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四十五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红色的细缎带在天花板下的排风口外,无声地飘摆扭动着,漆黑的房间里,静谧得只剩下呼吸的声音。苏糖换上薄薄的睡衣,抱着秦风的手,放在自己绵软的胸前,紧致修长的大白腿,轻松愉快地架在秦风的腰间,听着从秦风鼻子里发出的若有似无的轻鼾,心里暖暖的,脸上满是幸福的傻笑。

    秦风是真的累坏了,随便冲了个澡,爬上床一闭眼就睡了过去。

    苏糖睡不着,就一直愣愣地盯着秦风,时不时偷偷在他脸上亲一口,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呼喊一声老公。这种仅能在热恋小情侣之间玩的个人单机游戏,小妮子乐此不疲地玩了足有一个多小时。直到午后1点来钟,有人按响门铃,她才恋恋不舍地从被窝里爬出来,下床去开了门。

    苏糖穿得跟没穿似的,睡衣里面一片真空,包裹不住地露出一片白花花的北半球。

    一打开门,就把门外的思思和洋洋看得两眼发直。

    思思用色迷迷的眼神端详苏糖那深不可测的事业线半天,回过神来,收着嗓子作嚷嚷状,小声喊道:“你干嘛呀?大白天的穿成这样,奶都被人看光了!”

    “屁!我就是在屋里这么穿好不好?又不是穿到楼下去!”苏糖握住睡衣宽大的领口往上提了一下,却更加直观地将里面那对大白兔的轮廓给突显了出来,两颗可爱又诱人的凸点,怎么看怎么让人欲罢不能。

    郑洋洋微微一张小嘴,好生羡慕地说:“果然还是半球形的比较好看,而且长这么大居然还不下垂,不科学啊……”

    思思高声吐槽道:“完全是赤果果的炫耀!”

    “小声点!”苏糖握紧着领口,着急道,“秦风在里面睡觉呢!”

    “秦风回来了?”思思一瞪眼,朝里头瞟了瞟,继续吐槽,“我还以为你在里面红杏出墙呢。”

    苏糖跳脚道:“胡说什么呀,信不信我掐死你?”

    “行了,行了,那我们走了,本来还想叫你出去逛街呢,你继续陪你家秦总睡吧。”思思说着,拉着郑洋洋就走,边走边批判,“秦总也真是体力好,一回来就睡,阿蜜憋了十来天了,这下总算久旱逢甘霖……”

    苏糖听得牙痒痒的,恨恨关上了门。她小跑着钻回被窝,跟抱布偶似的抱住秦风,满足地深吸一口气,觉得还是老公抱着舒服,哪像抱郑洋洋,两个人每天晚上睡在一起的主题都是斗奶。

    正比较着,秦风忽然动了一下,一只手不安分地攀上了苏糖的玉峰。

    苏糖轻哼一声,就听秦风梦呓了两句,不过说得不是很清楚,只能依稀分辨出“今天的包子好大”这几个字来……

    ……

    ……

    的剧组成员,这两天已经走了大半,但留在酒店里的人依然不少。宁皓、黄勃和另外四五个确认要加盟剧组的主创人员,这会儿都还住在酒店里头,就等导演一声令下,然后马上开拔前往山城。

    还有思思、慧慧和洋洋几个小姑娘和她们的家长,也都统统尚未离开。因为机关单位大部分是正月十六才恢复上班,这几位都是打算至少玩到正月初十之外再回去。

    至于秦建国和王艳梅,他们的时间就说不定,总之就是跟着秦风和苏糖走,小两口什么时候说回家,那大家就一起回去。等一月底,王艳梅准备给果儿办一场百日酒,有秦风在的话,说不定还能请一两个大人物来显显面子。

    ……

    ……

    秦风回到酒店的消息,很快就被人从酒店前台处得到了确认。

    宁皓当时正在房间里剪片子,听到消息后反应很大,着着急急就想见秦风一面,却被鬼精的黄勃一把拉住道:“导演,你现在过去绝对是找不痛快啊!人家小两口久别胜新婚,指不定正在热火朝天创造生命呢!”

