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四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这款软件一开始是在中国的个别大学校园里流行,后来又逐步进入了中国个别省份的地区行政机构。``从去年10月初到现在,短短三个多月的时间里,我们的用户从一开始的区区四位数,增长到了现在的3500万,当然这离不开我的投资者花了很多钱去做市场推广,但最关键的是,这款社交软件确实有他独特的吸引人的地方。毕竟不管在中国、美国或者是全宇宙其他地方,万恶的资本家都是无利不起早的,所以如果微博不行的话,我的投资者就早让我滚蛋了。”

    秦风朗朗大方的嗓音,在空荡的演播室里回响。

    台下的听众露出会心一笑,秦风流利的“表演式英语”,很快就让现场的老外接受了他。

    一个不咸不淡的小玩笑之后,秦风继续说道:“就在前几天,我的投资者,也就是我现在的老板,他忽然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来美国一趟。当时我以为是他又要给我发钱了,于是我很高兴地就来到了这里。可是来了之后他却跟我说,现在我们在美国投资了一家社交网站,叫作facebook,让我好好研究一下。我当时没有听清楚,听成了中文里头的‘非死不可’。是的,facekook的中文音译就是‘非死不可’,不死都不行。我就问我的投资人,我说老板,我们为什么要投一家非死不可的网站。我的老板说不是的,这家网站不仅不会死,而且注定要在不久的将来焕发出令全世界瞩目的勃勃生机和耀眼光辉。然后他就给我打开了那个非死不可的网站。

    我大概研究了10分钟,发现facebook和我们的微博,在创意和功能的相似性上,即便不到90%,但至少也有80%,接着我问老板,facebook是什么时候上线运营的。我的老板告诉我,是在2004年。我听完这个答案很庆幸,因为我们只比facebook晚上线了一年,这说明中国和美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已经相去不远,几十年前我们提出的‘赶英超美’计划已经指日可待。”

    赤果果的自黑,引发了场下的一片大笑。

    连底下的华侨们,都忍不住咧了咧嘴。

    当然也有个别政治倾向保守的,觉得秦风简直是在舔美国人的菊花,秦风话音刚落,就怒气冲冲地愤而离席。

    秦风心知肚明有些人就是“爱国心”特别强,对此并不感到意外。

    他停顿了一下,淡淡然地翻过一张演讲卡,瞥了一眼,下面的内容便很清晰地接了上来:“可能有很人多会怀疑,我的微博是否抄袭了facebook的创意,在这一点上,我无法辩驳,也给不出我没有抄袭的证据。但是在这个问题之外,我有别的话要说。

    当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质疑时,我想到的是人类的文明发展史。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我来自中国。

    而我们中国以前研究历史,总是说历史有着惊人的相似性。这一点,从东西方人类历史的发展来看,也确实很有多证据,印证了这个观点。

    两千多年前,当西方世界大量出现诸如柏拉图、苏格拉底、亚里士多德等大师的时候,在中国也成群结队地涌现出了诸如老子、孔子、墨子等一大批对中国文明发展奠定文明基础的人物,东西方以不同的思维方式,同时步入了理性的光辉。再到近代,随着西方科技理论的发展,西方世界在18世纪前后涌现出了一大批像牛顿、法拉第甚至爱因斯坦这样的优秀伟大的科学家,而在中国,则出现了大量的追求真理、崇尚科学的文史专家,这些人的出现,极大程度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社会结构乃至思维模式。最后就到了现在,当美国出现了亚马逊、谷歌和msN的时候,中国也随之诞生了阿里巴巴、百度和QQ,当前年一个名叫扎克伯格的学生在他的大学宿舍里弄出facebook后,中国也有一个学生,也就是本人,依靠吹牛逼跟他的傻大胆老板一起搞出了微博。

    各位,你们知道我现在在想什么吗?我在想是不是等再过几年,在我以前读书的学校里,他们就会把我的画像挂到墙上。我的左边是孔子,我的右边是爱因斯坦,在不远的地方,还有**和斯大林。”

    底下的观众有一次发出轻笑。

    秦风不间断地说道:“其实我不是在开玩笑,因为我这么说是有理论依据的。因为像微博和facebook这样的社交工具,确实有着改变人类文明发展进程的力量。让我们继续来说说人类发展的历史。

    我们都知道,人类文明的起源标志,应该是文字。文字的出现,使得我们的信息交流和知识经验得以一代接着一代地传播和积累下去。而人类文明的几次飞跃式发展,其实都和信息交流渠道的改进,有着直接的关系。先是文字,然后是承载文字的纸张,再然后是印刷术。但一直到这一步,人和人之间的信息交流,依然还存在着空间上的壁垒。

