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四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演讲稿来得比秦风中想象中更早。

    侯聚义虽然表面上看着吊儿郎当,但想来私底下对这件事应该盯得挺紧。晚饭过后,修改并翻译完毕的稿件,就从位于美国纽约的某所大学校园里,直接传真到了多伦多农场庄园的侯聚义私人办公室内。侯聚义的助理肖恩斯威夫特没有马上将稿子交到秦风手里,而是先拿去给关朝辉过目一番。关朝辉看完后觉得没问题了,才转手交给了秦风。

    修改过的演讲稿,内容和秦风之前写的有了较大变动,不过基本保留了他的演讲逻辑,翻译上,翻译者增加了大量的美式冷幽默,而且用词全都尽量简单,差不多都是cET4级别的单词,以秦风的蹩脚英语水平,逐字逐粗读一遍下来,居然能看懂七七八八,而在读到那些较为明显的刻意的小幽默处,经过多年美剧洗礼的秦风,也能露出会心一笑。这样一来,没了语言文化上的隔阂,秦风准备起来,也就轻松了许多。

    多伦多的大年初三和大年初四,整整两天时间,秦风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死磕这篇按照正常美国人的语速起码要15分钟才能讲完的演讲稿。先是把文章里的专业词汇挨个弄清,标好标音。接着就是读,一个劲地反复地来回地读了又读,初三一整天,起码读了三十四遍,一直读到每读完上一句,脑子里就能自动地蹦出下一句的程度,到了初四,才开始一段段拆开进入背诵程序,一直背到晚上,总算一字不差地把长长的几页纸全都背了下来,论篇幅,相当于花了2天时间,背下了一整本英文版的《道德经》。可见秦风上辈子的东瓯市十八中高考文科状元,以及这辈子的东瓯市五中高考文科状元,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在绝对高压的强度下,秦风的嗓子居然没哑。

    到了初五,秦风就找上关朝辉,要给她表演一下。

    关朝辉大概是觉得这种小演习挺有趣的,起身一招呼,住在庄园里的厨师、园丁、保安什么的十几个肤色各异的佣人,立马就扔下手里的活,上前围观秦风。场面略显羞耻,但好在这种羞耻度满满的事情,秦风当年也没少干过——论无视羞耻心的表演,哪个国家都比不上中国国内让小学甚至是中学男生,涂着口红、两腮擦粉上台歌唱祖国。所以毫无疑问的,像秦风这种班草,作为班里头天然的文艺骨干,自然年年都躲不过这种命运。

    已经被社会主义文艺界折腾到无视跨性别演出的秦风,面对区区几个看热闹的家丁,自然不会有什么心理波动。秦风极其淡定地把演讲稿从头到尾给关朝辉背了一遍,口语之流利,听得侯开卷目瞪口呆,直呼你特么这两天是被人夺舍了吗?而深知秦风英语水平的关朝辉,也被秦风的英语发音水平吓了一跳,不住摇头赞叹:“不错,相当不错。”

    夸完又问本地的土著:“肖恩,你觉得怎么样?”

    肖恩斯威夫特用颇为欣赏的目光看着秦风,笑盈盈道:“英语很流利,听不出一般中国人的口音,不过有些地方稍微有点怪,有种伦敦腔里带点纽约腔的感觉。不过已经很不错了,比我认识的很多苏格兰人都强多了,秦先生很有语言天赋。”

    英语水平很烂却发音神之标准的秦风,就这样通过了关朝辉的检验。关朝辉也不耽搁,当天就联系好了TED演讲的主办方,到了晚上9点多,便带着秦风,飞抵美国加州的蒙特利。

    加州时间,2006年2月3日早上9点半,秦风和关朝辉出现了在本次TED演讲的会场外。

    ……

    位于半岛上的加州蒙特利市,受海风的影响,要比多伦多温暖舒适不少。秦风和关朝辉下飞机后,便全都换上了偏春季的服饰,只是没有脱掉里面的保暖衣。关朝辉专门给秦风选了一身既青春又沉稳的衣服。18岁的秦风身型匀称,稍微捯饬一下,确实还挺人模狗样,除了身高上略有缺陷,总体来讲,骗妹子的硬件条件,可以说该有的全都有了。

    作为演讲嘉宾,秦风和关朝辉到场之后,马上就被领进了准备室。

    负责现场的导演,在秦风上台前,特地跟他叮嘱了几点,秦风虽然连个毛都听不懂,不过有关朝辉充当翻译,理解上便不成问题。

    TED作为一个名义上非商业性的演讲机构,事实上还是要赚钱的。

    它的盈利基本上来自两个部分,大头是观众的入场门票,通常都高达数千美元一张,尤其是当来了诸如比尔盖茨这种超重量级的嘉宾时,就算票价炒到上万美元,照样是一票难求。不过像这种层次的人物,可能好几年也就只来一次,所以一票难求的情况,还是少数的。

    绝大多数时候,TED其实都处在卖不出票的窘境里——因为演讲者的卡司不够,或者演讲内容过于小众冷门,以及较少情况下的,两个原因同时存在。

    在秦风有限的记忆中,中国国内就曾有一个背景相当大的女星,为了刷逼格而来TED蹭了一次演讲。当时秦风出于好奇看了那个视频,摸着良心说,那位女星的演讲,无论是内容还是质量,都相当差强人意,从头到尾透着一股为赋新词强说愁,为了演讲而演讲的生硬感,只能说勉强及格。但就是这样一段视频,却也在国内的网络上红火了一阵,不少网友纷纷在视频下面留言,赞扬该女星真是才貌双全、扬我国威,让秦风感到相当无语。而这位女星为了上TED所付出的公关费,自然就是TED在淡季时节的主要收入。

    对于这样一家既能请到各行业国际顶尖的牛人,也能为了区区几个铜板随便让人进来滥竽充数砸招牌的机构,秦风无法对其做出客观评价。归根到底,还是因为TED演讲的字号太老、辈分太高,以至于已然和上流社会产生的利益互惠的固定关系,以精英阶层的现实,他们或许根本不在乎“名声”这种关键,一方能提供经费,一方能提高身价,都是互利互惠的事情,你说是某些蹭演讲的明星是去滥竽充数,站在人家TED主办方的角度上,人家或许还挺高兴呢!愿打愿挨嘛!

    秦风这回的情况,在TED主办方的眼里,和那些蹭演讲的小明星没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毕竟秦风在美国这片地界上,压根儿就不存在什么名气,而且在2010年之前马云还没开始全球买买买之前,华人面孔在世界科技舞台上的地位,只要是稍微心存理性的人,都应该心知肚明。

    而秦风也完全没存着什么为国争光的想法,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就是来走个过场,相当于演戏,所以毫无精神压力可言。

    和关朝辉在准备室里等了不到15分钟,导演便让秦风上台。

    “放松点,就当是去市里开会。”关朝辉对秦风道。

    秦风笑道:“市里开会的场面,可比这里大多了。”

    手里拿着为防万一准备的台词卡,秦风脚步轻快地从后台走到了台前。

    台下的听众不多,顶多两三百人,其中半数还是黑头发黑眼睛的国内老乡。

    一阵出于礼节的掌声响起,秦风清了清嗓子,面带微笑,镇定自若地开口道:“大家好,我叫秦风,来自中国,现在是一家中国网络科技的cEo。我们公司去年推出了一款基于即时通讯技术的桌面社交软件,产品名字叫做微博……”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