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六十二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下午1点来钟,市区终于开出了太阳。秦风喝得不算多,但并不算逼仄的车厢内依然被熏得酒气四溢。诸葛安安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驶座上,眉头微微皱着,心里头依然对苏糖方才的乱点鸳鸯感到不快。她从后视镜里打量着后座上的老板以及老板的金丝雀——跟网上普遍一边倒地认为秦风配不上苏糖的舆论倾向截然相反,通过这几天的接触,诸葛安安现在毫不动摇地认为,事实应该是苏糖配不上秦风。一个女人,脸蛋再漂亮,却总有年老色衰的时候。在诸葛安安看来,苏糖只不过是仗着一副好皮囊,撞大运地遇上了秦风这么个男人。如果没有秦风,诸葛安安觉得苏糖顶多也就只配嫁个在东瓯市范围内相对来说略有家资的土老板。真正厉害的男人,是不会娶这样的女人的。

    诸葛安安以一种挑剔且反感的目光审视着苏糖,坐在后排的苏糖,也正偷偷地盯着诸葛安安的后脑勺。作为一个从小美到大、视线范围之内从未有过一合之敌的姑娘,在之前的18年里,苏糖从来没有对自己的魅力产生过怀疑。但诸葛安安的出现,却让她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强烈的危机感。苏糖骨子里是骄傲的,要不是遇到秦风这个冤家,按照原本的轨迹,如果没有在某个夏日雨天发生的那件事,她本该在王艳梅的言传身教下变成一个坚强独立的姑娘,可偏偏历史拐了个弯,让她在那天遇上了一个能无微不至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以及一条战力凶猛的老狗。

    在苏糖看来,秦风不是进入了她的生活,而是进入了她的生命。

    所以现在谁敢打她男人的主意,基本也就相当于是要她的命。

    “老娘的男人谁都不许碰,就算以后生了女儿,也休想吃她爹的豆腐!”坐在诸葛安安身后,苏糖表面上八风不动,心里却跟18级台风带动海啸似的雷电交加。只要一想到此时正坐在她前排的那个漂亮到有资格成为自己一合之敌的女人,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将会是秦风的私人秘书兼翻译,苏糖就十分坐立不安。

    她默默计算着自己和诸葛安安之间的差距——论长相,虽然不想承认,可诸葛安安确实不输自己多少;论身材,诚然自己的身材近乎完美,然而诸葛安安的体型也不差,匀称、健美,各部位都没有明显的缺点,而且论身高,似乎还和秦风更相配一些。再加上从学历到能力的全方位被压制,苏糖思来想去,发现除了年龄上略胜一筹,自己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在诸葛安安面前称道的优点——可更大的问题是,她比诸葛安安年轻几岁有个屁的用啊!

    想想看,站在秦风的立场上,自己和诸葛安安,一个是小姐姐,一个是大姐姐,那么既然都是姐姐,还有比较的必要吗?

    如果自己和她撕起来,恐怕会被摁在地板上摩擦吧……

    苏糖一念至此,不禁慌了。她日常性地脑子一抽,拉了一下秦风,然后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爱不爱我?”

    秦风应付起苏糖的无理取闹三千问,根本都不带思考的,瞬间秒回道:“爱。”

    然而情绪和脑洞已经双重到位的苏糖完全不可理喻,面对秦风的神反应,她不仅没给掌声,眼中反而慢慢蒙上了一层凄苦,继续作天作地幽怨道:“你想都不想就说爱我,是不是私底下早就排练过?你明明是在敷衍我……”

    诸葛安安忍不住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里正要吐槽,却不料秦风居然还有后手。

    “我是排练过。”秦风拿起苏糖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口上,一本正经道,“我在心里排练过无数次,早就把这个答案刻进了灵魂。”

    诸葛安安没想到秦风能说出这种酸倒牙的情话,听得眼珠子都瞪圆了。

    而后排的俩货,还在旁若无人地继续着——

    苏糖眼里泛着泪光,看着秦风娇嗔道:“讨厌,恶心死了好不好……”

    秦风道:“我还有更恶心的,你要不要听?”

