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四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正月初七。苏糖清晨醒得很早,但就是赖在床上不想起来。趴在暖烘烘的被窝里,盯着手机看了半天,苏糖恍然想起这是进剧组的第十天,自己和秦风分开,已经超过240多个小时了。她嘟了嘟嘴,给秦风发了条短信:“快回来,快回来,快回来,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想死了,想死了,想死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相思病晚期了。”发完短信,把脸往枕头上一埋,右手却依然紧握着手机,光溜溜地晾在被子外面。等了三五分钟,等感到有点冷了,才把手缩了回去,一瞧秦风居然还没回短信,苏糖郁闷地在被窝里踢了踢腿,然后发着小脾气哇哇叫了几声,嘟囔道:“三分钟还不回短信,难道是外面有狐狸精了?”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昨晚上再次被苏糖当作布偶强抱**的郑洋洋,呢喃地翻了个身,半睁开一只眼睛,见屋里还一片漆黑,小声问道,“阿蜜,几点了?”

    苏糖道:“6点半。”

    郑洋洋满心无语,抄过另一个枕头,侧躺着盖住了脑袋。这边剧组的开工时间,一般都是早上9点半。所以一般她们这几个女孩子,不到7点半根本不会起床。

    “他那边现在应该是下午5点半吧,明明是晚饭的时间,怎么不回我短信……”苏糖毫无扰人清梦的觉悟,继续不满地嘀咕着,然后转头一看郑洋洋睡觉的姿势那么可爱,又嘻嘻一笑,放下手机,跟着侧躺了过去,一只咸湿的手很不老实地从郑洋洋的胳膊下面穿过去,作怪地握住了人家的大白兔,“哈!手感真好!”

    “嗯……”郑洋洋嘤咛一声,带着哭腔道,“烦死了,我想睡啊,摸你自己的好不好……”

    苏糖却是个属蜜獾的,你越挣扎她就越来劲,义正词严地说道:“自己摸自己多恶心啊?我又不是变|态!”

    郑洋洋彻底抓狂了,翻转过身来就要起义,一双手直接从苏糖的睡衣下摆里钻进去,摩擦着苏糖那润滑如丝的肌肤,一路向上势如破竹,一把握住苏糖那双沉甸甸的人间凶器,瞬间反转了局面。苏糖睡觉从不穿内衣,早上醒来时身体又特别敏感,被郑洋洋的小手用力一揉,浑身上下立马起了鸡皮疙瘩,尖叫道:“你个女**!恶不恶心啊!”

    郑洋洋不服道:“我哪里恶心了?还不是你先摸我的?”

    苏糖喊道:“我好歹也是隔着衣服摸的好不好!?”

    郑洋洋一听,觉得好像也挺在理,又弱弱地把手缩了回去。

    苏糖捂着胸口,漆黑中泫然若泣地看着郑洋洋,鼻子抽了两下,分分钟入戏,语气凄苦道:“洋洋,你玷污了我的清白,我该怎么跟我家秦风交代……”

    郑洋洋无言以对:“……”

    苏糖还在演个不停:“我没脸见我老公了,我要离开这个世界。洋洋,我走以后,你要帮我照顾好我家小风风……”

    郑洋洋不假思索:“好啊!”

    苏糖瞬间出戏:“滚!你想得美!”

    两个人在床上瞎闹了半天,睡意彻底没了。

    苏糖破天荒在早上7点之前就洗了床,洗洗刷刷,然后化了个淡妆出来,推开房门,走廊上还一片宁静。拉着郑洋洋下了楼,走到自助餐厅,却发现王艳梅比她起得还早,怀里抱着小果儿,正在吃饭。而且不仅是王艳梅,就连秦建国和郑洋洋还有思思、慧慧她们的爸妈,居然也都起了个大早,一群人正围坐着吃早饭。

    秦建国和王艳梅是前天到的,因为不知道剧组具体的位置,宁皓还专门停机了半天,开车带着苏糖去接这“二老”。之后当宁皓在机场遇上秦建国和王艳梅,差点没震惊得下巴脱臼。没办法,只能说这一家子的抗衰老基因实在太腻天,尤其是王艳梅,今年41岁,还生了俩,可从月子里出来,整个人的状态反而更显年轻了一些,说她31岁也绝对会有人信。至于秦建国,没王艳梅那么厉害,但顶多也就是三十七八岁大龄男青年的外貌。宁皓在接驾回府的路上,是不是从后视镜上看看秦建国和王艳梅,然后再比较自己那张刚过三十就已经无比沧桑的脸,唯有感叹老天爷不公平,凭什么特么所有便宜都让秦风这一家子人给占了啊?

