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四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郑跃虎的电话来得稍嫌不是时候了一点,当时秦风正不顾腰腿无力,抱着终于被自己摸出感觉的小媳妇儿在床上激烈翻滚,然后被电话一催,只能匆匆结束战斗,连事后洗澡都只花了不到10分钟。不远处另一个房间里刚刚安顿下来还没歇够半个小时的诸葛安安,丝毫不知在这短短的一丁点时间里,自己的年轻上司又和他爱吃醋的未婚妻来了一发,当看到苏糖面带着莫名其妙的娇羞从自己眼前走过,诸葛安安还以为苏糖有着男女通吃的倾向,吓得紧紧捂住了她那并不存在的胸。

    秦风领着苏糖,带上保镖安德鲁和秘书诸葛安安,再叫上宁皓,赴宴的人就算齐活了。只是出门的时候,稍微又遇上点小问题。来了京城许多天,这满屋子的人竟愣是没租一代步辆车,剧组倒是有一辆装运设备用的面包车,可要是真的坐这玩意儿出门,说实话还不如特么搭地铁和公交过去。秦风在京城地头上人面不熟,更不好意思临时给东强哥或者徐国庆打电话,叫他们派车过来接送,于是非常无奈的,只能叫出租车,搞得秦风非常感慨,对关彦平万分想念。5个人,两辆车,秦风、苏糖和安德鲁坐一辆,宁皓和诸葛安安坐一辆,一前一后朝着位于京城南面某水库附近的某私家菜馆驶去。车子上高速飞奔了20分钟下来,又绕了几个弯,总共开了40多分钟,才在一间靠山面水的四进的四合院前停下。

    秦风刚一下车,一个打扮得跟英国管家似的老头就匆匆上前,温良恭俭地询问是否是秦总大驾光临,秦风点点头,老头便连忙上去帮他付了车钱,总算省去秦风身为老总还要帮员工掏这种小钱的尴尬。接着转过头来,老头又非常周到地问秦风,要不要帮他弄辆代步车过来。秦风笑着说好,被伺候得那叫一个舒心,直夸大爷您真是服务水平高超。大爷呵呵一乐,自夸说老夫祖上四代都是当管家的,祖传手艺从未流失。太爷爷和爷爷曾经就在这间四合院里工作,前清时期这院子里边住的位国公爷,虽然没地位、没名气、没银子,但好歹是个满清贵族,照顾起来也得讲方法、讲学问,言语中满是对自己包衣奴血统的自豪和骄傲。

    管家老大爷领着秦风一行人进门,这间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老宅,已然被改装得毫无历史气息,装潢现代化得一塌糊涂,中间一进院子,生生被挖出一个大坑,做成了蹩脚的江南水乡园林的样子,绕着九曲十八弯的回廊,还有弯弯绕绕的过道,走了足有七八分钟,众人才走进了最里面的那一进院子。只是那院子已然不能被称作院子,形象点说,根本就是在四面围墙的里面,又搭了一间二层小楼。宁皓对建筑多少有点研究,见好好的四合院被糟蹋成这样,不由地摇着头说这设计师真该拉出去枪毙了。诸葛安安附和说是。秦风没那么多感慨,径直迈进了小楼。

    管家把秦风带到这儿,也就没他的事了,一位穿着旗装棉袄,身材略比苏糖小一号的迎宾小姐,笑容甜美地接过了老人家的班,将秦风迎进了郑跃虎他们的包厢。推门进去,房间里已经坐了不少人,除了郑跃虎和王妙安夫妻俩,其余的秦风都没见过。秦风和苏糖一露面,满屋子的人就欢叫起来,郑跃虎很有东道派头地站起来,拉秦风和苏糖入座,笑容满面道:“秦总,我这几个朋友可是久仰您和苏小姐多时了,今天都是特地请假出来,就想和您当面聊聊,向你取取经。”