    宁皓抬手一看表,皱着眉头叨咕:“他回来都快2个小时了,换了是头驴都该完事儿了,又不是拍日本片,哪撑得了这么久……”

    黄勃贱笑道:“导演,你这是以己度人啊。你今年几岁,人家秦总才几岁啊?我跟你说,这些年轻人在这种事情上的韧性有多强,那完全是超出正常体力范围的好不好,他们基本都是用生命力在战斗。”

    “我同意。”边上一颗锃光瓦亮的大光头,用充满南派气息的口条打趣道,“而且,咱们还要设身处地考虑一下秦总所面临了诱惑,微博女神啊,换了是你,你舍得2个小时就下床?”

    “争哥,你对老板娘很有想法嘛!”黄勃咧着嘴开徐争的玩笑。

    “去,去,什么老板娘,我又没签秦风的公司。”徐争摆了摆手,又好奇地问道,“诶,这个秦风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我看他爸妈好像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啊?”

    “这你都不知道?”黄勃开始滔滔不绝地给徐争说起了秦风的个人奋斗史。

    徐争边听边点头,偶尔感叹一句:“娘的,这小孩有这么厉害?”

    黄勃正说得欢,边上忽然有人插嘴:“好像也快不行了,今天微博网刚发了官方声明,微博网被一家什么东瓯投资集团公司给吃掉了,秦风刚被免了ceo的职务,现在是公司的高级顾问,看着也知道是个摆设,我看秦风这回应该是吃了大亏。”

    “啥?什么情况?”黄勃一头雾水,“那我们这电影还能拍吗?”

    “放心好了。”宁皓道,“钱都打给制作公司了,他还能要回去怎么的?”

    徐争一只手搭在宁皓肩上,认真道:“皓啊,这事情你可得赶紧问清楚,我白跑一趟倒没什么,怕就怕等你把剧组搭起来,人家却说不拍了,那到时候可就真麻烦了。”

    “那我现在去问问?”宁皓又看了眼手表,“快2个半小时了,毛驴完事儿了,种猪也该完事儿了……”

    说完沉默了半天,结果还是不敢去敲门,叹了口气:“算了,也不差这么一会儿,还是再等等吧,这两口子再怎么折腾,晚上总该出来吃饭吧?……”

    ……

    ……

    “嗯?微博网正式宣布脱离秦朝科技,并入东瓯投资集团公司。瓯投董事长关朝辉亲任微博网总裁,免除秦风ceo职务,改任微博网高级顾问……”郑跃虎这几天一直白酒里来、洋酒里去,醉生梦死得日夜颠倒,下午3点多醒过来,刚睁开眼就从网上看到这么一条消息,脑子迷糊了半天,才确认这不是恶搞,然后摸着下巴想了半天,转头问媳妇儿道,“安安,你说瓯投那个死土匪,这么干算不算过河拆桥啊?”

    “不好说。”王妙安微微摇头,“也许只是内部调整,这不还给秦风留了个高级顾问的头衔吗?”

    “留着当招牌嘛!”郑跃虎道,“现在秦风在行内的名声这么响,连柳传至、王万德这些人都知道他了,关朝辉那个土匪老公又不是瞎子,当然不会眼睁睁放秦风走!”

    王妙安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郑跃虎摸了摸下巴,“你说要不我们干脆真的把秦风挖过来怎么样?他给谁打工不是打工?我们可以多给他点好处啊。”

    “问题是……咱们有瓯投那么多资源吗?”王妙安很理性地帮郑跃虎分析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他吃惯了山珍海味,再让他回头吃粗茶淡饭,太难了。微博网这回搞的娱乐盛典,单笔活动预算就超过了4000万,收视率比春晚还高了2个百分点。现在国内有这个实力的民营企业,掰着指头也能数出来。我听人说这还只是瓯投去年做的一个小项目,瓯投去年一年,在国内外的投资数额加起来搞不好已经超过30亿人民币了。不管是明着算还是暗着算,瓯投的资金实力,现在最起码是也国内民营50强,说不定前十都能进去。我们挖秦风,要是能挖到手还好说,万一要是人没挖过来,还把瓯投的那个土匪给得罪了,咱们这生意以后可就难做了。要我看,现在的情况就挺好,秦风愿意主动来找我们合作,大家和和气气、顺顺利利把钱赚了,也用不着和瓯投有什么直接接触,省力又省心。”

