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五十九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外出旅游,考验的不仅仅是钱包,而且还要看体力和精力。

    秦风一家子在京城耍了半个来月,别看每天到处血拼游玩好像很惬意,可飞机刚一落地,苏糖和果儿这姐妹俩就直接扑了街。

    北方和南方巨大的气候差异,让苏糖当天晚上就咳嗽加重,被秦风抱进了医院。医院里看急诊的小护士是个八卦爱好者,瞧见微博女神来了,激动地到处呼朋唤友,于是一群年轻的实习生蜂拥而至,苏糖挂个吊瓶个把小时的功夫,少说跟人合影了二三十次,不等盐水打完,全国上下便全都知道女神病了,微博底下各种不要钱的祝福盖了1000多楼,其中还掺杂了不少对秦风的喊杀声,斥责秦风这个废物连媳妇儿都照顾不好,罪该万死、理当问斩,紧接着很快就又有一些别有用心的贱人,不阴不阳地嘲讽秦风很快就要完了,以后只能吃软饭,靠苏糖卖身的钱过活。不过微博网的某位内容管理员眼明手快,直接友情回馈了那些煞笔禁封一年大礼包。

    相比苏糖简单的感冒,果儿的症状就要严重不少,小家伙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就开始高烧不退,一路烧了三四个钟头,把王艳梅急得团团乱转,一下飞机,就直接被送去了省妇幼医院分院。秦风陪着苏糖在机场附近的医院打完吊水后,小两口又转道去妇幼医院陪坐了半天,一家子几乎半宿没睡,等到凌晨3点来钟,直到果儿烧退了,大家才松了口气,准备收拾收拾回家。临走之前,王艳梅逮住果儿的主治医生问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发烧,主治医生望向晕晕欲睡的苏糖,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回答道:“我刚才看微博,看到你大女儿刚刚在市一医挂盐水的照片,这个小的估计应该是被她姐姐传染的吧。”

    王艳梅立马转头怒视苏糖,“你是不是跟你妹妹有仇啊?怎么一到你手上她就生病?”

    苏糖被王艳梅瞪得心情沉重,拉着秦风小声道:“我以后要是生两个,一定一视同仁,坚决抵制这种生了小的就忘了大的,野蛮落后的亲子关系。”

    秦风见苏糖一脸委屈,笑着安抚道:“你这半个月的戏没白拍,说话水平见涨了。”

    苏糖扫了老妈一眼,抗议似的说道:“那是,我早就猜到不管果儿因为什么原因生病,我妈肯定都要让我背黑锅,刚才这句话是我提前憋了两个小时才酝酿出来的,水平能不高吗?”

    秦风的丈母娘和媳妇儿互相不痛快,出了医院,就分道扬镳。

    秦建国和王艳梅抱着果儿回家,秦风和苏糖则去诸葛安安已经订好的酒店。

    折腾了一整天,小两口回到酒店,已经完全不存在啪啪啪的心思和体力,草草地洗了个纯洁的鸳鸯浴,就赶紧钻进被窝睡觉。

    秦风疲惫不堪,一觉睡到早上10点半左右,才被手机铃声吵醒。

    一只雪藕般白嫩光滑的手从温暖的被窝里伸出来,听声辩位地在床头柜上一阵摸索,半天后终于摸到了秦风的手机。苏糖把手缩回来,半睁开一只眼睛,瞥了眼来电的名字,一瞧是诸葛安安,顿时心生警惕,清醒不少。她没把手机递给秦风,而是自己直接按下通话键,语气很是有些生硬地问道:“什么事?”

    那头的诸葛安安微微一愣,旋即小声问道:“秦总醒了吗?”

    “醒了。”秦风听到从手机里传出的声音,一手搭在媳妇儿的胸前,然后半身趴上去,轻轻压在苏糖身上,顺势从她手里拿回了手机,问道,“怎么了?”

    听到秦风的声音,诸葛安安才道:“秦总,徐小宁已经签了字了,刚才微博网发了条官方公告,声明即日起微博网正式成为瓯投旗下直接控股公司。”

    秦风早有心理准备,很淡定道:“好的,我知道了。”

    不想诸葛安安接着又说:“不过瓯投总部紧跟着又跟着发了一个人事任免声明,免除你的微博网高级顾问职务,同时声明和秦朝科技有限公司的关系,由集团统属关系转为合约协作关系。”

    秦风颇为奇怪,主动追问道:“然后呢?”

    “没有然后啦。”诸葛安安道,“就只有这些内容。”

    秦风小声嘀咕:“我去,始乱终弃完了还要毁尸灭迹,他们把资产关系处理得这么干净,我觉得内心很受伤啊……”

    诸葛安安在那话那头咯咯直笑,笑得苏糖又嘟起了嘴。

    挂了电话,秦风往苏糖身上一趴,无奈地轻叹一声。

    苏糖翻了个身,侧躺着抱住秦风,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秦风,吃着小飞醋地问道:“怎么啦?你的小蜜跟你说什么了?”

    秦风盯着自己的漂亮媳妇儿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一抹微笑。他抬起右手,轻轻贴在苏糖的脸颊上,说道:“她让我好好疼你,说再过几天我没饭吃了,还要靠你养我。”

    苏糖明知秦风是在胡说八道,可偏偏就是吃他这一套。她嘻嘻一笑,把腿架到秦风腰上,又打折呵欠把眼睛闭上,嘴里头小声嘟囔:“养你就养你,姐现在可红了,养你个小白脸毫无压力啊……”满脑子都是防火防盗防狐狸精,却完全没把秦风失业的事情放在心上。

    秦风心头一暖,拥着苏糖又渐渐睡去。

    只是刚要睡熟,就又来了一通恼人的电话。

    这回是鲁建波打来的,问秦风这两天有没有空,说想采访一下他,聊一聊秦朝科技被瓯投卸磨杀驴的故事。秦风现在眼界高了,已经看不上《东瓯日报》这种级别的媒体,敷衍着说没空,委婉了拒绝了鲁建波的相邀。

    费了半天口舌,秦风终于困意全无。

    起床拉开窗帘,见外头一片昏暗,可毕竟时间差不多快到午饭的点,便索性穿上衣服,进卫生间洗漱。

    没等刷牙洗脸完毕,手机第三次响起。

    苏糖接了电话,几秒钟后,就随便套了件外套,屁颠屁颠地跑到卫生间门口,对秦风说道:“有个叫周正的人约你待会儿一起吃饭,你要不要打回去?”

    秦风没有回答,而是放下手上的牙刷,指着苏糖两条光溜溜的大长腿很严肃道:“天气这么冷,睡觉怎么都不穿棉毛裤?”

    苏糖瘪了瘪嘴,很鄙视道:“我穿了你又要脱,我脱了你又让我穿,你做人到底有没有原则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