    苏糖点着头,嗲嗲地回答道:“要听,求你用更恶心的话把我恶心死。”

    秦风笑道:“可我看你现在样子挺高兴的啊。”

    苏糖羞涩地捶了秦风一拳,扑在秦风身上,语气无比腻歪:“又恶心,又高兴。”

    本就处于石化状态的诸葛安安,仿佛听到了身体碎裂的声音。

    秦风和苏糖联手撒狗粮其实没什么,但自己刚才吃的何止是狗粮,简直就是砒霜好不好!

    安德鲁听不懂中文,看着秦风和苏糖恋奸情热的互动,不解地问诸葛安安道:“他们怎么了?”

    诸葛安安冷着脸,说了很个很专业的单词:“|发|情|。”

    ……

    十几分钟后,关彦平留下的大奔慢慢驶入了秦风家的小区。

    冬日的午后,小区里有不少大爷大妈搬出椅子,在路边的空地上晒太阳。车子停下,安德鲁刚一下车,就让大妈们眼睛一亮,然后等秦风和苏糖下来,再加上一个气质出众的诸葛安安,四个人从大爷大妈跟前招摇而过,刚一走进大楼,楼下立马就热闹了。

    “刚才那个是8号楼404那家的吧?”

    “真是大老板啊,生意都做到外国人身上去了。”

    “这家人真是低调,孩子都这么有钱了,他爸还在外面开面馆,我每天大清早都看到他爸蹬个自行车出去,听说家里有十几辆车都不开,就放着看。”

    “十几辆车哪有地方停,你说五六辆车我还信。”

    “刚才那两个女孩子,哪个是他家儿媳妇儿?我看两个都那么漂亮。”

    “个头高点的,长头发的那个。”

    “听说也是个明星吧?”

    “名气大得很呢!我孙女还让我帮她管人家要个签名,你说我哪好意思问人家要啊……”

    “有这么个儿子和儿媳妇,真是下辈子都不用愁了。”

    “他儿子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

    “高科技,搞电脑的。”

    “这几天好像都没看到他们家人。”

    “听说出国旅游去了,有钱人现在都不在国内玩了。这不今天刚回来,家里有来了一大堆人,你说这人有钱了,就是不一样啊,年都过完了,还有这么人过来拜年……”

    秦风没听到楼下那些邻居们的议论,如果知道家里有很多人,他肯定不会这么早回来。

    快到家门口时,秦风就隐隐然觉得有点不对,家里的房门大开着,屋里头闹哄哄的,吵得很。但走到这里,再掉头回去却是来不及了。因为不等他做出反应,正站在楼道上抽烟的小舅公,已经发现了他。

    “阿风回来啦!”小舅公脸上露出灿烂无比的笑,急忙朝屋子里喊道,“回来了!回来了!儿子和儿媳妇儿都回来了!”

    话音落下,屋里立马跑出好几个老头老太。

    老秦家的老太太一马当先,见到秦风就跟见到人民币似的,喜滋滋地走上前来,笑得嘴得合不拢道:“你怎么过年去美国了都不和我说一声,我有好多工友多说想看看你,在我家里等了你半个月,等到今天都上班了你才回家来。”

    秦风对老太太的热情很是吃不消,可他偏偏还不能指责祖母做人太势利,只能硬撑着挤出一个笑脸,淡淡道:“最近事情比较多。”

    “忙点好,忙点好啊,越忙越有出息嘛。”老太太拉着秦风的手不松开,转过头又老眼昏花地对诸葛安安道,“阿蜜啊,我听说你当明星啦?”

    一旁的苏糖差点呕出一口鲜血,赶紧纠正道:“奶奶,我才是阿蜜!”

