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六十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跟很多人想象中的不一样,机关单位的活其实并不好干,尤其当你稍微有点能耐同时又没有一定级别的时候,日子就格外痛苦。周正作为东瓯市市委一把手的大秘,这半年来头发掉了将近五分之一,去年上半年还英姿勃发的青年人,到了这会儿,已然憔悴得跟饱受生活折磨的山区欧吉桑似的。

    去年年关前后,周正的工作量再次随着陈荣的东奔西走而暴增,先是7天之内巡查了全市的18个在建重点工程项目,然后接下来又是极其密集频繁的工作会议,周正既要注意领导的工作时间安排,又要参与各种讲话稿的拟定,还要盯着年底市委工作总结报告和明年全市工作计划的编撰,精神压力甚至比陈荣这位当老板的还大。

    半个月前,周正为了掩盖秃头的生理变化,以免过年应酬的时候被人笑话,索性理了超短小平头。这个全新的造型,让陈荣大感不适,都有点不太好意思带周正出门。毕竟秘书也算是领导脸面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大秘英年早秃,很容易人曲解为东瓯市人才储备短缺,以至于不得不找一个头顶上不长毛的家伙来当市委书记的帮手。

    就这样没日没夜地熬到春节过后,等市委班子开完最近的一次全年工作任务布置会议,周正才九死一生地迎来了一个短暂的缓冲调节期。陈荣总算不开会了,每天的工作内容变成了到处吃饭喝酒以及到处吹牛逼,美其名曰调研。不过东瓯市终归也就那么屁大点地方,所以陈荣也不能跑得太勤快,不然很容易会把各部门的领导逼死在岗位上。所以在市委办机智的安排下,陈书记基本只是一三五跑一跑,然后二四六开个内部总结会议,说一说问题、抓一抓重点、找一找办法,虽然并没有什么卵用,但好歹留了工作台帐,上头下来检查的时候,这些工作记录指定能派上不少用场。

    如此一来,周正虽然日日准时上班点卯,但实际却相当于一周休4天,而且要不是他还存有一点继续进步的念想,一周休5天其实也是可以做到的,反正秘书科的候补队员不少,他只要假装自己好忙好忙,陈荣也不会强迫他一起出去蹭吃蹭喝,换个陪同人员就是了。

    中午时分,周正和秦风通完电话后,端起保温杯,惬意地喝了口热茶。

    在这个没有阳光的冬日里,他却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过年期间,周正只抽空了一次,去了家中某位亲戚摆的酒宴。周正家里原本条件并不好,在亲戚堆里也基本上没说话的份,可自打6年前考上公务员,他们家在那些亲戚眼里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尤其到了今年,周正被推荐给陈荣这位新来的一把手当秘书,更是有了点光宗耀祖的味道,亲戚们也都跟着与有荣焉。这回他只是赶巧了去喝了杯酒,就让那位亲戚脸上有光的很。酒桌上不但被年老的长辈们轮流捧着夸,叔伯一辈的人甚至反过来排队向他敬酒。

    什么叫有出息?这就是有出息啊!

    “权力啊……”周正透过明亮的窗户,俯视着市行政中心的全景,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声。

    紧接着,他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刚刚才通完话的那位不依靠权力却在小小年纪爬到普通人一辈子也难以企及的那个高度的年轻人。共产党理应不信教,但事实上官场内部却总有很多迷信的讲究。近半年来,中心区体制内就有一个流传度相当广泛的说法。故事的核心人物正是秦风,大概内容是说,但凡是和秦风有交情的干部,进步的效率总是比较高。

    举几个简单例子,比如说黄秋静的老婆金明月,大着肚子还提了干,从一个事业编制的股级干部,被破格提拔成了中心区政法委的副书记;再比如说同在政法口的章钊平,也是名为平调实为暗升地成了中心区的公安局局长,年底区委扩大会议之后,终于兼了区委常委,一跃成为了副县级的牛逼货;还有更猛的诸如张开,当了十来年的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仿佛刚搭上秦风这条线没两年,原来的宣传部部长李金农就退到了二线,然后张开立马扶正;现在的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徐毅光,听说省里正在考虑让他去杭城履新,先干两年公安厅副厅长,以徐毅光今年才不过46岁的年纪,极有可能会是下一任的省公安厅厅长的人选……

    一桩桩、一件件,这些发生在身边的真实案例,让周正不得不去猜测,秦风是否真的带有“升官光环”。但就算没有,能和这样的社会名流交个朋友,想来也是绝对没坏处的。

    周正就这么胡思乱想着发呆了半天,到了正午11点半,他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出了门。

    下午他补休半天,不用上班,所以直接预订了酒店包厢。

    吃饭的地方在市区,周正慢慢开车过去,等到了酒店,服务员告诉周正,秦风和苏糖已经到了。

    ……

    以周正的咖位,原本是请不动秦风的,但市委一把手秘书的身份,却给了他这样的便利。周正在电话里说得很含糊,相信秦风势必会误解为请客的人是陈荣,所以不可能不来,可是把吃饭的地方预定在酒店,又从侧面削弱了这种可能性,反正凭着对这场饭局的“最终解释权”,周正觉得自己很容易就能把话圆过去。但是此时站在包厢门外,他却感到了一丝紧张。

    周正整了整衣领,又在墙壁的装饰镜面上多看了眼自己那半点不像文化人的发型,微微吸了口气,终于推开了房门。

    屋内的暖气扑面而出,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白人的面孔。

    周正和安德鲁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有点懵逼。

    安德鲁露出一个迷人的欧美微笑,打了声招呼:“嗨~”

    “啊……哈啰……”周正局促地应了声,转过头来,见到并坐在一起的秦风和苏糖,以及另外一个明显是被苏糖从秦风身边隔绝开的漂亮姑娘,终于回过神来。他大步走到秦风跟前,伸手致意道:“秦总,苏小姐,多谢赏光,我早就想请你们出来吃顿饭了,就是一直没机会。”

    秦风和周正握了握手,眼睛却地望向门外,奇怪地问道:“陈书记没来?”

    周正笑着解释:“秦总,今天我个人请你出来,有好多问题想向你请教。”

    秦风微微一扬眉,多少有点觉得上当受骗,可转念一想,觉得和市委大秘交个朋友也不错,于是客客气气笑着说道:“能让周秘请教,我真是荣幸得很,今天这顿让我请客才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