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四十八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8点多钟,酒店二楼的自助餐厅里已经没有多少客人。

    绝大多数趁着春节赶来京城旅游的住客,天色微亮的时候就已经下来吃了饭,然后匆匆赶往今天的第一个景点去拍照。所以此时还在餐厅里不紧不慢地吃着早点,享受着晨间自助餐最后一段时光的,基本都是些既不赶时间,又没有什么经济负担的家伙。《女神经》剧组里的“家长团”们,今天起床晚了些,凑巧跟宁皓他们撞在了一起。双方虽然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共同话题,不过毕竟家长团这边要么是混体制的、要么是做生意的,而自称是文艺工作者实则就是一群跑江湖的宁皓、徐争和黄勃他们,也是见惯了场面的人,如此一来,两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家伙凑在一起,居然还聊得挺开心。

    宁皓相对来说话比较少,捧着一大碗烩面,吸溜吸溜地听徐争和郑国华鬼扯着东瓯市、沪城和霓虹国大阪市三者之间的共通点,眉头却微微皱着,显然还是有什么心事放不下。然后就在徐争正扯到口沫横飞之际,餐厅很诡异地骤然间安静了下来。背对正门的黄勃奇怪地转过身去,见到秦风和苏糖手牵手走进来,很是夸张地哇了一声,张大了嘴。

    被秦风用生命浇灌了一整夜的苏糖,今天简直容光焕发得不要不要的。原本就白嫩的肌肤外,仿佛又多了一层水隔膜,一脸的胶原蛋白似乎已经多到必须往外冒的程度,简直水灵得丧心病狂。王者归来的秦总,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掩埋在了自家媳妇儿的艳光四射之下,一直走到众人的饭桌前,宁皓才回过神来,急急忙忙放下碗,伸出双手激情地笑道:“秦总,我可算是盼星星、盼月亮把您给盼来了!”

    “宁导,用不着这么客气,是我久仰你才对。”秦风和宁皓握了握手,转头又伸向徐争,笑着说道,“徐哥,我是看你的戏长大的,你可是我的大偶像啊!”

    “哎哟,不敢不敢,秦总您这话说的,好像我明年就要拿终生成就奖了似的。”徐争比宁皓淡定得多,坐着跟秦风说笑道。作为国内出道较早的演员,徐争见过的老板多了去了,像秦风这种小屁孩,就算眼下再红,他也真没太当回事。

    跟徐争寒暄完毕,秦风最后才问候起了未来的“60亿帝”黄勃。

    “你好。”秦风对黄勃面带微笑。

    “秦总好,秦总好。”黄勃客客气气,却点到即止,没有再往点头哈腰的方向发展。

    秦风也不想头一回和这几位未来的电影界牛人见面,就表现得热情过度,问候完毕,便直截了当地对宁皓道:“宁导,我中午有个饭局,是我的一个合伙人约的,你这次拍电影就是他投的钱,中午你跟我一块儿去一下。”

    “好,好。”宁皓眼睛发亮,猛点头道。

    秦风又随口问了句:“《女神经》弄得怎么样了?”

    “今天就能把成片剪出来。”宁皓道,“我这几天一直都在忙活呢,昨天已经剪到最后一集了。等片子剪完,我们就马上去山城。”

    “好。”秦风笑着点点头,“剧组的吃住什么的,你到时候直接去找酷浏网徐小宁徐总,或者黄芳菲黄总给你们安排,我都招呼过了。”

    “知道,知道,徐总和黄总都跟我通过电话。”宁皓满脸笑容。他这几天一直担心秦风会掏不出钱来,现在一看这位小老弟谈钱这么坦然,他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秦风和苏糖没有再往宁皓这桌上挤,和苏糖另外坐了一张空桌子,王艳梅一瞧,立马也抱着果儿,跟了过去,坐到苏糖身边,对大女儿进行精神折磨。不过才吐槽了没一会儿,餐厅外忽然又走进来一个白人,径直走到秦风身边,用蹩脚的中文对秦风道:“烙板,你的秘术到机场了,要不要卧去借她?”