    等到了剧组,秦建国和王艳梅的年轻长相,毫无奇怪地又在工作人员之间引发了一阵不小的骚动。不过很快,当这阵惊艳过去,人们的关注焦点,就从老板爸妈的长相,转移到了老板的小妹妹身上。两个月小果儿,已经会咿咿呀呀了,见到生人也不怎么害怕,醒着的时候,笑声总比哭声多,很是讨小姑娘们的喜欢。之后的两天,从未见过拍戏的现场的王艳梅,每天总会抱着果儿,在拍摄现场待上个把钟头,期间还跟苏糖的经纪人王晶花见了一面。

    说到王晶花,秦风也是后来才知道,这位大姐有多牛逼。

    此人号称中国经纪人制度创立者,在国内娱乐业方兴未艾之际,便已经手握大量的艺人资源,而在她手底下,光国际级艺人就出过两个,国内一二线的演员,更是不知道带出来多少。总之一句话,如果说2010年之前中国娱乐圈要做一个经纪人排名,花姐称第二,绝对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就这江湖地位,就这专业水准,秦风把媳妇儿交给她,绝对是一百个放心。

    而这回花姐前来,不仅完成了和苏糖的签约,还顺带把郑洋洋、思思和慧慧几个小姑娘也签了下来。不过几个小姑娘的家长对此倒是比较淡定,在他们看来,反正家里有钱,也用不着女儿出去“出卖色相”赚钱,相比进入娱乐圈,郑洋洋的父亲郑国华他们,倒更希望女儿将来能进机关单位,或者是去学校当老师。

    “今天怎么起这么早啊?平时不都要睡到太阳晒屁股的吗?”王艳梅才来了两天,就已经对苏糖开启了日常吐槽模式。

    “说得这么难听干嘛?什么晒屁股啊?我又不光着屁股睡觉!”苏糖郁闷地反驳着。

    好在母女俩全程用神奇的东瓯市方言对话,京城酒店里的这些对苏糖充满八卦之心的服务员,愣是半个字都听不懂。

    苏糖拿了几个珍珠蟹黄粽和一杯热果汁走到桌前,几个家长稍微挪了下位置,给苏糖和郑洋洋空出两个座来。

    苏糖挨着王艳梅坐下来,满心烦躁地往嘴里塞了个粽子,然后伸出指头在果儿脸上轻轻一拨,说道:“来,给姐姐笑一个。”

    果儿盯着苏糖傻了三秒,小嘴一撅:“哇!”

    “哦,不哭,不哭,姐姐坏,妈妈回去就打断她的腿……”王艳梅完全把苏糖当透明的,小声哄着果儿,紧接着转过头来,瞬间又变了脸,怒怼老大,“你吃饭就吃饭,毛手毛脚地动她干嘛?才刚吃了奶没几分钟,要是吐出来,你的给她吃啊?”

    苏糖嘴角猛抽了两下,觉得自己简直要抑郁了,唉声叹气道:“我妹不要我,我妈也不要我,连我……秦风都不理我,做人没意思了啊……”

    老公这个称呼,苏糖显然还是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

    秦建国却是信以为真,严肃地问道:“秦风他怎么了啊?”

    苏糖道:“他不接我的电话,也不回我短信。”

    “这样啊……”秦建国面露凝重,结果感慨完这三个字后,却连半个屁都没放出来。

    倒是王艳梅反应紧张,忙问道:“多久了?”

    苏糖掐指一算:“大概8个小时吧,我昨晚上睡觉前,给他打了个电话。”

    “8个小时你急什么?”王艳梅用鄙视的目光看了眼自家的老大,越发觉得大女儿智商余额不足,未来果然还是要寄托在果儿身上。

    “什么呀,我都是扣好时间给他打电话的,平时最多响三下他就接了,今天早上我给他打电话,他居然关机了!”苏糖还非要据理力争。

    这时郑国华忽然开了口:“是不是上飞机了?”

    苏糖微微一怔,手机铃声忽然响起:“老公老公我爱你……”

    小妮子自己也知道这曲子有够土的,微红着脸,赶紧拿出电话接通,一见是秦风打来的,按下通话键,张口就抱怨:“你怎么关机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啊?”

    秦风笑着回答:“刚刚上飞机前给忘了,刚从美国飞回加拿大。”

    苏糖轻轻哦了一声,又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回国内?”

    “明天。”秦风道,“我这边是明天早上的飞机,飞回国内,差不多应该是4号的半夜吧。”

    苏糖一颗芳心牵挂老公多日,一听说秦风要回来,顿时喜出望外,嗓门都抬高了一个调,高兴道:“那我等你回来!”

    可秦风却说:“事情还没办完呢,还得先去一趟杭城,需要半个手续,签个字。”

    “啊……那又得多久啊……我好想你……”苏糖不自觉地就跟秦风腻歪起来,只是话一出口,她猛地抬眼一瞧,果然,整张桌子上的叔叔阿姨,都正用呵呵呵的眼神看着她。

    苏糖只觉脸上一烫,血液噗噗从下往上冲,瞬间从脖子红到了耳根,俏脸害臊得绯红绯红的,眼里几乎要滴出水来。

    “哎哟,你也知道害羞啊?”王艳梅输出不停。

    苏糖羞愤交加地白了老妈一眼,跟秦风又多说了两句,就赶紧挂了电话。

    可这回她却没跑,却是死撑不退,坚持吃完了早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