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四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teD的演讲录完,等视频放出来,起码也是旬月以后的事情。秦风的任务已经完成,早走晚走都无所谓,可关朝辉却比他还着急。就在秦风吹完牛逼的当天,侯聚义也在硅谷完成了同facebook的最后一次谈判。扎克小朋友和他的合作伙伴终于松了口,基本答应了侯聚义提出的条件。眼下只等侯聚义夫妇完成公司内部的股权回收,双方便可正式签下合同。

    事实上秦风在teD走完一趟,加州和多伦多有不少华人组织都想邀请秦风去见个面,毕竟这些年除了大姚之外,在美国出风头的中国籍华人着实不多,尤其秦风还这么年轻,很是让华侨们感到新鲜,不过既然有急事,秦风只能一一婉拒,客套地说下次有机会再见。

    秦风和关朝辉飞回多伦多,休整一晚,次日一大早就出了门。跟班总共有三个,除了侯开卷,还有两个白人小伙。一个是这些天已经逐渐和秦风混熟的安德鲁,另一个是秦风没见过的拜恩史密斯,都是关朝辉的保镖,据说有过在美军海豹突击队服役的履历,不管实际战斗力如何,总之光名头就足够拉风。

    多伦多时间农历初七早上9点半,一行人登上了直飞杭城的班机。然后感谢神奇的国际日起变更线,12小时后当飞机在杭城国际机场降落,时间反倒早了一个钟头,显示为中国京城时间农历初七早上8点半。秦风打着瞌睡,脑子里一片浆糊,就想找个地方躺一躺,侯开卷体格更加不济,刚下了飞机就要扑街,一路被身强体壮的安德鲁扛出了机场外。

    瓯投杭城总部的员工得知董事长要过来,早早地便在机场外恭候大驾,还是刚上任的集团coo亲自开车来接。年过四十的瓯投coo名叫陈元庚,是侯聚义花了大价钱从某国内500强民营企业挖来的,为人沉稳、做事牢靠,见到秦风跟在关朝辉身边,不多心更不多问,一路上只问关朝辉和秦风肚子饿不饿,是否想要吃点什么,以及小公子这是病了还是累了,要不要先派人送他去酒店休息。关朝辉随口答话,又反问陈元庚法务部的文件拟好了没,陈元庚笑着说弄好了,公司里几个小伙子一晚上没睡,弄到凌晨4点多才去休息,这会儿应该还在公司的休息室里睡大觉。关朝辉点了点头,一路没怎么深睡的她神色略显疲惫地问秦风道:“你困不困?”

    秦风眼里满是血丝,笑得跟肌无力似的回答道:“勉强还能再撑几个小时,反正都要倒时差,这边事情办完,我就马上去京城,路上可以睡一下。”

    “也行。”关朝辉道,“待会儿让安德鲁跟你一起回去,我再帮你找个翻译。”

    秦风奇怪道:“安德鲁跟我回去干嘛?”

    “给你当保镖,顺便帮你练练口语。”关朝辉道,“接下来你出国的机会还多着呢,等什么时候你们日常交流没问题了,出去办事就方便了。”

    秦风转头看了眼安德鲁。

    小伙嘿嘿一笑,露出八颗白牙。

    秦风嘴角微微一弯,心说还是这鬼佬看着靠谱,别的不讲,光身高和体重就碾压关彦平了,战斗力肯定有保障。不然换了关彦平那位太子爷,他俩真要遇上什么劫匪,劫匪还指不定劫谁呢——侯聚义的亲侄子,再怎么也比马仔值钱吧?

    约莫半个小时后,车子驶入了瓯投总部。

    正是上班时间,秦风和陈元庚跟在关朝辉身后刚走进大楼,楼里头便气氛紧张。

    “董事长。”

    “关董。”

    “秦总。”

    “陈总。”

    关朝辉走路带风,从电梯里出来,径直朝法务部的办公室走去,沿路几个员工见到,连腰杆都比平时柔软了不少,一边问着好,一边就不自觉地鞠躬。

    关朝辉脸上没什么表情,嗯了一声就算搭理过。

    秦风和陈元庚倒还好,见到有人问好,好歹还挤出一个微笑回应一下。

    法务部的头头邱少明听到外面的动静,早就站在办公室门口等候,远远瞧见关朝辉,赶紧快步迎上前,一脸正色道:“关总,东西都弄好了,我早上过来看过,没问题。”

