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五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早上7点50分,就像以往的每天一样,唐薇急匆匆地从地铁站出来,然后搭上位于附近某公交终点站的某班公交,前往离家足有3公里的公司。她疲惫地靠在车窗边,已经画好淡妆的脸上,满是遮不住的困倦,眼袋有点深,眼珠子更是红得跟小白兔似的。受迫于徐小宁的淫威,唐薇昨晚和一群同事加班到快9点才回去,回到家后洗了个澡,再敷一张面膜,等躺上床时,床头的闹钟时针已然指向12点。可偏偏她已经困得想死,脑子却久久消停不下来,各种文案、策划、总结之类的东西,在脑子里此起彼伏地你方唱罢我登场,直到过了凌晨2点,唐薇才终于以一种近乎于晕倒的状态睡过去。

    这一觉睡得极其不舒服,各种稀奇古怪的梦把唐薇折磨得梦话连篇,而基于遗传自亲妈的神经衰弱,唐薇居然把这些梦境记了个七七八八,其中最主要的一段,就是梦见自己的男神娶了当年班上成绩最垃圾可家里却最有钱的那位白富美,可接着一转眼,那位男神就变成了秦风的样子,身边的新娘则变成了她自己。然而就在两个人手牵着手,即将在白色的教堂里说出爱的宣言的时候,大门却突然被人踢开,便见苏糖一脸高冷地走到她跟前,仗着两条大长腿俯视着她,用特别嘲讽的口吻问了句:你觉得你配吗?当时在梦里头,唐薇当即就放声大哭起来。她觉得委屈极了,自己好不容易钓上了近年来风头最劲的钻石王老五,眼见着这辈子就要过上幸福的生活,谁想居然跳出来一个抢婚的,而且还是女神级别的,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唐薇越哭越伤心,哭着哭着,就听到嘀嘀嘀、嘀嘀嘀的声音。

    泪眼惺忪地睁开眼,唐薇发现床头灯一直没关,昏暗的房间里,闹钟越来越响。她翻身起床,按掉闹钟,迷蒙间发现已经是早上5点半,又瞬间清醒过来,果断收住了哭声再不抓紧洗漱出门,等这个月扣了工资,那就真的要哭了。大学毕业后就从老家甬城北上漂了两年的唐薇,坚强、麻木而又高效地完成了出门前的一系列准备工作。早上8点20分,当她踩着高跟鞋、挎着花了2个月工资买的名牌包从公交车上下来,当清晨和煦的阳光打在脸上,她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含而不露的职业微笑,这一刹那,又变回了那个干练的职场丽人。

    走进轰轰闹闹的荣鑫大厦,唐薇跟着一大群人挤进电梯。

    片刻之后,到了微博网和酷浏网公用的楼层,电梯门一开,唐薇就看到了站在前台后的小姑娘。

    “唐薇姐!”小姑娘脆生生地喊道。

    唐薇微笑着点点头,随口问了句:“回来啦?”

    “嗯。”小姑娘点点头,又问唐薇道,“唐薇姐,你过年没回去吗?”

    唐薇却没回答,风风火火地从前台路过,直奔自己的办公室。

    这个春节,唐薇拿了三倍工资,但过得并不轻松,时时刻刻都有一种呕心沥血、分分钟要猝死在电脑桌前的感觉。尤其是最近几天,她又要忙微博网和酷浏网的拆分,又要腾出来手给酷浏网打下手,干起活来何止是分身乏术,简直是多重影分身术都不够用。

    对于秦朝科技公司拆分之后自己到底该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唐薇早已有了答案。她打算离开在外人看来钱途无量的微博网,加入目前看来并没有什么卵用的酷浏网。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一来是因为她已经觉得身心疲惫,不想再继续留在京城了,所以一听说酷浏网很可能要搬回东瓯市,她就动了想回家的心思,从东瓯市坐火车回家爸妈都在的那个家只需要不到6个小时,等再过几年通了动车,时间更是缩短到不足2小时;而且另一方面,像东瓯市那种小地方,通勤肯定也方便得多,绝不至于像在京城,每天上班来回路上就要花掉起码4个钟头,更别提神一样的房租价格。

    但除了上述这些原因之外,在唐薇内心深处,促使她离开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却是一个人。

    坐在电脑桌前,怔怔地看着屏幕上的启动画面,唐薇不自觉地回忆起昨晚梦里的画面,眼里泛着花痴的光芒,双手捧住了脸颊,心里默默地想道:“唉……秦总要是再大几岁就好了,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念到这里,唐薇猛地又清醒过来,使劲摇了摇头,嘴里呸呸呸道:“老个屁,姐姐今年才26岁好不好!”

    “都26岁了还姐姐个屁,26岁已经是阿姨啊!”隔壁技术部的光头强突然走进来,笑眯眯地大声说道。

    唐薇露出十分犀利的目光,道:“你滚!”