    秦风听得只想磨牙,用英文道:“安德鲁,你可以说英文的。”

    “ok。”安德鲁笑了笑,扭头就对苏糖和王艳梅道,“两位女士,你们都是秦先生的女朋友吗?”

    “啊?”王艳梅似懂非懂。

    苏糖倒是超常发挥,赶紧磕磕巴巴地解释道:“不是,我才是他女朋友,这是我妈,这是我妹妹……”

    这边一有动静,整个餐厅的人就全都看了过来,几个对洋鬼子还心存崇敬的家长,心中纷纷感叹,原来秦风这么牛逼,居然都混到国际上去了。

    秦风不想招惹太多不必要的关注,忙把安德鲁打发走。

    安德鲁一走,王艳梅就好奇又兴奋地问道:“小风,这人是谁啊?干嘛的?”

    “集团给我安排的保镖。”秦风道。

    “那原来那个呢?”王艳梅又打听起了关彦平。

    秦风道:“公派出国学习去了。”

    王艳梅惊讶了:“你们这个集团待遇这么好啊?连保安都能安排到国外去学习?”

    秦风笑了笑,没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说。

    王艳梅震惊半天平静下来,又继续无缝对接地跟大女儿叨叨,苦口婆心地鄙视道:“阿蜜,我说你也稍微收敛一点啊,你看谁家的姑娘跟你一样,恨不能全天下人都知道你……那个什么了?”

    苏糖大概也是自知理亏,不自然地回道:“什么这个那个的?你说清楚点好不好?”

    “你还想让我说清楚?这种事我好意思说吗?”王艳梅戳了戳苏糖的脑袋,收着嗓门,没好气道,“女孩子家家的,一点矜持都没有,什么事情都要往外说!你说你,大清早的,发条‘我家秦总是猛男’算怎么回事?要不要脸啊?光是这句话也就算了,还配张照片——怎么的,膝盖擦破皮算什么意思?想给全世界做动作示范啊?”

    秦风听得万分无语,他今天早上下楼之前几乎每一秒都和苏糖腻在一起,实在不晓得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的这条微博。

    “你膝盖擦破了?”秦风略显歪楼地问苏糖道。

    “哎呀,没有!”苏糖嘟着嘴扭捏道,“我就是想开个玩笑嘛!还不是都怪你,跟我说什么膝盖创口贴、中指剪指甲,我就是娱乐一下而已啊,那张照片是上个月拍的……”

    “什么膝盖创口贴、中指剪指甲?”王艳梅用审讯|流|氓的口吻问苏糖。

    苏糖低着头、红着脸,无言以对。

    秦风咳嗽一声,坏笑着握住苏糖的手,打圆场道:“妈,咱们别说这个了,都是玩笑,待会儿我们回楼上就把微博删了。”

    王艳梅转头望向秦风,瞬间换上和蔼可亲的表情,柔声道:“阿风,你也要注意点身体啊,现在又要上学又要工作,放假了还这么多事情。阿蜜她不懂事,有时候说话、做事不过脑子,你也不要一直惯着她,该骂的一定要骂。”

    苏糖小声抗议:“我怎么感觉最近越来越缺母爱了……”

    王艳梅白了她一眼:“你现在还要什么母爱啊,说不定明天自己就当妈了。”

    苏糖跟王艳梅做了个鬼脸。

    王艳梅板起脸来提醒道:“要注意安全知道吧,这才几岁呢,要是肚子大了,我别的不怕,就怕你生的时候痛死你!”

    ……

    早上没事可干,难得时光静好,苏糖本想拉上洋洋、思思和慧慧出去逛街,却不料三个小闺蜜已经将她抛弃,结伴去了酒店附近的海洋馆。苏糖闲着也是闲着,生理教育主题早餐过后,就拉着秦风去跟酒店里仅剩的几个剧组人员见了个面。其实不见也没关系,不过苏糖觉得打声招呼,能显得秦风“亲民”一些,显然在包括媳妇儿在内的绝大多数人看来,秦风俨然已经混进了“上流人物”的群体。两个人在酒店里转了一圈,中间顺道去宁皓房间里,看了看他是怎么在电脑上剪片子的。不过宁皓明显不习惯干这活的时候有人在身后盯着,不自然地僵硬了半天,却也没好意思把秦风和苏糖往外赶。