    “啊?”老太太眯着眼仔细看了看苏糖,然后又看看诸葛安安,啧啧叹道,“哎哟,两个都长得跟仙女似的,都这么漂亮,我都搞混了。”

    苏糖听得一脸无语。像她这种五官精致又不缺辨识度的美女,正常人看一眼就能记住,老太太显然是压根儿就没怎么拿正眼看过她。

    “没事,没事,认错了就认错了,大不了两个都娶回来。”小舅婆自以为幽默地喊了声。

    诸葛安安却不是那种好脾气的人,她直接给了欧巴桑一个不善的眼神,然后对秦风道:“秦总,我去楼下车里等你。”

    秦风非常理解道:“你跟安德鲁先回酒店吧,我待会儿自己回去。”

    诸葛安安转头给安德鲁翻译了一下,安德鲁点点头,跟诸葛安安下了楼。

    秦风和苏糖被亲戚们众星拱月似的迎进了屋里,秦风原本是想来看看果儿的,走进屋里,却发现王艳梅和果儿这娘儿俩都不在,只有秦建国一脸疲惫地坐在客厅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显得特别蛋疼。秦风问道:“爸,妈呢?”

    秦建国道:“带你妹妹去她外婆家了。”

    秦风秒懂。毫无疑问,这世上无法忍耐自己家这群奇葩的人绝不仅仅只有诸葛安安而已,对于王艳梅的果断离开,秦风只想说:干得漂亮!

    “我没想到今天一大早就来这么多人,本来今天还想去店里的,董师傅和老罗家两口子都回来了,店里正在搞卫生……”秦建国带着点小抱怨的情绪,跟秦风无奈地说着。

    这时大表叔走过来,挨着苏糖坐下,笑眯眯地对秦建国道:“哥,我要是你我现在就退休了!你儿子现在做生意做得全国人都认识了,上电视都和市领导坐同一排了,你再去开面馆,还去店里打扫卫生,这是给你儿子丢脸你知不知道啊?”说着还扭头跟秦风使了个眼神,“阿风,你说是吧?”

    秦风呵呵一笑,心说是你妹。

    二表叔搬了个小马扎硬挤到秦风身边,一脸关心地问道:“阿风,我看早上新闻上说你从微博网出来了,到底什么情况啊?不要紧吧?”

    秦风笑着淡淡道:“不要紧。”

    二表叔又装着很懂的样子追问道:“那到底是什么情况?公司资产重组吗?”

    秦风敷衍道:“嗯,差不多。”

    “哦……怪不得……”二表叔点了点头。

    二舅婆插嘴问道:“资产重组是怎么回事?”

    二表叔很不耐烦道:“很复杂的,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懂。”

    二舅婆抬杠道:“你不说怎么知道我听不懂?”

    大表叔绕到秦风身边,拍拍他的肩,笑着说道:“阿风,我现在每天都要上微博,一天不上就浑身不舒服。”

    秦风呵呵道:“这是网瘾,要戒。”

    大表叔:“……”

    秦风就像是遭到了几万只苍蝇的轰炸,从进屋开始,耳边就没消停下来。嗡嗡嗡了老半天,亲戚们的蛋也扯得快烂掉了,在高中当老师的大舅公这才扭扭捏捏地当话事人站出来,跟秦风说起了正事:“阿风,螺山镇那边最近是在盖房子吧?我听说好像有内部价是不是?”

    秦风直接道:“这个我不知道,这是政府的事情。”

    “诶,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听说大学城的那个项目都是你牵头搞起来的。”二表叔也不知哪里听来的小道消息,大声嚷嚷起来。

    秦风淡淡笑道:“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都是网上瞎传的。”

    二表叔眼珠子一转,又问:“那你现在从微博网出来,接下来打算做什么?”

    秦风道:“接下来打算好好读书。”

    二表叔道:“阿风,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啊,你现在是什么人物啊?从微博网出来,国内哪个公司不抢着要你?你跟叔说实话,叔又不会害你,你实话实说,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叔也跟你一起投点钱,咱们亲里亲戚的,有生意一起做,有钱一起赚,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秦风看着二表叔,笑了笑,还是那句话:“叔啊,我说真的,我接下来就打算好好读书。我连餐馆都外包给别人了,你说我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做?”