    一些信息想要在东西方之间流通,需要靠付出大量的人力,依靠多种交通方式,不断地缩小空间上的距离,才能最终从一头到达另一头,但即便这样,很多时候,信息还是会在中途遗失。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19世纪之后,人类发明了电报、电话、广播、电视,信息传播才从以空间为载体,变成了以时间为载体。那么现在,当家庭电脑实现全球化的普及,当互联网通讯正成为全人类的主流通讯方式,以后我们的信息传播,又会朝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去发展,将来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呢?

    我的理解是,将来的信息传播,必然要朝着智能化、个性化、娱乐化和功能化的方向发展。”

    说到这里,秦风身后的投影幕,终于派上了用场。

    智能化、个性化、娱乐化、功能化四个词,大大地出现在了投影上。

    听众们的脸上,也随之露出了一丝认真思考的神情。

    秦风又翻过两张卡片,看了一下,继续往下说道:“这四个发展方向,解释起来会非常枯燥,不过我可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同时说明这四点。

    我们微博网上有一个社交小游戏,叫作开心农场,主要游戏内容就是偷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菜园子,可以在里面种菜,等到农作物成熟了,你就可以收割换钱,但如果你手慢了,可能就会被你的其他的玩这个游戏的朋友把菜偷走,相同的,你也可以去偷他们的菜。当然,偷东西是不正确的,所以每个菜园子都有自己的防偷手段,偷菜的人如果被抓住,就要受到相应的惩罚。这是一款很有教育意义的游戏,因为我们在菜园里设定的看家狗,杀伤力都很强,被咬到的话,就要连续很多天不能进行游戏操作,除非购买游戏提供的狂犬疫苗,这个疫苗在游戏里很贵,买一针就能抵得上一个玩家在游戏里头至少三四天的游戏币收入。

    不过以上说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知道前些天有一个中国老人,因为这款游戏避免了破产。

    事情是这样的,这位老人今年60多岁,是中国某沿海城市的一个农民,平时以种植各种水果为主要生活来源。因为平时的工作不是特别忙,这位老人在空闲时间,就玩上了我们的偷菜游戏。众所周知,目前中国国内玩偷菜游戏的人非常多,其中绝大部分是大学生,但也有很多工薪阶级,比方说教室、医生、公司职员、司机、律师,各种职业的人都有。这位老人因为在游戏里花的时间比较多,所以他也因此认识了许多好友,微博上互相关注,平时也经常在微博上交流。

    今年过年之前,这位老人遇到了一个da|麻|烦。

    他种了100亩的大蒜,原本已经和收货商谈好,春节之前以高出成本价大概10%的价格,把所有的大蒜全部都卖给他。但是到了大概春节前几天,那位收货商却出了车祸,需要大笔钱来支付手术和住院的费用,这份口头合同,当然也就无法兑现了。而在相同的时间里,就在老人所在的城市,市场上的大蒜已经供大于求,无论他怎么降价,甚至白送都没有人愿意来收他的大蒜,因为那么多的大蒜,运输也是一笔很大的成本。这位老人为了种这100亩大蒜,已经向许多亲戚借了钱,所以如果卖不掉这些大蒜的话,老人不但要面临巨大的财产损失,还将欠下数笔债务,在他这个年纪,想把这笔钱还清,是非常困难的。

    当时这位老人已经想到了自杀,可幸运的是他的子女及时阻止了他。

    就在老人生无可恋的时候,他跟他在微博网游戏里的一个朋友说了这件事情。他的朋友告诉他,说自己可以帮一点忙,但要消化掉这么多的大蒜,必须依靠更多人的力量。老人在游戏里的朋友指导他,去农田里拍了那些大蒜的照片,又让老人找当地的一些基层政府机构的工作人员,为他拍了十几秒的视频证据。就这样,当这件事情以及所有的相关图片和视频被上传到老人的微博上之后,不到24小时,这条信息就被转发了上万次。春节之前,老人地里的大蒜,大概卖出了80%,不但保住了成本,还赚了一笔钱。剩下的那些大蒜,他全都送给了我们微博网,我们目前正在联系我们国内一家名叫阿里巴巴的电子商务企业,尝试把这些大蒜拉到南极洲卖给企鹅,因为大蒜的热度很高,能帮助企鹅过冬。”

