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六十四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当一种品质被拔高到国策的高度时,便是间接地表明了整个社会已因缺少此类品质而面临崩塌的威胁。。中国人从小就被教育要诚实守信,但事实却是很多刚从学校出来的孩子,因为跟哈士奇一样觉得全人类都是善良的,结果一掉进社会这个巨坑,就摔得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秦风不敢放“十个国人九个骗”这种容易引火上身的自杀式地图炮,但确实自打他接触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以来,最直观的一个感受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确是缺乏最起码的信任的。所以有的时候你真不能怪一些上了年纪的人一办事就想找熟人的行为惯性——这并不是说熟人就不会坑你,而是在这个前提下,你被坑之后至少能搞明白自己是被谁坑的,这回积累了受骗经验,以后再跟那些孙子打交道,就能被少坑一些。

    所有狗屁倒灶的事情后面,站着的总是一群狗屁倒灶的人,秦风早就有心理准备。前两年卖烤串那会儿,他就被个别学生用假币坑过,几乎每个星期都要收到二三十快的假钞,只是数目比较小,也就几乎没怎么放在心上。后来在十八中后巷开了店,先卖宵夜,后卖早点,到全程时期还雇了董建山这个大厨,连午餐外卖都弄出来了,那会儿生意好,客户也不仅仅只局限于学校里的学生,连周边很多商户都经常过来光顾,还有一些路过的或者慕名而来的客人,也喜欢到秦风店里尝个鲜。只是客源一扩大,偷鸡摸狗的事情就避免不了。秦风为了减少损失,那会儿就想出了“点餐牌”这个主意——就是那种塑料的代金券,秦风找陆晓涛印了总面值5000块左右的塑料牌,相当于一天的总流水。去年夏天时十八中鬼屋被拆,秦风后来清点餐牌的时候,发现多出来不少假冒伪劣的塑料牌,加起来大概有300多元。想想幸亏那鬼屋拆得早,如果长期任由这么多假的代金券在店里流通,再往后最多半年,这生意就能亏死。

    周珏把十里亭路店面的事情告诉秦风后,秦风的想法就是没有想法。遇上一群故意无视合同的流|氓,你就算说破嘴皮子,也不可能讨到任何好。毕竟装睡的人叫不醒,装疯卖傻的更惹不起。好在秦风知道接下来东瓯市的房价要疯涨,所以20万买个清静,代价是大了点,可从长远看还是勉强可以接受的。不然纵使今天装修好了,等明天开门营业,人家照样能过来闹。那时候闹起来,影响的可就是店里的口碑了。

    跟周珏聊了20来分钟,秦风就从办公室里出来。

    除了交代了一下十里亭店铺的事情外,秦风还让周珏记得联系一下黄秋静这个大股东,下星期之前抽空开一个股东碰头会,最后再书面确定一下“秦记面馆”的股份分配。

    跟顾大飞和王安打了声招呼,秦风便带着媳妇儿、小蜜和走狗扬长而去。

    串串摇着尾巴把几个人送到电梯口,苏糖不忍这狗无家可归,忽然很有创意地问秦风:“能不能带串串去住酒店啊?”

    秦风拿手贴在电梯门口,望着串串犹豫了半天,一咬牙,批准了。

    “带!”秦风很霸气地答应道,虽然不晓得到时候该怎么操作,但事在人为,实在不行,大不了再送回来。

    回程路上,车里热闹不少。

    串串跟女主人许久不见,兴奋得上窜下跳。

    等到了酒店,秦风左手牵着苏糖,右手牵着狗绳,刚一走到大门口,就被门童拦住。那门童可怜兮兮地看着秦风道:“先生,我们这里不准带宠物进来的……”

    秦风本想装逼地来一句“连朕都不行?”,不过想想在外面说这种话遭雷劈的几率应该不小,于是就把话咽了回去,很温和地对门童道:“能不能麻烦你叫经理出来一下?”

    苏糖也插嘴道:“我们跟经理说。”

    门童自然认得秦风和苏糖这两位东瓯市的当红炸子鸡,赶紧转身就跑了进去。

    秦风这会儿也不讲规矩,看门的小厮一走,他就跟着走进了酒店大厅。

    下午这个点,酒店里头人不算多。不过秦风和苏糖现在是走到哪里都招眼,这会儿身边又多了个白人猛男和江南美女,再加一条体型不正常的土狗,难免就更加吸引眼球。在一群酒店工作人员的注目下,秦风硬着头皮等了十来分钟,酒店经理终于姗姗赶来。没什么需要拐弯抹角的,秦风直接提出了要求。那经理出乎意料的好说话,一副有钱好商量的样子,开口就管秦风要500块的“宠物服务费”,完全是拿秦风当猪宰。秦风默默地在心里问候了酒店经理,然后微笑着退了今天凌晨订的那间房。