    “向秦总取经是一方面,另外更主要的一点,还是想看看曲江省第一美女,一睹苏小姐的绝世风华。”酒桌上立马又有位老兄嚷嚷起来,模样长得油油腻腻的,三十出头的年纪,啤酒肚却已经掩藏不住。

    秦风呵呵一笑,没正面搭理这些人,而是转头对苏糖道:“阿蜜,看样子你又升级了啊,上个月才是东瓯市第一美女呢,这转眼就到全省第一了。”

    苏糖根本应付不来这种场面,小声道:“他们乱讲的,我自己都不知道……”

    娇羞的样子,看得满桌子牲口眼睛发直。

    郑跃虎也愣了愣神,然后扭头见到诸葛安安,又是眼睛一亮,问秦风道:“秦总,这几位是?”

    “哦,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安安,我的新秘书,这位是安德鲁,是刚刚和我一起从美国过来的朋友,美国海豹突击队退役中士,接下来要在我的公司工作一段时间。这位是宁皓导演,将来的中国第七代导演代表人物……”秦风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

    宁皓连忙打住道:“别,别,秦总,您可别在这地方捧我,我扛不住!”

    郑跃虎已经知道秦风拿他的钱拍电影去了,虽然心底里不怎么高兴,觉得秦风是在拿他的钱去赌博,不过现在两家都还没正式开始合作,想抱住秦风这条大腿,郑跃虎还是得尽量给秦风面子,见秦风把宁皓带来了,还装出一脸高兴,对宁皓道:“宁导,你是秦总推荐的人,我当然相信秦风做生意的眼光。不过我拜托您可千万要再多用点心,我这点钱也来之不易,现在相当于把身家压您身上了。”

    宁皓听得一怔,转头看看秦风。

    秦风笑着说:“宁导,这位就是真正的投资人,这回的制作费,我是向郑总借来的。”

    宁皓这才知道秦风是在空手套白狼,忙双手握住郑跃虎的手,使劲道:“郑总,谢谢你的投资,我一定尽最大努力,不会让你失望。”

    郑跃虎肚子里嘀咕老子都没指望赚钱,你特么别给老子搞赔本都就行,脸上却依旧笑盈盈的,招呼几个人先坐下。桌子挺大,再坐5个人也没显得拥挤。坐下来后,郑跃虎又给秦风介绍了一下他的这几个大龄小伙伴。一共六位,其中五个是在体制内混饭吃的,另外一个属于红顶商人性质,是一家国企下属分公司的副总,看样子大概还是这几位当中混得最好的一个,就是刚才说要一睹苏糖绝世风采的油腻中年。王妙安有心要帮郑跃虎再挣点面子,又跟秦风介绍说这位国企副总家学渊源,他家老头是京华大学教授,伯伯是中国工程院院士,爷爷是国内某学科创始人,他家以前的隔壁邻居不是大学者就是大学问家,其中一位邻居的老爹更是如雷贯耳,曾出现在从初中到大学的所有历史课本里。

    秦风听完,张口就问那副总,您是不是小时候和矮大紧老师住一个院子。

    油腻副总惊喜道:“秦总和小松认识?”

    秦风淡淡笑道:“听高老师吹过几次牛逼,不过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副总同志于是很热情地表示,下回秦总再来,他一定把矮大紧叫上,要是苏糖真打算往娱乐圈发展,让矮大紧帮忙给苏糖量身定做一首歌也不是问题。

    三两句话,秦风就和副总聊开了。

    酒桌上气氛一起来,接着就是喝酒。

    秦风很上道地先连干了6杯,然后赶紧吃点东西压压肚子,接着就听郑跃虎跟宁皓打听起电影的事情来。老郑同志一开口,就问了个相当尖锐的问题:“宁导,你那个剧本我也稍微看了下,我觉得啊,道哥这个角色,明显是个不入流的人物,你说这么一个低端的、底层的甚至是下贱的角色,你让苏小姐演他的女朋友,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别说是演了,你现在就让我在脑子里想想那个画面,光是这个画面,我都觉得逻辑有问题。”