    “哟呵,微微姐,当了领导就嚣张了啊?”光头强走到唐薇跟前,放下一个纸袋,装着很随意的样说问,“三鲜包,听说你喜欢吃,我过来的时候看到,顺手买了几个。”

    唐薇没吃早饭,闻到包子的香味肚子就咕咕乱叫。她有点不好意思地冲光头强翻了个小白眼,然后也不矫情,拿起纸袋拆开,拿出一个包子就往嘴里塞,一边说道:“无事献殷勤,怎么,想泡姐姐啊?”

    光头强今年贵庚三十有二,按道理该叫唐薇妹妹,但出于某些心照不宣的原因,这厮还是欣然接受了唐薇给他的辈分设定,笑呵呵地拉了张椅子坐下来,隔着桌子对唐薇道:“泡姐姐这件事,我还要再做进一步的准备,现在有件事,比传宗接代更重要。”

    “有屁快放,别影响姐姐工作。”唐薇拿出第二个包子狠狠咬了一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屏幕,打开了工作邮箱。

    光头强左右看了看,做贼似的小声问道:“薇薇,我听说跟秦总一起回东瓯市的中层人员,都有原始股可以拿,你拿了多少啊?”

    “有吗?”唐薇一怔,转头望向光头强,满脸惊讶道,“你听谁说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你不知道?”光头强表情更加惊讶。

    唐薇眼神略显呆滞地点了点头,把手里咬了一口的包子塞回了纸袋里,问道:“你都听到什么风声了?”

    光头强把身子往前一探,说道:“我听王慧说的,她说秦总想请她帮忙,等酷浏网搬到东瓯市,秦总想让她做行政总监,给她1%的公司股份,不是干股,也不是期权,是真正的原始股。她还说,秦总答应了,只要现在公司的中层肯跟他一起走,每个人都能拿至少0.5%的股份,”

    唐薇吃惊道:“秦总居然不抠了?”

    光头强道:“秦总什么时候抠过?他自己都是给别人打工的,他拿什么抠啊?”

    唐薇道:“不是啊!我看网上的帖子,说秦总在东瓯市开小饭馆,压榨员工的手段极其凶残啊!”

    “别扯这些没用的,要是网上的帖子能信,微博网都破产一百次了。”光头强反客为主地翻了唐薇一个白眼,然后正色问道,“我说你到底是装傻还是真不知道?”

    “我当然是真的不知道啊!”唐薇叫屈道,“而且我算哪门子的中层呀,你是公司的技术总监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

    光头强忙道:“你不是已经和酷浏网签了合约了吗?你已经是秦总的人了啊!”

    “你敢不敢把自己的语文水平拉得再更低一点?”唐薇眼里透着无语,卷起装包子的纸袋,扔在光头强的光头上,没好气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找别人打听去。”

    “别啊。”光头强把纸袋推回去,讨好地笑道,“薇姐,跳槽这种事,哪有这么正大光明问的?再说咱们公司不是还没分家呢吗,现在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万一我跳槽不成功,又让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我不就里外不是人了吗?”

    唐薇安静了几秒,说道:“强哥,你在微博网干得好好的,干嘛要跳槽啊?微博网眼见着都要上市了,你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光头强道:“你都跳槽了,还不准我跳?”

    唐薇笑道:“我哪儿能跟你们这群精英比,你们是有期权、有股份的,公司好歹还有你一份呢,我可是打工仔,过年都舍不得回家,就想多拿几块钱工资。”

    “屁的期权。”光头强一脸不痛快,“刘慧普和王慧他们还差不多,我跟你一样,也是打工的!”

    唐薇笑道:“我才不信。”

    光头强道:“我骗你干嘛,我就10万股,等上市了就抛,顶多值个百来万!”

    “10万股?”唐薇露出不解的表情。

    光头强解释道:“前些天瓯投的总部来了个人,跟我们的创业团队开了个会。他跟我们说,微博网和美国的一家社交软件公司签了股权置换协议,接下来还有好几笔大资金要进来,我们现在手里的股份,稀释两次就不剩多少了,所以瓯投的意思是让我们放弃原先的合约,等到上市之前,再让我们内部低价认购10万股的原始股,预估价值大概在100万人民币左右,当作奖金也好,当酬劳也好,反正就这么多,爱要不要。”

    唐薇瞪大了眼,道:“这不是违约吗?”

    光头强摇头道:“违约倒不至于,反正就我们这里这点东西,跟散户也没什么区别,换个新合同,搞不好反而还能多拿点钱。我就是有点堵得慌,你说我们好不容易跟对一个项目,辛辛苦苦把台子搭好,市场也做起来了,现在眼瞅着要摘果子了,结果人家资金一进来,得,创始人变成打工仔,原本还想着把公司做到几百个亿的规模,到时候就算自己手里只有哪怕0.1%的股份,好歹一转手也能拿个几千万,现在这么一弄,辛苦费直接缩水九成,还搞得好像是占了别人多大便宜似的,东瓯市这群人,花样太特么多。”

    “所以……”唐薇道,“你不想跟他们干了?”