    恶搞式的无厘头内容,又引起了台下的一阵笑声。

    秦风的声音却没停下,继续耍着宝:“南极的企鹅不要也没关系,中国国内最大的QQ通讯软件外号也叫企鹅,如果南极的企鹅不要,我们就把大蒜卖给QQ,反正QQ的会员很多,他们接手了这些大蒜后,还可以通过会员充值活动,以做慈善的名义把大蒜送出去。”

    台下掌声一片。

    秦风停下来跟着笑了笑,等掌声过去,才接着往下讲:“我不知道你们是否从我刚才的例子里体会到智能化、个性化、娱乐化和功能化的未来社交模式。不过我想你们至少可以从刚才的那个例子里看出三件事情,第一,那个老人是通过在社交软件上玩游戏,重新构建和扩展了他的社会圈;第二,他所构建的这个社会圈,确实有着实际的经济意义和生活意义;第三,其他人也可以通过这位老人的微博,来确定他的身份,并给予帮助。因此这件事的基础上,我们又为微博网将来的发展做了新的规划,也就是我反复讲到的这四个词。

    一是智能化定位。将来当我们积累了足够多的数据,我们就能清楚地定位和开发社交软件的附带功能,充分地让每一个群体,找到适合自己的社交方式。可以是偷菜游戏,也可以是钓鱼游戏,还可以是各种各样的其他除游戏之外的模式。

    二是个性化定位。同样是基于数据,我们要时时刻刻为我们的每一位用户,提供他所需要的服务,例如如果某天我们的软件上搭载了订餐系统,又或者是和某个网上订餐系统实现了业务捆绑,那么我们的用户如果通过该社交软件寻找午餐,我们的软件就能在他搜索页的最前端,给出他曾经有过消费记录或者是搜索记录的选项,以及其他同类型的选项。每个用户,搜到的都是最适合他的,每个人使用同一个搜索工具,却能找到不同的搜索结果,所以换成寻找朋友,也能找到兴趣相投的,这就是个性化社交的初级表现。

    三是娱乐化功能。我们要尽量让我们的网上社交方式变得轻松,每个人能有尽可能多的选择空间,你可以在这款软件上通过玩游戏来交朋友,也可以选择录一段自己的歌声放上去,如果你唱得很难听,那么你就有可能获得一个跟你一样五音不全的朋友,如果你唱得跟小甜甜布兰妮很像,那么你也不要妄想和布兰妮成为朋友,毕竟微博的面子还没那么大,而且我想布兰妮应该更喜欢facebook而不是微博。

    还有最后一点,就是功能化定位。就像我刚才说的,让社交软件搭载订餐功能,事实上我们不仅可以搭在订餐功能,只要银行愿意的话,我们还可以搭载付费功能,只要政府机构同意的话,还能搭载公共服务功能,只要出租车公司愿意的话,还可以搭载网上约车功能。诸如此类,只要到手有需要,我们就会把社交软件变成不止于社交功能的全能工具。

    我们做这个网站的初衷,就是希望将来我们在社交网站上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能给生活带来快乐、带来方便、带来机会,同时我们所接受到的每一个信息,都能给我们提供指引、提供帮助、提供享受。

    我希望以上我所说道的这些功能,可以在十年之内全部实现。

    我更希望十年之后,一款性能优良的社交软件,将不仅仅只是你的社交工具和通讯工具,更是你的生活工具和个人平台,它将是你的社会人格在虚拟空间上的外延,它就是你的网络身份证。

    这是一个庞大的工程,需要全世界所有的人参与其中。

    我知道现在美国已经在行动,而且步子迈得很快,而作为全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也正在努力追赶美国的步伐。而且我很高兴的是,现在中美两国最聪明、最英俊、最年轻的两个社交软件的创业者,已经走到了一起。微博网和facebook即将达成全面合作协议,在座的各位,我真挚地建议你们,等微博网和facebook在美国上市之后,把存在银行里的钱全都拿出来,购买我们的股票。Facebook和微博网,一定会为各位带来超出想象的惊喜。三颗药喂你妈吃。”

    话音落下的,台下瞬间响起热烈的掌声。

    不少人甚至站起身来鼓掌,显然对秦风的演讲感到十分惊喜。

    秦风礼貌地微微鞠了个躬,转身便下了台。

    关朝辉就在台后,秦风一走到她跟前,关朝辉就重重地在秦风的胳膊上拍了两下,满眼是一百二十分的满意,不吝夸赞道:“好!好!中央电视台也就这水平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