    宁皓眉头一皱,转头看看苏糖,又仰头盯着天花板,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那个构图,还真觉得挺不和谐的,嘀咕道:“确实不太合适……”说完,望向秦风,表情十分纠结。

    秦风自然听得一清二楚,对上宁皓的眼神,很干脆道:“宁导,你只管按你自己的想法来,我就是想让我家阿蜜积累一点表演经验,你要是觉得不合适,那就把她的角色换掉,千万不要因为我的原因,影响到片子的质量。咱们花的可是真金白银,要一切以电影质量为主。”

    宁皓眼神里透着一点压力,点头道:“我晚上回去再想想办法。”

    郑跃虎没在电影的话题上花太多口水。

    又喝了两圈,他就跟秦风说起了正事:“秦总,我看网上说,微博网已经从你的秦朝科技拆分出来了,那现在秦朝科技是不是就是你的个人独资公司了?我投钱进去,就和瓯投没什么关系了吧?”

    “事情呢……确实是这么个情况。”秦风打了个酒嗝,慢慢说道,“接下来等瓯投内部资产重组的各种手续都办完,秦朝科技就和他们没直接关系了。不管郑总,既然你问起来了,有件事我也得趁今天先跟你说明白,现在微博网一拆出来,秦朝科技的业务,就只剩下一个酷浏网。酷浏网之前呢,是瓯投出的钱,全资从徐小宁手里收购过去的,所以酷浏网的股份,实际上是归瓯投所有,我只是代管。现在我们关董的意思是,用我在微博网的职务和管理权限,来和酷浏网的股权做一个交换。具体上的操作,就是关董要以独立董事的身份,保留15%酷浏网的股份,然后你的2000万注资进来,最多只能拿75%的股份,因为徐小宁还有他的团队,手里头还是掌握着一部分酷浏网的股权。”

    “还有你的。”郑跃虎道。

    “对,还有我的。”秦风道,“具体我能拿到多少,还得看您和关董,能谈出什么样的结果。”

    郑跃虎却手一挥,显得很豪气道:“秦总,我身家都交给你了,咱们就别说这些虚的了。您就照直说,您想要多少酷浏网的股份,你要多少,我就给多少!”

    秦风笑道:“郑总,这话纯属扯淡,我说我全都要,你还能把这2000万白送给我不成?”

    这时王妙安笑着插嘴道:“秦总,我们觉得以您现在的影响力,还有对公司的重要性,给您10%的股份,应该是比较合适的。公司将来怎么发展,我们一概不过问,只要您能带我们过上衣食不愁的日子就行。”

    王妙安一张嘴,就相当于白送了秦风价值200万的股份。

    秦风也不贪心,酷浏网要是运作得好,将来这10%起码能升值到几个亿,于是微微一笑,很干脆就答应下来:“王总放心,酷浏网在我手里,锦衣玉食我不敢保证,但衣食无忧我保证没问题。”

    “秦总,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王妙安举起酒杯,大声道,“来来来,大家为以后永远都衣食无忧干一杯!”

    十几个人举起酒杯一碰,油腻副总仰头一口喝光,笑着对秦风道:“秦总,以后我们哥们儿几个,多多少少都会在虎子的公司里投点钱,咱们接下来可就是一家人了。”

    秦风笑了笑,一点都不委婉地示好道:“梁总说笑了,各位都是郑总的朋友,你们就算不入股,咱们也是一家人!”