    “唉……”郑跃虎盯着屏幕上秦风被免职的新闻,轻叹一声,“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啊……”

    ……

    ……

    “阿蜜这个孩子,真是一点都不懂事。小风刚回来就缠着他不放,你说要是在家里也就算了,这里是酒店啊,她也不知道害臊!”王艳梅怒气高涨地跟秦建国抱怨。

    在京城玩了几天,她也玩累了,今天就在酒店没出门,休养一下。

    秦建国看了眼时间,下午4点了。听人说秦风是中午11点多到的酒店,这都5个来钟头了,居然还没从房间里出来,这感情再好,也不是这么个搞法吧?

    秦建国略微有点担心,秦风年纪再大点,身体可能会吃不消。

    不过这话当然不能跟王艳梅说,以免引发家庭矛盾。

    王艳梅抱怨完,又忧心忡忡地嘀咕:“建国,你说网上的新闻是不是真的啊?小风要是被公司开除了,那……会怎么样啊?”

    秦建国对这事反倒挺豁达,笑道:“开除就开除嘛,他本来就还在读书,开除了也好,认认真真读大学。他认识那么多市领导,等毕了业,找份正经工作总没问题。咱们家现在房子也有了,车子也有了,东门街还有一间店面,过日子有富余了,小风当不当什么大老板都一样。”

    “这怎么能一样啊?”王艳梅道,“我还指着果儿以后能嫁个好人家呢!”

    “你这想得也太远了吧!”秦建国哭笑不得,“她才几个月大啊?”

    王艳梅单方面不讲理道:“我不管,生都生下来了,有机会让她过得好点,干嘛不让她过得好?这些年我把阿蜜养大,虽然日子有点紧,我还是尽量让她吃好的、穿好的,能不让她吃苦就尽量不让她吃苦,但我还是觉得对不起她。我没给她过过几次像样的生日,也没带她出去旅游过,高一的时候阿蜜开始学钢琴,我想给她找个稍微好点的钢琴老师,一打听一学期光学费就要6000块,我当时以为阿蜜这琴是学不成了,差点眼泪都要下来了。

    现在好不容易条件好了,小风平时给阿蜜买件首饰都要万把块。我怀孕的时候心里就想,这个小的以后可有好日子过了,小风认识那么多领导、那么多老板,关系圈子这么大,果儿是他亲妹妹,肯定委屈不了她。咱们可以从幼儿园开始就好好培养果儿,上最好的学校,跟最好的老师学,想学什么就学什么,钱的问题不用担心,也不怕关系走不通。你说,要是小风这事业才刚刚起步,就被人摁下去了,那果儿以后不也得跟阿蜜一样,从小到大紧巴巴地过日子啊?小风当不当老板,这情况能一样吗?”

    秦建国听得张口结舌,半晌才吭声道:“艳梅啊……你都想了这么多了?”

    “当然得想啊,难不成还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吗?”王艳梅叹了口气,“小风这事情,都快急死我了,阿蜜这孩子,一点脑子都没有,就顾着自己快活,也不知道让小风先休息一下。待会儿等她出来,看我不打断她的腿。”

    秦建国不好意思接这句话,他总不能反驳王艳梅说,也许秦风更快活呢?

