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六十一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如果人生能有其他选择,在秦风的选择序列中,谈话节目主持人或许会比较靠前。抛开生而有之的鬼扯天赋不谈,秦风还有着一个非常优秀的品质,就是喜欢当面夸人。得益于他在三流大学的中文系里锤炼出的语言逻辑能力,还有上辈子在商场里见人说人说、见鬼说鬼话历练出的处世经验,秦风夸起人来往往相当自然流畅,很难叫对方从那些话里听出刻意讨好的味道。所以通常情况下,除了极个别张嘴就能把天聊死的奇葩之外,上到八十岁在街边卖茶叶蛋的老婆婆,下到不满八岁刚从幼儿园毕业的小屁孩,只要秦风有心,他一般都能把对方哄得很高兴。靠着这种仿佛与生俱来的能力,秦风上辈子在商场里搞销售的时候,业务成绩一直稳居全公司前三。工作多年之后,老板某天突然突发奇想,要让秦风总结一下他的谈话艺术,秦风当时微言大义,一语道破天机:让客户高兴就行。

    这个总结表面上看来纯属废话,但其实细究起来非常有学问。因为要做到这点,首先你有得察言观色的能力,要能在第一时间看出客户属于那个层面上的人物,然后确定吹捧的力度和高度。二来还得有套话的技巧,通过对方给出的有限的只言片语,短时间内就搞清楚客户的话题G点,然后确定吹捧的方向。最后还有至关重要的第三点,就是在聊天的过程中,弄明白对方的“得意点”,以达到吹捧的最佳效果。

    这个所谓的“得意点”,是秦风自己发明的一个“聊天学”术语。

    举个很常见的简单例子:如果你有一个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事业说成未成,家庭说有未有,各方面全面平庸的哥们儿,那么结合这年头扑街单身狗遍地的客观环境,你就可以很有针对性地夸奖对方的“潜力”,从对方所有可以找到的优点入手——只要高出平均线的点都算优点,比方跟他说你还年轻,离三十而立还差好几年,现在像你这样不啃老就能养活自己的大龄青年,其实早就应该发达,只可惜这两年上升渠道被堵,社会不公,你其实就是缺个机会而已,以你的才华和条件,我觉得一两年之内肯定会出人头地。而如果对方凑巧已经开始冒头了,那么就可以稍微加重力度,很认真对他说:“我遇见过很多人,你的能力和水平要比其中绝大多数人高很多,放在全国范围内也属于第一梯队的那种,你不要觉得有压力,只要你认真起来,很快就会发达的。”通常情况下,只要你跟这些除了“潜力”之外就一无所有的扑街谈潜力,一般最多聊三次,对方就会拿你当人生知己,再不济也是个值得信赖的朋友。

    同理,如果遇上一个正在创业的富二代,那么攻略方式就是猛夸他的公司或者项目,用最直接的语言,让这位富二代感受到你对他的思想、他的能力、他的作品、他的成就的全方面认同和欣赏,总之就是就算他在研究怎么吃屎,你也得站在学术的高度帮他分析屎有几种吃法,以及吃屎这个行为究竟蕴含着怎样的社会意义和经济价值;与此同时,你也完全不用避讳谈到他爹,聊到家庭背景的时候,大可以扛起“基因决定人类社会朝什么方向发展,你能有今天的成就并不是因为你爸有钱而是因为你是你爸的儿子”这些伪科学加假道义的大旗,一方面制造一种“我能理解你的感受”的精神氛围,另一方面也旁敲侧击看看,对方到底是是否以爹为荣,好制定下一步吹捧方案。

    秦风研究和实践这门手艺前后花了十几年,到如今不敢说炉火纯青、天下无敌,但登堂入室的水平应该是基本达到了。而在这个过程中,秦风最高兴的就是遇到同道中人,可以互相切磋、取长补短,两盘毛豆加花生,就能干掉大半箱啤酒,从天黑吹到天亮依然精神振奋。

    周正不是那种能陪秦风毛豆啤酒论英雄的人,他做人很谨慎,显然不具备成为优秀“聊天师”的潜质,而秦风对此并不在意。毕竟世间难寻是知音,你不能指望隔三岔五就来一回三人行必有我师,所以面对周正,秦风很果断就采取了一贯以来的应付各路客户的那一套。以难度论,像周正这种型号的哥们儿,绝对属于入门级对象。因为周正身上的优点简直不要太多,“得意点”更是恨不能直接刻在脑门上,再配上一套霓虹发光设备。碰上这样的人,想让他高兴,基本上是完全不用费脑细胞的。

    周正今天来之前原本准备了一大套装逼显学问的话,打算在秦风这个“精英”面子显露一下水平,可不料一上酒桌,这些话愣是半点用处都没派上。秦风很娴熟地控制着谈话的气氛,每每一句简单质朴的话出口,就能让周正获得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周正不得不服了。同样是18岁,他自己上高中和大学那会儿,向来鼻孔朝天,傲的一逼,属于那种被人堵在墙角用皮鞭活活抽死都不冤的货色。过了好多年,经过了很多事,周正才觉得自己的棱角慢慢被磨平,待人处事也变得圆滑周到起来,终于渐渐名副其实。可是秦风这个妖孽,居然小小年纪就已经学会了这一招,这年头智商神一样高的娃娃不少,但情商高成秦风这样的小屁孩,确实少得跟濒危野生动物似的。