    众人哈哈大笑。

    一顿饭吃了2个多小时才散场,一群人基本都喝得跟烂泥似的,说是请假出来,可下午肯定也没办法再去上班了。餐馆给所有人都找了代驾司机,郑跃虎和王妙安夫妻俩把这哥儿几个一个个送走,留到最后,郑跃虎才对秦风道:“秦总,您最好跟瓯投那边再催一下,我们早点把产权转让手续办完,早点赚自己的钱。等签了字,我马上就把剩下的钱打进公司账上。我跟你说实话,这些钱我也是东拼西凑弄来的,现在搁在手里也烧得慌,要是借了鸡一直不生蛋,我这张脸也没地方放。秦总,我好端端从单位里跑出来,说到底不是出来挣钱的,是出来挣脸的,你懂我的意思吧?”

    秦风点了点头,一脸老夫懂你的样子,满嘴酒气沉声道:“郑总,我完全能理解你的心情,这年头,但凡有点追求的年轻人,谁不想干点能让身边的煞笔统统闭嘴的成绩出来啊?”

    “我草,秦总,你这话真是……说到我心坎儿里去了!”郑跃虎明显喝得比秦风高了不止一点半点,握着秦风的手高呼道,“秦总!难怪我今天喝得这么高兴,这就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王妙安一看这货都开始吟诗了,赶紧把他拉开,跟秦风挥手道别。

    那两位一走,秦风几个人坐进老管家给他弄来的保姆车里,苏糖和宁皓双双松了口气。

    安德鲁中午没喝酒,坐上了驾驶座。

    诸葛安安就坐在他身边,从后视镜里打量着自己的新上司,嘴角露出一抹欣赏的微笑。

    虽然听说过很多次,但她还是头一回见到有人把空手套白狼这招用得这么出神入化的。

    想想看,这家伙今年才不过18岁,明明半点资本都没有,可硬是靠着一张嘴,然后就这么一顿饭的功夫,就成了一家新公司的老总了。不仅拿到了10%的公司股份,还掌握了公司的管理大权,自己的娘家母公司瓯投那边,也处理得清清爽爽,两边都没得罪,两边还都觉得自己得了好处,可秦风自己呢?他从头到尾,可是一分钱都没出,一点投资风险都没承担啊!

    国内的资本市场,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诸葛安安美目涟涟地盯着秦风,眼里满是好奇。

    “咳!”一声刻意的咳嗽响起,苏糖显然发现了诸葛安安的目光,满脸警惕。

    秦风有点后知后觉,握住苏糖的手,很恶心人地问道:“宝贝儿,冻着了吗?”

    “没有。”苏糖挽住秦风的手,往他胳膊上一靠,没话找话道,“你说那些人说话真是搞笑,都那么有钱了,还说什么衣食无忧,又不是山区里吃不饱饭的那些人。”

    “苏小姐,他们说的衣食无忧,跟你理解的衣食无忧可不一样。”诸葛安安露出淡雅的微笑,“就说刚才那顿饭,最少也得花个万把块。要吃就吃好的,要穿就穿好的,开好车,住豪宅,生活体面,精神愉悦,没有任何经济压力。对他们这些人来说,这才叫衣食无忧。”

    苏糖不服气道:“这才叫衣食无忧的话,那锦衣玉食不要是上天了?”

    诸葛安安笑容依旧:“上天只是最起码的,别说国外的有钱人,就算是国内的,现在谁家还买不起一架两家小飞机啊?私人飞机、私人游艇,这些只是标配。我觉得郑总说话也挺实在了,他们生在那种家庭,钱太多了要出问题,钱少了又没面子,衣食无忧,刚刚好。”

    苏糖压根儿没把诸葛安安的话听进去多少,光是听诸葛安安的声音,她就觉得不高兴。

    她正暗暗不爽呢,秦风忽然来了句:“郑总他们求个衣食无忧,我也只求个吃饱穿暖,钱不用多,将来可以不让我家阿蜜为钱发愁就够了。”

    苏糖肚子里那点小怨气瞬间退散,甜蜜蜜看着秦风,腻歪地娇声道:“只要有你在,吃糠咽菜我都高兴。”

    话音刚落,就见宁皓匆匆忙忙把车窗打开,不怕死地伸出头去,哇地一声,吐得整条路都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