    “辛苦你们了。”关朝辉淡淡说着,跨进了法务部主任办公室的门。

    秦风紧跟着走进去,邱少明跟在两人身后,顺手带上了门。

    邱少明显然也是伺候大佬上来的,先给两位老总泡了杯热茶,才拿出协议文件,递到两个人的手里。秦风的瞌睡已经快要打上天,看都懒得多看一眼,直接在文件上刷刷签上了字。

    等关朝辉也签好后,邱少明忙把两份协议互换过来。

    关朝辉盯着秦风的字,打着哈欠笑道:“你这手字还真是不错,我觉得其实你比小狄更适合去机关工作,各方面的门面素质都比他强些。”

    秦风单手捧着脸,脑子里一团浆糊,有气无力道:“问题是没他帅啊……”

    关朝辉笑了笑,说了句挺有哲理的话:“长得太好看也是负担,男人女人都一样。”

    邱少明闻言,立马拍马屁道:“这么说关董年轻的时候,肯定是肩负千钧啊!”

    关朝辉:“呵呵。”

    秦风瞥了邱少明一眼,纠正道:“邱总,关董现在也是肩负千钧。”

    邱少明闹了个红脸,赶紧改拍秦风马屁:“对,对,你看我这人嘴笨,不会说话,还是秦总水平高。”

    秦风笑而不答,刷刷签下了字,交到邱少明手里。

    接着关朝辉也把自己那份递给他,又马上吩咐道:“让京城那边,今天就把法人变更手续办了。”

    “好。”邱少明就像外面的那些普通员工,微弯着腰。

    关朝辉却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对邱少明道:“你先出去一下。”

    邱少明被赶出了他自己的办公室。

    房门一关,关朝辉问秦风道:“小风,微博网接下来怎么弄,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秦风喝着浓茶,说话没什么力气:“该说的我昨天都说了。”

    “重点呢?”关朝辉道,“还有没有什么要特别强调的?”

    秦风沉默片刻,仔细想了一想,才慢慢说道:“两点。一个是最好趁早接入微博网的**支付系统,不管将来是否回购股份,也不管将来有没有用,这东西有总比没有好。另一个是把微博舆论管制部门弄起来,以后微博用户越来越多,舆论影响力一旦扩大,政府对我们也会不放心,我自己先做好用户监管,也是对自己的保护。”

    “对。”关朝辉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

    晚些时候,当秦风登上从杭城飞往京城的飞机时,微博网的官网上发出了一条简短的声明,宣布微博网即日起脱离秦朝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为瓯投下属的直属子公司。瓯投集团董事长将亲任微博网总裁,秦风不再担任微博网ceo职务,改任微博网高级顾问。

    消息一出,国内It业界一片哗然。

    各路财经媒体纷纷奔走相告,转发消息。

    但令人无语的是,绝大多数网民却并非是通过财经报道得知的这个消息,而是在看娱乐板块的时候,忽然发现秦风竟真的被干掉了。

    一时之间,国内各大网络的“秦黑”们集体高|潮,高呼“秦骗子终于垮了”。各种牛鬼蛇神仿佛雨后春笋般冒出头来,幸灾乐祸者有之,故作玄机者有之,专业分析者有之,造谣生事者有之,灌水酱油刷存在者有之,青天白日的,网络上竟一片欢腾,吐槽秦风的人比吐槽春晚的人还多。2小时后,当秦风踏上京城的土地时,国内各大门户网站的首页上,已然全都换上了这条新鲜出炉的大新闻。而身为当事人的秦风,却对此毫不在意。

    相比那些有的没的,现在最重要的,当然是去酒店找媳妇儿。

    没给苏糖打电话,秦风悄然摸进了香格里拉酒店。

    中午时分,秦风风尘仆仆地站在苏糖的房间门外,按响了门铃。

    苏糖打开房门,见到秦风眼睛都快睁不开地站在门外,没来由地鼻子一酸。秦风微笑着把她抱进怀里,呼出一口浊气:“妈的,这趟差点累虚脱了,咱们抓紧洗洗睡吧……”

    苏糖露出笑脸问道:“你还睡得动吗?”

    秦风语重心长:“不以睡觉为目的的睡觉都是耍|流|氓,阿蜜,女孩子家家的,思想要健康啊……”

    “讨厌!你才思想不健康……”苏糖娇嗔着把他拉进了房间,眼里满是化不开的柔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