我操!我也想过这样的生活啊!”

    关朝辉赏了儿子一个暴栗,又跟秦风讨价还价:“二十年太长,那十五年怎么样?”

    秦风道:“最多十年。”

    不想关朝辉竟一口答应:“也行,那就十年,等回去了我们就白纸黑字签约。”

    秦风用蛋疼的眼神看着关朝辉,觉得自己好像是掉坑里了。

    关朝辉又接着道:“智能手机这个项目,我们迟早是要做的,接下来我们就打算把项目的产业链整合起来。硬件技术方面,诺基亚方面已经同意支持,软件技术方面,等微博网和face波ok一上市,我们完成套现之后,就会把资金注入苹果公司。还有今年之内,瓯医的光学材料研究中心就能落成,你之前一直在说的手机的屏幕和摄像头技术,慢慢就能实现自主,还有深镇那边的加蓝科技,我们打算再收购5%的股份,成为加蓝科技的第二大股东,这个公司在国内的销售渠道,还有特种玻璃的原料进口和技术研究方面,也能和我们形成互补……”

    关朝辉用平静的口吻说着,仿佛就像是在说昨天菜市场里的猪肉多少钱一斤。

    秦风却是越听越心惊,头一次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小得可怕。

    苹果、诺基亚就不提了,单说将来诞生中国大陆女首富的加蓝科技,这家公司日后上市,那股价也是高得飞起啊!说起来,秦风倒是一直都很容易忘记,他自己手里现在就握着1%加蓝科技的股份,这可是侯聚义给他发的第一笔奖金。

    “我可以给你争取1%的苹果股份。”关朝辉忽然道。

    秦风很知足地立马回答:“很够了!”

    关朝辉又道:“等过几天,等我们和face波ok完成股权交换协议,瓯投就会宣布免除你微博网的ceo职务,然后微博网也要从秦朝科技拆分出来,成为瓯投下属的直属子公司。你呢……我再给你安排一个微博网高级顾问和独立董事的头衔。”

    “行。”秦风很干脆,动动嘴皮子就挣了这么多股份,这辈子差不多已经无怨无悔了。只是说到这里,他忽然又想起来酷浏网的事情,赶紧趁这个机会,跟关朝辉说起了郑跃虎的投资意向。

    关朝辉听完,稍作思考,反问秦风道:“你是怎么想的?”

    秦风实话实说道:“放在传媒行业来看,酷浏网将来只要不走错路,肯定是能做到行业顶尖的,但是这个盈利的周期,估计也在十年以上,必须慢工出细活,想短时间内套现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做视频网站赚的钱,相比瓯投现在的几个主要项目,像房地产、社交软件还有接下来的手机制造业,利润肯定也没那么夸张,但总体来说,还是赚钱的。”

    “那这样。”关朝辉直接就拍了板道,“等微博网从秦朝科技拆分出来,瓯投再也不插手秦朝科技的运营,我让你独立出来。但是我要以个人身份,掌握酷浏网15%的股份,算是对我前期投入的回报。”

    秦风一听关朝辉张口就要15%这么多,原本想再压压价,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心说做人还是要知恩图报,沉声道:“阿姨,等郑总的资金进来,酷浏网就不是我说了算了,这15%的股份,我估计还做不了主。要不然在他注资之前,我们再坐下来,简单地做个三方谈判,到时候不管怎么谈,我肯定站你这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