    周正并非初出茅庐的菜鸟,看得出秦风的套路。可他终究是个坐办公室的,书生意气,感情丰富。被秦风猛夸了半个钟头,周正不自觉地就跟秦风掏起心窝子来。酒过三巡,周正举杯跟秦风一碰,带着两分酒气,一脸由衷的样子道:“秦总,说真的,我其实挺惭愧的。今天请你来,我的想法本来特别功利,就想跟你套套近乎,从你身上蹭点运气。可我真没想到啊,咱们居然能聊得这么投缘。说真的,我工作这么多年,见过那么多生意人,你是唯一一个让我感觉发自内心觉得欣赏的。现在的生意人基本上没几个好东西,有钱的狂,没钱的贱,十句话里有九句假的,唯一真的那句还是没用的废话。我觉得跟你聊天真是舒服,一点儿尔虞我诈都没有,听你说话,有益身心健康。”说着,又望向对苏糖,笑道:“难怪苏小姐的皮肤保养得这么好,果然好心情才是最好的护肤品。”

    苏糖面露娇羞,笑嘻嘻地给秦风舀了个鸽子蛋,说:“护肤品先生,来,奖励你的。”

    周正见状,条件反射地说了句荤笑话:“以形补形。”

    秦风呵呵一笑,吃掉碗里的蛋,然后说道:“我还用不着补,现在每天都龙精虎猛,血气旺盛。”

    周正叹道:“真羡慕你们年轻人,精力旺、体力强,我就不行了,都开始掉头发了。”

    秦风紧接着就道:“绝顶了才聪明啊,这说明周秘你这两年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

    周正哈哈笑了两声。

    苏糖突然插嘴问道:“周秘,你结婚了吗?”

    周正一愣,旋即摇头又叹:“唉,没人看得上我啊,连女朋友都找不到呢……”

    “乱讲,我从不信,是你挑花眼了吧?”苏糖莫名其妙地主动起来,“要不要我帮你介绍一个?”

    “你给我介绍?”周正哑然失笑,“你不会想把同学介绍给我吧?你知道我今年多大吗?”

    “爱情不分年龄啊!”苏糖道,“再说我也没想给你介绍我同学。”

    她说着,伸手指了指跟周正只隔了两个座位的诸葛安安,笑道:“周秘,我家秦总的秘书安安也还单身呢,今年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我觉得你们挺般配的。”

    诸葛安安躺着中枪,转头看一眼周正,心里一万个嫌弃,却只能强颜欢笑。可周正看诸葛安安的眼神却立马发生了变化,像诸葛安安这种只比倾城倾国稍稍弱一档的大美人,周正这么多年来只看到过三个。一个当然是苏糖,另一个则是他几年前还在中心区区府办工作时遇见的一位领导家属,那小姑娘当时还没通过正式考试,是在区里当临时工,可惜周正当年脸皮薄,没好意思对人家下手,这么多年后,那小姑娘保准是结婚生子了。可叹他好不容易攀上陈荣的高枝,个人生活却始终没有着落,说起来,也和那段曾经沧海难为水的暗恋经验不无关系。今天诸葛安安的出现,又让周正有了当年的感觉。只不过周正现在已经能把心理状态隐藏得很好,要不是苏糖刚才拿着绣花针来戳气球,他是绝对不至于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的。

    “诸葛小姐是在英国学什么专业?”周正起了点小心思,尽量用平静的口吻装随意道。

    诸葛安安微笑道:“emBA,工商管理硕士。”

    “海归硕士?”周正盯着诸葛安安,点头笑道,“了不起,才女。”

    诸葛安安只是笑了笑,却没搭腔。

    苏糖这时又很活跃地瞎撮合道:“周秘,安安姐应该没比你小几岁,你们年龄上还是挺合适的。”

    周正问诸葛安安道:“诸葛小姐哪年的?”

    诸葛安安笑着回答:“秘密。”

    苏糖直接出卖,装得很天真地喊道:“81年的,我看过她的护照!”

    周正哦了一声,笑着说道:“那确实跟我差不多大,应该没代沟。”

    诸葛安安不高兴了,说了句失陪,借口去了卫生间。

    苏糖转头跟秦风抛了个媚眼。

    秦风轻轻一划她的鼻尖,道:“等下跟人家道个歉,哪有你这么调皮的?”

    “我也是为安安姐好嘛,难得碰上周秘这么合适的。”苏糖睁眼说瞎话。

    周正却偏偏吃这套,沉醉在诸葛安安的美貌中难以自拔,表态道:“诸葛小姐这么好的条件,我想没多少男人能不对她动心。”

    苏糖对秦风嚷嚷道:“你看吧,周秘都承认了!”