    ……

    ……

    “侯聚义,又想干什么?”陈荣靠在椅背上,手里捧着保温杯,低头看着一条市委办刚刚传过来的文件。秦风被微博网拿下的消息,被东瓯市市委纳入了春节期间的政务信息,而且是头条之一。这并非东瓯市市委办的人瞎闹,而是这几个月来,瓯投和微博网的动向,早已成为了市里的重点关注内容之一。三年前,东瓯市正式为侯聚义办理了回国手续之后,原本就是指望侯聚义能动用他的海外资本,为东瓯市的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侯聚义做得不错,不仅带来了钱,还在带来了不少人。东瓯市市区这两年的旧城改造工作,侯聚义当记首功。

    但是从去年开始,自打成立了瓯投集团,侯聚义似乎就有点脱离东瓯市的控制了。

    先是放弃了城西一大片的旧区改造项目,然后又自作主张,要求市里为他划拨一大片土地,用来建设物流仓库以及城市广场。这样的行为,毫无疑问已经影响到了市里的整体规划和布局,照理说这种对行政权力的僭越,换作一般的生意人,早特么被党国弄死了。可偏偏之前的书记陈朝德才刚表示不服,结果就立马被调离了东瓯市。

    可见侯聚义和关朝辉这对夫妇,在东瓯市、在曲江省乃至上达最高层的地方,拥有着怎样难以想象的能量。

    陈荣很聪明,上来之后就没有跟侯聚义对着搞,反而处处提供便利。眼下螺山镇的高新园区已经动工,东瓯广场的选址也确定了,就差瓯投旗下的京东物流仓库,还需要再做拆迁户的思想工作。一切全都照着侯聚义的意思在办,而市里头除了他陈某人显得有点丢面子,其他方面倒是都得了好处。GDP上去了,考核成绩也在全省前列,接下来等瓯投的各个项目落成,还能拉动一部分就业,带动区域经济活力。不管从目前还是长期来看,全都是利大于弊,仅从政绩一方面来考虑,陈荣倒还得感谢瓯投。

    瓯投在东瓯市干得热火朝天,成绩也是有目共睹。

    陈荣明面上一手支持侯聚义,暗地里也一手防着他,生怕侯聚义哪天出歪招吸光全市的血。关于东瓯投资银行的事情,陈荣亲自给侯聚义打过电话。侯聚义很奸诈,说的都是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至今没有一个明确的回复。陈荣知道这事情急不得,把侯聚义逼急了,他要是一撤资,东瓯市直接就会出大乱子。但完全不当回事又不行,所以只能盯着,认真关注侯聚义的一举一动。微博网作为瓯投最近几个月来的重要扶持项目,虽然办事处在京城,但陈荣了解过,微博网的法人公司秦朝科技,却是注册在东瓯市。前些天微博网在沪城举办微博娱乐盛典,场面之大,逼格之高,以陈荣的见多识广,都不得不感叹瓯投实力雄厚。明明侯聚义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陈荣却发现原来自己根本就不知道瓯投的这一池水有多深。再由此联想到微博网的少年总裁秦风,眼下已经在省委挂上了名,陈荣的心思就更加复杂了。

    微博网成立短短三四个月,秦风就在京沪两地都闯下了偌大的名头。

    以东瓯市的量级,原本十年都不出了这样一个人物,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十年难遇的人才,却被瓯投说免职就免职了。

    卸磨杀驴吗?

    陈荣眉头微微一皱,但旋即就摇了摇头。

    瓯投显然没有理由自断臂膀,尤其是在新行业开疆拓土的上升期。

    思来想去,陈荣终于还是拿起桌上的电话,给自己的秘书周正打了过去。

    作为市委一把手的大秘,周正的手机自然是24小时待命,只响了两声,那头就传来了周正恭敬又严肃的声音:“陈书记。”

    陈荣开门见山地问道:“小周,你看到微博网人事任免的新闻了吗?”

    周正道:“看到了。”

    陈荣道:“你给小秦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消息是否属实。如果属实的话,你就告诉他,要是有继续创业的打算,市里会给他提供帮助,螺山镇的高新园区,可以给他预留一处办公场所,三年免税。他如果有这个意向的话,让他自己来市里找我。”

    “好的。”周正挂了电话,立马给秦风打了过去。

    那边嘟嘟两声,传来了语音提醒:“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嗯?”周正神色一凛,心里暗暗嘀咕,“手机都关了,不会是真出什么大事情了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