    “餐馆那是小生意,我跟你说的是大生意嘛!”二表叔不依不饶。

    大舅公又插嘴道:“阿风,那个房子的事情,你帮我们问问嘛,你认识那么多领导,总有几个能说得上话的吧?现在楼市的行情这么好,我们一起凑点钱先买几间房下来,一倒手这钱就能翻一番。你看阿公阿婆这辈子都在拿死工资,难得这回有机会,你也就当当阿公阿婆好不好?你阿姨的孩子,过几年就要上学的,现在养孩子不容易啊,到处都要花钱……”

    “阿公啊,我是真的没办法啊,这个内部价的配额,是先配给建设集团和瓯医的内部职工的,连螺山镇的领导都每份,我上哪儿给你弄配额去啊?”秦风没办法,半真半假地透了点消息。

    大舅公终于喜笑颜开,拍着秦风的肩膀道:“这简单啊,你先让他们的内部员工把名额弄下来,我们再从他们手上买不就行了?或者让他们领导匀一两个出来也不是不可以的嘛,你现在面子这么大,这点方便他们还能不给你啊?”

    “就是,就算你一个人的面子不够,再加上阿蜜,难道还不够啊?”二表叔道,“我就不信负责工程的领导那么不通人情,你俩现在什么身份,区区两三个配额还弄不下来?”

    秦风听得有点头大。

    大表叔又叹了口气:“唉,要是建业哥没出事就好了,他本来就是螺山镇的党委书记,螺山镇建房子的地都是他批的,什么配额不配额的,本来就是一两句话的事嘛!”

    秦风闻言一怔,惊讶道:“你们都知道了?”

    “过年的时候就知道了,你小婶都跟你小叔都闹翻天了。”坐在秦风对面的老奶奶拉着脸道,“你小叔这辈子就是被你那个婶子给拖累了,要是娶别人,说不定现在市长都当上了!”

    老太太显然是被秦建业的一个短命党委书记的职务搞得心里膨胀了。

    秦风暗暗吐槽您这话说反了吧,要不是有叶晓琴撑着那个家,以秦建业的庸庸碌碌,指不定连个副主任科员都混不上。

    就在众亲戚纷纷惋惜秦建业的失势时,秦风的手机来了电话。

    顾大飞打来的,先和秦风寒暄了几句,说了些串串刚去做了体检,已经从轻度脂肪肝胖成了中度脂肪肝,然后又支支吾吾地表示,能不能把打给宁皓的500万要回来一些,郑跃虎不好意思亲口说,但总体的意思就是,郑总在拜访过京城的几个专业电影人后,觉得这电影太特么不靠谱,如果这钱拿不回来,那么就当入股酷浏网了也行,反正宁可不要电影分成,也要从这个项目里抽身出来。那500万,就算借给秦风的。

    秦风一听郑跃虎那冤大头居然要把吃进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不由得喜出望外,想都不想就答应道:“行,那500万算我借郑总的,不过飞哥,你可得跟郑总说清楚了,这事情,咱们现在定下,就不准再反悔了。”

    “不反悔,不反悔,虎子那孙子跟我碎碎念了一个星期,我都快让那孙子给折腾废了。”顾大飞道,“明天他自己来东瓯市,该怎么谈你再跟他细说。”

    “好。”秦风心情挂了电话,心情大好。

    边上几个亲戚却听得沸腾了。

    “阿风,什么500万啊?”

    “你拿这500万干嘛用啊?”

    “郑总是谁啊?”

    十万只苍蝇又起飞了。

    好在秦风身为一个大忙人,关键时刻,总会有人来救场。

    刚和顾大飞通完话,周珏就又来电。

    秦风逮住这枚遁走的符,都不给周珏拒绝的机会,大声道:“我现在就过去,咱们见面再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