    好在秦风知分寸,看了十几分钟,便自觉拉着媳妇儿离开。

    从宁皓房间里出来没多久,安德鲁就领着秦风的新秘书回来了。

    关朝辉貌似别有居心,这回给秦风安排的秘书,论相貌甚至跟苏糖都有得一拼,而且气质极佳,气场更是狂甩苏糖八条街。名字很容易被人记住的诸葛安安,一照面就给苏糖来了个不小的下马威,握着秦风的手说自己刚从剑桥读完工商管理硕士回来,苏糖见她握着秦风的手摸个没完,心里抓狂地大喊你个贱人,快把你肮脏的爪子从我男人手里拿出来!苏糖正暗地里热血沸腾着,诸葛安安忽然转头对她一笑,很客气地恭维道:“苏小姐,我听说你在国内已经是个大明星了,秦总真是好福气,能有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是未婚妻。”苏糖人狠话不多,直接上大招,亮出了戒指。

    诸葛安安一愣,旋即在心里头哑然失笑,对秦风道:“秦总,如果没事的话,我想先回房间把行李放好。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手机24小时不关机。”

    “好,辛苦你了,你先休息一下吧。待会儿出门之前我叫你。”秦风微笑道。

    秦风把诸葛安安和安德鲁送出了门,返回客厅,就见苏糖正满脸写着“吃干醋”三个字。

    19岁的女孩子,说到底还是小孩。

    尤其是再赶上初恋,智商绝对更要往小学生级别倒退。

    秦风笑了笑,故意逗苏糖道:“阿蜜,这个安安长得挺漂亮的啊,你觉得呢?”

    苏糖强装不在乎地回答:“嗯……”

    秦风却摇了摇头,叹道:“可惜又是个平胸……”

    “你摸过?”苏糖直接开了个神脑洞,惊声问道。

    秦风脑门上挂下一排黑线,反问道:“你觉得呢?”

    苏糖哼哼着扑进秦风怀里,咬牙切齿道:“你要是敢摸,我就……我就死给你看!”

    秦风笑道:“你要不要这么脆弱?”

    苏糖呜呜道:“我本想来说砍死你的,但我舍不得砍你啊,就只能弄死我自己了……”

    秦风轻抚着苏糖的头发,笑着吐槽道:“我去……谈个恋爱而已,要不要这么血腥啊?”

    苏糖道:“怎么不血腥了,我难道没为你流过血吗?”

    秦风叹道:“阿蜜,你高考写作文的时候要有这思路,早特么被京华大学破格录取了。”

    “去你的!”苏糖被秦风吐槽得哭笑不得,捶了秦风一拳。

    秦风笑了笑。

    两个人抱着安静了一会儿,苏糖又幽幽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说‘又’?”

    秦风问道:“什么又?”

    苏糖道:“你说的啊,可惜‘又’是一个平胸。还有一个呢,人在哪里?”

    “哦……”秦风对苏糖有点五体投地了,这妞的智商居然跟赛亚人的战斗力一样,特么还能上下浮动的啊!“也在京城,名字叫齐思丽,人长得很漂亮,不过没法和你比。”

    苏糖嘟着嘴道:“我不信。”

    “真的,你用心感受一下。”秦风抬起左手,放在苏糖的胸前。

    苏糖娇媚地瞪了秦风一眼。

    秦风手上轻轻摸着,嘴上缓缓说道:“我这个人,其实一直都没有什么审美,直到遇到你,才知道什么叫美;可是我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美’还不是终点,直到和你发生了血腥的关系,才知道什么叫完美。”

    苏糖也不知是被秦风说晕了,还是被他摸晕了,脑袋往秦风肩上一靠,小声道:“我都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秦风继续揉啊揉:“没事,用心感受。”

    苏糖被他揉了半天,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抓住了秦风的手。

    秦风用询问了眼神看了看她。

    苏糖两眼水汪汪道:“你摸错地方了。”

    秦风问道:“怎么摸错了?”

    “笨啊,心脏在左边啊。”苏糖拿起秦风的右手,搭在了另外一只大白兔上面,语气幽怨道,“老是摸一边,万一以后大小不一样了怎么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