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七百六十六章

吹个大气球9Ctrl+D 收藏本站

    餐桌上很快就摆满了菜。一盘红烧狮子头、一碟蒜炒四季豆、一碗三丝敲鱼汤、一道酱卤黄牛肉,这四个菜是自己点的,还有两道价廉物美的椒盐水鱼和清蒸皮皮虾,是店里的赔礼。秦建业一天没吃饭,肚子上的硬伤缓过来后,胃口居然不错,端着一大碗米饭,吃得吧唧作响。秦风也是筷子动个不停,餐桌上的两个男人仿佛已经把刚才的不愉快彻底忘掉,一起风卷残云。

    男人通常就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往往一点就炸,可等年纪慢慢变大,见多了场面和风雨,看惯了奇葩和煞笔,渐渐就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脾气。

    这一点,在越聪明的人身上,体现得就越是明显。

    秦风吃得欢,苏糖却憋了一肚子气,半点胃口都提不起来。

    她拿着筷子在一个狮子头上面戳来戳去,把那可怜的肉丸戳得千疮百孔,要是王艳梅在这里,肯定直接就一暴栗过去了,不过秦风当然舍不得碰她,反而还笑眯眯地打趣道:“这头猪年纪轻轻就被人宰,死后连肉都被搅成末,它已经很可怜了。现在厨师好不容易把它变得漂亮了点,你还要在这里二次鞭尸,残忍不残忍啊?”

    苏糖的胃口彻底毁了,把筷子一收,转过头来幽怨地看着秦风,小眼神憋屈得要哭出来似的,说道:“我好生气啊,你怎么还吃得这么香?”

    “再生气也得吃饭啊,人是铁饭是钢,不吃饱怎么有力气生气?”秦风说着,呼呼地又往嘴里送进一大口米饭,然后夹了厚厚几片牛肉,嚼了五六下,轻轻松松就把饭菜咽了下去,紧接着又拿起调羹,舀了几勺敲鱼汤,喝得一脸心满意足。

    苏糖被秦风的好心态搞得又气又笑,终于有胃口了,重新拿起筷子,乖乖吃起了饭。

    边上的秦建业这时三两口把碗里的米饭全都扒干净,肚子里稍微垫了点东西,情绪也略微平静下来一些。他一抹嘴,眼里透着一丝“专政”的凶狠,沉着声音对苏糖道:“阿蜜,你用不着生气,明天我就找人把刚才那几个狗生的抓起来,先关他个半个月再说。”

    秦建业这话倒不是吹牛逼,以他在中心区的人脉和资历,就算眼下栽了,想弄几个小盲流,还是轻松愉快的。

    苏糖当然也知道秦建业不是骗他,嗯了一声,气呼呼地接道:“这些人早该抓去坐牢了,社会就是被这些人给搞乱了!”

    秦建业却笑道:“搞乱社会倒不至于,一群没长脑子的小孩哪有这本事,抓起来打一顿就老实了,要是还敢乱来,牢里有的是人会教这些小孩该怎么做人。”

    秦风抬头道:“小叔,你对这些事挺内行的啊。”

    秦建业得意地笑道:“这我怎么能不知道?你当我的党委书记是白当的啊?镇里开扩大会议,派出所的负责人也要过来跟我汇报工作的。”

    秦风呵呵一笑,换了双筷子,夹起许多牛肉,弯腰放进桌子下面的盘里。

    串串摇着尾巴狼吞虎咽把肉吃干净,又在秦风的腿边拱了拱,秦风干脆端起没人愿意再吃的狮子头,整盘放在了地上,对串串道:“这些吃完就没了啊,都快胖死了,该减肥了。”

    串串理都不理秦风,专心致志地继续吃吃吃。

    苏糖低头看了眼,见串串那个装了牛肉拌饭的大碗已经空了,很是宠溺道:“减什么肥啊,圆圆胖胖的多可爱。”说完,忽然又看了秦建业一眼,“小叔,我不是说你啊。”

    秦建业:“……”

    “就是这边。”门外终于响起了餐馆女店长的声音。

    包厢的房门被推开,走进来两个穿着制服的民警。两个警察都挺年轻,一个约莫三十岁出头,另一个顶多二十六七,肩上却全都是一毛三。更年轻点的那个警察,似乎认识秦风,刚一进门,就径直走到秦风身边,很是有些激动地伸出手,看着秦风和苏糖道:“秦先生,苏小姐,我们已经让人出去找刚才那几个人了,你们放心,绝对跑不了!”

    秦风微笑着和他握了握手,道:“麻烦你们了。”

    “不麻烦,不麻烦,都是应该做的嘛!”年纪大点的那个警察笑着说道,走到秦建业跟前,很是客气道,“秦书记,让你受委屈了啊。”

    女店长一听还真是个当官的,也不管秦风和苏糖到底是不是明星了,急急忙忙又跑出去给自己的老板打电话。今天这档子事,想要简简单单地息事宁人,恐怕是不可能了。

    秦建业瞥了眼跑路的女店长,站起来把包厢的门一带,苦笑着叹道:“不是书记咯,现在饭碗都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

    “没那么严重,顶多换个地方工作嘛。”那警察对体制内的事情自然门儿清,笑呵呵着不当回事道,“您再怎么说也是个堂堂的正科级干部,又没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领导权力再大也能想开谁就开谁啊?螺山镇那事情我知道,那个陆博现在不是好好的吗,现在房子也拆掉了,工程也启动了,您有什么错啊?要我说您是有功劳才对,螺山镇拆得这么顺利,不都是你们辛辛苦苦一家一户落实下来的?”

    这通马屁,拍得秦建业神清气爽,觉得章钊平手底下的兵简直太特么有素质了。

    人不经想,秦建业肚子里正念叨着,站在秦风边上的那个年轻警察的手机就响了。年轻警察接通手机,嗯嗯嗯了几声,挂了电话,就笑着对秦风和秦建业道:“秦先生,秦书记,我们章局说现在就过来,跟你们蹭顿饭吃。”

    秦风一听,马上问两个警察道:“两位警官,晚饭吃过了吗?”

    年轻点的警察大咧咧道:“正打算吃呢,就碰上有人报警了。”

    秦风笑道:“那正好,一起坐下来吃点。”

    说着,便站起来走到包厢外,大喊了一声:“服务员,加菜!”

    “别别,秦总,用不着,我们还是先把事情办完。”年长的警察急忙客气道。

    秦风却笑了笑,走回桌旁,拉出两条椅子,拍了拍椅背,淡淡笑道:“别客气了,不吃饱哪有力气工作,我还指望你们晚上给我家阿蜜出出气呢。”

    年轻警察看了眼苏糖,会意地笑着说道:“秦总,你放心,这种事我有经验。前几个月我们跨省去抓了个网络通缉犯,抓过来直接就关康宁医院里去了,照顾得可周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