    市区这么大,除了酒店和家里,能住的地方其实还有很多。

    比方王安和谢依涵之前那套三室一厅月租4000块的房子。

    秦风给王安打了个电话,问到了那房东的联系方式,然后一通电话过去,那间房租贵到寂寞的屋子,果然时隔一个多月还没租出去。

    秦风约了房东,问了地址,直接上门去等。

    20来分钟后,车子驶入一处近郊的富人区,停好车下来,再给房东打个电话,对方已经到了。

    小区门牌清楚,一小会儿后,秦风就找到了门,同时见到了房东。

    房东是个四十来岁、腰圆膀大的中年妇女,见到秦风四个人外加一条狗,没认出秦风和苏糖是谁,却兴奋地以为是遇上了大生意。

    她打开门带秦风进去,滔滔不绝地用夸张的修辞说着自己这套房有多好多好。

    秦风随意地在里面走着,觉着这屋子确实不错,至少比爸妈现在住的那套强多了。

    见屋子收拾得挺干净,秦风便打算住下来,问房东道:“一个月租不租?”

    “一个月?”房东大妈像是听了笑话,哈哈大笑了两声,教育秦风道,“孩子,现在哪还有租一个月的啊,最少都是租三个月。”

    秦风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知道房东是怕中途遇上想长住的客人,淡淡说道:“我就住半个月,等学校开学了就走,房租照给1个月的。”

    房东大妈犹豫了一下,觉得这生意还算能做,又问:“你们四个人一起住吗?”

    “我和他住别的地方。”诸葛安安指着安德鲁道。

    秦风马上问道:“你要在这附近租房吗?”

    诸葛安安笑了笑,说:“我去龙池巷住,龙池巷8号,你知不知道?”

    秦风马上就想起了龙池巷那间关老将军的老宅,他之前还在那里给侯开卷上过几节课。他点头道:“知道,去过两次。”

    诸葛安安道:“我小时候在那边住了一段时间,本来昨天就想过去的。”

    “那安德鲁呢?跟你住一起吗?”秦风又问。

    “他当然住酒店。”诸葛安安微笑着说,“阿姨给他的工资比你的还高,人家拿北美赚的钱在国内花,生活水平可比你高多了。”

    “你早说啊,早知道我昨天就不给你们开房了。”秦风半开玩笑地说着。

    边上的房东却是听出来这几位都不是缺钱的主,而且看秦风的气质,还有苏糖的长相,觉得长得这么好看的姑娘应该不可能会赖账。大妈也不纠结了,反正房子空着也是空着,能先赚个几千块也好。秦风难得刷了一次脸,没和房东签合同,两边口头君子协议了一下,就简简单单把事情谈妥。然后房东大妈居然跑回家拿了个Pos机回来和一床棉被,直接让秦风刷了卡。

    秦风和苏糖暂时安顿下来,就地给安德鲁和诸葛安安放了半天的假。

    屋里的柜子里,还留着王安和谢依涵没有带走的干净被褥,卫生间里也有洗洁用具。秦风和苏糖把卧室稍作打扫,铺上被褥床单,再把房东友情提供的棉被拿出来,晚上睡觉的地方就基本解决了。头一次租房的苏糖对这间临时小爱巢很是满意,又拉着秦风去附近的超市买了洗漱用品,还有两个枕头和两大包狗粮。然后买狗粮的时候,顺便又买了狗狗吃饭的碗和喝水的碗,以及用来给狗磨牙的玩具,还有狗零食、狗铃铛、狗睡袋;给串串买了这么多东西,自然也不能委屈了自己。于是两个小时后,当秦风和苏糖从超市里出来,买的东西基本已经够一个死宅男安享晚年、寿终正寝了。

    千辛万苦把战利品搬回屋,天色已经转黑。

    秦风和苏糖都累得不想动,可是出租房毕竟不是酒店,不可能打个电话就有吃的送上来,而且06年也没那么多外卖可以叫,于是商量了一下,便打算出去找个小饭馆觅食。

    秦风又重新把狗绳给串串套上,刚拿上钥匙和手机打算出门,手机铃声又响。

    是秦建业打来的。

    秦风接通电话。

    秦建业语气比以往多略带了几分拘谨,显得有点局促地说道:“阿风啊,你奶奶说你回来了啊?晚上吃了没?”

    秦风淡淡回答:“正打算吃饭。”

    秦建业马上道:“那正好,咱们一起吃,我也有事情想跟你说说,你现在人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秦风看看苏糖,苏糖点了点头,这才回答道:“我在新田园小区,地方有点远,要不你定个地方,我过去找你。”

    秦建国连声道:“好,好,我马上找地方,你先过来,直接来我家吧,你婶婶和阿淼晚上出去了,家里就我一个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