    “别闹。”秦风赶紧把苏糖拉住。

    诸葛安安是关朝辉安排过来的,什么背景还指不定呢,周正家要是没什么特殊关系,就他这点斤两,诸葛安安能跟他搭几句话,说不定还是看在今天这个场合的份上。

    好在周正也点到即止,说了一句,就转移了话题,对苏糖道:“苏小姐最近几天很红啊,我看网上到处都是你的新闻。现在算是演员了吗?”

    “应该吧……”苏糖自己也不是很确定地回答道,“我刚刚在京城签了个经纪人,哦,不对,应该是那个经纪人签了我,现在电视剧也拍了,电影也拍了,还拍了个广告。”

    周正道:“哦,多栖发展。”

    “对对对,就是这个。”苏糖说起工作的事情,显得很是骄傲,都不用周正套话,自己就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说了,“我经纪人说了,以后尽量走那种曝光率高、又不深入参与的发展路线,她说反正我不是冲钱去的,以后接戏的原则就是宁选对的、不选贵的,口碑最重要。”

    周正看着苏糖那可爱的样子,心头又是一动,然后默默羡慕起秦风的艳福来。

    有这样一个女朋友,怕是要影响发育吧……

    而且话说苏糖是比秦风高了不少,莫非这是传说中的采阳补阴?

    周正脑子里一通胡思乱想,不经意间对上秦风的眼神,回过神来,急忙又找话题掩饰内心的龌龊,说道:“秦总最近也挺红的,我早上还看到一个新闻,说你退出微博网了。”

    “嗯,我也是早上才知道。”秦风笑道,“微博网的事情我几个月前就没怎么管了,这事情说起来挺复杂,不过退出来也好,省得我操心。”

    周正随口打听:“微博网不做了,你下一步打算做什么?”

    “下一步的事情可多了。”秦风道,“说起这个,还得麻烦陈书记和市里各部门的领导多多支持我们这些创业者。陈书记上回说给我们公司免税三年,我们秦朝科技新来的大股东知道后非常高兴啊,还跟我说要找机会当面谢谢陈书记。”

    “螺山镇那边的施工进程差不多了,最慢三个月内就能落成入驻。”周正算是给秦风提供了一点有用的信息,紧接着他又道,“秦总这回找的新投资人的动作倒是很隐蔽啊,我们市里一点风声都没收到。”

    秦风笑着问:“市里对我这么关心吗?”

    “那当然。”周正笑道,“21世纪什么最值钱?当然是像秦总你这样的青年人才最值钱。市里不关心你,还能关心谁?”

    秦风端起酒杯道:“那就请周秘代我向市里的领导们传个话,感谢领导关心。”

    周正和秦风碰了杯,小酌一口,又问:“这回投资人是什么来路,方便透露吗?”

    “当然方便。”秦风道,“这次的投资人是京城那边的一个大少爷,爷爷是个老革命,姨父是李叉叉。”

    “李叉叉?”周正差点喷出来,咪咪小眼瞪大了一倍,失声惊问道,“《新闻联播》里常说的那个李叉叉?”

    “对。”秦风很淡定地点了点头,“就是那个李叉叉。”

    周正捂着胸口一脸受惊过度,他原本觉得某些人离自己还是比较远的,可今天却发现,原来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还并没有遥远到从地球到月亮的那种程度。他惊讶地发现,隔着秦风和秦朝科技的那位股东,仅仅靠两个人,自己居然就能和中央大佬攀上关系。

    “不会是骗子吧?”周正还算理智地问道。

    秦风道:“不可能,新股东注资了2000万现金,有这本钱,谁还会脑子被驴踢了出来行骗?”

    周正惶惶然点头,小声嘀咕道:“幸好今天跟你见了一面,这事我可得跟领导汇报一下。”

    秦风装腔道:“周秘,汇报就不用了,我们清清白白做生意,不需要特殊照顾。一切交给市场。”

    周正却道:“该照顾的必须要照顾,陈书记前些天开会的时候可是说了,东瓯市的经济要转型发展,发展科技产业是关键,像秦朝科技这种全国知名的科技企业,说夸张点,现在可是东瓯市民营科技行业的领头羊和发动机,就算你们不说,市里也必须保证为你们提供良好的发展环境和政策支持。”

    秦风沉默片刻,突然问道:“那瓯投怎么办?”

    周正神色一凛,小声道:“瓯投水太深,市里管不了,也根本没打算管。下个月陈书记要去省里汇报东瓯市招商投资银行的事情,侯聚义最近一直在装聋作哑,根本没出钱的意思,陈书记也不敢逼得太紧,就怕会出乱子,现在等省里的意思呢。对了,你知不知道侯聚义现在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不知道。”秦风摇摇头,又说,“瓯投这几个月在海外有大的战略投资,估计也是没多少资金了,我看这个银行短期内肯定没办法弄起来。而且这事情,理应市里先做动作吧,总不能让民营企业牵头搞金融改革是不是?不合规矩嘛!”

    “话是这么说不错……”周正用略显无奈的口气道,“可现在到处搞大拆大建,市里也没钱了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