    光头强道:“这得看秦总的意思,要是秦总给的条件更好,我当然跟秦总干了!好歹微博网也是秦总一手弄起来,要让我选,我宁可选秦总。而且这两天秦朝科技的资产也清算得差不多了,搞不好明后天就要正式签拆分合同。等这边拆分手续一办完,酷浏网跟瓯投说了拜拜,秦总也算是要自立门户,你说说,以秦总现在的行业知名度和社会影响力,酷浏网以后是不是很有前途?所以我得抓紧把行情弄清楚啊,要是秦总真的愿意给股份,煞笔才不跟他走呢!”

    唐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徐总……”唐薇推开徐小宁办公室的门,轻唤了一声,弱弱地把一份文件递到徐小宁跟前。徐小宁却浑然不觉,双眼通红地盯着酷浏网的后台数据。他昨晚上一宿没睡,熬了个通宵。

    唐薇没办法,只能再一次轻声喊道:“徐总,这个清单王总让你再确认一下。”

    徐小宁这才抬起头来,充满血丝的眼中,透着欣喜过度后的余波。

    他从唐薇手里接过文件,很随意地瞥了一眼,就从笔筒里抽出签字笔,在文件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心不在焉地又交还给唐薇。

    唐薇却没走,而是小声问道:“徐总,我们什么时候搬去东瓯市啊?”

    “最快下个月吧。”徐小宁终于回过几缕魂来,抬头对唐薇一笑,道,“怎么,急着想回家啦?”

    “当然啦,过年都没回去。”唐薇道。

    徐小宁点点头,说:“酷浏网总部搬去东瓯市,你也不见得要跟回去,京城这边我们还得留个办事处,到底哪些人留下,都还没决定好呢。”

    唐薇耍了个滑头,直接把光头强给卖了,笑着道:“唐总说了,要是秦总给他股份,他就跳槽过来给京城办事处看门。”

    “唐国强跟你说的?”徐小宁说出了光头强名声赫赫的全名。

    唐薇听了一笑,点头道:“嗯,他刚才跟我说的。”

    徐小宁往椅子上一靠,笑道:“他倒是想得美,酷浏网这么大一块肥肉,现在想来咬一口的人,少说能从东直门排到西直门,秦总自己估计都拿不了多少股份,哪儿还有力气帮他弄。”

    唐薇一听就蔫了,道:“那我们这回又轮不到了?”

    “没办法啊,干it这行,什么创意、什么技术,都是虚的,就只有钞票是真的,谁有钱谁就是大爷。就秦总口袋里头那俩铜板,能撑到现在还没被人吃干喝净也算是有本事了。”徐小宁一边唏嘘,一边又把视线转移回到屏幕上。

    唐薇轻轻叹了口气,见徐小宁那么认真,忍不住问道:“徐总,你在看什么啊?”

    徐小宁咧嘴一笑,反问道:“你猜我们昨晚上线的那期《明星面对面》,现在播放量有多少了?”

    唐薇抬手看了眼表,昨晚《明星面对面》是8点上线的,到现在才不过13个小时不到,见徐小宁这么高兴,她便往大了猜,说道:“30万?”

    徐小宁笑道:“再猜。”

    唐薇略微有点惊了,弱弱道:“50万?”

    徐小宁挥舞着手道:“解放思想,大胆地猜。”

    唐薇的头皮变得有点发麻,自己都不不敢信地猜道:“100万?”

    徐小宁大声道:“再大胆一点!”

    唐薇吼道:“200万!”

    徐小宁看了她一眼,语重心长道:“年轻人,猜也是要讲依据的,不要乱猜嘛……”

    唐薇不管这货了,转身就走,说道:“我自己去看。”

    她匆匆跑出了徐小宁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还没走的光头强就急急忙忙问道:“薇姐,打听到没?”

    “没你的份。”唐薇直截了当浇了光头强一脑门冷水,然后飞快地打开了酷浏网的页面。

    光头强急道:“徐总怎么说的?”

    “没怎么说,反正就是轮不到你们,秦总这回还是给别人打工,所以你就别想了,王总那1%说不定是真的,可那是王总啊,人家王总有人脉有资源啊。”唐薇说着,已经点开了《明星面对面》的第三期,接着瞥了眼底下显示的播放量,顿时惊呼了出来,“130万!”

    光头强问道:“什么130万?”

    “昨晚上苏糖的那期《明星面对面》,播放量已经有130万了!强哥,你看,你看看!”唐薇指着屏幕,激动地大声嚷嚷。

    光头强急忙绕过桌子,走到唐薇边上瞄了一眼屏幕,一看数据确凿,紧跟着就燃了,大声道:“我靠,这数据造假的吧?一天就顶人家晴格格两星期的播放量了!”

    “还不到一天呢,才13个小时!”唐薇兴奋道。

    光头强看着唐薇欢呼雀跃的样子,咸猪手不由自主地往唐薇肩头一搭,沉声道:“我决定了。”

    唐薇还没反应过来,扭头问道:“决定什么?”

    光头强抬起头,眼中充满中二少年的希望之光,沉声道:“我要把发财致富和传宗接代这两件事一次性办掉,薇薇,you-jump,i-jump,我要和你一起跳槽!”

    “死开。”唐薇一把将光头强的手拍开,不客气道,“你爱跳哪儿就跳哪儿,跳楼我都不拦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